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的钱,去哪了?

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的钱,去哪了?

皇帝赵祯,心情很不好,总经理与财务总监都来了,这两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.
  
  官员看报纸,这是一项必须的习惯。『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℃Ww.Co但是显然韩琦与宋祁两人还没有真正养成这个习惯。反倒是董事长赵祯养成了这个习惯。
  
  赵祯直接开口问道:“此番赈灾,到得今日,一共花费了多少钱粮?”
  
  问题很简单,韩琦亲手经办,自然心中大致有数,开口答道:“合计钱数,约莫一百一十多万贯了。”
  
  赵祯开口又问:“钱粮一层一层发下去,可有监察核对?可是都发到了灾民手中?”
  
  这句话有些不对劲了,韩琦微微想了想,答道:“陛下,账目都是极为清晰的,夔州也并未生出乱事,也就证明灾情已然受到了控制,并未有人因为灾情去铤而走险。此次赈灾之事,效果显著。”
  
  韩琦还真是会玩文字游戏,嗅觉也极为敏锐,感觉到了赵祯的不对劲。
  
  果然,赵祯又道:“朕不是说赈灾之事,朕是说赈灾钱粮之事,朝廷如此拮据之际,赈灾款项东挪西凑,这钱粮,是否有一部分到了不该拿之人手中?”
  
  这回问得直接了,这钱粮,有没有人贪污了?
  
  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?这是韩琦心中所想,按理说账目都让皇帝看过了,皇帝之前也没有说什么。
  
  真要问是不是有人从中得了好处,韩琦是不敢打包票的,而且韩琦更知道皇帝赵祯心中其实也是有数的,这世界上,哪里有至清之水?一层一层而下,无数人经手钱粮之事,谁又能保证其中每个人都两袖清风?
  
  这种事情,从古至今,历朝历代,古今中外,谁能保证?韩琦也不是神仙,可以天眼一开,事无巨细都一清二楚。
  
  韩琦是那种趋利避害之人,此时更不可能直接拍着胸脯去保证,保证其中肯定没有一点问题。韩琦只能认事情办好了,旱灾稳住了。
  
  皇帝为什么忽然要这么问?韩琦回头看了看宋祁,答道:“陛下,真要问钱粮赈灾,其中有没有人中饱私囊,臣也不敢保证。臣觉得,其中龌龊之事必然是有,但是应该只是少数人,数额也当不大,否则一百一十多万贯钱,是万万赈不住如此大灾。”
  
  韩琦总是这么滴水不漏。
  
  赵祯点着头,又问:“那朕那十万贯呢?都到得哪个州府哪个县了?又到得那些人的手中,可有人动过朕的钱?”
  
  赵祯这是不依不饶了?韩琦是一个头两个大,皇帝赵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斤斤计较了?以往的赵祯,穷是穷了点,抠门也是抠门的,但是对待国家大事,对待百姓,那都是舍得的,从来不至于这么斤斤计较的。
  
  韩琦又回头看了一眼宋祁,开口答道:“陛下的钱,臣接过之后,立马就派人在京城里换成了粮食,然后由枢密院派人沿路押送,各地转运使衙门负责接收管理,最后到得夔州,交到了宋司使手中,之后的事情,臣也不太了解了。”
  
  韩琦这番话,虽然不至于是坑人,但是多少有一点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意思。
  
  刚上任的宋祁,连忙上前作揖,开口答道:“陛下,臣接到的第一笔钱粮,主要用作夔州治所附近赈灾之用,当是夔州城外,已然灾民无数,臣从益州赶到夔州之时,接到的第一笔钱粮,立刻就开始在城外施粥,控制事态。想来陛下的十万贯钱,都用作了施粥之用。”
  
  赵祯微微皱眉:“可有详细账目?”
  
  韩琦先答:“在东京城内买粮的账目,臣这里还有。”
  
  宋祁额头上已然冒出了汗珠,立马也道:“陛下,臣这里也有当时每日施粥的支出账目。”
  
  赵祯大手一挥:“都找来,让朕看看。”
  
  “遵旨!”
  
  “遵旨。”
  
 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,准备出门去找账目。
  
  忽然赵祯开口又道:“宋卿,三司衙门里,何人最擅长计算之道啊?”
  
  宋祁想了一想,一个人的名字脱口而出:“度支判官王安石,最擅此道。”
  
  “把王安石叫来。”赵祯这是要一个审计会计,让他自己算,那得算到猴年马月去?就算让他算到猴年马月,他也不一定算得清楚。
  
  “遵命!”
  
  总经理与财务总监出宫而去,两人都在皱眉。
  
  财务总监问道:“相公,不知陛下这是怎么了?忽然要算如此精细的账目?”
  
  总经理自然懂得,答道:“唉……定是有人在陛下面前参了你我一本,否则陛下岂会对这些小事如此上心?”
  
  说得也是,一个国家,那么多路,那么多州府县,一天大小事无数,不是有人告状,赵祯哪里有这个心情来过问这点小事?
  
  财务总监又问:“相公,是谁非要与你我如此过不去?”
  
  总经理想了又想,终于用疑问的口气答道:“莫不是包黑脸?”
  
  包拯这是背锅了,也是没办法,满朝文武,除了包拯,也想不到第二个人选了。
  
  宋祁想了想,也觉得是这个道理,昔日他哥宋庠,好好一个宰相,就是被包拯喷倒的。如今包拯再来喷他,怎么想都觉得是这么回事。
  
  “唉……这厮,又是这厮,我宋祁何曾得罪过他?如此没完没了,泥人也有三分火气。”宋祁是真气不打一处来,好不容得了赈灾的功劳,风风光光回京当三司使,屁股还没有坐热,就被人喷,岂能不气?
  
  韩琦摇了摇头,颇有些无奈,包拯这种茅坑里的石头,又硬又臭,韩琦对他也无可奈何。甚至上一次与包拯打擂台,韩琦都不亲自出面,还是让田况去暗地里帮了一下张方平,就是怕惹火烧身,惹得那个大黑脸赤膊上阵来怼自己。
  
  韩琦是不愿意与包拯直接冲突的,就算真要对付包拯,那也得让别人上,除非真拿到了包拯什么确凿的把柄。
  
  “罢了,官难当,无奈之事,且先把面前这点事情过去了再说,你赶紧回去把账目备好,记得,先看一遍,但有一点问题,一定补充好。”韩琦还是这么谨小慎微,账目一定要弄好了,再送来。
  
  “韩相放心,这是自然。”宋祁答着,又气不过,不爽一语:“包黑脸这厮,有用的事情没看到他做一桩,没用的事情尽是他惹的,要不让他自己来算?让他去好好调查调查?看看夔州城门口施粥的衙差有没有偷偷喝一口灾民的粥?若是喝了,是不是也要抓来打一顿大板子?”
  
  宋祁在吐槽。
  
  韩琦反而微微在笑,宋祁这心情很好,越愤怒越好,人心可用。来日若真是要拿包拯开刀了,就需要这种对包拯心有愤恨的人,这种人拿来冲锋陷阵最好不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