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头几日去杀人了

第二百一十七章 头几日去杀人了

有时候,情情爱爱的事情,本就只缺少一个主动。
  
  甘奇认真学着琴,却又哪里学得会?
  
  张淑媛认真教着琴,却又哪里能教得会?
  
  一个教一个学,一个连连饮酒,一个暗香袭来。
  
  断断续续的琴音,咿呀难听,却是琴旁的人,开心不已,张淑媛也陪着甘奇慢慢喝了起来。
  
  许是甘奇有意让张淑媛也喝几杯酒,如此,两人才能说着笑着……滚落琴旁。
  
  守在门外的春喜,双颊绯红,捂着耳朵,咯咯在笑,然后又去捂着自己笑出声的嘴巴,捂住了嘴巴之后,耳朵里那羞涩的声音又清晰起来,急得她又去捂住耳朵。
  
  却也就是不见这小丫头迈腿离开。
  
  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?也不知这两句以后还是不是张淑媛最喜欢的两句了。
  
  大早而起,神清气爽的甘奇,坐在桌案之旁。
  
  张淑媛含春带笑煮着热水,等着为甘奇泡茶。
  
  面饼很香,米粥也香,还有小菜爽口,年少的甘奇,自顾自狼吞虎咽,一顿能吃七八个面饼。
  
  甘霸昨夜也留宿了樊楼,上次甘霸与甘奇提起的那个姑娘,姓韩,人称四娘。
  
  前几日还狰狞着杀人的甘霸,此时春风和煦,再也不似那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人,只知嘿嘿傻笑。
  
  男人这一辈子到底追求点什么呢?
  
  小丫鬟春喜在一旁伺候着甘奇早饭,却是都不敢看甘奇,但凡看得一眼甘奇,便是脸颊羞红,好似昨夜在房中与甘奇滚落琴旁的人是她一般。
  
  杀人这种事情,对这些汴梁里的女子而言,那是不可想象的,若是这小姑娘看到过甘奇杀人的场面,不知还敢不敢靠近甘奇身边。
  
  整整一天,甘奇都在樊楼未出去,甚至晚间又留宿在此。
  
  春喜奏着乐,张淑媛忍着一些轻微的疼痛,为甘奇舞一曲霓裳羽衣。
  
  一曲舞罢,甘奇鼓掌,连连称赞。
  
  此时有小厮到得门口,便在门外禀报:“汝南郡王府赵世子来寻甘先生。”
  
  甘奇闻言,微微坐正身形,答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  
  小厮飞奔而去,不得多久,赵宗汉匆匆而来,还未落座,就埋怨道:“道坚,你最近上哪去了?十来天寻不到人影。”
  
  甘奇笑道:“头几日去杀人去了,献甫莫怪。”
  
  甘奇此语,张淑媛与春喜听来,只以为甘奇在开玩笑。但是赵宗汉听来,却是面色微微一变,觉得甘奇可能不是开玩笑,却也不多问,而是说道:“那你回来也不派人知会我一声,还是我到这樊楼来听人说你也在,还听人说你在这樊楼里待了两天没出门。”
  
  话语说着,赵宗汉也看了看张淑媛,大概也懂得,只是忍不住埋怨着甘奇。
  
  甘奇抱以歉意笑了笑,抬手示意赵宗汉落座,然后给赵宗汉倒了一杯酒,问道:“看你面色颇为急切,可是有事?”
  
  赵宗汉点了点头,先把杯中酒饮尽,然后轻声问道:“道坚,狄青可是在你村中?”
  
  甘奇听得赵宗汉忽然提到了狄青,疑惑问道:“怎么?朝廷要寻狄枢密?”
  
  赵宗汉点着头,说道:“此番朝廷可能又要用兵了,邕州那边,火峒蛮又起兵造反了,知州肖注率兵征讨,却是平不得叛乱,上书朝廷请援。这几日朝中都在商议此事。”
  
  “火峒蛮?是不是侬智高?他不是早已被狄枢密剿灭了吗?”甘奇对于火峒蛮之事有一些了解,邕州就是广西南宁,那里汉人不少,但是山野里也有许多少数民族,火峒蛮就是其中势力最大的少数民族,以侬氏为首,时而归附,时而反叛。其中最大的一支就是侬智高。
  
  侬智高最厉害的时候,连大宋的邕州城都打破了,还登基称帝,自封仁惠皇帝,年号景瑞,建立南天国。然后被狄青率兵踏平了,大概就是六年前的事情。
  
  可不要以为宋人称呼他们为“火峒蛮”,就真的以为他们是蛮人,其实不然,侬氏可不是不开化的蛮人,也是能写汉字读汉文的,用的皇帝称号与年号,都是汉人用的那一套礼制。
  
  “道坚,这回可不是侬智高了,这回又出了一个侬宗旦,势头怕是不必几年前的侬智高小多少,邕州知州肖注调兵遣将几番大战,占不到丝毫便宜。”赵宗汉与甘奇解释道。
  
  甘奇又问道:“可是朝中有人提议让狄枢密再领兵平叛?”
  
  赵宗汉点点头:“嗯,这个提议是韩琦韩相公提出来的,朝中还在商议,倒也不知最后会不会派狄青出战,更不知这老狄青愿不愿意再出战。”
  
  甘奇倒是有点佩服起了韩琦,韩琦在西北,靠着狄青等一众西北军将的功劳步步高升,当狄青这个泥腿汉有朝一日也到得东京当上枢密院副使的时候,韩琦便对狄青连续打压攻讦。
  
  本该忧郁病死的狄青,而今却还活着。朝廷要用兵了,韩琦又跑出来推荐狄青领兵平叛,便也是知道狄青能打,这一战若是胜利了,韩琦免不得又有一个举荐之功。
  
  甘奇不免在想,若是这一次狄青真带兵出战了,胜利而回,韩琦又将如何对待狄青?
  
  甘奇虽然如此担忧着,却还是立马答道:“狄枢密一向忠心耿耿,只要朝廷用得上,必然会再次披挂上阵,为国效力。”
  
  赵宗汉却还是疑虑道:“我看未必,从狄青主动请辞这一点,便不难看出他定是心如死灰,如今他也年老,兴许不一定愿意再领兵出征了。”
  
  赵宗汉这一语说得很有道理,但是他还是不了解狄青。若是没有甘奇相劝,狄青哪怕是惶惶不可终日而病死,也从未对朝廷心灰意冷,心中还一直记着仁宗的恩情。狄青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  
  所以甘奇又道:“献甫放心,只要朝廷开口,狄枢密必然披挂上阵。”
  
  赵宗汉见得甘奇极为认真的模样,笑了笑道:“诶,咱们两个无官无职的,想那么多作甚?老狄青愿意再上阵便再好不过,不愿去也无妨,朝中总能派出个人选。”
  
  甘奇却是又认真一语:“我想随狄枢密上阵。”
  
  “什么?道坚,你莫不是吃醉了?打仗之事岂能小觑了?你要随军汉们去打仗?你定是吃醉了,休要胡说。”赵宗汉还真以为甘奇是喝醉了胡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