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逃跑的甘奇

第二百三十一章 逃跑的甘奇

家中的甘奇,也正在头疼,因为吴巧儿正WwΔW.『kge『ge.co
  
  小乖官好好的非要跑到战场上去,吴巧儿岂能不哭?
  
  抱着甘奇的大腿不松开,哭得死去活来。
  
  怎么劝也劝不住,怎么也不松开手,只是一个劲的哭,鼻涕眼泪蹭得甘奇衣服上到处都是。
  
  要说吴巧儿与甘奇之间的感情,实在太过深厚。小时候,甘奇算是富家少爷,而寄养到甘奇家的表姐吴巧儿,其实算是一个丫鬟一般。伺候着甘奇的衣食住行,也带着甘奇玩耍,还看着甘奇读书。
  
  后来慢慢大了一些,十一二岁的年纪,吴巧儿早早成熟起来,甘奇的老爹也是信任,家中里里外外的事情,都让吴巧儿操持起来,吴巧儿反倒成了大管家一般,连去收田租都让小姑娘带人去,那个时候的吴巧儿也就慢慢学着泼辣了起来,而半大小子甘奇却开始不听话了,吴巧儿不仅是姐姐,也成了老妈,追着赶着管教。
  
  但是半大小子要说叛逆起来了,又岂是吴巧儿管教得住的?那时候的甘奇,烦了的时候甚至会对吴巧儿恶语相向。吴巧儿永远都是任劳任怨,两人就这么慢慢长大,如今的甘奇也终于算是浪子回头了,本是皆大欢喜的事情,但是甘奇又不知哪根筋搭错了,非要拿着剑去打仗。
  
  吴巧儿能有什么办法?那就只有哭了,抱着甘奇的大腿不松,哭他个昏天暗地。
  
  此时的甘奇能有什么办法?只能苦口婆心安慰,但是再怎么劝,吴巧儿还是哭着不依,还能有什么办法?那就只能任由她哭。
  
  这仗还是要去打的,男人与女人的区别,就在于男人在这种时刻能狠得下心。
  
  最后甘奇实在没有办法了,唯有开口说道:“巧儿姐,我不去打仗了。”
  
  吴巧儿哭声止了止,抬头问道:“乖官可是当真?”
  
  “当真,当真呢,我不去打仗了。”甘奇一本正经说道。
  
  吴巧儿慢慢坐起,用甘奇的裤子擦了擦脸,然后才从地上爬起来,问道:“我就知道乖官最是听话了…………”
  
  才说得这么一句,却见吴巧儿立马面色一变,跳脚大骂:“乖官呐,杀千刀的乖官……你竟然骗我,你这个没良心的……”
  
  只见那甘奇,在吴巧儿松开手的那一刻,拔腿就跑,头也不回就奔出去了,吴巧儿在后面跟着骂,跟到了门口,左右一看,人毛都没有了。
  
  从家里逃出来的甘奇,松了一口大气,站在大街上,左边看了看,右边看了看,一时之间不知道往哪里去。
  
  想了一想,甘奇往开封府衙走了一趟,此去邕州,至少三四个月,自然得跟包拯辞个行。
  
  包拯一番语重心长的嘱咐之后,甘奇拜别而去。
  
  随后甘奇又去一趟樊楼吧,也该与张大家辞个行了。
  
  只是到得樊楼,并没有见到张淑媛,只听人说张淑媛又被汝南郡王府的赵小妹请去了。
  
  赵小妹自然是高兴了,有了好消息第一时间就把张淑媛又请了去,只是不知道张淑媛知道了这个好消息,心中到底如何作想?是否也是一番五味杂陈。
  
  从樊楼出来,甘奇又在街上晃荡了一番,苏家兄弟回四川去了,去寻赵宗汉?但是这汝南郡王府,此时去好像有点不合适。
  
  想来想去,甘奇又往太学而去,跟胡瑗辞个别也是应该是的,也还得求胡瑗一些事情,否则这些太学生想随甘奇去邕州也不可能。
  
  甘奇一到太学,立马鸡飞狗跳起来。
  
  孔子祥看着甘奇进得胡瑗的公房,回到学堂上就哭爹喊娘:“大事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,道坚兄来了,道坚兄来了……”
  
  一个个惊愕的脸,一个个苦涩的面容。
  
  冯子鱼开口一语:“我就不信了,都考了这么多回了,总该有个尽头不是?我看这一次不会考了。”
  
  “你就自欺欺人吧,道坚兄与胡先生一番谈论,岂能不考试?”孔子祥像是有了信仰一样坚信这一点。
  
  冯子鱼摆着手:“总有个尽头,哪里有这么多东西拿来考的?”
  
  众人听得冯子鱼的话语,好似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点光明,立马有人开口说道:“对对对,子鱼兄此言有理,总有个尽头不是?”
  
  “对对对,总有个尽头。”
  
  然后胡瑗就走了进来,面色带笑。
  
  众人见得胡瑗来得这么快,皆是喜出望外,为何?因为这就证明了甘奇并没有与胡瑗谈论什么。没有坐而论道,那就没得考了。
  
  胡瑗慢慢开口:“我大宋开国至今,细细算来,已有九十八年光景,却是第一次有书生要上站阵的事情。起初听来,老夫也觉得此事不妥,但是细细一想,却又觉得此事并无什么不妥,想圣人在世的那个年代,读书报国,经天纬地,如何也离不开兵事。如今我大宋外敌环伺,读书人去看看战阵,也是好的。君子六艺,有御有射,古之君子能同御射,便是勇武。今人效仿之,也是应该。老夫便不说那些灭尔等志气的话语了,愿去者,尽管去吧。落下的课业,回来再补就是了。”
  
  君子六艺,乃是周礼所言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也就是两周时期对君子的要求,春秋战国的读书君子,六艺是基本要求。御就是驾车的技术,在那个时代,驾车可是战争技能,车乃是战争利器,与现在骑术是一回事。
  
  六艺中的每一项,还有具体要求,比如射,还有详细要求,射为五射,白矢、参连、剡注、襄尺、井仪。白矢是要求力道,参连是要能瞬间连发,剡注是要求瞄准的时间极短,井仪是要求四箭连发皆要正中目标。
  
  可见那个时代的读书君子,要求何其高。
  
  胡瑗这一番话,其实算是勉强同意了太学中的学子随甘奇去邕州的事情,胡瑗若是不同意,这些人想走也走不了。
  
  甘奇拱手在谢:“多谢先生。”
  
  胡瑗只是摆摆手:“不用与老夫客气了,此去几月,今日便考一题吧,以‘君子六艺’为题,作文一篇。”
  
  说完胡瑗转头而去。
  
  此时,所有人看向甘奇的目光,带着一种仇恨之感。
  
  甘奇感受到了一股一股的仇恨,连忙拱手一礼:“诸位同窗,我还有事,告辞告辞!”
  
  说完话语,甘奇又从太学逃了出来,又在街上游荡起来,游着游着,走到了家门口,却又转头而去,趁着时间还稍早,赶紧出城去,还是回村里住比较安稳。
  
  村中的宅子里,报纸在不断印刷,新的一期报纸,大肆宣扬着出征之事,也是想要突出那些出征军汉为国效死的品格,更是为了从侧面提高这些军汉在社会上的地位。
  
  若是到时候能有一个人山人海相送的场面,想来那些军汉们内心之中也能感受到一种荣誉感。只是不知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在大宋的汴梁城里。
  
  军民鱼水情,后世之人听起来好像觉得本就该如此,却是在这大宋朝,又是何其难的一件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