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咱们家聘礼都没收,这就嫁过去了?

第二百七十四章 咱们家聘礼都没收,这就嫁过去了?


      “我蔡确家贫,到得东京,落第之身,无脸回乡,食不果腹之时,幸得甘先生不弃,收入门下,还让我在京华时报看文,一月还发得不少钱财。这段时间,我蔡确一共积蓄下了二十多贯,愿全部捐献出来,虽然不多,但也能养活几十张嘴。还望先生不要嫌弃。”弟子蔡确已上线。
  
      “哪里话语?便是只出一钱,只能买一张面饼,也是救人一命的好事,也不愧圣人教诲,不愧君子风范。”甘奇这句话,兴许能安在场许多人的心。不是人人都能如他一般,出手就是万贯的,今夜是来募捐的,不是逼迫。
  
      真要说救灾,甘奇凭借自己的身家,几万灾民,就算十来万灾民,养一口饭食的花费,甘奇一个人都出得起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这件事情,甘奇却万万不能一个人做,一个人做了,那就是强出头,得罪某些人也都是他一个人得罪了,甚至甘奇还有收买人心之嫌,朝廷正在积极救灾,反倒不如甘奇一个人了?这是故意打朝廷的脸?打天下正主老赵家的脸?
  
      但若是在场无数年轻士子,人人有份,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。这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这是教化有功,圣人有功,这是天下大幸,社稷之福。
  
      甘奇这一语说完,冯子鱼立马起身:“道坚兄,小弟愿出八贯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拱手:“多谢子鱼大义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甘先生,学生刘方,愿出十二贯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再次拱手。
  
      身后胡瑗已然开口大喊:“来人啊,上笔墨,老夫今日感动不已,当亲自执笔,记下今夜君子所为,来日刻碑立在黄河岸边,以昭告天下,昭告先祖,昭告圣人,更要教诲后人,扬我圣贤君子风骨。”
  
      胡瑗话音刚落,已然又有人起身大呼:“学生婺州王庄,愿出一百六十贯,明日大早送到樊楼门口,一钱不差。”
  
      “学生苏州李联,愿出三百八十贯。只愿苍天有眼,不愿再看到百姓受苦。”
  
      胡瑗那亲手记录,立碑之事,似乎意义重大。所谓流芳百世,莫过于此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场面,已然不同,踊跃之人无数。
  
      樊楼其他几楼,消息稍稍慢了半步,一个人匆匆跑了进来,振臂高呼:“汴梁陈翰,愿出三千贯!三千贯现钱,不为与众人比较,只为倾尽全力,不使百姓受那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之苦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出得多,甘奇立马看向陈翰,亲自上前去迎,还抬手作请:“陈兄快快头前请,与胡先生说清籍贯姓名,以免胡先生记录得有所差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甘先生大义,甘先生先请。”陈翰激动非常,与甘奇回礼,一起往前走去。
  
      到得胡瑗面前,胡瑗开口问道:“汴梁陈翰?你父可是陈礼?在京畿雍丘当知县?”
  
      “正是正是。”陈翰似乎已经受宠若惊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,不错不错,你父原来也在太学读过书,你当也好好读书,来日考到太学来进学,如此不枉你汴梁几代陈家的门第。”胡瑗勉励几句。
  
      要说这陈家,本也是汴梁望族,只是从开国至今,官是一代比一代当得小了,到得陈翰这里,陈翰就已经不谈什么文才了,好在官身还在,家道不至于中落。但是只要陈翰这一代官身一失,家道中落就要不得多久了。
  
      陈翰似乎真受到鼓舞了一般,连忙大拜而下:“学生谨记先生教诲,一定好好进学,不给祖上丢脸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与胡瑗的几番话语,兴许也是一种暗示,捐款捐得多,待遇就不一样?
  
      捐款依旧不断在进行,忙碌的甘奇,也不断给人回礼作谢。钱的数目似乎已然超过了此次救灾所需。大宋的富庶,在于民间,而不在朝廷,这也是王安石等人为何一心变法的原因,民富而国不强,还有强敌环伺,这是不可行的。所以需要国富,国家要富,那就等找这些富人要钱。
  
      王安石变法之所以失败,其中有一个原因特别关键,那就是要钱的对象找错了。但是这个问题其实也难以解决,真正有钱的人,都是官宦人家,或者与官宦有关系的人家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个时代,若是家中不出文人,几乎就不可能真正发家致富,最多也只是小富而已。所以真正有钱的人,还是读书人。读书人又是统治阶级,又是国家的主人,找国家的主人要钱,找整个士族阶级要钱,可以想象到阻力有多大。
  
      王安石,就栽在这个问题之中。他一个人,明里暗里,几乎把大宋朝整个士族阶级都要得罪了。
  
      国家该找谁要钱这个问题,似乎有些无解,这就是改革问题的关键之处。
  
      甘奇此时已经又起了一个想法。
  
      多余的钱怎么办?慈善基金会?
  
      似乎可行,基金会这种东西,容易惹火烧身,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资产监管上,一个弄不好,不仅声名狼藉,兴许还要锒铛入狱。
  
      但是甘奇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,甘奇有报纸,报纸就是甘奇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。不仅可以登载所有捐款人的捐款数目,还等登载账目,用处,结余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事情登载报纸,更是宣传,甘奇就是那个视金钱如粪土的高尚君子,也是那个救苦救难的活菩萨。
  
      慈善基金,好处太多,名声口碑,政治资本,政治护身符,甚至甘奇以后的升官之路,乃至于朝廷对于灾难的应对,也可多一条渠道,已经快要穷成狗的赵官家,怕是都能高兴得笑出来。
  
      甘奇已然下决心要干了。
  
      捐款之事还在继续,胡瑗手都写酸了,一旁的龚博士想要代笔,却还被胡瑗拒绝了。这个老大儒,还真叫人敬佩。
  
      赵宗汉看着这般的场面,也是惊讶不已,开口与赵小妹说道:“小妹啊,你看道坚,当真人杰也!若是朝廷那些官员,能有道坚这般行事的手段,还有何愁?”
  
      赵小妹并不答话,而是看着那个一直在忙碌的甘奇,两眼放着光。
  
      “小妹,小妹,你魔怔不成?跟你说话呢,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
  
      “啊,哦……兄长,我只是觉得甘先生如此不断与人作礼,实在辛苦,怕是今夜回去定会腰酸背痛。”赵小妹脸上真有心疼。
  
      “嘿……咱们家聘礼都没收呢,这就嫁过去了?”赵宗汉打趣道。
  
      “啊!小妹饶命,饶命饶命。”赵宗汉再次一蹦三尺高,腰间剧痛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