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甘霸最落魄的人生低谷

第三百二十八章 甘霸最落魄的人生低谷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从王安石家夜半而回,自然出不了城,而是去的城内宅子,最近甘奇一直住在老宅之中,已经有很久没有在城内过夜了。
  
  家中除了几个下人与小厮,就是吴巧儿。吴巧儿也很少回村里。
  
  一直说甘奇是个没有心的人,知道此时,依旧如此。自从结婚之后,吴巧儿的变化,甘奇似乎一直都没有察觉。
  
  本来王安石说两人小饮几盅的,喝着聊着,两个人不自觉就多喝了一些。甘奇酒酣而回,吴巧儿莫名有些欣喜,甚至有些激动,前前后后给甘奇操持着,又是倒茶,又是送水,连洗漱的布巾都亲自送到甘奇手上,一旁的小丫鬟反倒插不上手。
  
  甘奇自顾自调笑:“巧儿姐,你说这个王安石,年纪不小了,喝酒还挺厉害的,差点还喝不过他。”
  
  吴巧儿笑答:“那些官老爷平常里应酬多,自然是能喝酒的。”
  
  “明年,明年我也是官老爷。”甘奇说这话,是希望巧儿姐能更高兴一些,在别人面前,甘奇可不会说这样的话。
  
  “官人往后自然不会差,而今到哪里都有人夸赞你呢,便是在店里,上门的夫人小姐们都是对你赞不绝口。”吴巧儿是高兴的,只是说道这里,莫名又有些落寞。
  
  女人们之间的闲言碎语,有时候不一定是那么入耳的,虽然不至于讽刺吴巧儿,但是明里暗里的话,也少不了打听吴巧儿与甘奇的事情。
  
  吴巧儿与甘奇是表姐弟,甘奇结婚了,吴巧儿很尴尬,既没有过门的程序,又没有嫁人,年纪还大了,也不见甘奇与吴巧儿出双入对的,近来更不见甘奇住在成衣店对面。
  
  八卦的事情,自然少不了。有人以为吴巧儿是甘奇养的外室,与家中主母不合,或者是不为家中主母所容,所以养在外宅里。有人甚至以为吴巧儿与甘奇就是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,这种关系可以用一些极为难听的词来形容。
  
  人们越是乱猜,便越是会到吴巧儿这里来问,各种打听,吴巧儿也不知道如何确切回答,便只能躲躲闪闪的,还能有什么办法呢?
  
  甘奇接过吴巧儿递上来的布巾,擦上一把脸,笑道:“别人家夸我,巧儿姐心中高兴吗?”
  
  吴巧儿点着头:“自是高兴的,官人如此有出息了,不仅我高兴,想来姨父在天上更是高兴的,若是官人考上了进士,祖宗脸上也会有光。”
  
  吴巧儿说着说着,俯身而下,去给甘奇洗脚。
  
  甘奇也未躲,早已习惯了这种待遇,看着吴巧儿那一头青丝,感受着水中吴巧儿那细腻的双手,忽然问道:“巧儿姐,你怎么现在不教我乖官了呢?”
  
  吴巧儿微微一抬头,一双大眼睛仰视着甘奇,莞尔一笑:“官人都及冠了,长大成人了,是一家的主人,怎么还能用小时候的称呼呢?若是被旁人听了去,可是要笑话你的。”
  
  甘奇摇摇头,答道:“我还是觉得乖官好听。”
  
  “那也不行,男人最重要的是脸面,可不能让人看轻了。”吴巧儿又抬起头。
  
  丝丝水发,不那么高的额头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上面能看到睫毛抖动,鼻子微挺,鼻头上有些许汗珠,脸颊微红,这半夜里端茶倒水一通伺候,想来也有些累了。
  
  不知为何,甘奇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,手掌鬼使神差一般就抚摸在了吴巧儿的脸颊之上。
  
  吴巧儿下意识一躲,躲出了几寸远,然后定在了当场。
  
  甘奇的手又跟上去了那几寸,依旧抚摸在吴巧儿的脸颊之上。
  
  一旁的小丫鬟见得这一幕,连忙转过身去,犹豫了片刻,又出门而去,反手还把门带上了。
  
 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吴巧儿再未去躲,却动也不动了,头微微低了下去。
  
  甘奇感受着手掌之上传来的一种细腻光滑,轻轻摩挲。
  
  时间就这么过了片刻,甘奇忽然开口问道:“巧儿姐近来可好?”
  
  也不知甘奇是终于长点心了,还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  
  “嗯,都挺好。”回答的声音细若蚊蝇。
  
  “巧儿姐,快洗,水都泡冷了。”甘奇看来还是没有长多少心。
  
  吴巧儿连忙给甘奇搓洗几下,把放在腿上的布巾取出来,抬起甘奇的脚,擦干。
  
  甘奇也配合着动作,却听吴巧儿忽然说了一句:“乖官,痒。”
  
  一只手总是在脸上摩挲着,怎么会不痒呢?
  
  “哦。”甘奇把手收了回来。
  
  两只脚擦完,吴巧儿把水就端了起来,大概是准备逃走了。
  
  只是这水才抬起一半,甘奇却伸手把水接了过去,转头就放在了床脚边。
  
  “乖官,你这是作甚呢?”吴巧儿疑问道。
  
  甘奇站起,那只作恶的手,竟然又伸了出来,直接放在了吴巧儿的脸颊之上,开口一语:“时候不早了,歇息吧。”
  
  “那我去倒水,倒了水就歇息了。”吴巧儿说完话语,牙齿咬在了嘴唇上。二十岁的姑娘了,岂能不懂那些,只是此时的她,也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,无所适从,心中的念头是想逃走。
  
  “还倒什么水啊?明早再倒吧。”甘奇一语,另外一只手也伸出,直接把吴巧儿抱了个满怀。
  
  “乖官,你快放开我……我,我明日还有事呢,大早就有事,几百贯的生意呢。”吴巧儿在挣扎,挣扎的力气不大,却看起来很激烈。就好似她内心的慌乱,想逃走,似乎又不想逃走。害怕着,却又憧憬着。
  
  “巧儿姐,你是我的人了,跑也跑不了,上一次你可是占了我的便宜,这一次该你还回来了。”甘奇第一下抱得很大力,然后越抱越轻,越抱越温柔。
  
  “乖官,不要,你放过我吧。”吴巧儿依旧在挣扎,依旧很激烈,就是挣扎不脱。
  
  “我这辈子都不放过你。”甘奇觉得自己有些勉强,便也一强到底,转过身,就把吴巧儿压在了床上。
  
  “这回你可跑不了了……”甘奇,是个大恶人。恶得不能再恶了。
  
  吴巧儿这回,是真的跑不了了,拼命守着自己的阵地,每一颗衣服的盘扣,每一件衣服腰带,甚至发髻的发簪,也是她守卫的阵地。
  
  大恶人,做了大恶人该做的事情,有些辛苦,有些累。累在每一颗盘扣上,累在衣服的腰带上。
  
  甚至还有痛苦,为了反抗大恶人,无奈之下的吴巧儿,竟然一口就咬在了大恶人的肩膀之上,痛得甘奇……十分的兴奋。
  
  夜空,明月渐落,夜是好夜。只是老天无眼,竟然让大恶人欺负良善人。
  
  后院的那些丫鬟,大早起来,一个个顶着熊猫眼,今夜似乎都没有睡好,只是谁也不敢乱说乱问。
  
  前院干活的小厮,见得一个个熊猫眼,不明所以去问,以为是关心,没想到还平白被骂了几句,倒是也有人解释了一下,说昨天半夜抓老鼠来的。
  
  小厮们早早就去把对面成衣店的门打开了,只是迟迟等不到女主人。
  
  几百贯的生意也来了,女主人不在,倒是有人接待着,只是不免也会问起女主人怎么还没有来。
  
  又那机灵的小丫鬟,连忙解释着,说今日家中官人来了。小丫鬟为何会这么解释?自然是为了给自己的女主人争脸面,以往这些夫人小姐们问吴巧儿的时候,小丫鬟都在身边,看着吴巧儿一脸窘迫含糊而过,心中也急也气。
  
  今日难得,自然要在这些夫人小姐们扬眉吐气一番,所以官人来了,岂能不说与她们去听?
  
  “你们家的官人还有点良心,终于知道来了。”夫人回答的话语,似乎打抱不平,似乎也只是调笑。
  
  “嗯,我们家官人最是疼爱小姐了,只是近来马上就要进考了,多在老宅与书院里备考呢。”丫鬟是真争脸面。
  
  夫人小姐们听着咯咯直笑。
  
  衣服看完买完,出门而去,便正见得甘奇坐在大门口的门墩之上,手中捧着半个西瓜在吃,一旁还有个肥胖的汉子,口水都流出来了,口中说道:“大哥,给我吃一点。”
  
  甘奇摇摇头:“不给,这是巧儿姐留给我的。”
  
  “大哥,大冬天的,巧儿姐这里怎么还有西瓜吃?”肥胖的甘霸,十分不解。
  
  甘奇答道:“巧儿姐请人在后院挖了一个地窖,买冰镇着的,从夏天一直留到的冬天。”
  
  甘霸一脸的羡慕:“巧儿姐对你真是好,秋天还去买冰,那得多贵啊?也就皇城里的官家有这个待遇。大哥……给我一点。”
  
  还真不得不说吴巧儿,知道甘奇喜欢吃西瓜,真的就买冰存了几个月的西瓜。
  
  只是甘奇说道:“就是味道有点不对劲,不如当季的好吃。”
  
  “不好吃?大哥,你给我尝一尝,看看到底差在哪里了。”甘霸是真在流口水了。
  
  甘奇只是逗他玩,笑道:“自己去厨房,还有半个。”
  
  甘霸闻言大喜,飞奔而走。
  
  从成衣店里出来的夫人小姐们,一边走一边回头往甘奇去看,也在调笑。
  
  “你们说这位甘先生,也不注意一些形象,哪里有主人家坐在门墩上吃东西的,他好歹也是名满京城的大才子。”
  
  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,越是大才子,行事越是怪诞,你看那大唐李太白,要多怪有多怪。”
  
  “听说这位甘先生最是奇怪了,头几日还把陛下给骂了呢,说陛下不仁不义。”
  
  “啊?那他还怎么坐在这里?陛下不生气?朝堂那些相公们不生气?不把抓到御史台的牢狱里去好好惩治一下?”
  
  “这就不知了,许是陛下大人不记小人过,没有当回事。”
  
  “这位甘先生,当真是胆大包天了。”
  
  “巧姑娘这辈子跟他,也不知是福是祸。”
  
  女人们说着女人们的话,甘奇啃着味道有些不太对的西瓜。不得多久,甘霸也抱着半个西瓜来了。
  
  然后吴巧儿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开口喊道:“官人,羹汤好了,西瓜少吃一点。”
  
  “好勒。”甘奇把吃剩下的西瓜往甘霸一塞,说道:“呆霸,给你,你都吃完。”
  
  甘霸抱着两瓣西瓜,也站了起来:“大哥,我也先喝羹汤。”
  
  吴巧儿在桌边忙碌着,摆着碗筷,分着羹汤。
  
  甘奇与甘霸落座。
  
  羹汤分好,甘霸看了看自己碗里的,看了看甘奇碗里的,瘪嘴说道:“巧儿姐,我也要多一点肉。”
  
  吴巧儿没个好气:“你都这么多肉了,还吃什么肉?”
  
  甘霸有些委屈,又道:“我不要太多,我就跟大哥一样多就可以了。”
  
  “官人当多吃一点,你少吃一点。”吴巧儿还抬手来打甘霸的头。
  
  “为何我就要少吃一点?巧儿姐,你以往可不是这样的。”甘霸受了冷落,有些扎心。
  
  “官人读书辛苦,自然要补一补。你一天到晚只知玩乐,吃吃喝喝的,还吃那么多作甚?”吴巧儿抬手又打。
  
  “巧儿姐,别打我了,我……我甘霸好歹也是远近闻名的大恶人,谁见了我都怕,你出门去问问,这汴梁城哪个不怕我甘霸?你每天打我,我这脸都没有地方放了。”甘霸长大了,要脸面了。
  
  “大恶人?大恶人是吧?”吴巧儿抬手再打:“你跟我说说,你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恶人,多大的脸面,哪个怕了你?”
  
  甘霸委屈得就要哭出来了,起身躲到一边,口中急忙喊道:“巧儿姐,你怎么能凭白小瞧人呢?我可了不得,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,你去问问,你去打听打听,你看看这街边的泼皮们,哪个敢到成衣店来闹事,他们都是怕了我,你可知道?远近江湖上,哪个不知汴梁有个了不得的人物名叫甘霸?”
  
  这话还真说得不假,自从北邙山一事之后,甘霸的名声是真响彻江湖,什么山寨绿林的,还真都知道汴梁有个杀神,破家灭门、踏平山寨的杀神。
  
  只是吴巧儿,哪里信这些,自小吃自己做的饭的甘霸,一个憨人,还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了?怕是讨打了。
  
  “出去,出去吃,还了不得了,还大恶人了,长大了,翅膀硬了,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起来了,到门口去吃。”吴巧儿一边说,一边赶。
  
  甘霸端着自己那碗汤,被赶得连连后退,口中又去解释:“巧儿姐,我可没有耀武扬威,我可不是在你面前耀武扬威……我……大哥,你帮帮忙,帮我与巧儿姐说说……我就是要几块肉而已……”
  
  甘奇自顾自吃自己的,想着自己满身的牙印,口中默念:“惹不起惹不起……”
  
  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甘霸已经站在了门口,可怜,无助,弱小。大哥不疼,大姐不爱,人生最落魄之时,莫过今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