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章 父母之爱子,则为其计深远

第三百章 父母之爱子,则为其计深远

甘奇洞房花烛夜的事情,老祝也看不见,就不一一赘述了,只能凭借想象,自己脑补一下,这样子。
  
  第二天大早,日上三竿,甘奇起床吃早饭,饭桌之上,吴巧儿坐在甘奇左边,张淑媛坐在甘奇右边,还有春喜站在一旁,如今这个家,算是热闹起来了,人丁也会慢慢兴旺起来,具体人丁会兴旺到什么地步,这就得看甘奇的努力程度了。
  
  赵小妹并未出来吃饭,是由吴巧儿亲自送到主厢房之中。甘奇家中并无长辈,否则赵小妹即便身体有恙,也得早起去拜见长辈。
  
  过几日,甘奇还要带赵小妹回门,回到王府去做客,到时候大概又是一顿老酒,实在是王府里的男人太多了,赵允让这一辈子竟然能生出二十多个儿子,算得上是男人中的极品。
  
  活成赵允让这样子,大概是所有男人的梦想,地位不凡,所有人的尊敬他,还有权柄,又有豪富,而且……年轻时候花丛中过,身体还这么好。又没有什么繁重的公事劳累,一生潇洒。
  
  真要这么论起来,当皇帝的赵祯,这一辈子远远不如当王爷的赵允让活得值得。
  
  今日甘奇家还真没有什么客人,连甘霸都没有过来。
  
  快到中午的时候,却来了客人,这个客人还是甘奇没有想到之人,甘三爷。
  
  甘三爷在厅前落座,吴巧儿可没有好脸色,端茶倒水都有些不乐意。
  
  不过甘奇倒是脸色不错,对三爷并不怠慢。
  
  “不知三爷今日上门,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三爷难得露出了一个笑意,开口说道:“倒也无甚要紧事情,只是听闻你中了解元,所以也该来庆贺一下,你也别怪三爷来得晚,实在是这个消息一直没有收到,头前才刚刚听人说起,说开封府头前贴了新告示。你也算为我们甘家争了光,三爷如何也要来为你庆贺一番。”
  
  “三爷客气了,一个解元算不得什么,来日若是能考中进士,才值得庆贺。”甘奇倒也谦虚。
  
  甘三爷长叹一声,说道:“以往啊,只为你可惜,小时候你聪慧得紧,读书也不差,后来半大了,有些不懂事了,学业荒废不少,而今长大了,却也知道迷途知返,也让三爷甚是欣慰,你父亲在九泉之下,也该是瞑目的。”
  
  甘奇觉得今日三爷有些不对劲,怎么忽然与自己说起了这些话语?不过想一想,甘三爷这一辈子,虽然是个迂腐之人,但是真要说起来,对甘家大族来说,还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甚至也给不少村中的富户孩童当过启蒙先生,虽然以往有些冲突,但是甘奇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。
  
  甘三爷这算是主动来示好了,甘奇如今也是及冠的成人了,倒也没有必要与个老头过不去。
  
  所以甘奇笑道:“三爷,还记得小时候,你老也多有劝诫,只怨我小时候不懂事,还要多谢三爷啊。”
  
  甘三爷见得甘奇如此回复,多了几分笑容,答道:“都是同族之人,你我之间就不必客气了,也希望以后你与正儿能多多亲近,咱们这一支,许多年没有出过进士了,难得到你们这一辈,出得两个有才之人,如今三爷我在远近几十里地,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昔日邻近那些村子里的老人们见了我,那也是敬重有加,如今咱们甘家这一支,从此就算是出人头地了。”
  
  与甘正多亲近,甘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却还是保持着笑脸,答道:“只愿咱们这一支越来越好,人人安居乐业,孩童们读书进学都能争气。”
  
  “嗯,昨日你成亲大喜,也见得御史中丞包相公亲自来为你庆贺,还有那一位听说是三司衙门的判官,还有太学里的胡先生,道坚你现在是交际广泛。只可惜我家正儿,以往读书的时候只知埋头苦读,如今中了进士,进了官场,没有那些门路,在枢密院里做一个编修,也不知哪一日能熬得出头。还望你们兄弟真正亲近起来,互相扶持着,官场不比其他,唯有同心协力,往后才能共同进步。三爷我也希望能看到你们兄弟俩来日出将入相,光宗耀祖。”三爷终于把今日来的目的说出来了。虽然说得隐晦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意思。
  
  当父母的,就是这样,为了子女,什么事情都能做。真要说甘三爷如何看重甘奇,那肯定也不至于,甘三爷是看重了昨日甘奇婚礼上出现的那些人物,以往甘三爷只是听说甘奇攀附上了权贵的门槛,如今是眼见为实了,不仅眼见为实,而且更看得出来包拯胡瑗等人对甘奇很是看重,还有那三司衙门的判官王安石,更是与甘奇关系甚好,不是那种攀附的上下关系。
  
  昨日早早就回家的甘三爷,心中是多少纠结,经历了多少思想斗争,这是外人不知道的。今日真要上门来与甘奇说这么一番话,甘三爷也实在不容易。
  
 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?为了儿子,求人又算得了什么?何况三爷今日也没有说出什么求人的话语。
  
  人老了,把面子看得很重,其实也往往把面子这种东西看得很透。
  
  甘奇听着甘三爷的话语,其实是感动的,为了儿子,三爷这算是在低头了。
  
  甘奇不是那种得意忘形的人,更不会在此时说什么话语去讽刺这么一个老人家,开口说道:“三爷话语有理,家族团结,才有希望。若是来日我也能东华门外唱了名,有了个一官半职,外人那是终究比不过自家人的。”
  
  三爷闻言很是高兴,他其实做好了被甘奇讽刺的心理准备,年轻人不比老年人,多是血气方刚的,三爷也知道自己对甘奇是有愧疚的,他以往对甘奇家的产业真的起过心思,也是因为当时的甘奇,那真就是街边的混混,族中对甘奇家产起心思的人,也不是一个两个,许多人都是一拍即合的,只是三爷做了那个出头鸟。
  
  为了儿子,三爷来做个和事佬,来求人,被甘奇讽刺一番,三爷做好了准备来忍受几句。但是甘奇并没有讽刺他,这也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  
  三爷大喜说道:“道坚如今是真的长大了,长大成人了,三爷许多事情,心中有愧,道坚也不要见气。三爷此来,是想道坚能帮正儿多多引荐一些人物,如此也能让正儿在官场上有个倚仗,正儿若是走得顺了,以后对道坚你,那也是一大助力。若是有什么花费的,三爷就算是倾家荡产,卖房卖地,也是舍得的。道坚可明白三爷的苦心?三爷也活得几年光景了,这甘家,往后是你们的甘家,三爷只愿甘家好。”
  
  甘三爷说得是语重心长,老了老了,什么东西都是生不来死不带去,只愿甘家好这句话,虽然有私心,但其实说得也不假的。
  
  甘奇看着三爷,却也为难了起来。有些事情,他在这里,又不好说破。不是他甘奇不愿意为这个两千号人口的甘家好,而是甘奇怕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,那位甘编修若是能有甘三爷这份心思,还用等到现在?
  
  甘奇必然早就带着甘正到处跑了,哪一顿酒宴也不会少了甘正。甘奇能带着村中所有人致富,岂会独独去排斥一个甘正?何况甘正还真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考上了进士当了官。
  
  若不是有以往那些冲突,甘奇甚至愿意把甘正当做自己最大的助力,最亲密的心腹。古代的家族,同族子弟,本就是这般,哪怕是刀山火海,也是同族之人最值得信任。比如甘霸,不是因为同族一家,甘霸又岂能对甘奇如此死心塌地?
  
  甘奇叹了叹气,说道:“三爷,你的心思我明白了,但凡有用得上的地方,但凡我能帮上的地方,定然不会推辞。”
  
  三爷慢慢起身,竟然对着甘奇作揖一礼。
  
  甘奇连忙去扶,口中说道:“三爷,你这是做什么呢。我哪里受得住你老这般大礼,这是要折寿的。”
  
  三爷起身说道:“头前正儿等那吏部官缺,就等了好几个月,我那时候就想到你这里来坐坐,却是没有来,当时也怕你不待见我这个老头子,此番来了,才知道道坚是个君子人物,以往我只想着自家儿子如何好,道坚啊,只愿你不记着三爷以往做的那些事,三爷这一礼就值得了。”
  
  “三爷不要说这般话语了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三爷快坐快坐。”甘奇虽然不知道甘三爷心中具体如何想,但是这个老头能说这些话,能鞠这个躬,那还有什么话能说呢?不论三爷是真心实意,还是为了儿子想方设法,甘奇此时,是真的原谅了这个老头,至少原谅了一大半。
  
  “待得这几日,正儿回来了,我就带他上门来见你,咱们好久没有同桌同饮了,我今日就不在你这里多留了,到时候再来讨道坚一杯好酒吃。”三爷兴许自己也有些感动,这份感动来自甘奇。
  
  甘奇送着三爷出门而去,笑着往厢房而回,去看赵小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