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零九章 韩大相公召见

第三百零九章 韩大相公召见


      夔州大旱,夔州在哪里?在重庆,夔州大旱可不仅仅是一个州府,而是说的夔州路,一路之地,州府十几个,全部大旱。就是一个省都有旱灾,受灾人口几百万之多。
  
      这是仁宗晚年最大的旱灾。
  
      所以韩琦才无可奈何要在朝会上来说这件事了,实在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了,这要花的钱真不是一星半点。
  
      董事长赵祯,听得韩琦一通禀报,脸上的担忧就出来了,菩萨心肠的赵祯,连忙说道:“诸位卿家速速议论一下,想想办法,几百万人受灾,定要赶紧赈济,一定不能闹出事来。”
  
      总经理韩琦也连忙说道:“诸位同僚,若是能有好的应对之策,请快快说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好的应对之策,这不是想办法的事情,这就是要钱要粮。要钱才能解决的事情,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。
  
      谁能变出钱来,这才是办法。
  
      但是满朝文武,谁能凭空把钱变出来?
  
      变不出来钱,那就不要开口了。
  
      朝堂之上一片沉默。
  
      总经理韩琦着急不已,又道:“各个衙门里,是否还有没有用出去的钱?而今赈灾事大,其他事小,能拖一拖的事情,那就拖一拖,先把灾先赈济了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显然是知道各个衙门里应该都有钱,因为前不久刚拨下去的,甚至许多是“还债”用的,所以各个衙门或多或少应该是有一些现钱的,如今韩琦是想再把这些钱收上来,拿去先赈灾再说。
  
      但是韩琦话语说出,却没有人接话。
  
      进了口袋的钱,再拿出来?哪里有这么容易,哪个大佬麾下没有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巴?哪个衙门不是一大堆人等着吃饭?拿出来了,下个月吃什么?
  
      这是为难总经理韩琦?韩琦回头看着所有人,所有人都低着头。
  
      韩琦又抬头去看董事长赵祯,大概是等着董事长发话了。
  
      董事长赵祯想了一想,开口说道:“韩卿,朕的内库之中,有十一万贯,且先拿出十万贯给你,速速在各地购买粮食,送到夔州去,以解燃眉之急。”
  
      董事长就是倒霉,公司的钱不分红给他不说,还得拿自己的钱去贴公司。其他股东分红了,也不会拿出来一分钱来帮助公司发展,更别说无偿救灾了。甚至连公司部门的公款,也不肯拿出来。
  
      大宋董事长,真不是人当的。
  
      赵祯忽然出手就是十万贯,把韩琦都搞懵了,韩琦看着赵祯,竟然下意识问出一语:“陛下当真有这么多钱吗?”
  
      总经理竟然敢怀疑董事长,董事长有些不高兴,面色微微一沉,说道:“朕既然说出来了,那自然就有。这是甘道坚帮朕赚的钱,到时候朕再让甘道坚的那个慈善基金会也出一笔钱。其他的钱,韩卿当想个办法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陛下宅心仁厚,古今罕有。臣代夔州路百姓,拜谢陛下恩德。”韩琦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,此时连忙拍起来马屁,弥补一下。
  
      却听赵祯开口说道:“赈济之事,本该三司度支经手操办,而今三司使空缺,在这紧急之时,当速速把人选定下来,着其立马上任,操办赈济之事。诸位可有人选?”
  
      韩琦刚才还想要赵祯开口让各衙门凑钱出来,却是赵祯并未开口。本还有些着急,此时听得忽然话题到了三司使人选上面,韩琦连忙回头示意一下田况。
  
      田况接了授意,也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:“陛下,臣有一个人选,益州知府宋祁堪当此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宋祁?”赵祯默念一语,这个人他还是很熟悉的,宋祁在京城当二三十年的官,办事还是比较靠得住的。但是赵祯却又道:“宋祁在益州,路途遥远,待得他回京,哪里还来得及?”
  
      韩琦连忙上前说道:“陛下,宋祁人在益州,离夔州很近,若是他为三司使操持赈灾之事,与其让他回京来,倒不如直接让他到夔州坐镇,大灾如此,当有钦使坐镇,方可教人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真说得有点道理,宋祁在益州当知府,益州就是成都,夔州在重庆,让宋祁直接去灾区坐镇,那自然是最好的安排。
  
      赵祯自然也觉得这个安排再妥当不过了,立马说道:“擢升宋祁为三司使,立刻赶赴灾区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大喜:“臣这就派人去制诰身与文书,快马加鞭发去益州。”
  
      不仅要送去诰身与文书,韩琦还要送去一封亲笔信,好让宋祁知道,是他韩大相公在朝堂举荐,方才让宋祁能升任这三司使的副宰相之位。
  
      赵祯也说道:“也派人到宫内交接一下,把朕内库中的十万贯钱运出去。还要派人去寻一下甘道坚,让他的慈善基金会也出一笔钱,大灾之前,定要众志成城,能想的办法都要想,能调动的钱粮都要调动。一定不可生出乱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遵旨。”韩琦拱手拜下。
  
      这朝会也就要散了,办事要紧,赈灾这种事情,就是十万火急,一旦有一些拖延,那就一定会有大贼而起,这是没有一点侥幸的事情。大贼起来了,还要去剿贼,那真是雪上加霜。
  
      倒是出得皇城的韩琦,有些为难起来。要找甘奇要钱,这件事情,在赵祯心中只觉得沟通一下就可以了。
  
      但是韩琦却明白,甘奇那小子,应该是不会好好配合的。
  
      回到政事堂,思虑了一下的韩琦开口说道:“来人啊,去把开封府的解元甘奇召来见本相。”
  
      韩大相公猜到甘奇不会好好配合自己,却也并不是很在意,堂堂宰相,还能治不住一个小年轻?何况这还是皇帝圣旨,让甘奇拿钱出来。
  
      在家中头悬梁锥刺股的甘奇,忽然听得韩大相公派人来召,也是意外非常。
  
      见还是要去见的,好事肯定没有,坏事呢?
  
      兴许与韩琦正面交锋的时候终于到了,甘奇如此想着,牙关一咬,加了一件外套,出门而去,还叫甘霸带着几个人,手持兵刃跟随。
  
      被韩琦暗中弄了这么多次,甘奇早已憋着一股劲,也得弄一弄韩琦了。
  
      之前甘奇压根就不知道从何下手去找韩琦的麻烦,因为甘奇连解除朝堂之事的资格都没有,更不了解韩琦每天都干些什么。如何下手?
  
      所以这回去见韩琦,在甘奇看来就是机会,看看韩琦想做什么。只要甘奇能了解韩琦在做什么,要做什么,总能找到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