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九十章 甘奇座下猛将初显威

第二百九十章 甘奇座下猛将初显威

果然,京华时报头版头条,甘道坚中举,解试末尾。
  
  把事情大概报道了一遍之后,还附了甘奇文章《制度强国论》。
  
  “快快快,拿给我看看……”
  
  “稍后稍后,待得先看完再说。”
  
  “那你读,读出来与我等听听……”
  
  “唉……那我就从甘道坚文章这里读吧,秦居崤函,据雍州,周室牧马之所也。民寡地贫,匈奴窥伺于外,六国合纵于内,腹背皆敌,何以自强而能统*……”
  
  那个刚才与甘正争辩的学生,此时正准备负气而走,便是知道自己今日丢了脸,再待下去,更是要被众人拿来取笑,所以只有一走了之了,他已然起身走出了几步,此时听得有人在读甘奇的文章,脚步一止,侧耳在听。
  
  不知何时,满场声音皆止,唯余读文之声,连台前的乐音,都被人叫停了。
  
  此时刘几也把报纸买了回来,甘正也拿在手中在看。
  
  刘几也把头凑过来在看。
  
  然后刘几脸开始黑起来了。
  
  甘正的脸也开始黑了起来。
  
  “……秦处中原之外,不及三晋之膏腴,不及楚魏之富庶,开蜀变法,逐匈奴,败连横,坑赵士,一统寰宇,何也?制度也!虽有不仁,犹尽严苛,后世多诟之,却也有其独到之处,六国皆不及也,成败一举,安能一无是处?强秦如此,如今如何?”
  
  这是甘奇文章的结尾,其实只表达了一个意思,如今都在说秦国严苛,不把人当人,暴秦二世而亡,是罪有应得。但是秦国能胜过六国?难道真就没有他的可取之处吗?如今要想强国,是不是也该把他的可取之处拿来学一学?
  
  可取之处在哪里?就在甘奇文章的中间,详细阐述了秦国是如何把国家打造成一个战争机器的,是如何把所有资源集中在一起抵御强敌的,是如何发展生产力的,是如何对待军人的,是如何对待那些国内传统的贵族阶级的……
  
  这就是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,有别于其他国家的制度体系。
  
  文章读完了。
  
  满场鸦雀无声!
  
  那个已经要起身离开的学生,此时竟然把头一扬,又坐回了座位。
  
  没人说话了吗?
  
  他说话了:“哼哼……解试末尾……这开封府,这汴梁城,如今是大不同了,国士辈出啊,硬生生把我家先生给挤到了末尾。国之大幸啊……哈哈……”
  
  所有人面面相觑。
  
  这样的文章,这般的见地?解试末尾?
  
  疑问写在一张一张脸上。
  
  终于也有人开口说了一语:“不该啊?此文不该是末尾啊?若是此文都在末尾了,那头前那些人,当是何等文章?”
  
  “说得也是,要说此文,放在前几年,案首解元,我也是信服的,怎么今年就排在了末尾呢?难道我开封府,当真一个个有国士之姿?”
  
  终于有人说了句公道话,甘奇的学生激动不已,起来就大声说道:“我家甘先生,乃国士之姿,此篇《强国论》,不仅对秦国体系说得透彻非常,更能发人深省,有理有据,一气呵成,敢问在场诸位,何人能及?”
  
  无人答话。
  
  他又再问:“敢问在场诸位,何人敢说自己能及得上我家先生?”
  
  这话看起来是在问在场众人的,其实他就是在问甘正的,打的就是进士甘正的脸。
  
  依旧无人回答。
  
  他越发自信,竟然直接走向甘正,开口问道:“敢问这位枢密院编修,你有何高论,可敢当场说来与众人听听?”
  
  甘奇面黑如水,看着这个小小学生,答道:“竖子安敢不知尊卑高下,竟敢与本官如此说话?此文当真就是甘道坚所写?你回去问问他,他敢不敢承认?若是如此文章,又岂能是最后一名?莫不是他帖经墨义一题不会做?所以抄得此文,堪堪中了个最后一名?”
  
  “你你你……你巧言善辩,我先生高论在此,诸位皆已读之,便是这一篇强国之论,已然尽显我先生国士之才,你竟然还敢在此污我先生清白,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?”小小学生,自信了,甘奇这一篇文章,给他了莫大的自信,即便是面对新科进士,朝廷命官,他也敢与之当面争辩,甚至出言不逊,要想被人尊重,首先也要知道尊重别人。刚才无能,让先生受辱却不可奈何,此时岂还能不据理力争?
  
  众人当场,枢密院编修甘正被一个无名之辈如此喝骂,已然颜面扫地,气得七窍生烟,抬手怒指而去,开口喊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一个后进末学,安敢在此谩骂朝廷命官,大胆!”
  
  刚才一直是甘奇的学生“你你你”,如今甘正也开始“你你你”了。文人就是如此,若是来两个浑汉,哪里还用得着你你你,只怕早已“去你妈的”,然后干起来了。
  
  却是那无名之辈,毫不畏惧,也是抬手一指:“今日多少才俊在场,是非公道,自在人心,你一个进士出身,朝廷命官,不见高论服人,无辩文之识,不知谦虚之道,屡屡出言辱我先生,实乃不知天高地厚,即便身居朝堂,想来也不过尸位素餐之辈,无德无才之犬,安敢在此狺狺狂吠!”
  
  这也是个暴躁小哥,不知是不是学了甘奇“舍生取义”之勇,刚才人前受辱,差点仓惶而逃,而今发泄而出,指着朝廷命官破口大骂,骂得是文采斐然,不愧是甘奇甘道坚的学生。
  
  小哥就一个意思,你牛逼,有种你也说上一番跟我先生一样的高论出来,说不出来?老子骂死你个狗日的,骂不死你,解不了气。什么朝廷命官,有种把我抓去坐牢。
  
  坐牢?坐牢老子也怕,我先生就是坐牢出身的。坐完牢,老子也来个声名鹊起。
  
  “你你你……大胆狂徒,大胆狂徒,放肆小贼……不知尊卑之贼!”甘正除了抖威风,还能如何?难道上前去打一架?若不是顾着身份,甘正当真要上去甩他两巴掌。
  
  “无能唯有狂怒,辱人者,人辱之。你不尊我先生之名,我又岂会尊你是前辈?若是朝廷官员,人人皆如你这般,谈何家国?若是朝廷官员,人人皆如我先生这般大才,谏言谏策,为国为民,何愁家国不兴?”小哥得理,更不饶人。
  
  再看左右之人,看着骂战,皆是目瞪口呆,那甘道坚的学生,呃……着实厉害,不愧是写出这篇强国论的甘道坚的学生。
  
  甘正气得往前几步走去,几乎真要动手打人了。
  
  刘几连忙追去,拉住甘正,打人是打不得的,圣人子弟,岂能如乡野村夫一般在公众场合满地斗殴?这要传出去,那还当什么官?
  
  “端念端念,不必与后辈置气,走走走,咱们不与之一般见识,换个地方,好好喝酒,即将上任为官了,不必与一个小小学生纠缠不休。”刘几苦口婆心劝着,使劲拉着甘正往门口走去。
  
  甘正不知道是愿意离开呢?还是没有刘几的力气大,果真被刘几拉得连连后退,口中还有话语:“无知小辈,不知是非,见识浅薄,无礼至极,也不怕众人笑话,除了牙尖口利,一无是处,如此浅薄之辈,乡野村夫一般的人,一辈子也不可能在东华门外唱得大名。”
  
  一边说着,刘几一边使出全身力气在拉拽,说着说着,已然就要到得门口。
  
  出门之后,甘正怒气未消,与刘几说道:“伯寿兄,你拉我作甚?”
  
  “端念,罢了罢了,不值当不值当。”
  
  “气煞我也,当真是气煞我也!乡野匹夫,乡野匹夫之徒!”甘正骂骂咧咧。
  
  却听得门内还有那乡野匹夫大声骂道:“此贼为官,必为奸佞,谏院之囚也!”
  
  门口刘几,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:“走走走,端念不必气愤,咱们走,吃酒去吃酒去。”
  
  还听得门内有人说道:“这位兄台,不必再骂了,人都已经走了。”
  
  暴躁小哥携大胜之势,昂首挺胸,左右拱手:“诸位才俊当面,非我要与之结怨,实乃仗势欺人,欺人太甚,若其只是辱了在下,在下忍上一忍,也是无妨。此贼偏偏辱了我家先生,骂了我的恩师,我岂能不拍案而起,与之誓不甘休!”
  
  是非对错,自然是在人心的。
  
  却见一人起身,拿着酒杯,上前一礼,问道:“敢问兄台尊姓大名?”
  
  “不敢,在下甘先生门下李定李资深,见过!”小哥李定,字资深,其实年纪不小,还要大甘奇两岁。历史上,他将来会是神宗座下喷子头领。
  
  “能结识李兄台,三生有幸,三生有幸,请满饮此杯。”
  
  李小哥哪里还等,立马抬杯一饮而尽,今日当真畅快非常。
  
  “李兄弟,再饮一杯!”
  
  “不必客气,称我一声资深就可以了,请。”大杀四方的李小哥,又饮一杯。
  
  “好好,资深客气,想来资深还不知晓,刚才那人名唤甘正,其字端念,听说与你家甘先生是同族之人。”
  
  暴躁小哥更气,大骂道:“同族攻讦,狼心狗肺之徒!”
  
  此时甘奇兴许还不知道,他座下即将出现一员喷中猛将,深得真传!
  
  (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