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道坚,你可小心呐,小心!

第二百三十八章 道坚,你可小心呐,小心!

朝阳初起,蒸起热带雨林里面的雾气,一群一群五彩斑斓的鸟从林间飞起,带着各种各样的叫声,显出了一些惊慌失措。
  
  雾气在光线之中,还会泛起几缕色彩,那应该是彩虹。
  
  只是此时并没有人去注意那彩虹有多美,从一群一群飞起来的鸟就能得知,林子里定然有许多人在穿行,是那些穿行的人惊起了这些热带的鸟。
  
  邕州知州肖注早已立在城头,站在甘奇身边,指着南方喊道:“来了,来了,道坚,定是火峒人来了。”
  
  肖注有些激动,他憧憬着,一直在憧憬着这一幕。他早已对狄青安排得如此细致的计策深信不疑,邕州城内早已人心惶惶,是真正的人心惶惶了,这种人心惶惶是有意为之,却也骗过了满城的人。
  
  好在肖注很有手腕,暂时稳住了局面。
  
  他也知道火峒人该来了,该来了!
  
  火峒人真来了,四五百匹南方矮马,青黑或者蓝黑的衣裳,一柄柄挎在竹筒中间的直头黑铁刀。还有大小不一,颜色不一的弓。
  
  林子边缘,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没有什么紧密的阵型。
  
  一千,两千,三千,四千。
  
  还有……五千……
  
  甘奇大致估摸着在数,越数越是紧张,第一次指挥一场战争,甘奇本以为自己不至于如此紧张,但甘奇失算了,因为甘奇都能感觉到自己手掌心的汗水都在顺着手指往下滴。
  
  肖注转头来问:“道坚,开城门迎战吗?”
  
  甘奇摇着头:“不必应战,且让他们往前来。”
  
  肖注只以为这一切都早已是狄青安排好的,也不多言。
  
  五千火峒人,稍稍比之前预估的要多出了不少,火峒人几乎全族壮丁尽出,看来是势在必得。
  
  侬宗旦,甘奇并不认识,但是当火峒人越来越近之后,也由不得甘奇不认识了。
  
  一匹稍高一些马,马头上还有各种装饰,马上的人头上也带着羽毛装饰。
  
  所有人以这个人为中心簇拥着,显然他就是侬宗旦,一个壮硕非常,皮肤黝黑,只穿了一件皮坎肩的汉子,汉子脸上有些许并不十分明显的刺青图案,手臂上也有刺青花纹,目光凶狠,直往城头上看来。
  
  南城外两百多步,火峒人止住了步伐。
  
  肖注又问:“道坚,开城出战吗?”
  
  甘奇摇摇头。
  
  所有的宾州士卒,此时皆躲在城垛之内,并不露头,倒也不必再说这些人是宾州援军了,这些人就是从东京来的西军汉子。这些西军汉子们,早已穿戴整齐,披坚执锐。
  
  唯有庞敢庞勇兄弟二人,以及狄咏周侗等七八个人一身铁甲站在甘奇身边,脸上有止不住的喜悦。
  
  此时的邕州城头,看起来好似没有任何防备一般。唯有南面城墙,甘奇身边,零星有几个军汉。
  
  沉默了片刻,侬宗旦带着一队手持木盾的火峒人亲自打马而出,慢慢悠悠,一直走到城头之下几十步外,方才停步。
  
  甘奇回头问了一语:“狄咏,可有把握射杀那厮?”
  
  狄咏往外看了看,摇头说道:“他有防备,身边木盾几十,怕是不成。”
  
  甘奇点着头,依旧等着。
  
  侬宗旦一口汉话,很是流畅,开口大喊:“肖注,何必再作无畏的抵抗?开城吧,我封你做宰相。”
  
  肖注立马回击一语:“侬宗旦,你若投降了,本官保你一个节度使的差事。”
  
  节度使这个名称,在唐朝,那是了不得的封疆大吏,军政一手抓。但是到得宋朝,这就成了一个虚职了。
  
  侬宗旦轻轻拉着马缰,哈哈大笑,笑得身形往后仰去,口中说道:“肖注,你们宋人惯于如此虚张声势,六年前,也是在这里,我也在此,邕州城说破就破了。今日你麾下,文官也跑了,武官也跑了,满城人心惶惶,你还拿什么挡住我的兵锋?若我战鼓一起,今日便是你的祭日。你好自为之!”
  
  肖注看了看甘奇,眼神带着询问。
  
  甘奇轻声一语:“不出战,让他攻城。”
  
  肖注点了点头,扬声喊道:“我肖注身为朝廷命官,便是死,也死在这城头之上。即便你能破得一个邕州城,我大宋八千里河山,上万城池,万万百姓,岂是你一个蛮人能抵挡的?昔日侬智高,就是你的下场!来日必教你火峒人一个不留。”
  
  侬宗旦已然怒气,在马镫上站起身形,怒吼一语:“肖注,此番必让你见不到明日的太阳!”
  
  侬宗旦话音一落,勒马转向,马蹄飞奔而起。
  
  不得多久,火峒阵前,一架一架的长梯开始出现。
  
  甘奇却忽然与肖注说道:“肖知州,速速让邕州兵上城防守!”
  
  “啊?”肖注愕然。
  
  甘奇又道:“守城之事,由邕州兵负责。”
  
  肖注有些紧张起来,连忙说道:“道坚,可是狄大将军如此安排的?此时邕州兵马,早已人心惶惶,就怕守城有失啊。”
  
  城内人心惶惶的诱敌之计,当真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还真让邕州城军民人心惶惶起来。
  
  甘奇连忙又道:“赶紧让马步都头黄得功与推官高祥也上城头来就是,如此可以安抚军心。只待敌军攻城正酣,全军压上,我便率军从东西两门而出,击敌两翼,便可一战功成。”
  
  肖注这才回过神来,微微一想,赞叹一语:“狄将军果真乃不世之将帅大才,如此谋划,当真高明。”
  
  甘奇已然往城下而去,左右庞敢庞勇也听命而去,肖注更是飞奔下城,口中大喊:“快,所有人听令,上城头,上城头,备战,备战。”
  
  这一刻显得有些仓促忙乱,但是这场大戏,演到这一刻,才总算是演完了。此时的仓促与忙乱,就是这出戏的结尾。
  
  下城之后的甘奇,也开始穿铁甲。城内不多的马,甘奇回头时拉车的马,甚至一些高大的骡子,早已聚在了一起,二三百匹之多。
  
  甘奇翻身上马,已然与庞敢庞勇两人说道:“马匹从东城跑到西城,半刻之内,我带一千五百人往东城去,你们兄弟二人带余下人马往西边去,待我令兵打马到西城之时,你便立马出城!”
  
  这个时代,没有通讯工具,军令只能如此传达,为了能把出城合击的时间统一,还得亲自派人试验打马从东城到西城的时间,如此方才能让东西两边,同时出战,配合方才能默契。
  
  “末将得令!”庞敢与庞勇拱手得令,翻身上马。倒也不知道甘奇什么时候变成了上官。
  
  三千多西军两边而去,二三百个骑兵也分开两边。
  
  这一刻的甘奇,再也不紧张了,却是手还抖了起来,手抖不是紧张,而是肾上腺素开始飙升,要砍人了!!
  
  二三百个东京来的士子学生,此时都在南城城楼之内,只有这里是既能看到战场,又算是稍微安全的地方。
  
  城楼里门窗紧闭,却是窗户格子里,满是一双双紧张的眼神。
  
  赵宗汉一身铁甲穿戴整齐,手拿一柄不知从哪来找来的锈铁刀,只听得城外呼喊大作,赵宗汉立马两股战战,眼睛不断透过窗户格子往外去看,全身抖动不止,汗如雨下。
  
  却还能听得赵宗汉开口大喊:“道坚,你可小心呐,小心!!!”
  
  却也不知东城门下的甘奇,能不能听到赵宗汉如此关切的大喊之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