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零三章 伟大的各种家

第二百零三章 伟大的各种家

甘奇走出内舍学堂,准备回家而去,却被胡瑗叫住了。
  
  到得胡瑗房中落座,就看胡瑗神神秘秘从案几之上的书堆里拿出一本书,递给甘奇之后,胡瑗一脸欣慰的笑容看着甘奇。
  
  甘奇一头雾水翻开了书,《知行论》,汴梁甘奇、甘道坚著。
  
  什么玩意?当代大儒胡瑗给甘奇代笔写书?
  
  甘奇看着胡瑗,愣愣说道:“先生,您这是?”
  
  胡瑗捋着胡子说道:“道坚你先看,看完再说。”
  
  甘奇慢慢翻开看,看着看着……有些尴尬起来,这种哲学的东西,甘奇,他有点看不懂。
  
  这种感觉,就像胡瑗之前看《管理学要义》一样,也看得满头是汗。
  
  甘奇强忍着慢慢往下读,把每一个字都认了一遍,这位当代大儒的思维发散能力、哲学思考能力,甘奇是真的跟不上节奏。
  
  然后甘奇慢慢抬头,一个笑脸:“先生当真大才也,论述清晰,深入浅出,当真教人佩服!”
  
  胡瑗哈哈一笑,又问:“此文可否合乎你对知行合一之思的论想?”
  
  甘奇一拱手:“先生之言,一词一句,皆入我心。”
  
  “好,好,极好,不枉费老夫这段时间冥思苦想。”胡瑗极为欣慰。
  
  甘奇又把书翻到扉页,看着自己的大名,开口说道:“此书乃先生之心血,把学生的名字写在这里,实在有些不合适了。”
  
  胡瑗一抬手:“合适,有何不合适?这本就是你之见解,老夫不过捉刀执笔录之,合适得紧。就这两日,老夫就去寻人誊抄,传扬天下,开封汴梁,出了你一个甘道坚,定要让天下皆知。”
  
  所谓著书立说,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。
  
  甘奇看着眉飞色舞的胡瑗,总觉得有些心虚,开口又道:“先生,要不,把您的大名也写上去,如此学生心中才过意得去,如此也不枉费先生这段时间的冥思苦想,如此学生也不至于惭愧难当。”
  
  “如此……?”胡瑗抬头在想,随后又道:“不妥不妥,为师者,岂能夺学生之功?不妥。”
  
  “先生,这有何不妥,学生对于知行之论,头前不过也是一些浅见,甚至有许多地方也没有想明白,先生此书,也为学生解了许多困惑之处,就算是学生提出了知行合一之论,但也是因为先生才能把这番大论完善下来。先生岂能无功?”甘奇一通劝,显然心中是真的过意不去。
  
  胡瑗又想了片刻,方才答道:“不若这样,扉页加上一段话语,老夫只算是执笔录下,言论皆出汝口,如此足矣。”
  
  甘奇苦笑着点头:“也可,也可。”
  
  甘奇哪里想到,自己当时为了搪塞这个老大儒,随便说了一语。此时会成了这般局面,甘奇也没有闹明白,难道自己随便一混,就混成了北宋王阳明?
  
  胡瑗却又说道:“我圣贤儒家思想统一之本质,此等大论,若想成书,老夫思来想去,倒也觉得有些力有不逮。”
  
  “先生不必如此劳烦。”甘奇连忙说道。
  
  不想胡瑗又道:“但是,老夫便是穷尽心力,也当再把此书写就,以传世人,此书若出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,乃家国民族之大义也!”
  
  “先生年迈,当真不必在如此穷尽心力,身体为重。”甘奇是真有些心虚,胡瑗这般的大儒,受人敬重,每天冥思苦想,写一本书,甘奇著,又写一本书,又是甘奇著。作为一个年轻人,这样合适吗?真有点不合适。
  
  未想胡瑗闻言,大义凛然挥着手:“残生无大用,但求为道死!”
  
  这位大爷,真……刚!
  
  甘奇挠着头,看着胡瑗,只觉得这一刻的胡瑗,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无限的光辉。
  
  “先生一定多多保重身体,著书不在一时,劳逸结合为好。”甘奇也只能说出这种话语了。
  
  胡瑗一听,反倒来劲了,转身落座书案,拿笔添墨,说道:“道坚你先回,老夫现在就动笔开始写。不知残生有几日,定要传大道于世,时不我待,只争朝夕。”
  
  这老头,说风就是雨,还真有点可爱。
  
  甘奇苦笑着行礼离去。
  
  伟大的哲学家,伟大的文学家,伟大的教育家,伟大的改革家,伟大的儒学家,伟大的……伟大的……甘奇,字道坚,生于公元1038年……
  
  这样真的好吗?
  
  “不太好,真不太好,不合适不合适……”甘奇边走边嘟囔着,心虚着,惭愧着。
  
  “道坚,什么不太好不合适的?”赵宗汉忽然在甘奇身后开口说道。
  
  甘奇回头一看:“你怎么不声不响就出现在我后面了?吓我一跳。”
  
  赵宗汉有些无辜说道:“我本就是来寻你的,在太学门口可等了好一会,见你出来,还开口叫了你,你自己如聋了一般,自顾自一边笑一边走,都不带理会我的,怎么还怪起我来了?”
  
  “是吗?”甘奇表达了一个疑问,然后也不等赵宗汉回答,又问:“献甫何事寻我?”
  
  “我家哥哥寻你?今夜请你吃酒。”赵宗汉说道。
  
  “忠实兄弟寻我吃酒?”甘奇有些意外,按理说甘奇与赵宗实,其实只能算是面熟,认识,并无多少深交。赵宗实要请甘奇喝酒,因为什么事情?
  
  “对,请你去樊楼,位置都订好了,张大家作陪。”
  
  “莫不是又要说婚事吧?”甘奇问道,也是觉得赵宗实请自己喝酒,也只有这件事情了。
  
  “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何事,但是一定不是这件事,道坚放心就是。”赵宗汉打着包票,生怕甘奇不去。
  
  未来的皇帝请甘奇吃饭,甘奇哪里会拒绝?既然不是说婚事,甘奇已然笑着答道:“行吧,走一趟吧。”
  
  赵宗汉点着头,又问一语:“刚才道坚你嘟嘟囔囔说什么呢?有什么事情不太好不合适的?”
  
  甘奇摇摇头答道:“你不懂的事情。”
  
  “道坚如何就知道我不懂,你说出来,看我懂不懂。”赵宗汉感觉自己被人小瞧了。
  
  “说你不懂,你就不懂,问也不懂。走走走,吃酒去。”
  
  (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