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天下第一书院

第二百九十七章 天下第一书院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甘奇二十岁了,及冠礼。
  
  胡瑗自然被请来了,来观礼之人无数,甘奇的几百号学生,太学的先生与同学,吴承渥,赵宗汉来了,连赵宗实也来了,还有王安石也准时赶到了。只是包拯没有来,刚刚当上御史中丞的包拯,实在太过忙碌,还亲自带人出城去查探三司使张方平购买巨额产业的事情,所以错过了,来不了,却也派人送来了一封勉励甘奇的信。张方平,要倒霉了。
  
  人生四大礼,开笔礼,婚礼,冠礼,葬礼。开笔礼就是蒙学儿童开始读书的礼节。当然,这是读书人家的讲究,穷苦百姓就没有这么多讲究了,破布包一下头就可以了。
  
  今日可不仅是甘奇的冠礼,更是道坚书院开门的日子,所以甘奇的冠礼也在书院内举行,好几百人参与,也算得上是人山人海。
  
  往后讲学,就不必再用梨园春的剧院了。
  
  甘奇带着众人,从胡瑗亲笔手书的门楼沿着阶梯而上,青石铺就的阶梯与地面,一进一进的大学堂,左右一排一排的学生宿舍,林木花草点缀其中,还有从别处移来的假山景观,回廊与亭台,刷着崭新的朱漆。
  
  胡瑗一边跟着甘奇到处看,还不断发问:“道坚,如此巨大的书院,花费几何啊?”
  
  甘奇笑道:“只为继往圣之绝学,倾家荡产,也在所不惜。”
  
  戏精甘奇,忽悠胡瑗,百试百爽。连带身后一大帮人,都一个个肃然起敬。
  
  胡瑗笑得嘴都合不拢了,一个劲说:“好好好,如此书院,当为汴梁城第一书院也。道坚这求学束脩之礼,可不能太高了。”
  
  “高?先生说笑了,教化之道,岂能说钱?免费入学,一律免费入学,学舍也免费入住,书院里每个月还给学生提供免费的笔墨纸砚。不仅提供免费的笔墨纸砚,连餐食都免费提供。”甘奇大义凛然,胸脯拍得震天响。
  
  胡瑗脚步都停住了,看着甘奇发起了愣,几欲老泪纵横,拍着甘奇的肩膀,连连说道:“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,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呐……”
  
  满场众人,肃然起敬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心情,这甘先生,莫不就是圣人转世不成?
  
  甘奇很是享受眼前这些人的表情,享受了片刻,然后说道:“诸位请看,这第一进学堂,平常里请学院中的学生来此开讲,什么人都可以来听课,只要坐得下,哪怕是山野村夫,也可入学堂听讲,圣人云,有教无类,便是这个道理。这第二进学堂,招收孩童进学,十里八乡,哪里的孩童都可以来进学,不收一钱,吃住皆管。当然,入学得考试,考上的方可在此求学。再往上,便是第三进学堂了,十二岁要大考,考上者,入第三进学堂,备考解试,依旧免费。上方还有第四进学堂,那里便是举子及第之人读书之处,为内院,依旧免费……”
  
  甘奇早已想好了这些东西,免费也有个免费的道理,资源得花在有用之人身上。
  
  胡瑗还有什么话能说?口中只有:“好好好,旁人开学院,要么是族学,只收同族子弟,要么是私学,花费不菲。唯有道坚你,如此大公无私,只为后进学子,当真是好啊,圣贤之道,被人读在口中,唯有你读进了心里……”
  
  胡瑗一个劲在夸,这种事情,是讲学几十年的胡瑗心中的梦想,奈何他没钱,甘奇好像实现了胡瑗实现不了的梦想一般。
  
  “先生,这书院里有些事情,还要请先生多多帮衬。”甘奇要压榨劳动力了。
  
  正在激动的胡瑗,看着这座雄伟的书院,拍着胸脯就道:“只管说来,做得到的不在话下,做不到的,老夫也舍命去做。”
  
  “可不要先生舍命,都是小事。一来是学院里缺教习,先生四处游学几十年,想来认识许多大才之师,还请先生多多引荐。”
  
  胡瑗大手一挥:“好说。汴梁城的好先生,只要老夫认识的,老夫都会亲自上门拜访一趟,江南的,西京洛阳的,老夫也当都去一封亲笔信,定为道坚办妥此事。好教你这书院,成为名副其实的汴梁第一书院,甚至天下第一书院。”
  
  “拜谢先生,学生还有一请。”甘奇又道。
  
  “一并说来。”胡瑗今日,豪气干云。即便甘奇口中没说,胡瑗心中也知道,这座巨大的书院,花费只怕要以十万贯计,学生在此免费上学,还包食宿,每个月的花费更是不菲。甘奇这般举动,大宋近百年,哪里还有他人?
  
  往后谁要敢在胡瑗面前说甘奇道德有亏,别看胡瑗一个名满天下的大儒,他只怕也要亲自举起巴掌去扇那人的大嘴巴子。
  
  “学生在书院最顶上,还建了一处巨大的书馆,准备把家中的藏书全部搬入其中,也想把先生送来的书也放在其中,到时候请学生们抄写几套,以供学生们免费借阅。先生也知晓,这天下学子,不是不好学,多是无所学,一本书往往价值不菲,若是有一个免费借阅经史典籍之处,那才真正是有利天下之事。”图书馆、借书卡什么的,后世哪里都有。但是这个时代,没有。
  
  为何没有,就如胡瑗接下来话语所言:“道坚当真不凡呐,所言所行,皆教人敬佩。即便是老夫,游学几十年,得了好书,也多是藏在家中,从未去想过要与何人分享,直到如今老了,才看开许多。想起以往,当真是有敝帚自珍之嫌,惭愧惭愧啊。往后老夫家中的藏书,都是要送给你的,原本想让你好好珍藏,好好研读,传承下去,而今看来,你这书馆,不知比老夫所想高明了多少。有学生如此,老夫死也瞑目了。”
  
  学问之道,即便是胡瑗这般的大儒,也不能免俗。其实就是愿意自己比别人知道得多,懂得多,这也是胡瑗能成为大儒,而别人不能成为大儒的原因。敝帚自珍,是胡瑗下意识去做的事情。
  
  说白了,胡瑗那满屋子的经史典籍,就是胡瑗的武功秘籍,是胡瑗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倚仗。
  
  而今,甘奇要把武功秘籍都公开了。若是放在十年前,胡瑗必然不愿意,而今六十好几了,胡瑗才真正看得开一些。
  
  胡瑗成为大儒,靠的是几十年游学讲学,靠的是孜孜不倦的苦读,靠的是口沫横飞的教授。
  
  甘奇,要走另外一条大儒之路。靠的是这座书院,靠的是图书馆,当然也还要靠甘奇自己的真才实学,这一点是绕不开的,头悬梁锥刺股还是少不了。甘奇的捷径,是让自己不必去用几十年的时间慢慢积累名声。二十多岁的大儒,甘奇要开古今之先河。
  
  上到山顶,那座巨大的书馆,还只是打了一个地基,胡瑗看着这座书馆,已然老泪纵横。
  
  冠礼之上,甘奇大拜天地,再拜胡瑗。
  
  胡瑗亲自给甘奇戴上冠帽,从此,甘奇再受人先生大礼,就可以心安理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