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一十三章 谁在背后捣鬼?

第二百一十三章 谁在背后捣鬼?

四五十个重甲在身的汉子,却能杀得三四百个山寨土匪节节败退,宋存仁却已躲在了人群之中,口中不断大喊:“所有人听令,搬石头砸,用木棒敲!快!”
  
  重甲在身之人,实在有些无从下手,宋存仁倒也不傻,瞬间就想出的了对策。
  
  但是这对策似乎想得还是晚了一些,这些山寨喽啰,何尝与真正重甲在身的敌人火并过?连宋存仁自己,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。
  
  大宋禁军,能真正浑身穿戴几十斤铁甲的,还真不多,除了边关那些精锐将士,也就东京城的那些仪仗禁军了。也是这一套铁甲实在太贵,寻常地方的禁军,除了军官之外,是没有资格穿这么好的甲胄的。不打仗的人,除了皇帝威武仪仗外,也还真没有穿戴如此重甲的需求。
  
  不过,东京的甲仗库里,倒是有不少存货。这些存货到得北宋末年的时候,基本也就败光了,倒成了女真人的战利品,女真金国的重甲骑兵铁浮屠,其中很大一部分的装备就来自北宋的战利品。重甲骑兵这个兵种,在中国有一个正式的称呼叫作甲骑具装。
  
  宋辽夏三国,都有这样的甲骑具装部队。北宋的具装甲骑部队,其实就是东京禁军里的捧日军,那个借甘奇弩弓的游击将军庞敢,就是捧日军中的将领,只是如今的捧日军,比开国之时差得远了,主要还是因为缺少精良的战马。开国年间,宋太宗麾下,还有一支静塞军,人数几千,也是具装甲骑,极为能打,甚至几次正面对刚辽国甲骑具装部队,连连得胜,如今也没有了。
  
  辽国的甲骑具装,最早称之为皮室军,三万人。而今皮室军扩充到了二三十万之多,反而成了普通骑兵部队。如今辽国真正的具装甲骑,称之为铁林军,人数只有几千。
  
  西夏的甲骑具装,称之为铁鹞子,人数只有三千,与宋作战,如坦克一般,野战几乎无敌。缺少精良战马的宋军,在与西夏的战争中,主要都是防守反击的战略,这也是文正公范仲淹在西北定下的主要战略。
  
  此时甘奇刚刚带着麾下众人已经冲进了寨门,到得大寨之内,宅内皆是木头房子,一排一排,宋存仁麾下的那些山贼喽啰,已经再也不能聚集在一起,四散开来,到处都是。
  
  这山寨之内,可不止这些打家劫舍的山贼,竟然还有许多老弱妇孺,显然就是这些山贼喽啰们的家眷。
  
  木屋之内,不断有老弱妇孺出门来看,皆是大惊失色,不断呼喊着自家的男人。
  
  “狄咏,你带十个人护着左翼。”
  
  “周侗,你带十个人护着右翼。”
  
  “其余人跟着我往前推进!”
  
  甘奇好似正在指挥一场战争一样,口中不断大喊,就如下达指挥命令一般。
  
  狄咏本就是军将世家,听得甘奇的呼喊,下意识就答道:“遵令!”
  
  刚才还在不断攒射的狄咏,此时一柄真正的长枪在手,浑身重甲,一步一步往前推进,沉重的步伐踩在地面之上,发出沉重的声音。如此汉子,脚步不快,动作不快,但是面前却完全没有一合之敌。
  
  周侗听得狄咏答令的话语,也有样学样喊了一声:“遵命!”
  
  周侗却未使枪,而是朴刀在手,往前不断劈砍。
  
  再看那宋存仁,躲在人群之中,俯身捡起一块不小的石头,大力往前抛去,石头打在一个重甲汉子的身上,哐啷作响,汉子被石头击中,疼得一身怒嚎,后退几步方才站稳,提着刀直冲宋存仁而去。
  
  宋存仁脚步又退几步,低头不断在左右寻找石头。此时心中却是后悔不已,后悔不该把这山寨清理得这么干净,干净到路边连一块大一点的石头都难以寻到。
  
  也可见得,甘奇对这一场杀人之事,准备得多么充分。
  
  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去灭一个几百人的山寨,也由不得甘奇不前后思虑充分准备。
  
  这些充分的准备与谋划,在这一刻显得十分的成功。
  
  甘奇的剑下,已然有了七八条亡魂,众人更是越战越勇。战争本就讲究士气,士气这种东西,从来都是此消彼长。
  
  低头不断在寻找石块的宋存仁,忽然听得身边有人大喊:“大当家,走吧,赶紧撤,这些军汉有备而来,咱们怕是打不过。”
  
  宋存仁闻言大怒:“军汉?什么军汉?这些不是军汉!”
  
  “大当家,面前这些人,定然是哪里的精锐军汉,不是精锐军汉,岂有这等手段?大当家还是快快先走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来日带着兄弟们再起一座山寨就是。”
  
  宋存仁已然怒不可遏,抬腿踢去,口中大骂:“爷说了,他们不是军汉,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,莫不是收了人的好处不成?”
  
  “对对对,定然是山寨里有内应,否则他甘奇岂能如此轻松就入得寨来?”今日变故,对宋存仁来说实在太过突然,他再如何想,也想不到远在汴梁的甘奇,今日会带着这么多精锐之人杀上门来。
  
  此事已然不是那么简单,甘奇麾下这些重装铁甲,军中硬弩,一点风声也没有就找上门来!
  
  这是谁人要与他宋存仁过不去?难道是那个莒国公老爹在朝堂上得罪了什么人不成?
  
  宋存仁止不住的胡思乱想。
  
  “大当家,再不走,咱们就白白交代在这里了,走吧,我也是为你着想啊。”
  
  宋存仁听得这人要逃走的话语,举刀而起,就要往那人杀去,口中还在呼喊:“定然就是你,吃里扒外的就是你,说,谁在背后捣鬼?”
  
  那人见宋存仁不仅怀疑自己,还要举刀来杀自己,转头就跑,口中还不断大呼:“弟兄们,快走,快走啊,逃得此遭,避开这些官军,来日再聚山林。”
  
  宋存仁更是怒不可遏,举刀就去追那人,口中还有话语:“奸贼,你若敢逃,爷杀你全家!”
  
  甘奇看得这一幕,连忙脚步加快几分,开口喊道:“宋存仁,枉你在东京大名鼎鼎,还以为你是条好汉,却也临阵脱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