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气氛正好,该交钱了

第二百七十二章 气氛正好,该交钱了

戏折青枝,轻纨小柳。这两句一出,有个姑娘的目光,再也离不开甘奇了。
  
  “弦戈声,填膺百感,总茫茫、不关离别。”
  
  这一句,再看那小姑娘,眼含热泪,抬袖去拭。口中喃喃一语:“原道他是念着我的,金戈铁马,弓起如雨,他那时候,竟然念的是我……”
  
  “小妹,你说什么呢?你怎么还哭了?”赵宗汉转头问道。
  
  “没什么,没什么的。”
  
  “道坚填得好不好?”赵宗汉大大咧咧问道。
  
  “嗯,填得好,填得极好。”
  
  “嘿嘿,我就说嘛,道坚一出手,还有得旁人什么事情?”赵宗汉对甘奇,就是这么自信。
  
  不远的刘几,此时开口问的甘正一语:“端念,这算不算家国情怀?那甘道坚,可是实打实在战阵上经历过一番生死的。”
  
  甘正却还在摇头:“当真经历过生死?我却是不信,听闻当时所有人都躲在城楼之内观战,偏偏他甘道坚就真的披甲上阵了?”
  
  自欺欺人,大概就是说的此时的甘正。
  
  刘几却道:“当是不假的,太学里去了二三十人,人人都如此说,岂能人人都说假话。”
  
  甘正不语。
  
  云锦儿继续在唱:“一任紫玉无情,夜寒吹裂。”
  
  最后一句了。
  
  有姑娘潸然泪下,再也不去看甘奇,只低头,无声。人生最美好的事情,不过妾有意,郎有情。
  
  那战阵之上,是别离,男儿为国去,思念是旧人,这大宋朝,早已没有了这般的边关鏖战词了。
  
  大唐一曲曲,到得这大宋,什么家国情怀,又有哪个读书人出过塞,又有哪个读书人上过阵?又有哪个读书人在边关明月里,念过有情人?
  
  想那边关的紫竹,吹出来的声音,定然比不得汴梁是笛箫好听,夜不寒冷心自寒,
  
  姑娘这一刻,是感动的,是欣喜的,她知道,自己的付出,终于有了回报。
  
  忽然姑娘感觉到了有人在拍她的肩背,抬头一看,正是甘奇,连忙又低头,羞红一片。
  
  这大概就是甘奇要的恋爱了,恋爱谈了,甘奇也不矫情了,应该是极好的。
  
  “一任紫玉无情,当真是好啊。”刘几夸着,还有话语:“甘道坚,其人虽不为我所喜,却是这文才上,无话可说。”
  
  “许是他人所作,你问问那些太学同窗,看看是否如此。”甘正依旧在自欺欺人。
  
  刘几只得再次苦笑:“端念,同去战阵之人,今日大多都在,缘何你非要如此去想?”
  
  “捉刀代笔,还不许人说了?”
  
  刘几摇摇头:“罢了罢了。”
  
  此时已然有人大呼一声:“好,甘先生填得好,我等那《南国鏖战集》,当用先生此词作为扉页。”
  
  “对对对,家国再如何写,不及甘先生满篇情思里的那一句,原道还能这般写,儿女情长在战阵,才是真正的家国。甘先生填得好。”
  
  胡瑗已然在笑:“倒也不知是哪家女儿让道坚这般牵肠挂肚啊,在战阵之上,却还念念不忘。”
  
  甘奇只是报以微笑,并不去答。
  
  胡瑗是何等人物,往甘奇这边看得几番,隐隐间一个小公子,生得俊美非常,还梨花带雨,躲在赵宗汉身后若隐若现。
  
  胡瑗已然又道:“汝南郡王府,不错。道坚若是用得上老夫,定要来说一声,老夫愿为你走几趟。”
  
  胡瑗是看明白了,会躲在赵宗汉身后的姑娘,那不就是赵家人?若是宫里那个赵家,胡瑗定然不会说不错,只会为甘奇担忧,公主可不是那么好娶的。但是汝南郡王府那个赵家,那还是可以的,县主什么的,那可掩盖不住甘奇这般人物的风采。
  
  胡瑗所言之意,是知道甘奇家中没有长辈,谈婚论嫁的,自然需要长辈出面,胡瑗愿意为甘奇走几趟,意思就是胡瑗愿意当甘奇的长辈,为甘奇去完成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
  
  胡瑗看明白了,反倒甘奇有些不好意思了,却也答道:“多谢先生。”
  
  胡瑗摆摆手,示意不必多谢,抬头看向程颐,开口问道:“正叔,如何?”
  
  程颐起身,挤出一点笑意,答道:“先生,此词极佳。”
  
  “哈哈……道坚此词,不似花间,多有婉约,婉约中带有大情怀。昔日柳三变多是此般,但是道坚此词,家国其中,比那柳三变高明不少。正叔啊,往后定要与道坚多多走动,道坚治学,见解颇深,大有裨益啊。”胡瑗是真不愿意见到自己座下的弟子不和睦。
  
  程颐不论心中如何作想,却也只能拱手说道:“多谢先生。”
  
  “好了,继续继续,老夫再出一题,就写边关明月,想那大唐盛世,文人出塞,留下多少千古名作。而今我大宋文才辈出,诗词歌赋什么都不缺,就缺了这边关明月。诸位当好好思索一番。”胡瑗开口说道。
  
  这一题,看起来是胡瑗出的,其实是甘奇出的。
  
  绝大多数人叫苦不已,再怎么押题,也没有人押得中这一题啊。
  
  好在,在场还有那么一撮人,二三百号,是真去过了边关。边关明月,倒也能来。
  
  甘奇就懒得再填了,而是看向赵小公子,小公子如何也不抬头。
  
  赵宗汉这个坑妹的,好死不死,还开口问道:“道坚这一曲,可是填与小妹的?”
  
  见得甘奇一点头,赵宗汉一蹦三尺高:“好,当真是好,今夜回家,我当与父王说,与大姐说,与十三哥去说。此事看来是成了,成了成了。道坚,你我,这就算是亲上加亲了,我有些激动,激动不已。”
  
  甘奇拉了拉赵宗汉,说道:“你激动个啥啊,我又不是喜欢你。”
  
  “道坚,我若是女儿身,嫁给你又何妨?”赵宗汉答道。
  
  “你若是女儿身,就你这个模样,给我家烧火做饭,我都不要。”甘奇笑道。
  
  赵宗汉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:“啊?我模样这么丑吗?王府里那些丫鬟小厮的,都说我面容俊美,难道他们在偏我?”
  
  “你撒泡尿自己照照。”甘奇是在与赵宗汉斗嘴。
  
  赵宗汉抬手就来打。
  
  一曲一曲在唱,却是此时那云锦儿云大家,再也不如刚才唱得动情了,她似乎有些不快,心情不好。究其原因,就是甘奇的问题,刚才她还以为甘奇那一曲是填给张淑媛的,此时却知道是填给汝南郡王府的女儿的,哪里还能高兴得起来。
  
  男人,果然都是大猪蹄子。什么曲,什么调,哪里还有一点心情。
  
  却见头前胡瑗又对甘奇招手了:“道坚,该你了,说正事了。”
  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此曲不断,气氛正好,该交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