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帝师与帝师的老师

第二百九十三章 帝师与帝师的老师

老岳父看女婿,越看越满意。Ww.co
  
  胡瑗与老王爷相谈甚欢,也是因为两人谈了好多次了,这一次就是来过书定亲的,婚书也早已写好,双方寒暄几番,就该动笔去签约了。
  
  签约完成,万事大吉,老头胡瑗拱手不断恭喜,老王爷笑得合不拢嘴,还有赵宗实赵宗汉等人在旁,皆大欢喜。
  
  胡老头不忘刚才之事,还说道:“老王爷,我还想见一见你家小姑娘,好好与之嘱咐一些事情,不知?”
  
  “这有何难,这边请,本王随你一起去,如今她就算是甘家的人了,身为父亲,当也该与之嘱咐一番。”老王爷起身带路,左右还有人上来要去搀扶,却被消瘦的赵允让挥退了,他自己拄着一个拐杖,慢慢往后院而去。
  
  甘奇真是头大,莫不是要娶一个管家婆回去?每日盯着自己头悬梁锥刺股?
  
  赵宗实已然上前,开口说道:“道坚啊,今日你来得正好,头前你我约定过一件事情的,今日就一并完成了。”
  
  “兄长所言何事?”甘奇有些心思不在。
  
  “你倒是给忘记了不成?答应的事情,可不能忘记了。”赵宗实说完,往外一招手,喊道:“来人呐,把仲针就过来。”
  
  甘奇便也想起来了,连忙说道:“哦,此事啊,没忘没忘,此事如何能忘呢?”
  
  什么事情?就是赵宗实长子赵仲针拜甘奇为师的事情。
  
  已经十岁多的小仲针,蹦蹦跳跳就来了,赵宗实呵斥一语:“先生当面,不知收敛,蹦蹦跳跳,成何体统?”
  
  小针针同学吓得一跳,苦着脸,连连作揖,一个一个拜见在场之人。
  
  甘奇做了个好人,摆手说道:“小孩子而已,不必如此严苛,跳脱一些,显得聪慧。”
  
  赵宗实连忙点头:“先生说得对,我儿最是聪慧,聪慧得紧。但就是性子不定,当严加管教。”
  
  “孩童本该如此,大一些自然就沉稳了,兄长不必担忧。”甘奇又道。
  
  这是个套路吗?
  
  是套路。
  
  因为小针针再看甘奇,已然一脸的感激之情。
  
  这是赵宗实的套路,给甘奇做个好人,让小针针喜欢甘奇。赵宗实大概不知道,这位小同学本就很喜欢甘奇。
  
  “仲针,给先生敬茶,好好拜见先生,往后甘先生就是你一辈子的座师了。”赵宗实开口吩咐。
  
  茶早已来,赵仲针带着刚才对甘奇的感激之情,接过茶,口中却喃喃一语:“还是姑父好。”
  
  “嗯?”赵宗实虎目一瞪。
  
  小针针连忙双膝跪地,茶水敬上,口中大呼:“先生请喝茶!”
  
  甘奇拍了拍小针针的头,接过茶水,饮了一口,笑道:“好孩子,快起来吧。”
  
  小针针爬了起来,看了看赵宗实,见得赵宗实没说话,便想往厅外退去……大概是想去玩。
  
  “站住。”赵宗实岂能不知自己儿子那点小心思,叫住了他之后,赵宗实又与甘奇笑道:“道坚啊,此子顽劣不堪,家中又多是女眷,宠爱有加,放在家中怕是教不好。还劳烦道坚多多管教,今日便带回去,一个月只准他回来两三次即可。”
  
  这是什么意思?把儿子交给甘奇了?一个月只准回来两三次?
  
  甘奇刚才还有点小激动,为何?因为过不得几年,甘奇就有一个“帝师”之名,皇帝的老师,这是个大光环。
  
  此时突然要帮别人养儿子,这就有点考验人了,甘奇从来就没有养过小孩。
  
  一旁的赵宗汉也说道:“道坚,十三哥说得是,这小家伙顽劣得紧,得离开这座大院,出去好好受点苦,严加管教,好好读书,方可成才。”
  
  甘奇看了看小针针,原本还以为这小家伙要被赶出家门,应该是哭天喊地、满地打滚,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是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。
  
  爹娘都不要你了,你还高兴?
  
  这是什么小孩?
  
  还有这种小孩?
  
  甘奇咬咬牙,说道:“嗯,待我把他带回家,定要严加管教。”
  
  “多谢道坚!”赵宗实大礼一拜。
  
  教导未来的皇帝,这件事情很重要,对甘奇而言,更为重要。未来的事情,有很多,甘奇想做的事情,也有很多。
  
  也有许多捷径,比如给皇帝灌输一些不同的思想,这就是捷径。把一个皇帝教导成甘奇想要的样子,虽然任重而道远,但是对于未来许多事情而言,那就极为省力了,事半功倍。
  
  这就是甘奇会轻松答应赵宗实的原因所在。
  
  甘奇答应了,赵宗实起身,一手提着小针针的脖子,便往外走,口中还道:“走,回去收拾东西,叫你娘亲把行礼都收拾妥当,赶紧滚蛋。”
  
  小针针不用赵宗实去拉,脚步跑得比赵宗实还快,只是命运的脖颈,被赵宗实卡得紧紧,想走快一些都走不了,一腔的激动,无出散发,开口大喊:“爹,你快些走啊,别让甘先生等着急了。”
  
  赵宗实心中莫名愿意一疼,扼住小针针命运脖颈的手,越发用力几分,说道:“到得先生家中,没有了你娘亲宠着你,有你好苦头吃。”
  
  看着父子二人的背影,赵宗汉嘿嘿在笑:“道坚,当好好管教,该打就打,该骂就骂,不打不骂成不了才。”
  
  甘奇也点头笑着,却说道:“胡先生怎么还没有出来?这也不知是有多少话要说。”
  
  还有一语没有说话:可别真正把我老婆给教坏了。
  
  要说这胡老头也是真啰嗦,连小针针都带着大包小包会到客厅了,他还没有回来。
  
  高皇后,小名高滔滔,大名正仪,是个大美人,此时还不能称之为皇后,因为如今他老公赵宗实还没有登基。这是个奇女子,以后小针针登基的时候,她会垂帘听政一段时间,司马光就是靠着这个女子上台的,也是她让王安石滚蛋的,那个时期的新旧之争,这个女子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  
  这个女子就是小针针的亲娘,正在甘奇面前,抱着小针针一通的哭。
  
  小针针还出言安慰老娘:“娘,你就别哭啊,孩儿是到先生家去学本事的,先生最有本事了,孩儿都去学来,学好之后就回家了。”
  
  赵宗实也皱着眉头说道:“哭哭啼啼,像个什么样子,平白让先生笑话了,回去,回房里去。”
  
  高滔滔被丈夫呵斥了几句,抹着眼泪走到甘奇面前福了一礼,说道:“一切就拜托先生了!”
  
  甘奇也回了一礼:“嫂嫂客气了,嫂嫂不必担忧,我定会待他极好的。”
  
  “拜谢先生。”高滔滔再一礼,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,然后抹着眼泪依依不舍而去。
  
  此时胡瑗才回到客厅,皆大欢喜之后,带着甘奇与赵仲针出门而去。
  
  一上车,不满十一岁的小针针原形毕露,也不管胡瑗在一旁,直接在车厢内蹦跳而起,开口说道:“甘先生,那个故事你快讲讲,孙猴子的故事。”
  
  甘奇抬手就打在了小针针的屁股之上,开口呵斥:“不得无礼,坐好!”
  
  小针针挨了打,一脸的委屈看着甘奇,又看了看胡瑗,撇着嘴说道:“原道先生最好,随先生去必然比家中好玩,没想到先生竟然也动手打人的。”
  
  甘奇笑笑不答。
  
  一旁的胡瑗皱眉说道:“道坚,此子颇为顽劣,当严加管教。”
  
  甘奇听得老师的话语,抬手又给小针针的屁股来了一记,呵斥道:“还不坐好?”
  
  小针针不情不愿坐回原位,嘟囔一语:“我想回家。”
  
  “回家?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,我家里人刚好没有孩子,少了一些乐趣。你来得正好,先生我人又好,学识又多,说话也好听,手打人也不会很痛,你若是不好好读书,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家,只能在我家中勉强过过日子。”甘奇咧着嘴笑道。
  
  小针针眼眶里的泪水喷涌而出。
  
  一旁的胡瑗忽然说道:“道坚,你自己也要好好读书,老夫最看重的就是你,老夫家中的书,这几日当再给你送一车去,你这一辈子,定要好好治学,如此才不枉此生。”
  
  甘奇眼眶里的泪水,忍了忍,还好忍住了,没有喷涌而出。
  
  (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