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真正的简在帝心

第二百七十八章 真正的简在帝心


      甘奇此时正在安排新一期报纸的事情,便有宦官带着几个皇城司的军汉上门来召。
  
      甘奇拿起刚刚印刷出来的报纸样版,便飞奔进宫去见。
  
      皇帝书房之内,此时已然无人,唯有赵祯勤勤恳恳慢慢翻阅着送来的奏折。
  
      甘奇进来,大礼拜见。
  
      赵祯抬头,已然满脸笑意,先示意甘奇不必多礼,然后开口:“甘道坚,你着实有才啊。”
  
      赵祯开口就夸,甘奇自然开口就是谦虚:“学生当不得陛下如此夸赞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赵祯手一挥,把官袍的袖子拢起来,再开口:“你也不必如此谦虚,为灾民募捐之事本就做得极为出彩,还有那慈善基金会,这般的词汇都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到的,你却把此事谋划得如此高明,朕都佩服你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灵光一闪的思虑,算不得高明,只是许多人没有想到而已。”甘奇这是官方标准回答了。
  
      赵祯却又问道:“对于这基金会的钱财,你可有真有经营之法?”
  
      甘奇闻言,第一个念头就是赵祯难道对这笔钱有想法?应该不至于吧?几万贯年轻士子捐出来的善款,仁宗皇帝不至于要干这种事情吧?
  
  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学生颇为擅长经营之道,所以才想出了这般办法。至于具体经营办法,学生还在谋划当中,待得谋划妥当了,学生当再禀陛下知晓。”甘奇唯有如此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经营之法,你倒是擅长的,朕也听闻过一二,那相扑场当真是日进斗金,只是这考学之道,当多努力努力。”赵祯这话不是敲打,而是希望甘奇能到得朝堂效力。之前赵祯也并无这种希望,甘奇在他心中,也不过是一个有文才有胆识的士子,哪怕包拯说甘奇有舍生取义之勇,赵祯也只是稍稍高看了一些,哪怕甘奇随着狄青去了一趟战阵,也就是这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因为赵祯这一辈子见过太多这种人,要说舍生取义之勇,包拯这个不怕死的,难道不是吗?范仲淹那个鞠躬尽瘁的难道不是吗?狄青不是吗?甚至韩琦在他心中,多少也是这般人物。
  
      当皇帝的赵祯,其实并不在乎谁有什么正直的品性,可以说是赵祯觉得满朝文武都是这般人物,不是这般人物,赵祯又岂会让这些人升官进爵?
  
      兴许还可以说,赵祯是年纪大了,活通透了。对人对事,看通透之后,就越发不在意什么了不得的品性了。哪个臣子在他面前,不是那为国尽忠之辈?一个比一个忠心,一个比一个更忠心。在年纪大的人心中,这些东西,他岂能真的一点都看不通透?
  
      但是如今的甘奇,就不一样了,是真有那治国之能力,直白一点说,此时的甘奇,在赵祯心中,变成了一个有能力的人。
  
      这就很重要了,对于公司的董事长而言,管理层的品德是其一,能力有时候还在品德之上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甘奇,在赵祯心中,已然有资格当这个公司的管理层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陛下教诲。”此时的甘奇,心中也是欣喜的,这个时代,要说靠山后台什么的,面前这位董事长,才是最大的靠山,简在帝心的好处,不用多说。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在皇帝面前露个脸而挖空心思去想方设法,比如那文彦博。更不知多少人即便挖空心思了,一辈子还是没有把这个脸露出来。
  
      甘奇,二十不满,功名没有,却能的皇帝亲自召见奏对,还能让皇帝亲自开口关心他考学之事,这个起步,已然比任何人都要高了。
  
      赵祯忽然转头想了一些什么,然后开口说道:“此番赈灾之事,你居功甚伟,为朝廷立下如此功劳,朕有意赐你一个同进士出身,把你直接调到三司去办差,如何?”
  
      什么叫赐一个同进士出身?意思就是考都不用考,皇帝直接发个进士,这种事情极少,但也不是没有,比如北宋末期的蔡京之子蔡攸。这种事情在开国之初多有,在北宋末年也多有,但是在北宋中期,几乎是没有的。
  
      赵祯为何说出这一语,是真要如此赏赐甘奇的救灾功劳?非也。
  
      而是赵祯还是把年纪轻轻的甘奇看轻了,赵祯还在试探这个年轻人的秉性。老人家,把年轻人看轻了,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只见甘奇拱手:“陛下,学生万万受不得如此封赏,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,学生若是受得陛下如此封赏,必是学生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。”
  
      赵祯闻言自然大喜,桌案一拍:“好,好一个君子以自强不息,读书人就该如此,来日朝堂之上,也该如此。你去吧,礼部马上就要召贡举,朕当在大殿之上等着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再拜陛下!学生定然不负陛下所望。”甘奇拜下,躬身后退,一直走到门口方才转身。这也是礼节,屁股是不能对着皇帝的,在皇帝面前,可不能转身而走,只能正面对着皇帝,后退而出。
  
      出得皇城,甘奇脸上也起了笑意,甘奇经营的政治资本,这就算初见成效了。比那文彦博给张贵妃送蜀锦的手段,不知高明了多少倍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甘奇,才算得上真正的简在帝心,董事长要提拔他,这谁还挡得住?甘奇一路直接出城而去,这个时候,就当稍稍庆祝一下了,去樊楼是不太合适的,回老宅里,正好。
  
      几日不见甘奇的张淑媛,见得甘奇回来了,当真喜出望外,酒菜准备都亲自上阵,切菜烧油,忙得不亦乐乎。
  
      真香小姑娘春喜,见了礼就跑到的井边,拉起一个冰镇好的大西瓜,还与甘奇说道:“先生,姐姐每日在这井中镇着西瓜,还每日都要镇一个新鲜的,就等先生来,今日总算是等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速速去切来,与你姐姐送一半去。”甘奇落座宅院中间,倒是惬意非常。
  
      忽然甘霸奔了进来,开口喊道:“大哥,大哥,你快随我往后山去看看吧,后山一个泉眼,以往都出凉水,今日不知为何出起了热水,书院工地都停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闻言,站起身来,问道:“什么玩意?泉眼出热水了?开封这地界,还有天然温泉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