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赶着懒驴去上磨

第二百八十四章 赶着懒驴去上磨

    两万多册书,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概念?
  
      明朝皇家编修的《永乐大典》,一共不过收录了一万多册书籍。清朝的四库全书,也不过三万多册书籍。
  
      甘奇的老爹也吹嘘自己家中藏书破万卷,堆得到处都是,但真要认真计算起来,哪里真能有一万本书?这个万卷书籍,更像是一个用来表示书籍很多的虚词。
  
      而胡瑗,那是实打实有两万多册藏书在家。而且甘奇老爹的藏书质量,与胡瑗也不能比,胡瑗甚至有许多上古书籍,珍贵的孤本书籍,甚至还有许多历代名家大儒亲笔注释过的书籍,有些书,甚至一本都能卖上天价。
  
      更是因为如此,老大儒胡瑗的衣钵传人,才如此重要,六十五岁了,遇人无数,胡瑗都没有说过要把家中藏书传与谁人的话语。
  
      可见胡瑗对甘奇是如何看重。
  
      这个事情有些大了,甘奇何曾想过自己不过是胡扯了几句知行合一、儒家本质,胡瑗就要把衣钵都传给他?
  
      胡瑗,何等人物?那是胡子,死后要与孔子孟子放在一起受世人香火的人物,后人都会在他的牌位之后恭恭敬敬称一声“先儒胡子”。这种人到底什么地位?天下之师也,子孙万代之师也。包括皇帝。
  
      甘奇若是成了胡子的衣钵传人,那就等于光环直接就笼罩全身,大儒之名立马附体,出门而去,人人躬身行礼,口称先生。甚至以后在说什么学问的问题,有人争辩,有人辩论,甘奇就是那个一锤定音的裁判,甘奇之言,几乎就与圣人之言差不得多少了。
  
      好处太多太多。
  
      但是问题也太多太多,因为那两万多册书,胡瑗是读透了,甘奇他压根就没看过几本。
  
      这种事情,忽悠得了一时,如何能忽悠一世?想要变成“子”,想要让自己的话语成为权威,那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,靠忽悠?那就是异想天开。只会落得个名声扫地,成为笑柄。
  
      胡子衣钵,接受得好,那就是时代的精神领袖。接受得不好,那就是万人唾弃,还谈什么做官?
  
      甘奇知道事情轻重,连忙说道:“先生万万不可如此啊,学生何德何能,这两万多册书籍,还有先生的口义与著作手记,学生万万不敢受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不敢受,你是懒,懒惰而已。懒惰者,岂能有出息?继往圣之绝学,这话也是你说的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何其艰难?老夫这一辈子,都只是想继往圣之绝学,却也没有继承到万一,你身为后辈学子,既然立下大志,那就更应该终身勤求索,一刻都不得懈怠。”胡瑗语气有些严肃,表情也不太好看。
  
      事情是真闹大了。
  
      “学生当真受之有愧,学生胸中只有点墨,书也读得不多,哪里敢受得先生如此重托厚望?学生惭愧。”甘奇知道,这事情,他玩不转,来不了,干不下去。若真强行去干,后果就摆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这不是在剧院里给学生讲管理学那么简单的事情,这是要给全天下的人去说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榖梁传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孟子》……
  
      而且是权威发布,任何学问上的问题,任何儒家的理论,都要集中到这个身份上来。真正的大儒,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  
      胡瑗陡然大怒,指着甘奇:“你你你……书读得不多,所以老夫才把一辈子的书都传给你,让你多读,让你多思。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先生息怒,学生年少,承担不下如此重任。”甘奇只能一个劲的推辞。
  
      但是胡瑗又岂能放过甘奇:“年少则勤学,心虚则深思,人生漫漫,老夫如你这般年纪,还在栖真观求学,十年不出,籍籍无名,老夫四十岁,也不过还在苏州当个讲学教师,你年不满二十,日子还长,只要努力,何愁不能通达大道?”
  
      这是逼着懒驴上磨啊!
  
      两万多册历代经典,不是要看,而是要通晓,要研究透,还得与人解惑。
  
      甘奇长长叹了一口气,老头一根筋铁了心了,怎么办?以往甘奇到处追求政治资本,沽名钓誉,舍生取义之勇,满腹经纶之名,才华绝顶之姿,都沽到手了,弄到手的这一切,也直接导致了甘奇此时的困境。胡瑗为何如此看好甘奇?沽了名钓了誉,还能跑得了?难道找个庙宇道观出家?
  
      有多大能力的人,就要负多大责任,有多大的权利,就要承担多大的义务。这是社会规律中的必然!
  
      怎么办?甘奇在思考。
  
      胡瑗铁着脸,站在门口,不说话。他心中也气愤非常,甘奇在他心中不是那不可教的孺子,甘奇却偏偏要当那个不可雕的朽木。胡瑗岂能不气?
  
      拖一拖吧,拖字诀,在任何不能解决的事情上面,这一招总是最省力的。甘奇开口:“先生身体康泰,此时怎么说起这些不吉利的事情,先生一生治学,再活个十几二十年不在话下,待得那时候,学生也三四十岁了,想来学问也有长进,再来继承先生衣钵,当是不差的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是真这么想,胡大佬,您一定多活一活,活个八九十岁最好。
  
      甘奇这一语,胡瑗听了之后,面色好看许多,开口说道:“活个十几二十年,老夫不敢妄想,但是你我说好,有那一日的时候,老夫衣钵,你当继承下去,发扬开来,不枉圣人教诲。”
  
      “学生一定不敢教先生失望。”甘奇恭敬答道。
  
      奈何甘奇却不知,胡瑗的寿命,其实也快走到尽头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胡瑗认真一语。
  
      甘奇心虚,不敢答那一句“一言为定”,只是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胡瑗大喜,大手一挥:“走,给你说亲去。就说你是老夫亲传弟子,衣钵传人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挤了一个笑脸,后悔不已,后悔不该来找胡瑗当这么个媒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