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零六章 大宋之赌神篇

第三百零六章 大宋之赌神篇


      彩票这种东西,许多人以为是现代产物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彩票的历史可不短,甚至先秦时代就有了,宋元明清,那更是极为风靡的。
  
      但是历史上的彩票,都是抽奖的形式,或者有一个更贴切的词汇“抓阄”。比如和尚庙,就多举办这种活动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种抽奖抓阄,举办者能获暴利,而参与者,就算中奖了,一般也只是得一些小便宜。其实,就是诈骗。
  
      概率游戏的数字彩票,历史就真的不那么长了。因为这真的需要一定的计算能力,虽然简单的概率计算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,但也是一层难以捅开的窗户纸,捅开了这层窗户纸之后,还要联想到彩票游戏,那也需要一定的脑洞。
  
      汴梁城的人,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着樊楼门楼的一个小台子,小台子上摆着一个五层格子的大转盘,转盘分成是个区域,这就是甘奇新打造出来的“五弟”幸运大转盘了。
  
      小台子上还有一个告示栏,游戏规则写得很清楚。尤其是那一赔五千的字样最醒目。
  
      台子上也有不少人在忙碌,有人吆喝着招呼顾客,有人负责填写票据与票根,有人负责账房,也有人负责不断去读那告示栏上的游戏规则。还有几个大汉手持兵刃,负责看管钱财。
  
      台下聚集的人自然越来越多,只是一个个目瞪口呆,一脸的怀疑。
  
      谁他妈能信一贯钱能变成五千贯
  
      汴梁城里还能有这样的傻子?
  
      那自然是没有的。
  
      就如几个台下指指点点的泼皮无赖口中的话语:“这他娘骗谁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如今这骗子的脑袋也越来越蠢了,这般岂能骗到钱财?”
  
      台上之人苦口婆心在解释:“我们不是骗子,当真能中奖的,一钱就能中五贯,十钱就能中五十贯,一百钱中五百贯,若是买个两贯钱,家财万贯不是梦!”
  
      “心有多大,梦想就有多大,梦想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。”喊出这句话的人,脸上有些羞涩,因为这句话是在有点那个啥,也听不出什么意思,想来是甘奇发明的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玩意?什么世界多大的?你们可骗不到我!”
  
      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!”这句话就接地气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还要骗死脑袋傻的?”
  
      台上在喊,台下在接,哄堂大笑。
  
      这般来去几番,台上的人,都有些泄气了。
  
      终于有人从怀中掏出了几个钱,大声喊道:“三五七九八,买十个钱!”
  
      这个人不是汴梁城里的人,而是从汴梁城外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嘿,还真有脑袋被驴踢了的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汴梁城外来的人,是真正的众人皆醉我独醒,昂起头,直面嘲笑:“你们城里人是没见过世面,老子可是中过三弟彩票的,十个钱中了五贯钱,三个月的工钱呢,如今有了这五弟彩票,不买就亏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中过奖的人,其实是很危险的。
  
      “小子,请你当托多少钱啊?”这也有一个看透事情本质的,人人都不受骗,来一个甘愿受骗的,这不是托是什么?
  
      “乡巴佬!你们不买,老子买。”这话有点傲娇。
  
      忽然从不远又跑来一个人,气喘吁吁喊道:“什么时候把转盘搬到了城里来了?也不说一声,若不是有人知会了我,我还不知道呢?来来来,一百钱,五九八。这个号,老子守了一个多月了,此番一定要中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五九八买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五九八怎么买不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五弟彩票,一赔五千,得买五个数字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一赔五千?五九八,快快快,填票填票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他妈又是哪里来的一个傻子?如今帮人演戏都这么认真的吗?”这人还是把本质看得透透。
  
      那人交了一百钱,签字画押填了票,飞奔而去,口中还在大喊:“你们晚点开奖啊,我回码头去喊人,一赔五千,也不早说。”
  
      几个泼皮,倒是无事,看着乐趣,有人笑道:“看戏看戏了啊,都好好看戏,热闹了,这他娘的新鲜事,老子倒是要看看怎么一赔五千。”
  
      还真是满场看戏的,而且看戏的人越来越多。热闹非凡,就是不见有几个人掏钱出来受骗的,只见得时不时有几个演戏的托在尽情表演。
  
      过得半个多时辰,忽然见得道路远处乌泱泱来了无数的人,几百上千之多,其实多是城外码头上营生之人,有摆摊的,有撑船的,有苦力汉,也有小店的东家或者掌柜,也少不了那些伺候人的伙计。
  
      大宋朝赌博之风,已然深入社会所有阶层,从贩夫走卒,到达官显贵。甚至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,她就是个赌神,为何这么说?
  
      因为在李清照的《打马图经序》中有一段原文:予性喜博,凡所谓博者皆耽之,昼夜每忘寝食。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精而巳。
  
      意思就是:我李清照天性喜欢赌博,只要是赌博的游戏,我都会沉迷其中,废寝忘食,我李清照赌了一辈子,不论彩头多少,我就没有输过,为什么我是赌神?因为我精通罢了。
  
      而且李清照诗词传下来的不少,但是李清照的文章却传下来很少,只有三篇,三篇都是关于“打马”的内容,打马就是赌博,李清照写这三篇文章,就是在详细总结自己这一辈子赌神生涯的体会与感悟。
  
      赌神李清照,服不服?人设崩塌了没有?大宋之高进,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那种!
  
      待得那些从码头上赶来的人到得台前,便是一片拥挤吵杂。
  
      “一赔五千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真一赔五千?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搬到城里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童叟无欺,一赔五千!”
  
      “十钱!三八二七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两钱!一六三五九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老子买五百钱,买双数,二四六八……零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一个的来,不要挤,慢慢来,签字的签字,画押的画押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戏的这些城里人,开始目瞪口呆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所有人都挤上小台子去买彩票,这一赔五千的事情,似乎是真的?难道真的不是诈骗?
  
      一个泼皮犹豫了很久,从怀中掏了掏,掏出了七八个铜板,开口喊道:“我他娘就是不信,不信还有这等事情,所以我他娘亲自去试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