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道坚,道坚啊,慎言!

第三百二十四章 道坚,道坚啊,慎言!

仁宗赵祯这个皇帝,在这个时代受到的认可,几乎是无以复加的。 ̄︶︺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%W.%kaNshUge.co
  
  仁宗死的时候,汴梁城万人空巷,不论是乞丐,还是孩童,皆到皇宫之外给仁宗烧纸,满场痛哭。洛阳城内,民众自发给仁宗烧纸,烧到什么地步?烧纸钱燃起的烟尘,遮蔽了整个洛阳城,连阳光都看不见了。
  
  这还不止,连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听说仁宗死了,也是痛哭流涕,甚至在辽国给仁宗建了一个衣冠冢,历代辽国皇帝皆祭拜之。燕云十六州的辽国百姓,也是悲痛不已,人人哭泣。
  
  仁宗赵祯在个皇帝,从这个方面而言,当得太成功了。
  
  其实在甘奇心中,仁宗赵祯也从来不是一个坏人,甚至甘奇对仁宗赵祯,那也是很敬重的,这世间,菩萨心肠的人,不论是皇帝还是贩夫走卒,都是值得敬重的。
  
  但是今日甘奇不会去夸奖仁宗的菩萨心肠,在场许多人都等着甘奇说那狂妄之言,甚至也有人等着甘奇今日名声扫地。
  
  甘奇也不负这些人的期望,等也不等,语不惊人死不休,开口便道:“当今圣上,仁义在心,却在许多地方,以小仁负了大义,便是道德有亏。”
  
  程颐抬手指着甘奇,大喝一声:“狂妄!”
  
  这回可不是程颐一个人激动了。程颐身后立马还有人站起来指责甘奇:“无知之徒!”
  
  “放肆!”
  
  “逆徒!”
  
  胡瑗手都在抖,口中说道:“道坚啊,道坚,慎言呐……不可胡言啊!”
  
  蔡确与李定二人连连对视,一脸担忧。冯子鱼孔子祥等人,皆是面面相觑。
  
  甘奇不为所动,并不急着继续说下去,只看着许多人开骂,等着他们骂累了,再来质问自己的时候,甘奇再开口来说也不晚。先让这些人发泄一下也不错。
  
  “无耻之尤,如此哗众取宠,当真无耻之尤!”
  
  “甘道坚,竖子匹夫,你以为你出此狂言,就能沽名钓誉了?休想,也不问问天下之人,可有何人会认同你如此之言!”
  
  “大逆不道之徒,不得好死之辈,当今官家在位三十几年,兢兢业业,为国为民,竟然还有如此昧着良心之辈,受得皇恩浩荡,竟然不知感恩,反而相击。甘道坚,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?”
  
  皇恩浩荡这句话,其实也不假,甘奇也是个读书人,读书人在仁宗朝,那是受到了最大的优待的,说皇恩浩荡也不为过。
  
  “定要报官把他抓起来!”
  
  胡瑗此时已然从座椅上走了出来,走到大堂中央,左右挥手,口中喊道:“诸位,禁声,快快禁声,让甘道坚再说一说,说一说他心中所想。”
  
  胡瑗这可不是想着给甘奇寻找表达观点的机会,而是在给甘奇找后路,找台阶下。希望甘奇好好把话圆回来,哪怕转头说一句玩笑,哪怕是认个怂,说自己失言了,说错了。
  
  胡瑗这个老头,对甘奇,那真是没话说的。
  
  场面慢慢安静了一些,甘奇依旧不急着开口,而是转头与胡瑗说道:“先生不必担忧,先回座椅,学生知道如何应对。”
  
  胡瑗以为甘奇是真知道,连连点头:“你知道就好,你知道就好,一定要慎言啊。”
  
  甘奇点着头,把胡瑗送出几步。
  
  程颐已然开口质问:“甘道坚,你把话说清楚,当今圣上,如何以小仁负了大义?”
  
  “说个清楚!”
  
  “说,你说啊!”
  
  甘奇手抬了抬,看着终于安静下来的场面,左右还来回了几步,慢慢开口:“嘉佑三年,十二月壬午,大赦三京之罪囚,释放无数。嘉佑三年,二月癸丑,大赦天下。嘉佑二年,八月庚辰,天下系囚,皆降罪一等,徒释无数。二月庚戌,赦天下囚,徒释无数。嘉佑元年,八月乙亥,赦京城之囚,徒释几百之多。诸位可都还记得近几年的这些事情?”
  
  “甘道坚,你把此事拿了出来说,何意?陛下仁慈,对所有百姓都是一视同仁,不忍百姓受那牢狱之苦,更不忍枉杀人命,赦囚之事,可见陛下仁心。”程颐有些搞不懂甘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  
  甘奇又道:“三年时间,赦囚五次,大赦之时,天下皆赦,小赦之时,三京或者汴京。当今圣上自从登基以来,每年都有大小赦囚之时,多则一年两三次,少则一年至少有一次。每年获得降罪赦免之人,成千上万之多。敢问诸位,仁义与否?”
  
  程颐已然答道:“如此圣上,千古难得,自是大仁大义,菩萨心肠。”
  
  甘奇立马又问:“何人为囚?”
  
  程颐不答,而是反问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  
  甘奇只有自问自答了:“何人为囚?作奸犯科者为囚,杀人放火者为囚。朝廷制定律法到底是何目的?是为了惩戒犯罪呢?还是为了防止犯罪?”
  
  “那自然是以防止犯罪为首要,惩戒只是其次,若是天下人人都不犯罪,那自是最好。”程颐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先进观点。
  
  “既然律法是为了预防犯罪,为何又如此年年赦免这些已经犯罪之人?”甘奇又问。
  
  “那是陛下宅心仁厚,不愿看到子民受苦。以恩德感化之,愿天下所有人守法守纪,安居乐业。”儒家,有时候就是这样,容易带着一颗圣母之心。
  
  “笑话,那缘何到得如今,作奸犯科者反而越来越多?山林盗匪层出不穷,揭竿而起之逆贼,更是年年不缺。这般又是为何?”甘奇又问。
  
  “那是人心不古,缺乏教化。”程颐答道。
  
  甘奇自然不可能如程颐那么想,开口说道:“非也,原因只在那些作奸犯科者,心中再无敬畏。便是杀人放火,也丝毫没有畏惧,那些杀人放火之徒,便是知道自己即便是被官府拿住了,几月之内,死罪便可成为刺配,一年之内,刺配便会成为囚刑,再过几月,囚刑便可释放。何人还怕官府?何人还畏惧惩戒?那些大恶之徒,何以感化之?出狱之后,不是祸乱乡里,就是啸聚山林,更甚者,揭竿而起成为逆贼。受苦之人,终究还是黎民百姓,一方出恶,便是邻里受难,一地啸聚,便是一路成劫,大贼一起,更是涂炭生灵。陛下如此小仁小义,以为爱民如子,殊不知,放过无数恶徒,却祸害了更多良民百姓。何以能称道?”
  
  “你……陛下乃是仁心,乃君子之大气,有容人之量,不以一时过错论长短,陛下赦免囚徒,乃是原谅他们所犯下的罪恶,虽然出得许多不知悔改之徒,但是也有许多人感恩戴德,重新做人。缘何你却不说这一点?”程颐反驳一语。
  
  甘奇立马又道:“原谅一个人的罪恶,旁人皆无资格,唯有受害者才有这个资格。容人之量,非旁人所系,乃受害人之德。陛下又岂能代替那些受害者去原谅加害者?好比我与程兄有杀父之仇,旁人又岂能代替程兄原谅与我?哪怕是陛下,陛下又岂能代替程兄原谅与我?”
  
  “你……你,巧言善辩。”甘奇说得太有道理,程颐被驳得无以应对,唯有指着甘奇这么回答。
  
  终于,终于甘奇说出了自己的道理。
  
  这个道理,依旧是那么有道理。
  
  蔡确已然大喜,连忙提笔去记,先生曰:容人之量,非旁人所系,乃受害人之德。
  
  一时间,满场又开始议论纷纷。
  
  “我今日之辨,乃深思熟虑而言,皆是有理之语。陛下在此事之上,便是以小仁而负大义,不足称道,后世之人,更不可效仿之。”甘奇话语说得掷地有声。
  
  满场议论戛然而止,皆抬头去看甘奇。
  
  连胡瑗都定在了当场,口中呢喃一语:“容人之量,非旁人所系。此语,醒世之言也。”
  
  说完话语,胡瑗还左右转头看身边之人,身边之人也看着他,只是没有人立马出言附和。
  
  程颐忽然高呼:“甘道坚,你竟敢如此大逆不道,天下归心之君父,你也敢如此肆意毁谤!”
  
  甘奇双手负立,头一扬,依旧保持着姿态,直接说道:“我今日之言,是否大逆不道,是否肆意毁谤君父,你程颐程正叔说了不算,当今圣上说了才算。”
  
  程颐指着甘奇,立马说道:“好,好,圣上说了才算是吧,那我就上书陛下,叫陛下定夺你今日言行举止,看看你获罪几何,看看你还能不能如此嚣张跋扈。”
  
  甘奇笑答一语:“若是把我抓到牢狱之中,我倒也是不怕的,死罪也不怕,大不了在牢狱之中待上一年半载,一年半载之后,我不就出来了吗?”
  
  “你你你……”程颐气得是七窍生烟,大袖一挥,转头喊道:“走,如此无耻之徒,与之为伍,自降身价。都走,此去,我洛阳学子当去上书请命,无君无父之徒,定要叫他罪有应得。”
  
  说完话语,程颐转头就走,一帮洛阳学子,立马随行而去。
  
  甘奇长长舒了一口气,转头落座,接过了李定送来的一杯茶,一饮而尽。
  
  今日甘奇这一番言论,必然闹得整个汴梁城鸡飞狗跳,起轩然大波,争议不断。
  
  甚至还会有无数清流名士起来指责甘奇。
  
  但是,要问今日是甘奇的封神之战?还是甘奇名声扫地、一败涂地之战?已然不在当场,更不在任何人的争议。
  
  此事只在一点,那就是老皇帝赵祯。
  
  甘奇今日几番话语,没有一句是不在道理之上的,仁宗赵祯,是一个内心之中有大仁大义的皇帝,更是一个内心中公平公正的皇帝。
  
  即便赵祯做了许多错事,也不能掩盖赵祯这个人的人格魅力。不论什么人,也不可避免做错事。
  
  皇帝,或者任何一个人,都是需要有人点拨的,需要有人讲事实摆道理的。
  
  甘奇今日把事实摆出来了,把道理也说出来了。
  
  那是非对错,就由赵祯去定夺了。
  
  甘奇对于赵祯,有信心。为何?一来,赵祯是一个真正以君子为准绳的人,二来,赵祯不再年轻,三十多年的皇帝,五十多年的人生,已然看透世间百态,已经有了足够的人生经验,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。
  
  只要赵祯把今日甘奇所有的话语一字不漏听到了,只要赵祯能明辨是非,那今日甘奇,就不会败。
  
  甘奇还要做一件事,那就是把今日所言,一字不差,甚至还要多加补充,都发表在报纸之上,让赵祯有个真正的了解。
  
  虽然甘奇还有一点点担心,但是甘奇已然觉得,封神之日,已然不远。大儒甘奇,就在眼前。
  
  (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