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一百一十章 韩大相公成功发威

第一百一十章 韩大相公成功发威


      韩琦坐在案几之后,上下打量着甘奇,两人是见过面的,但韩琦是第一次如此认真打量着甘奇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韩琦第一次把眼前这个年轻人放在了眼里。
  
      甘奇也迎着韩琦的目光,打量了一下韩琦,鼻子较大,两眼微微内勾,八字胡分在两侧,下巴还有一小撇胡须,脸有些长,身材微微发福。
  
      韩琦面无表情,端着脸色,显出身为当朝首相的威严,眼神微微一斜,并不去看甘奇,口中的话语也显得随意:“今日寻你来,是因为夔州大旱,急需赈济,你那慈善基金会中还有多少余钱”
  
      要钱倒是开门见山,就是态度有点不对。
  
      既然如此,甘奇也就不好说话了:“慈善基金会,还有一千二百贯余钱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闻言面色一变,问道:“怎么只有一千二百贯钱了头前不是募了好几万贯的善款吗短短时间,怎么就只有一千二百贯了”
  
      “救灾花销颇大,也不能让基金会坐吃山空,自然要做一些买卖,投入也甚大,所以只有这么多余钱了。”甘奇不卑不亢答道,基金会是真在投资,投资温泉酒店。不过基金会也在赚钱,来自彩票,数额不小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还不到公示结算季公示账目的时候,那基金会里有多少钱,自然是甘奇说了算。甘奇想让基金会一毛钱都没有也行。
  
      韩琦知道甘奇在跟他玩花花肠子,要说那彩票的事情,韩琦是知晓的,但是他之前没有想过彩票能这么赚钱,短短时间就给皇帝赚了十一万贯,这是韩琦如何也没有想到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此时的韩琦,从皇帝那十一万贯,也就能猜到那个什么基金会也赚得不少。怎么可能就没钱了
  
      该敲打一下甘奇了:“甘道坚,基金会本是募款而来,那是公款,你莫不是把基金会的钱都放入自己口袋了若是如此,但凡有人到衙门里告你一状,那你是吃不了兜着走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韩相公提醒,基金会的钱,一分一毫都有明确的来龙去脉,相公若是有疑惑,待得过段时间公示账目的时候,便可一清二楚了。”甘奇与韩琦两人之间,但凡还有一点回旋的余地,甘奇也不会这么跟韩琦说话。毕竟韩琦是当朝首相。
  
      而今,甘奇对韩琦的态度实在算不得好,只因为两人之间没有了一点回旋的余地,韩琦要打压甘奇,要让甘奇永远都走不进官场。
  
      甘奇也就更没有必要对韩琦笑脸相迎了,就算笑脸相迎,韩琦也不会忽然把甘奇当自己人看待。
  
      何况甘奇与韩琦,算是有了仇怨,也不想韩琦把他当自己人。
  
      “哦这么说来,这基金会是真的拿不出赈灾款了哼哼看来官家对你看得太高了一些,还教本相来找你要钱,倒也是可笑。”韩琦微微眯着眼,好似在看甘奇,又好似没有看甘奇。
  
      把皇帝搬出来了,若是一般小年轻,听到皇帝两个字,早已心慌意乱。但是甘奇却觉得有些可笑,堂堂总经理,搞不定一个普通小员工,现在还得搬出董事长来吓唬。有这必要吗
  
      不过,不过甘奇竟然装出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口中还念叨一语:“官家陛下”
  
      “哼哼”韩琦浅笑两声。小年轻,就是小年轻,哪里见过什么大场面
  
      戏精甘奇,又要发功了,先装愣头青,再示敌以弱,接着心慌意乱,然后说道:“既然是官家亲自开口,容得学生一两天,学生倒是可以凑个三四万贯钱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闻言,面色一正:“五万贯,一钱不能少,明日下午交割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一脸为难,急得那是满头大汗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拿不出来吗陛下可是等着呢。”韩琦又道。
  
      “容学生先去凑,学生一定尽全力凑钱。”甘奇一脸为难答道。
  
      “速速去办,明日下午记得过来交割款项。”韩琦挥着手,示意小年轻赶紧去办事。拿捏一个及冠之人,当真是手到擒来,还没有如何发威呢,这小年轻就战战兢兢了。
  
      第一次交锋的场面,韩琦大胜甘奇,两人甚至都不在一个级别上。
  
      甘奇转头而去,慢慢走出政事堂,出门便是一声冷笑,也不着急,五万贯钱,慈善基金会是拿得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这钱,可不是那么好拿的。
  
      甘奇的钱,更不是那么好拿的。
  
      甘奇之所以这么给出去了,一方面是因为慈善基金会,本就是为了做慈善的,有了大灾,同胞受难,救灾是理所当然的。另外一方面,这钱是给韩琦的,“给韩琦”这一点,很重要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甘奇带着五万贯钱来了,一个个大箱子从车上卸了下来,就卸在政事堂衙门之外。
  
      甘奇又再次见到的韩琦,今日的韩琦,面色好看多了。
  
      甘奇恭恭敬敬走到韩琦面前,拿出一张纸,开口说道:“韩相公,还请在此签字画押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低头看了一眼,问道:“何物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字据,五万贯实在不是小数目,到时候有人来问钱财去向,也当有个证明,好与那些捐款的善人去解释,所以还请韩相公在此签字画押,为学生证明一下。”甘奇说道。
  
      韩琦把纸张接过来看了看,还真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证明,证明慈善基金会给了五万贯救灾现款到政事堂,韩琦亲自接手。
  
      甘奇是怕惹事,怕解释不清楚,韩琦笑了笑道:“你倒是谨慎,就算没有这字据,有人问你钱财去向,本相还能不认了不成”
  
      甘奇倒是没有怕这一点,不过韩琦还提醒了甘奇,万一到时候韩琦真的不认账了呢韩琦说不定还真做得出这种事情。或者是承认拿了钱,但是不承认拿了五万,只认拿了三万或者四万,如此坑一下甘奇,也不过是韩琦一句话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相公多虑了,五万贯之数甚巨,学生万万不敢疏忽。”甘奇解释着。
  
      韩琦大概是认为自己知道甘奇心中的一点小九九,倒也不在意,回头取了笔,签名其上,还加盖红印。
  
      如此,轻轻松松,五万贯到手。
  
      甘奇带着字据出门,留下五万贯,上车回家,心情也极好,好好把字据叠好,收入怀中,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