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大儒之野望,甘子之宏愿

第二百九十四章 大儒之野望,甘子之宏愿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亲事定下了,拜堂之日还有大半个月时间。
  
  胡瑗又给甘奇送来的两大车的书,还送来一副亲笔大字,甚至都是裱好了再送来的。
  
  甘奇唯有先把字挂在书房最显眼的地方,这幅字倒是熟悉,上书: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  
  看着这幅字,甘奇是苦笑不已,曾几何时,甘奇读书的年代,似乎家中书房之内也有这么一副字。这两句话,是唐宋八大家之韩愈留下的,真正是传颂一千多年,诲人不倦。
  
  书山学海,甘奇泪两行。
  
  还有个小伙子在一旁叽叽喳喳,甘奇指着那幅字说道:“仲针,读一遍。”
  
  叽叽喳喳的小仲针,刚才在院中看周侗练武,起了兴趣,所以正在与甘奇说练武之事,哪知道甘奇丝毫也不理会,开口就让仲针读书。
  
  小针针抬头看了一眼,然后读道:“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先生什么时候教我练武啊?”
  
  甘奇点点头,这就算是考教了,看看十岁出头的赵仲针底子如何,也算不错,这两行字都能认识,甘奇说道:“练武是要练的,每日早起读书,上午两个时辰,下午两个时辰,待得先生我考教一二,读得不错,傍晚可以练武。”
  
  “先生,能不能早起练武,上午两个时辰,下午与傍晚读书?”小孩子心性,一静不如一动,宁愿汗流浃背,不愿静坐苦读。
  
  “不行,书读不好,还练什么武?”甘先生极为严厉。
  
  小针针撇着嘴,无可奈何。
  
  “好好读书,先生我出门有事去了,今日读《大学》,下午先生回来考教。”甘奇已然起身,准备出门。
  
  小针针见得甘奇叫他一读就是八个小时,自己去出门去潇洒,连忙说道:“先生,胡师公可是也教你认真读书的呢,送来这么多书,先生不读吗?”
  
  “这倒霉孩子?你是先生还是我先生?老子读不读书关你屁事,讨打?”甘奇没好气说道。
  
  小针针两眼含泪:“我要回家。”
  
  甘奇已然走到书房门口,大喊一语:“周侗,把书房的门给我守好了,这小子若是逃出去了,拿你是问。”
  
  周侗放下手中的长枪,愣愣一语:“哦!”
  
  甘奇自己出门去浪了。
  
  甘霸跟在身后,听着甘奇头前喃喃之语:“书山有路,学海无涯的,不如出门浪一浪。”
  
  甘霸说道:“大哥,要不要我回去一把火把书房给点了?这样胡先生就怪不到你了,天灾人祸的,这能怪谁去?那两车书也就不用读了。”
  
  甘奇闻言止住了脚步,看了看甘霸,说道:“真没看出来,呆霸你还是天才!”
  
  甘霸嘿嘿在笑:“大哥,我一向都很聪明的,就是大哥更聪明,掩盖我的才华。大哥,你只管去玩,我这就回去,偷偷把书房给烧了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  
  甘奇摇着头,说道:“你要是把书房给烧了,你大哥我,要被人骂一辈子,一辈子都不够人骂的,他妈的要被骂几千年。”
  
  胡子毕生藏书,在甘奇家被烧了,这跟大秦焚书坑儒难道不是一个性质吗?
  
  “大哥,叫他们骂我就是,我让他们骂,骂几辈子都行。”甘霸何其高义?义薄云天。
  
  甘奇叹着气,走在相扑场外的街道之上。
  
  梨园春唱着戏,相扑场内今日是相扑联赛,正是人声鼎沸。街道上人潮如织,各家店铺忙碌非常。
  
  里许之外,土丘两边皆是工地,一边修建温泉酒店,一边修建书院,也是热火朝天。
  
  甘奇这里逛一逛,那里逛一逛,工地也逛一逛,一直走到土丘最高处,忽然感觉身边就差一个女子,若是赵小妹在这里,甘奇当指着自己这诺大的产业,与赵小妹说道:“这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。”
  
  想到这里,甘奇心情大好。当然也只能想一想,江山这个词可用不得,这是要杀头的。
  
  胡瑗如此看重甘奇,这是一种压力,胡瑗的目的也简单,就是要让甘奇继往圣之绝学,把圣人之学发扬光大。
  
  甘奇其实也想继往圣之绝学,因为往圣之绝学,就是这个民族的传承与信仰,是这个民族的血脉,更是这个民族的几千年不可磨灭的基因。
  
 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就是后面那些人继承的不行,瞎几把曲解圣人。从胡瑗这一代之后,继承圣人的那些人,越来越不争气了,若是圣人真的天上有灵,棺材板都要掀起来。
  
  真正圣人在世的时代,圣人出门,也是带着剑的,孔子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,在鲁国当宰相,上台就杀人,杀完还曝尸三日。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,《孔子》《孟子》,通篇来读,都他妈是在教育人怎么成为一个对国家与人民有益的硬汉。
  
  一千多年之后,却把读书人大多教育成了榆木疙瘩,这不是圣人的错,这是子孙的错。是子孙瞎几把弄的错。
  
  春秋战国的君子,那都是硬汉,上马能杀敌,下马能治国。
  
  这往圣之绝学,是可以继一继的,但是想要以自己的言论来重新定义圣人之言论,又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情。
  
  传扬圣贤,需要一个场所,这个场所已然在建了,只是甘奇肚子里的货还有些不够。从古至今的圣贤大儒,想要著书立说,想要传扬学说,都是从讲学开始,不说孔孟,连胡瑗都是这么开始的,四处讲学几十年,到老了方才名冠天下,死后才成为胡子。
  
  那些什么诗词文章,许多人倚仗这些东西也能才名远播、名冠天下,但是那名声与胡瑗这种人的名声比起来,在这个时代而言,终究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  
  胡瑗,某种程度而言,是这个时代的圣人代言人,就好像是宗教里的大祭司或者教皇一样。甚至胡瑗死后,都成了儒家的先师,就好像是修炼成仙了,胡瑗也成了儒家的“神仙”。
  
  成为儒家“神仙”这种事情,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会的,甘奇似乎就有了这个机会。
  
  只是甘奇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在这条路上走一走。
  
  后世之人,许多都抨击儒家,却是这些人都不知道,自己其实就深受儒家的影响,从中国人独有的家庭观念,到中国人独有的国家观念,中国人的团结观念,中国人对婚姻的看法,中国人对子女的看法,子女对父母的看法。
  
  甚至中国人为人处世的一整套体系,社会构成的元素……
  
  还有中国人不一样的道德观念。
  
  这些,都是区别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。儒家,就生在世世代代每一个中国人的骨子里,出生就带来了。
  
  否定儒家,就是否定自己,否定自己在社会上的意义。
  
  儒家有糟粕,但是并不代表儒家不先进,发展之道,乃是去芜存菁之道,糟粕来自时代的局限性,学说也是可以与时俱进的。去除糟粕,发扬精髓,这才是对待儒家该有的正确观念,也是对待这个古老的民族该有的正确观念,更是对待自己祖先智慧结晶的正确观念。
  
  都说中国人没有信仰,大错特错,中国人的信仰,就是祖先的智慧。中国人没有天主保佑,中国人只有祖坟冒青烟。
  
  这就是这个民族的信仰所在。
  
  哪怕是面对世界上的任何挑战,中国人的思维方式,中国人的解决之道,依旧来自祖先智慧的结晶。祖先,是中国人最靠得住的人。因为历史悠久的民族,什么情况都遇见过,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前车之鉴,还有一点,中国人很善于总结思想,这就是智慧的传承。
  
  甘奇站在土丘顶上,想了许多许多,其实依旧还是在想胡瑗送来的那两车书的事情。
  
  这大儒,到底做不做?
  
  报纸是舆论,掌控舆论的好处太多太多。
  
  但是报纸这种舆论,还差得很远,大儒才是真正的舆论,圣人代言,言出法随,成为大儒,那才是掌控了整个时代的舆论导向,掌控整个时代的思想发展。
  
  这大儒,看来还是得做。
  
  什么是儒?儒能出汉唐,也能出宋明,某种程度上说,已然与圣人无关了。
  
  甘奇下了这个决定,抬头看着天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  
  低头,甘奇抬手:“呆霸,这山顶之处,当见一个书库,称之为书馆,建四层,越大越好,请匠人来设计。”
  
  “哦,好的,我明日就去请人来。”呆霸也不知甘奇刚才心中经历了一番什么思想斗争,对他而言,听甘奇的话办事就是了,这一辈子若是能这么过下去,挺好。
  
  甘奇又指着这座土丘另外一边,说道:“这一边,一定留着,不准在盖任何东西了。我有大用。”
  
  甘奇指的这一块地方,是这座土丘最后一块空地了,甘奇留着,真有大用。
  
  既然要去当这么一个大儒,甘奇的方式显然也不同以往那些圣贤,他有他自己的当法。
  
  他要把这个大儒当出自己的风格,当出别样的风采,甘奇要把这个大儒的身份当出花来。
  
  他要引领时代的潮流,引领万世的思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