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王安石可能要崛起

第三百一十六章 王安石可能要崛起

王安石同学走在入宫的路上,心情有些不爽,因为新上任的三司使宋祁在来之前与他深入而又恳切的谈了一番.网
  
  宋祁的话语说得云山雾罩,但是王安石这种聪明人,还是听懂了,那就是往王安石给皇帝算账的时候,悠着点。
  
  这真是为难他王安石了,是怎么悠着点呢?是装傻看不到?还是避重就轻?还是怎么样?
  
  最让王安石为难的就是,他王安石,就不是这样的人啊?
  
  这大宋朝的官,人可以愚蠢,可以傻,可以迂腐,但是很多人是很有点节操的,不至于去做那种鸡鸣狗盗之事。
  
  王安石不会做这些事情,哪怕是司马光,也不会做这种事情。而且越是司马光这种保守派的人,就越不可能做这种事情,所谓君子,某种程度而言,司马光保守是保守,迂腐是迂腐,但不会去做自己价值观里不认同的事情。
  
  不说王安石与司马光了,就说宋祁自己,他也不会主动去做那些贪污受贿之事。
  
  这让王安石有些愁眉不展。不过王安石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,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面对了,总能寻到一些圆滑一点的办法。王安石可不是包拯。
  
  算账,算吧,十万贯,着实不少,记成账目,也有好几大本。
  
  算盘在手,还有一张列算式的草稿纸,噼里啪啦一通算。
  
  皇帝赵祯是时不时过来看一看,他也不傻,他也得盯着,也怕王安石是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人,到头来沆瀣一气忽悠自己。
  
  看着看着,赵祯开口问道:“王卿,你这歪歪扭扭的符号,是什么物事?”
  
  王安石同学连忙站起身来,作揖拱手:“回禀陛下,此乃甘道坚发明的计算之法,用这些符号来代替数字以及加减乘除,极为方便,计算起来,事半功倍。”
  
  “哦?朕倒是知晓甘道坚擅长明算之道,却也不知他还能发明一种明算之法,说来与朕听听。”赵祯起了一些兴趣。
  
  王安石立马拿出一张白纸,开始演示:“陛下请看,此乃一二三四……的数字简便符号,此乃加减乘除,若是大数运算,加减乘除皆有其法,称之为列式计算,其中最好用的就是乘除之道,可完全凭借口算去计算巨大数目,臣演示给陛下看……”
  
  王安石一通算,几万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,也这么轻松去算。
  
  皇帝赵祯看得格外惊奇,连连说道:“甘道坚实乃明算之天才也!”
  
  王安石笑着答道:“臣这些方法,皆学自甘道坚。”
  
  赵祯看了看王安石,又问:“你与甘道坚关系极好?”
  
  王安石点点头:“关系甚笃,但凡公事空闲,臣都会到甘道坚处坐一坐,不说这明算之道,甘道坚每每都能语出惊人,对许多事情有大见地,与之谈论,总能受益匪浅。”
  
  “好个甘道坚呐,朕都有些迫不及待让他为朝廷效力了。”董事长发现了一个很有能力的员工,大概就是这种心情。
  
  王安石也笑道:“陛下安心,转过年来就会考了,以道坚之才,必能高中。”
  
  “好,你接着算,朕出去走走,透透气。”不知为何,赵祯似乎对王安石信任起来了,觉得王安石不会坑他了,也就没有必要再在这里盯着看了。
  
  王安石何其聪明?之后算账,皇帝再也没有来过了,这代表什么?自然代表皇帝对他放心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皇帝几乎就在跟前走来走去,代表皇帝不放心。此时忽然又放心了,这是为何?
  
  王安石自然知道是为何,带着笑意喃喃自语:“还得多谢道坚……”
  
  这件事是甘奇捅出来的,如今王安石与甘奇关系这么好,皇帝自然也就信任起了王安石。归根结底,是皇帝信任捅出这件事的甘奇。
  
  兴许,王安石给赵祯的这个比较好的印象,会让他崛起之路更快一些。
  
  算了整整一个下午,天都要黑了,这十万贯前前后后的来去账目,还没有算清楚。
  
  王安石也该出宫去了,明天接着算。
  
  出宫去了的王安石,却并未归家,而是第一时间去赶那最后一趟城门。
  
  因为王安石是真的为难,上司的交代与皇帝的信任,在这一刻冲突了。得找个人去想想办法,弄一个圆滑的两全其美。想办法的人选,王安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甘奇。
  
  城门赶上了,王安石出城而去。
  
  到得甘奇家中,还赶上了晚饭,蹭了几杯酒之后,王安石把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等着甘奇的建议。
  
  甘奇也皱眉在想,这件事还真不好弄,一边是顶头上司,得罪不得,一边是皇帝,也得罪不得。
  
  甘奇问道:“介甫兄,你今日算账之时,那账目之中,可觉得有什么问题?”
  
  王安石摇了摇头:“并未算出什么大问题,真要有大问题,当也不是这基本账目能算得出来的,京城还比较近,那夔州之事,谁能知晓?总不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,千里迢迢派人去查吧?”
  
  甘奇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账目就算到这里了,不用再算了。且问问介甫兄,若是十万贯的粮食,从京城运到夔州,需要多少人手?需要多少天?其中火耗多少?”
  
  甘奇这是换了一个思路,找问题,并不难,若是别人准备的东西找不出来,那就得找一找别人没有准备的东西。
  
  王安石在许多地方任过职,对于这种问题自然清楚,想了一想之后,拿手敲了敲桌案,恍然大悟:“道坚果真是聪慧啊,京城出去多少粮食,夔州接收多少粮食,两相一减,那就是途中的火耗。按理说十万贯能买十二万八千石粮,从汴梁到夔州,若走北道,月余可到,人手车马,四五千人,两百多辆车,火耗若是细算,当也超不过一万两千石。”
  
  “如何?”甘奇问道。所谓火耗,就是运粮食的途中,人吃马嚼的消耗,以及一些破损泄露之类的意外损失。
  
  王安石眉头一挑,说道:“差额至少有七八千石之多。”
  
  甘奇微微一笑。
  
  王安石也笑道:“妥了。”
  
  甘奇还叮嘱一语:“介甫兄当与陛下暗示一二即可,不必说明。”
  
  王安石懂得这个道理,连连点头:“这就不是我算账的错了,嘿嘿……”
  
  甘奇也笑出了“嘿嘿”声,这回韩大相公总不能又说沉船了吧?皇帝的十万贯,就审计出了七八千石的差额,一共花出去了一百多万贯,这其中的差额有多少?十万贯是至少的。也就是说有大几万贯进了私人口袋,几乎就是十分之一了,虽然还不至于如何让人触目惊心,但是也足够了。
  
  哪些人拿了这些钱?韩琦是怎么办事的?韩琦是怎么监管的?
  
  甘奇举杯与王安石痛饮,然后就坐看风云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