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三档,摇头

第二百四十四章 三档,摇头

    大军回朝,充斥着喜悦与轻松。
  
      《南国鏖战集》,怕是得要分上中下册才能录得下了。
  
  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连景色都与来时的不一样了,怎么看怎么美,每个地方都美不胜收。
  
      老狄青骑在马上左摇右晃的,甘奇却并未骑马,而是平躺在一辆原本装载箭矢的平板车上,脸上盖了一个草帽遮挡阳光,嘴巴上叼着一个狗尾巴草,双手放在脑袋后面当枕头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也坐在这辆车上,手上拿着一个蒲扇,撩起肚皮扇几下自己,又给一旁甘奇扇几下,口中喋喋不休:“道坚道坚,你想不想知道我妹妹要送什么东西给你?”
  
      甘奇好似睡着了,口中慵懒嘟囔着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诶,道坚,我与你说啊,这东西你肯定喜欢。”赵宗汉又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你还是别说,惊喜总要又惊又喜,你说出来了,还能有什么期待的?”甘奇把口中的狗尾巴草丢下了车,又顺手在路边抓起了一支白黄色的花枝叼在口中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听得甘奇如此话语,悻悻然,却又想到了一个话题,说道:“道坚道坚,我随你出征的时候,我爹说要给我说一门亲事,也不知说的哪家小娘子,生得美不美?”
  
      这个话题甘奇倒是起了一些兴趣,掀开遮阳的草帽,费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,笑道:“你说我啊,是娘死得早,爹也去世了,家中无人操持着,所以十九岁了还没有娶妻。你赵献甫什么家世?什么出身?怎么十九岁也还没有娶妻呢?”
  
      赵宗汉笑道:“男儿,志在四方,及冠再娶妻,也是无妨的,又不违礼法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吗?不是因为你家儿子多?操持不过来?”甘奇打趣道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尴尬一笑:“嘿嘿……许是吧。”
  
      二十多个儿子要结婚,还不能自由恋爱,还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做爹娘的那该忙成什么样子?是不是整个汴梁城的显贵人家都求遍了还找不齐?
  
      甘奇有些不可想象!
  
      “你想娶妻吗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点了点头:“想吧,应该是想的,娶妻生子,人伦大事,也是行孝。该成亲就得成亲,但愿娶个知书达理的。关键还得生得美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娶妻娶贤,娶妾倒是可以娶美。”甘奇大概是想说一番什么人生道理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却摇摇头:“娶妻也得美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的大道理也就不说了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想起了什么,连忙又道:“道坚,你可别看我妹妹长得美就以为她不贤,我小妹与大姐可不一样,最是知书达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话题怎么又到这里了?”甘奇把草帽一拿,人一趟,草帽就盖在了脸上。
  
      只留赵宗汉一脸的苦笑,这个妹夫,他是真看中了,这门婚事成不了,他是真有些着急了。以往赵宗汉还无所谓,只当随缘就好,此时只觉得甘奇与自己妹妹,那是天作之合,甚至比天作之合还要好。
  
      兴许也是赵宗汉想与甘奇关系更亲密一些,苦笑片刻,赵宗汉把手中的蒲扇往甘奇身上大力扇了几下,然后说道:“道坚道坚,我与你说个事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睡着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唉……你若是知道我妹妹要送你什么,你就知道我妹妹的好处了。”赵宗汉唉声叹气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好的,我先睡一会,把风扇开到三档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?什么?什么三档?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马力加大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赵宗汉点着头,放下了蒲扇,拿起缰绳,捡起鞭子往拉车的劣马身上抽打了一下,口中大喊:“驾!!”
  
      马力加大了,飞奔而走。
  
      车架颠簸而起,把甘奇吓得立马坐了起来,没好气道:“献甫,你就这点智商?快快快,快把马勒住。”
  
      赵宗汉连忙去勒马,还有埋怨之语:“不是你让我把马力加大一点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唉……”甘奇拿起蒲扇,对着赵宗汉猛扇几下,说道:“这是三档!”
  
      然后又减了一些力气再扇几下:“这是二档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一档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他妈叫作摇头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了,摇头好,我刚才一直都在摇头,你快摇到我这边来。”赵宗汉笑着把肚皮又撩了起来,等甘奇的风扇摇头过来。
  
      傍晚。
  
      安营扎寨,甘奇手持蒲扇坐在营帐之外,赵宗汉又坐到了一旁,笑道:“道坚,摇头摇头,三档摇头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叹了一口气,三档摇头,口中问道:“火头营的晚饭怎么还没有来?”
  
      赵宗汉随意答着:“在邕州买的酒我已经从车架里卸下来了,放在账内,饭菜倒是迟迟没有送来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摸着肚皮,说道:“走了一天的路,都饿得不成样子了,火头营的饭还没有熟,狄大爷怕不是又要来气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赵宗汉一脸的幸灾乐祸,还笑道:“狄将军发怒的模样倒是气势不凡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正说着,两个火头营的士卒从不远走来,手中提着一个木桶,一脸为难来到甘奇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今天吃什么?”赵宗汉边说着,还把头往那木桶里凑过去,面色立马难看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甘先生,世子殿下,实在对不住,今晚喝粥。”说话的士卒,便是一直给甘奇送饭的人,与甘奇倒也比较熟悉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立马问道:“什么玩意?喝粥?走了一天的路,晚上喝粥?岂有此理,我也没有得罪过你们营的指挥使啊?我酒都备上了,给我送半桶粥来了?喝粥下酒啊?”
  
      士卒连忙又解释道:“世子恕罪,不是我们指挥使要给二位喝粥,是全营都在喝粥,小的多给两位多打了一些粥来,半桶呢,比别人的可多了不少。”
  
      赵宗汉闻言一脸不解,还要说话。
  
      甘奇此时皱着眉头站了起来,把赵宗汉拉了拉,接过木桶,说道:“二位先回,喝粥就喝粥,无妨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两个送饭的士卒连忙行礼而走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却是骂骂咧咧:“道坚,定是有人与咱们过不去,走了一天的路,只给粥喝,岂有此理,待我去狄将军那里告他们一状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摇了摇头,说道:“走,去找狄大爷,事情有些不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,去找狄将军告状去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摆着手,说道:“狄大爷只怕也在喝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?狄将军今天也喝粥?这火头营好大的胆子。”赵宗汉有些不信。
  
      甘奇把木桶放进账内,便往中军大帐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