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哪里藏了刀?哪里藏了剑?

第二百二十八章 哪里藏了刀?哪里藏了剑?

新一期的报纸发了出去,内容是朝廷准备再次起用狄青领兵出征,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,只奈何狄青而今年老体弱多病,怕是不堪重担。韩琦韩相公亲自上门去请,狄青却还是婉言谢绝了。
  
  狄青为何多病?文章里,甘奇好一通发挥,哪年哪月,狄青在哪个地方参加了什么战役,受了什么伤,当时草草治疗,落下了什么病根,天气只要稍稍阴凉,狄青是头也痛,脖子也痛,胸口也痛,背也痛,胳膊痛,腿也痛……反正全身没有一处不病痛。
  
  狄青浑身有伤,病根无数,生不如死,南方之地,天气湿热,瘴气弥漫,去了怕是命都保不住了。
  
  通篇没有一点给狄青歌功颂德的词句,却又是何其感人肺腑?处处透漏着狄青为国效死的忠诚。
  
  写这种文章,是真需要一点技术的。
  
  连仁宗赵祯看到这般文章,都是掩面叹息,几欲落泪。
  
  这般的忠臣良将,世间还能有多少?
  
  读报听报之人,见得这篇文章,皆是扼腕叹息,将军不易啊!还有甘奇文章中最后那一语,更是感人肺腑。
  
  自古美人叹迟暮,不许将军见白头。
  
  狄将军,老了!
  
  真的老了!老到马都上不去了。
  
  韩琦也看到了报纸,若不是头两日皇帝赵祯在朝堂上说起报纸,韩琦可不会把报纸当回事,而今韩琦自然不同了,公房之内,这报纸是必须要有的,这不是他把报纸当回事了,而是他把皇帝当回事。
  
  看着报纸的韩琦,面色一阵红一阵白,他自然是看不得甘奇文章中明里暗里给狄青歌功颂德的,但是当他看到文章中竟然写他亲自上门去请狄青这件事情,似乎又觉得这里写得还不错。
  
  不论怎么样,至少把韩琦勤于公事的模样写出来了,也把韩琦礼贤下士的态度写得极好。就这一点,让皇帝赵祯看到了,那倒是不错的。
  
  但是通篇下来,韩琦读得还是有些不爽,不爽甘奇把狄青拿来这么一通夸,还夸得这么有技术含量。
  
  看完报纸,韩琦起身,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拖了两日,还是得再去一趟,狄青啊狄青,本也未想过要把你如何了,如今你也怪不得本相了。”
  
  韩琦自言自语之后,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,挤出了一些笑意,然后出门而去。
  
  再次去狄青府中,韩琦竟然真就带上了笑脸,还真有点刘备三顾茅庐的意思。
  
  只是狄青见得韩琦的笑脸,心中不是惊讶,全是防备,韩琦何曾这般给过他笑脸?还是亲自上门来给的笑脸?
  
  口蜜腹剑,笑里藏刀,这都不用猜。要猜的是韩琦到底哪里藏了剑?哪里又藏了?
  
  这回韩琦客气了,狄青自然也客气了许多。
  
  两人竟然还寒暄几句,互相作请落座。
  
  便听韩琦开口:“上一次那小厮之事,是我不明其中具体,回去我就把那厮好好教训了一顿,你狄青狄汉臣,为国效死几十年,其实他一个家奴可以怠慢的?”
  
  狄青拱手:“谢过韩相公,一个小厮,倒也不必与之过多计较。”
  
  韩琦捋了捋胡须,展颜笑开,又道:“你我也算是老交情了,相识近二十载了,也都知根知底,此番火峒蛮再起,我在官家面前保举你领兵平贼,这是为国为民之想,若是派了旁人领兵,一怕这人阵前不勇,二怕这人谋略不足,三也怕这人对邕州事宜不熟悉。派你狄汉臣去,便是万无一失。此番我亲自来,便是想你能再披甲胄,平定南蛮,救邕州百姓于水火,还朝廷南疆之平静。不知你如何作想?”
  
  韩琦真是客气了,认识狄青快二十年了,第一次对狄青这么客气。
  
  狄青也点头答道:“朝中忠良将帅无数,堪当重任者也有,老汉之所以辞官,便也是知道自己这身体当不得多大的重任,身死是小,若是半途而亡,误事是大。”
  
  韩琦听到这里,面色已然在沉,他韩大相公如此客客气气,如此礼贤下士,如此不要脸面了。你狄青还端着架子?韩大相公岂能不怒?
  
  好在,好在狄青立马话锋一转,说道:“但若是朝廷非要老汉再披甲出征,觉得老汉领兵出征最是稳妥,那老汉也当不负朝廷器重,便是死在路上,也不敢不去,反正一身老骨头,死在哪里都是死,死在出征的路上,也算全了忠义。”
  
  狄青此时这番应对的话语,大概也有戏精甘奇的一番指点。
  
  这才对嘛!还算识点抬举,还算知道个好歹,韩琦面色一喜,连忙又道:“此番出征,官家之意,便是一切从简,尽量少兴师动众,所以军队调动上,也不会太多,以免徒耗粮草用度。但是我心中深知战阵苦,打仗毕竟是打仗,容不得儿戏,所以思来想去,这京城里能调度的兵马中,也唯有更戍入京的三千多西军最是骁勇,西军里本也有你许多相熟的军将,你用起来也是顺手,便着枢密院一并交付与你带去,再补一些东京的禁军,也随你抽调,人数不可过八千,你看如何?”
  
  狄青闻言觉得有些不对劲,哪里不对劲?却又说不上来。
  
  要说八千人马去剿火峒蛮,虽然不多,但也不算少。
  
  但是韩琦怎么就这么好心了?安排得这么好?西军三千多,这些人大多本就是狄青昔日的老部下,用起来自然是顺手,打起仗来也勇猛,有这三千多人,狄青此去,胜券就握了一半了。还让狄青在东京禁军里随意抽调人马?
  
  这么好的安排,是为什么?是为了让狄青打赢这场仗,然后凯旋回京,你好我好大家好?
  
  以狄青对韩琦的了解,韩琦可不是这么为他着想的人?口蜜腹剑?笑里藏刀?这剑与刀到底藏在哪里了?
  
  狄青是真想不明白了。这一刻,狄青多么希望甘奇就在身边,能帮他分析分析。
  
  “怎么?你还有哪里不满意的?一并说出来就是,我自与你解决妥当,只愿你能凯旋。”韩琦又道。
  
  一切太好了,狄青是真的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,唯有点这头说道:“再谢韩相公。”
  
  韩琦听得狄青这一语,也不多言,站起身来,便道:“三日后,你到枢密院去寻枢密使田况,到时候一切都会安排妥当,兵符印鉴等物都会备好,战机贻误不得,定要尽快出征,我便先走了,去为你安排出征事宜。”
  
  狄青起身去送,看着韩琦上了车架而走,狄青连忙转头与一旁的小厮说道:“快,速速去请道坚来,就说我有要事相商。”
  
  这事情怎么都不对劲,带着笑而来的韩琦,好似把之前的事情都忘记了一般,此时却笑容满面,把一切安排得有这么好,不把甘奇叫来商议一番,叫狄青心中如何也安不下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