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老货当真如此放肆了?

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老货当真如此放肆了?

    鼻青脸肿浑身疼痛还抱着断臂的韩家小厮,以最快的速度奔了回去,还未进门就开始哭天喊地。
  
      几个小厮把他抬到了韩琦面前,还未等韩琦发问,这小厮已然哭喊得死去活来:“相公,相公啊,那狄青完全没有把相公放在眼里啊,他不仅不听相公召唤,还让人把小人打成了这般模样……相公您看,您看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琦看着面前这个小厮的惨状,听着话语,颇有些目瞪口呆,随后便是一语:“胡说八道,狄青岂敢如此?”
  
      韩琦第一反应是不相信,他又不是现在才认识狄青,狄青在他面前,何曾敢有过半分的逾越?哪一次不是毕恭毕敬?哪一次不是谨小慎微?
  
      狄青如此对待他韩大相公一二十年了,这叫他如何相信得了?
  
      “相公,那狄青定然是老糊涂了,老糊涂了,小人也不是第一次见他,以往他哪里敢如此,今日也不知是为何,定是他老糊涂了,疯了,疯了一般。还有那个动手打小人的,定也是个疯癫汉。相公可要为小人做主啊……”哭哭唧唧,可怜兮兮。
  
      韩琦眉头微微一皱,问道:“那动手打你的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“相公,小人也不认识,但是……定不是狄青的几个儿子,还是个穿儒衫的读书人,对,是个读书人,但是……但是他打起人来,可不斯文,下手毒辣非常,小人还想与之反抗一二,却是全无反抗之力,几乎要了小人的命……相公要为小人做主啊!”
  
      韩琦抬手轻轻挠了挠额头,站起身来,又问:“当真是狄青指使人打你?”
  
      “相公,小人到得狄青府上,才在前厅落座片刻,一杯茶水都还没有吃完,狄青出来才说一句话语,那人上来就动手殴打,小人句句属实,千真万确,相公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啧啧……这狄青莫不是真老糊涂了?”韩琦纳闷一语,在他心中,也唯有如此解释了。
  
      听得韩琦这般话语,那小厮怕韩琦真以为狄青是老糊涂了,那还怎么做主?又连忙说道:“相公,相公,小人见那狄青老是老了许多,但是应该不曾糊涂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厮,刚才说他糊涂的是你,现在说他没有糊涂的也是你。叫人打了一顿,莫不是把你这厮也打傻了?”韩琦怒道。
  
      “相公,小人的意思是说那狄青不怕相公您放在眼里了,他如今猖狂起来了……”又是哭哭唧唧。
  
      韩琦踱步几番,想了一想,自言自语一句:“这老货当真如此放肆了?”
  
      “相公,他可真是放肆,还有他那儿子,竟然把小人直接扔在街边,不知让多少人看着小人的笑话,小人这脸面不要紧,但是……”这算是煽风点火了,被人如此打了一顿,岂能不把面子找回来?想找回面子,自然得可怜兮兮的煽风点火。
  
      韩琦看着地上跪着的小厮,满脸的血,鼻青脸肿,手臂也断了,这个小厮跟了他二十多年,身边使唤得很是顺手,多少也有些感情。终究是心腹之人在狄青家中被打了,领兵出征之事也没了下文,便看韩琦一摆手,说道:“走,带本相去寻狄青。”
  
      小厮闻言大喜,强忍着伤痛,装着满脸的可怜模样,一边哭,一边还用另外一只手给韩琦作请。
  
      大相公出门,车架备好,前有开路,后有跟随,左右还有挎刀大汉护卫,威势不凡。
  
      出内城,出外城,过河道,直往甘家村而去。
  
      此时甘奇与狄青,正在商议着一些问题,事情到得这一步,终究要想一些问题,想一些对策。
  
      韩琦来了,从车架而下,一身大红官袍,站在车下端正了一下官帽,面色有些不善。
  
      早已有小厮上前叫门,把狄家看门的小厮都给吓坏了,战战兢兢把韩琦往家中迎接,也更有人飞奔往内院去禀报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韩……韩…………韩……”奔到狄青面前的小厮,气还来不及喘,话也是结结巴巴。
  
      甘奇抬手一挥:“韩什么韩,是不是韩琦来了?”
  
      小厮一脸紧张点着头。
  
      甘奇又看向狄青,口中说道:“果真是亲自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狄青点着头:“躲也躲不过,我自去见了,道坚你在这里等候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狄青起身,甘奇也起身,开口叮嘱一句:“一定按照我说的应对。”
  
      狄青笑了笑:“临老了,还要你来教我如何处事,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甘奇微微在笑,两人点头一番,狄青往前院而去。
  
      韩琦落座前厅正中,小厮上来的茶,他也并不拿起来喝,只坐着,连眼神都不四处打量。
  
      狄青来了,上前一礼:“见过韩相公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轻轻点了一下头,上下打量了一下狄青,依旧不言不语。上位者的怒,大概就是这种表达方式,把你晾着,晾得你心中乱想,晾得你大惊失色,晾得你两股战战,再来开口。
  
      这大概也是一种御下的手段,一来就开口询问指责,反倒落了下乘,也不符合上位者的身份。这般御下的手段,自然是百试百灵。
  
      韩琦一边晾着狄青,一边还时不时拿不太高兴的眼神打量狄青一眼,打量之后,又有一种懒得去看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若是以往,狄青此时必然诚惶诚恐,手足无措,满脸通红,必然再次躬身拜下,连连请罪。
  
      但是今日的狄青,却不是如此反应,而是也站着不动,一言不发,好似在等韩大相公吩咐一般。
  
      空气好似忽然凝固了一样,韩琦拿捏着姿态,不言不语,狄青却老神在在,只等候着。
  
      等着等着,不知等了多久,韩琦面色一变,抬头直视狄青,忽然开口问道:“狄青,怎么?本相如今都差遣不动你了?派个人来寻你去见,你不见也罢,本相亲自来见见你就是了,你却还要将人打了一顿。看来你对本相,意见颇深呐,本相亲自来了,你便说说,把你不待见本相的原因都说说,说个痛快。”
  
      此时见得韩琦先开了口,狄青心中却在佩服起甘奇,便是甘奇连这一点都料到了,便听狄青开口说道:“相公容禀,打人之事,皆因那恶奴无礼,老汉如今虽无官身,倒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孙儿都能上学堂了,岂容得他一个小厮开口闭口直呼姓名?”
  
      这就是狄青先开口与韩琦先开口的区别,狄青若是先开口请罪之类,那就由不得什么道理了,挨骂挨罚,听之受之。韩琦先开口问罪,狄青该怎么说就怎么说。这就是心态上的区别。
  
      狄青与甘奇两人刚才的那些商量,看来还是准备让狄青带兵出战的,这也是狄青东山再起的机会,也是甘奇要给那些文人士子上的课。这是一举几得的事情,去还是要去,但是要看怎么去。
  
      “哦?这么说来,你指使人动手殴打他人,倒是还有道理了?”韩琦问了一语,也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的狄青,一时之间还有些不习惯。
  
      “打人自是无理,但是那恶奴不遵长辈,无礼在先,挨这一顿打,也是应该。”狄青不卑不亢。
  
      韩琦是真有些不习惯起来,站起了身,又把狄青拿来打量了几番,怒道:“狄青,你如今是了不得了?当真是了不得了?官也不当了,脾气也见长了,哼哼……活通透了?上下之别,于你也无用了?一家老小准备回汾州种地隐居了?”
  
      狄青今日是真不一样了,在他韩大相公面前,还玩起了不卑不亢,昔日他韩大相公能拿捏住你狄青,今日也一样,莫不是真准备一家老小回老家种田了?几个儿子还在宫里当差呢?一家老小的富贵都不要了?
  
      狄青点着头:“相公,老汉已是行将就木的年纪了,土都埋到脖颈了,这汴梁不是老汉这般浑人待的地方,只待老汉死了,着一众子孙回老家去,相公也曾言过,东华门外唱名的才是好男儿,老汉这辈子算不得好男儿了,四个儿子也不是读书的材料,只盼孙儿们将来能好好读书进学,来日能在东华门外唱个名,如此便是死也瞑目了。”
  
      狄青这算是什么?算是心如死灰?我也不行,我儿子也不行,都回老家种地算了,只希望我孙子以后能争口气。
  
      等到狄青的孙子争气的时候,那是什么年月了?
  
      这般一番话语,把韩琦说得是一愣一愣的,韩琦又把狄青拿来打量了一番,忽然发现,自己拿这个老货还真有点没有办法了,便听韩琦开口:“哼哼……你不是一向自诩忠心耿耿,为国效死不在话下吗?连官家都夸你是忠心之臣,如今朝廷要用你一用,你却百般推辞,原道你以往的那些忠心都是假的?原道官家也被你蒙蔽了?可笑,可笑至极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大相公真是好手段,狄青是那真正的军人,为国效死眉头都不皱一下,这是他心中真正的信仰,此时信仰被韩琦拿来质疑了。
  
      狄青果然面色一变,连手都抖动了几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