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晏几道要装逼

第三百五十九章 晏几道要装逼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这位晏公子能牛逼到什么地步?史料记载,历史上的苏轼,在已经名满天下的时候,曾经想与他见一见,结交一下。这位晏公子听到了消息之后,大手一挥,说道:“若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要来见我,那满朝诸公,哪个不是我父亲的弟子门生?若是都要来见我,我见得过来吗?”
  
  这一语,让当时早已名满天下的苏学士,脸都被打肿了。
  
  晏公子是谁?乃是昔日宰相晏殊之子晏几道,大了甘奇一岁,小了苏轼一岁,正是二十郎当岁。刚刚获得仁宗批准,恩荫为太常寺太祝的官职,就是管皇家祭祀之类的差事,养家糊口的闲差。他说满朝诸公都是他父亲的弟子门生,倒也不是完全说假,不过也有讽刺朝堂诸公的意思在其中。
  
  晏几道,那是贾宝玉一般的人物,比贾宝玉还要贾宝玉,钟鸣鼎食之家喊着金汤匙出生,文采斐然,锦衣玉食。直到前几年老爹去世了,家道才算中落,也可能正是因为老爹去世之后,晏几道在社会上受到了一些所谓人走茶凉的打击,沉寂了几年,如今得了恩荫当了官,有了养家糊口的资本了,他又出来晃荡了,谁也瞧不起,谁也看不上。
  
  苏轼?苏轼是谁?晏几道可不在意。
  
  今日出来吃酒,就是因为新官上任,出来庆祝一下,左右还有几个以往的好友。来日这晏几道,也是反对变法的急先锋。
  
  几个好友听得晏几道的话语,似是会过意来,便有人开口说道:“叔原兄莫不是要那云姑娘过来唱曲?那小弟便去帮你叫一趟。”
  
  晏几道何许人也?岂能这么没有逼格,抬手一拦,说道:“不必,倒显得你我失了风范,纸笔备来,待我也填上一曲,好教云姑娘知晓,这汴梁城里,谁才是词道魁首。”
  
  “那是那是,叔原兄之词,岂能是旁人可比?近两年,汴梁出了个甘道坚,他能声名鹊起,那也是叔原兄懒得与之争锋,今日便正好,叔原兄大作一出,这汴梁城才知道谁更有才。”
  
  晏几道听得奉承之语,笑都不笑,接过纸笔,便是一曲在手:斗草阶前初见,穿针楼上曾逢。罗裙香露玉钗风。靓妆眉沁绿,羞脸粉生红。?流水便随春远,行云终与谁同。酒醒长恨锦屏空。相寻梦里路,飞雨落花中。
  
  写罢之后,晏几道开口:“送过去,便说是我晏几道送给云姑娘的。”
  
  这是情词,似乎带着年轻人争风吃醋的味道。
  
 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争夺,其实只有三种情况,一种因为利益,一种因为女子,还有一个就是面子。这汴梁城的楼宇里,每天不知发生多少这种事情。
  
  苏轼那边,正吃着酒菜,唱着歌,开开心心会旧友,忽然就把人给得罪了,一封词作送了过来,还有话语:“云大家,隔壁晏公子送来的词作,请过目。”
  
  苏轼闻言就不开心了,自己这正撩着妹呢,怎么还有人横插一脚?苏大学士自从出道以来,从眉州到益州,从益州到汴梁,哪里碰过一合之敌?
  
  苏轼也不气,只道:“什么晏公子?”
  
  云锦儿反倒有些尴尬了,起身一礼,答道:“回苏公子话语,乃是晏相公之子晏几道。”
  
  晏相公是谁苏轼是知晓的,晏几道,没听过。苏轼只道:“唱来听听。”
  
  甘奇看着苏轼的模样,算是明白过来了,只在一旁发笑。晏几道是谁,甘奇倒是知晓的,只是一直在汴梁城没有见到过这个人,这两年也没有听到过这个人的什么名声。不过甘奇知晓,这个晏几道,那也是一个历史上有名的词道大家。
  
  云锦儿带着一些尴尬,开口去唱。
  
  晏几道的词是好词,情情爱爱的,都在词里了,这就是谈恋爱的专用词。甘奇听起来倒是有些耳熟,想来也是传世佳作。
  
  苏轼却头一偏,说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,比我刚才那曲,差得太多。”
  
  甘奇笑问:“子瞻是填一曲回他,还是就这么回他?”
  
  苏轼一转头,与一个小厮说道:“你去回他,就说他那一曲,比我的差太多了,若是不忿,来此一见,我便与道坚会他一会。”
  
  甘奇这是无妄之灾了,争风吃醋的,甘奇有些舍不得自己的词,因为甘奇不比苏轼,存货不那么多,这般时候,碰到苏轼与晏几道,那得要好词才能镇得住场面。甘奇自信如今自己也能填出不错的词,但是水平上就不那么自信了,必须得用存货。
  
  不过苏轼把话都说出来了,甘奇自然也就不能怂了,只能苦笑一语:“今日当把他比下去。”
  
  苏轼没当回事:“就怕他不敢来。”
  
  话语还在说着,不得片刻,晏几道说来就来了,气冲冲走进来就问:“哪个是眉州苏轼?”
  
  苏轼头也不抬,甚至还把头偏到了一边,口中一语:“我是!”
  
  历史上本该是晏几道把名满天下的苏学士不放在眼里的,这回是阴差阳错,成了年轻的苏轼不把晏几道放在眼里了。但是这两人的冲突,似乎是注定的。
  
  “好大的口气,这汴梁城里如今猫猫狗狗的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。你既然口出狂言,如何分说,且划下个道来。”晏几道如今正是要起名头的时候,这场争端看起来是争风吃醋,兴许也有晏几道有意而为之的味道,他就住在汴梁城,肯定也听说过苏轼的名头,要起大名,不踩苏轼踩谁?
  
  若是苏轼的好友甘奇也在,那就更好不过了,算是找到正主了。
  
  为何头前几年晏几道不出来争夺?因为头前几年,晏几道的处境实在有些尴尬。
  
  自从他父亲晏殊死后,晏几道就算是寄人篱下了,倒也不真是寄人篱下,而是寄养在自己二哥晏承裕家中。晏殊有八子,晏几道排行老七,晏几道当时也是没有办法,还不能安身立命。
  
  从小锦衣玉食的晏几道,也没有什么安身立命的手段,晏殊也算清流,本无多大家业,死后家业也轮不到未成年的老七来管,所以晏几道一边寄人篱下,手无余钱,另外一边就等着做官,不然离开了二哥,晏几道连吃饭都成问题。
  
  恩荫做官,晏殊八个儿子都等着呢,仁宗再如何念旧情,那也得一个个的来,如今终于是轮到老七晏几道了,当了个太常寺太祝,这回算是安身立命了。
  
  安身立命之后,人生也需要有一点追求,晏几道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如何了得,如何不凡。这不就得拿着不菲的俸禄出来争个才名了。
  
  晏几道要装逼,苏轼只有一个不屑的笑声,什么诗词文章的,苏轼的自信早已建立,有人要踩他搏名声,他自然也不会有个好脸色。
  
  晏几道自然气不打一处来,正欲发作,旁边之人连忙一拉,说道:“叔原兄,这位,这位就是甘道坚……甘先生。”
  
  嗯?晏几道视线转向一旁的甘奇,这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,正主就在这里?踩苏轼只算是临时碰上了,在这汴梁城里把甘奇踩下去了,那才是真正的名声鹊起了。苏轼就算是顺带手了,毕竟苏轼离京两年多了,在这汴梁城的名声差了甘奇太多。
  
  晏几道倒也不着急生气了,抬手一礼,话语却有些咄咄逼人:“原道是近来名声大噪的甘道坚当面,正好,今日便在这樊楼一并切磋切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