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甘主事升堂

第三百五十五章 甘主事升堂

唐介,四十多岁的中年直男,修剪得一丝不苟的八字胡与山羊胡,四四方方的脸,川字眉带着他的愤怒与不爽。
  
  见到唐介的第一面,甘奇就很是满意,这就是他心目中清流的样子,大概也是他心目中自己的样子。
  
  “见过唐御史。”甘奇见了一礼。
  
  “坐,快坐,不必如此客气。”唐介看着甘奇,两眼放光,他似乎从甘奇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。
  
  呃……可能唐介眼神有点不太好。
  
  唐介还很是热情,清流与清流,惺惺相惜:“道坚吃茶。”
  
  甘奇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,还觉得自己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拜访唐介,应该早点来的。
  
  “道坚此番为何夜晚而来啊?”唐介微笑问道,唐介今日之所以这么热情,显然还是因为甘奇与文彦博之事,唐介是承了情的,但是唐介这种人,并不会去表达那种矫情的谢意,态度就代表了一切。
  
  “唐御史,此来乃是公事,在下要来举报门下谏议大夫祝振,以及祥福知县谢昆,还有工部员外郎刘章。几人结党谋私,贪赃枉法,攫取钱财。”甘奇说着,倒是把那位皇城司郑五郎给说漏了,大概也是甘奇故意的。
  
  “哦?细细道来。”唐介丝毫也不去质疑甘奇话语的可信度,只想知道其中细节。
  
  甘奇自然娓娓道来,先把捉拿潘家酒楼大掌柜潘国的事情拿来说一番,然后把晚间宴请之事也说了一番,甚至把酒桌上几人说的话语也详细说一番。
  
  直男唐介,何等脾气?川字眉拧成了一团,开口说道:“岂有此理,身为朝廷命官,竟然公然以权谋私,枉顾国法,不思皇恩浩荡,朝廷有难,却还为一己私利奔走,此等贼子,岂还能留在朝堂?我今夜就写好奏章,明日送到御前,后天大朝会,定要在朝堂文武面前弹劾几个贼子,以儆效尤,也为道坚的差事开个好头。”
  
  唐介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官了,他其实明白甘奇来找自己的意思,他也愤怒这等以权谋私之辈,但也是主动帮甘奇办成此事。
  
  甘奇起身大礼:“多谢唐御史。”
  
  “诶,你我之间就不必如何客气了,你我虽然是初见,却神交已久,若是道坚愿意,私下里称一声兄长,那是再好不过的。”唐介就是喜欢甘奇这种嫉恶如仇的清流。
  
  “谢过子方兄。”甘奇岂能不愿意?必须顺着杆子往上爬了。
  
  为何古人的字里面,许多都带有一个“子”字?比如曾巩曾子固,张子房,赵子龙,苏子瞻,苏子由,孔子祥,冯子鱼,唐子方……
  
  因为“子”字本身就是古语之中对于男人的美称,最早的时候,几乎就是君子帅哥的意思,所以许多人的表字之中,经常带着“子”,以为美称。
  
  苏子瞻,意思大概就是苏家高瞻远瞩的风度翩翩的君子大帅比。
  
  “既然道坚称了这一声兄长,那愚兄就多言几句,为官之道,在于明志而正身,君子之道,威武不能屈,贫贱不能移,富贵不能淫。当嫉恶如仇,当鞠躬尽瘁,范文正公有言,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……”唐介唐子方,这一刻说得语重心长,博古论今……喋喋不休。
  
  甘奇听着,认认真真在听,这一刻内心之中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来见唐介了,清流,什么都好,就是喋喋不休的说教,让人有些尴尬。
  
  甘奇认真听得半个时辰,还得频频拱手去谢。
  
  唐介也很是满意,这个贤弟,当真极好。
  
  知道甘贤弟告辞而去,唐介还有依依不舍,相送而出,在门口目送远去。
  
  转过天来,甘奇到那个寒酸的衙门去上班,到得大厅,便吩咐左右:“把这大堂清空了,高案抬到头前,甲士左右列队站好,水火棍备上,一应刑具都摆开了,令牌也放在高案之上。”
  
  一旁的史洪磊闻言有些尴尬:“甘先生,这个……”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“回先生话语,高案还是有,令牌却还未来得及置办,水火棍也没有,刑具也没有。”这就是史洪磊的尴尬,衙门是有了,但是衙门里的东西,要啥啥没有。
  
  难得当了官,甘奇准备摆一番官威,威武升堂审案,没想到办案条件差成了这样。
  
  “叫李主事速速去置办这些东西,熟练的老狱卒也当弄几个来,就到皇城司去借几个来,刑具皇城司也有,也一并去借。”甘奇吩咐了一下。
  
  史洪磊记下之后,甘奇又道:“先让甲士列班,升堂了,把人犯带来。”
  
  啥啥没有,凑合弄吧。
  
  史洪磊已然吩咐人清理大堂,班上主官座椅,还有一旁庭审记录的席位。
  
  然后又吩咐一帮铁甲军汉列队站好。
  
  这水火杀威棒没有,这是个难题,总不能弄些柴火棒子代替吧?但是不弄点什么,这衙门的威严又显示不出来,想来想去,史洪磊也想到了一个办法,把军汉用的长枪一人发了一支。要是打板子打屁股的,也能堪用。
  
  凑合弄吧。
  
  待得甘奇穿戴好官服官帽,坐在头前,开口一声大喊:“带人犯!”
  
  喊这一声,还挺有感觉,有些新奇之感,抬头四处望了望,甘奇又觉得差了一点什么,差了哪呢?
  
  甘奇想来想去才想明白,是自己头顶之上,少了一块类似于“明鉴高悬”的牌匾。本该有的回避与肃静的牌子,也没有。
  
  下次再说,凑合弄吧。
  
  人犯已然带到。
  
  史洪磊还是见过衙门升堂的,便是一声大喊:“升堂!”
  
  威武……
  
  稀稀拉拉的声音,都没有喊齐,也还凑合。第一次升堂,没办法。
  
  甘奇知道还有一个程序,一低头,竟然没有找到惊堂木,拿自己的大巴掌一拍桌子,开口喝问:“堂下何人?”
  
  堂下自然是潘国,从昨天下午饿到第二天早上,连一口水的没有喝,哪里还有什么精气神,口中答了一语:“草民潘国。”
  
  “你可知罪?”甘奇这一套,学自某个时代的大黑脸弯月牙。
  
  “草民无罪。”潘国又饿又渴,倒也硬气。
  
  “来人啊,打!先打二十大板。”这句话是甘奇忍不住说出来的,不知道为何,就这么一句,喊得就是舒爽,甘奇可是受过现代司法教育的人,怎么会如此不顾人权呢?
  
  甘奇喊完这一句,也有些反思。不过回头一想,不给这厮脱层皮就放出去了,这商税监衙门哪里还能有威严?
  
  甘奇又是一声大喊:“打三十大板!”
  
  左右军汉,已然如狼似虎,几人上前把潘国压在地上露出屁股,长枪倒提,噼里啪啦就是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