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零一章 甘正的人生巅峰

第三百零一章 甘正的人生巅峰

在甘三爷为了儿子的事情去跟甘奇说好话和解的时候,枢密院衙门里,也发生了一件让甘正欣喜万分的事情。
  
  因为枢密院使田况,竟然单独把甘正叫到了班房之内。
  
  一个枢密院第一把手,副宰相,单独见枢密院衙门里的一个文员,这是极其少见的事情。
  
  甘正在去田况班房的路上,紧张得腿脚都在发抖,他到这枢密院来也有一个多月时间了,他还没有亲眼见过田况到底长个什么样子,今日田况忽然要亲自召见他,万分惊喜之外,就是万分紧张了。
  
  禀报之后走进班房的甘正,躬身站得僵硬,说话的语气都在颤抖:“下官甘正,拜见相公。”
  
  田况看着甘正,微笑问道:“你可是字端念?”
  
  “下官小字端念。”
  
  “嗯,这个字不错,名正,字端念,想来也是家学渊博门户。”田况很是和善。
  
  “多谢相公夸赞。”被田况这么一夸奖,甘正似乎紧张去了不少,一直在抖的手也不抖了。
  
  田况开口又问:“你到枢密院来当差也有一个多月了吧?”
  
  甘正听得田况竟然知道自己到枢密院来有一个多月了,心中大喜。要说这枢密院里,大小官员可不少,如甘正这种小官,更是多如牛毛,哪怕是编修这个官职,也有二三十人之多。
  
  衙门里大官也是无数,什么枢密院副使,同知枢密院事,签知枢密院事,枢密直学士,枢密都承旨,承旨,副承旨,还有各监司,比如军器监之类,数不胜数,每个官员手下也有一大帮子人,这个枢密院衙门,是军事最高衙门,里面办公的人数不胜数。
  
  一个刚进来一个多月的编修,按理说枢密使田况,是压根都不会注意的,记都记不住。
  
  但是今天田况不仅知道他甘正,还知道甘正的字,还记得甘正入职的时间长短。
  
  甘正自然欣喜万分,领导如此看重,岂能不欣喜?
  
  “下官刚来一个多月,不到之处,还请相公多多海涵。”甘正再拜下去,手又抖了起来,这回不是紧张得发抖,是激动得发抖。
  
  却听田况又道:“听闻你与那甘奇甘道坚还是同族兄弟?”
  
  甘正闻言一愣,田相公怎么忽然提起了甘奇?是因为甘奇与田况相熟?还是因为甘奇得罪了田况?
  
  甘正没有立马作答,而是抬头看了一眼田况,见得田况面容中的笑意没有了,心中有了有些猜想,谨小慎微答道:“回相公话语,下官与甘奇乃是同族,只是下官与之交际甚少,并不十分相熟。”
  
  “如此啊?”田况做了一番深沉模样。
  
  甘正心中紧张不已。
  
  “那倒也好。”田况又道。
  
  听到这一句,甘正就知道自己刚才的猜想没错,大概是甘奇把田况给得罪了,如甘奇那般之人,做事不知收敛,到处出风头,连甘奇一个学生,也敢目中无人,到处与人结怨,早晚有一天要出事,这不,连枢密使田况都不待见他甘奇了。
  
  甘正也在庆幸自己刚才回答得好,说自己与甘奇并不十分相熟。
  
  再听田况说道:“既然你与之并不相熟,那有些话语本使也就不避讳了,此子行为放肆,行事更是不知天高地厚,本使欲惩戒他一番,想来你与之同族,当知晓他一些过往劣迹,所以今日方才把你叫来问上一问。”
  
  听到这里,甘正已然大喜,当真是老天有眼,恶人自有恶报,不是不报,是时间未到。攀附权贵,耀武扬威,终于老天有眼,终于有人看不过眼了,要收了这个不知所谓之人。
  
  甘正连忙说道:“回禀相公,下官虽然与之不熟,但是对其过往劣迹,那还是时有耳闻的。就从他一个圣人子弟,不思好好读书进学,去开什么赌坊赚钱之时,就足以让他身败名裂……”
  
  田况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必在此细说,且回去好好写成文章,事无巨细一一说清。”
  
  “下官这就去写,这就去写,相公稍待,下午便送来。”甘正兴许比田况还要着急。田况这里,不过是韩琦交代了一语,也不急于一时,对于田况与韩琦这般人物而言,公事忙碌非常,对于这种事情,只是顺带手办一办,并不是主要的事情。
  
  甘正已然大礼一拜,告辞回头,回去自然是奋笔疾书,饭都可以不吃,这篇文章一定要写好。写甘奇的斑斑劣迹是其一,还要把文章写得好,写得文笔斐然,一定要在田况面前好好露个脸。
  
  午饭都不吃的甘正,写好文章之后,还好好誊抄了一遍,字迹一笔一划,认认真真。
  
  还未到下午半晌,甘正几把文章送到了田况班房之中。
  
  田况看着文章,微笑如和煦春风,还夸了一语:“不错不错,文笔上佳,这笔字也写得极好,往后在衙门里好好办差,前途无量。”
  
  这几句夸,好似黑暗中的明灯,更是大海中的灯塔,照耀得甘正万里官途,只等扶摇直上。那一句前途无量,让甘正激动得大气粗喘,连连深呼吸去压制那喘气之声。
  
  “多……多多谢相公!”甘正有些失态了。
  
  田况的笑容,让甘正如沐春风,还有话语:“今日就到这里,去办差吧。”
  
  “拜谢相公!”甘正大礼已经不知施了几回了,身形也不起,一直躬身而退。
  
  出门之后,仿佛世界都变得美好了,万事万物都美好非常,连虫鸣鸟叫,都格外悦耳。
  
  这一刻,若不是甘正还有一点理智,只怕就要蹦起来了。
  
  回到自己的班房,一个班房之中,七八个枢密院编修,一个个低头奋笔,他们正在为全国各地的公文忙得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。
  
  这些人,有些四五十岁了,依旧还在做编修的差事,有些干了七八年了,连与枢密使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  
  甘正进门的这一刻,昂着头,左右环视了好几圈。头前,他还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,担忧自己会不会也像这些人一样,在这个编修房间里一干七八年十几年。
  
  这一刻,阳光明媚,前途似锦,好似人生巅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