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此时有何不敢?

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此时有何不敢?

荆湖南北路,大概位置就是湖北湖南地区,汴梁而下,也就是河南往南就入湖北,湖北往下往南,郴州一线就是广东了,此时的郴州还只是郴县,此时的广东广西,大致是广南东西路。
  
  邕州也就是南宁,更在最南方,离交趾已然不远,交趾大概就是越南。
  
  邕州是南方边境的中心城市,从汉朝伏波将军马援开始,这里就纳入了大汉版图,马援更是在邕州城北五十里处建起了大名鼎鼎的昆仑关。到得如今大宋朝,邕州治下,羁縻州有四十四个,大多都在邕州西南方,山高林密之处。而火峒蛮就属于广源州下面的一支。
  
  从邕州往正西,可以进入云南境内,那里还有一个国家,称之为大理,独占一地,大理倒是老实,这个方向一直以来倒是不存在边患问题。甘奇对大理的了解不多,仅限于知道大理段氏……的一阳指与六脉神剑很厉害。
  
  这个关口在上一次狄青讨伐侬智高的时候,就是关键之处,侬智高打破了邕州城,占据了昆仑关天险,然后就自立一国,登基了。狄青带领大军急行军一日一夜,突袭昆仑关,一战而破,就敲响了侬智高的丧钟。
  
  南方天热,沿路水系密布,纵横交错,大军行路时不时就要过大江小河,速度比甘奇预想的要慢了许多,三个月时间,才走到邕州境内。
  
  好在侬宗旦比不得之前侬智高势大,到得而今,邕州城依旧稳固,邕州没有被打破,昆仑关自然就不需要在攻打了,依旧还在朝廷手中。
  
  到得邕州城,狄青自去见知州肖注。
  
  八千士卒,皆是疲惫不堪,那些读书人,就更不谈了,一个个面黄肌瘦,哪里还有昔日在汴梁城里的潇洒风流气度。
  
  连甘奇都是一脸疲惫,走三个月的路到广西南宁,这是甘奇几辈子都难以想象的事情。以往甘奇只是理论,今日甘奇才真正知道要维持一个这么大的帝国,是何等的不易。
  
  好在邕州总算的到了,有酒有肉了,还有人能弹琴唱曲,虽然乐器与用乐器的人远远比不得汴梁城的那些花魁人物,但也算是安慰。
  
  赵宗汉早已不再是之前那个赵宗汉了,什么丝绸华服,什么发髻打理,什么修面理胡,早已都到了九霄云外。
  
  此时的赵宗汉,一脸的胡茬子,发髻凌乱,穿着农家人才穿的短打衣袖,拿着一个大蒲扇,撩起肚皮,就是一通的扇。
  
  甘奇却在看地图,军中的地图,还是狄青上一次到邕州的时候用的。
  
  火峒蛮的地盘在邕州西南方向,是最边境的地区,几乎就是交趾了,距离邕州至少有四百里路。沿途还有顺安、茗盈、思同等几个羁縻州,此时这些羁縻州,早已被火峒蛮肆虐了几番,火峒蛮人早已出现在了邕州城外。
  
  甘奇是第一次随军上阵,真要说打仗,他可以侃得头头是道,但是归根结底,可能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,此时的甘奇,也想把理论与现实结合一下,所以看地图看得格外认真。
  
  要说邕州,实在是个好地方,这里的稻田,一年至少能熟两季,甚至少数地方一年能种三季稻。一块田,一年能收获主食两到三次,这是此时的北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  
  只是邕州这个地方也有局限性,那就是山林有多,平原不足,所以水田也就不多,乃至于山里的人们,千百年慢慢开垦,把一座一座的山硬生生开垦成了稻田,这就是梯田了。
  
  在这种地方打仗,连条大路的都没有,其实并不适合大兵团作战,纵然是有几十万大军纵横,到得这种地方,往山林里一钻,也是白瞎。
  
  甘奇在军营大帐里慢慢思考着,狄青也从知州衙门回来了。
  
  两人对坐,狄青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些蛮人,当真见机得紧,听得我来了,竟然就往山林里退走了。”
  
  甘奇闻言笑道:“狄大爷,这还不是您老威名大吗?上一次把侬智高剿灭了,这些火峒蛮便是怕了你了。”
  
  狄青却不听甘奇的夸奖,而是皱眉又道:“唉……这就是麻烦事了,上一次那侬智高占了邕州城,占了昆仑关,立了国,登了基,叛军也就在这里,只等我来攻打,此番却是麻烦了,大军若是入山林去追剿,必然不会奏效。若是如此僵持久拖下去,八千人马在此人吃马嚼,耗费甚巨,久而久之,士卒思归,那就军心大乱了。”
  
  甘奇听到这里,自然也明白了,说道:“那就引蛇出洞,把他们引出来就是。”
  
  战争对于狄青来说,那是他最擅长的事情,听得甘奇之言,狄青颇为欣慰点了点头:“道坚一语中的,引蛇出洞是必然之策,但是如何引蛇出洞,却是要好好谋划一下。”
  
  甘奇闻言沉默片刻,皱眉沉思,狄青也在沉思。
  
  不得片刻,甘奇笑道:“狄大爷,我有一计。”
  
  狄青闻言也道:“我倒是也有一计,道坚你先说说,看看你与我想的是否一样。”
  
  甘奇点头答道:“退兵而走之计,火峒人知道您来了,所以往山林躲去了,您若是走了,他们不就出来了吗?”
  
  狄青哈哈大笑起来:“道坚,今日你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,此计与我不谋而合,但是其中细节,你可有多想?计策只是基础,细节才是成败。”
  
  狄青似乎是在有意教甘奇战争谋略之道,有些道理,是纸上谈兵之人不能体会到的,比如狄青所言“计策只是基础,细节才是成败”,孙子兵法早已出了一千多年,连契丹人党项人都读得到,甚至连火峒侬氏族里,也不缺能读汉字的。
  
  但是计策百般,真正在战场上成功的施行的计策,又能有多少?细节才是成败,就是这个道理。
  
  甘奇知道狄青是真在倾囊相授的意思,连忙认真想了几番,甚至起身左右踱步,仔细思虑一番,方才答道:“火峒之兵,只在三五千人,早已不是六年前那般势大,却又多是敢战能战之辈。但是火峒人与我军比起来,有一个巨大的差距,那就是军械简陋。我军中铁甲之卒有一千多人,敢战能战皆是西军。所以上阵之人必然只能是西军三千多人。另外四千多人马,可当引蛇出洞之用,派他们调头往回退兵。如此火峒人以为狄大爷您走了,十有就会再次出现在邕州城外。”
  
  狄青点着头,又问:“那我是走呢?还是不走呢?”
  
  “啊?”甘奇有些愕然,想了想,又道:“狄大爷自然不能走,您若走了,这战事还有谁能指挥?”
  
  狄青笑了笑,说道:“道坚,你还是小看了火峒人,邕州虽然多是汉人,但是蛮人更多,邕州城内眼线众多,即便不说这邕州城,便是退军的路上,也多是山路,山林之间必然到处都是火峒人之眼线,若是大军退走之时不见我在,火峒人岂能轻易而出?”
  
  “这里还能有那么多人认识您老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狄青点点头:“六年前,俘虏的叛军就有五百多人,还有被判决胁迫的各族之人,有七千多人,这些人有许多都见过我,却是这些人大多都被放了回去。你说有多少人认识我这张脸?”
  
  这就麻烦了,这是个大麻烦。引蛇出洞的诱饵,本来该是大军,如今却成了狄青。若是狄青都走了,这邕州的战役还怎么打?
  
  甘奇陷入了沉思。
  
  狄青想得片刻,忽然直盯着甘奇看去,开口问得一语:“道坚,你敢不敢代我指挥,打一场大胜仗?旁人我还信不过,你敢不敢?”
  
  “什么?我?狄大爷,我如何会指挥打仗,我真不会,我哪里打过仗?”甘奇连连摆手,打仗可不是开玩笑,不是吹牛逼就行的,可不是霸气外露,一拍脑门就能干的。甘奇上辈子连红警星际魔兽都算不上个青铜玩家,忽然要他指挥打仗,这叫甘奇哪里能有信心?这跟街边砍人可不是一回事。
  
  狄青站起身来,却道:“我十六岁入军伍,如你这般年纪,已经参与大小二十五战,身上中箭都中了八次,攻陷金汤城,夺取宥州,屠杀砽咩、岁香、毛奴、尚罗、庆七、家口等部族,尽灭之,焚烧西夏粮食数万石,俘虏党项士卒五千七百人。筑桥子谷城,筑招安、丰林、新砦、大郎等城堡无数。安远一战,更是身受重伤,那时西夏大军又来,我挺身飞速赶往,麾下士卒因此也争先恐后,奋力拼搏,披头散发、带铜面具,飞马出入敌军中,来去纵横,西夏军均望风披靡,无人敢挡。从普通一骑兵,四年官居一州兵马指挥使。你此时又有何不敢?”
  
  狄青这一刻,话语坚定,语气带着一种气势,一战一战,狄青记得清清楚楚,这样的狄青,甘奇还是第一次见,仿佛觉得此事狄青好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光芒一般。
  
  甘奇抬头看着狄青,好似有一种热血沸腾而起,这就是大宋战神的感染力与魅力。这个老汉,当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