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七十章 刚起来,少年!

第三百七十章 刚起来,少年!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甘奇回到了衙门,直接进了班房,刚一提笔准备写些什么,没有想到韩琦也跟着就到了商税监。
  
  韩琦是来干嘛的?自然是来帮衬甘奇的。
  
  只是甘奇有些不识好歹,并不热情,甚至除了一个敷衍的礼之后,连一个笑脸都没有。
  
  甘奇这是真的要刚了,准备把“刚”字贯彻到底,甘大先生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,岂会给韩琦面子?
  
  官大压死人,中国历来如此,但是中国也不缺极为刚的官员。为何有许多官员能那么刚?有几种原因,比如无欲则刚,有些人哪怕是当官了,却无欲无求,好似哪一天突然豁然开朗了,然后胸怀宇宙,看看星空就行了,这种人在官场就刚起来了,官场上这种无欲则刚是大多数。
  
  又比如历史上有许多人,真的就是君子风骨,以清流自诩,也以清流自律,又臭又硬,这种人也不少。
  
  还有一种刚,是选择性的刚,聪明人的刚,是一种智商与情商极高的体现,比如韩琦就是如此。
  
  这么一条道,甘奇此番是准备走到黑了,干过文彦博,今日再干韩琦。
  
  所以韩琦,自然就不用想在甘奇这里得到任何的好脸色。
  
  韩琦自然是生气的,在甘奇面前,有气自然要出,便是开口呵斥:“甘道坚,门外几千人,你竟然不出面去处理,却还在班房里稳坐,是何道理?”
  
  甘奇有些心烦,本来准备提笔写东西,韩琦非要跑来打扰,口中没好气答道:“如此大事,下官从七品怕是难以解决,既然韩相公到了,不若韩相公出门安抚一番?以韩相公宰执高位,只要出门而去,处理起来自是不在话下。”
  
  韩琦被甘奇一语怼噎住了,立马又道:“甘道坚,本相此来,是帮衬你的,你却如此不识好歹,那也莫怪本相不通情面!”
  
  甘奇脸上带了一些笑意,心中在想,你不来害我就行了。口中却道:“下官就是念得相公好心来帮,所以还请相公出门安抚一下众人,如此事情必然轻松解决。”
  
  这话不假,韩琦若是真出门发句话,事情就真解决了。
  
  韩琦大袖一拂:“不知尊卑,不知上下,本相在此,你竟还在案后稳坐,大事临头,却无所作为,汝辈为官,尸位素餐。”
  
  韩琦骂人了。也是甘奇做得太过了,班房里,从七品的主事竟然坐在正中案后,朝堂宰执首相,竟然站在下面,这天下哪里有这般道理?
  
  “相公若是真想帮衬,衙门里正堂指挥调度就是,官员十一人,账房二十五人,税丁一千零六十人,皆归韩相调遣。相公若是想要下官指挥调度,那便请相公安坐吃茶,下官有下官的解决之法。”甘奇是不卑不亢,头也不抬,笔终于落下了。
  
  白纸之中写了一个抬头:《农户疾苦,饥而为国。商户暴利,却聚众抗税。》
  
  抬头写完,甘奇在想这一篇文的具体内容,主要是把农户们如何辛苦劳作,如何给国家缴税的悲哀写出来,然后再写商户如何暴利,如何赚得盆满钵满,却还要集中起来,暴力抗税。
  
  韩琦自是看不到甘奇在写什么,却是被甘奇的态度彻底激怒了,指着甘奇又骂:“甘道坚,你这官莫不是不想当了?”
  
  “下官一心为国,日月可鉴。相公若是要把下官革职查办,请回政事堂出公文一道。”甘奇这是装也装作无欲则刚了。
  
  笔下却又有了一个抬头:《商者,低买高卖,哄抬物价,栋梁之蛀虫,奸猾之辈也!》
  
  这一篇自然就是要写商人的可恶,把商人比作社会的蛀虫,从来不事生产,却能腰缠万贯。
  
  甘奇如此抨击商人,并非甘奇不知道商人对于社会的作用与价值。而是斗争所需,甘奇所描述的商人形象,也是极其符合这个时代的人对商人的固有认知的。为何儒家社会的阶级排序是“士农工商”?
  
  因为这个时代的人,就认为商人是蛀虫,是奸猾之人,是依附于社会的蛀虫。所以商人的地位才会如此低下。奸商,在这个时代可不是骂人的词,而是对商人普遍的形容。甘奇就是要把这种情绪彻底挑拨起来。
  
  韩琦已然被甘奇的无欲则刚怼得七窍生烟,心中愤怒之下,便要让给甘奇来个求仁得仁,开口一语:“甘奇,既然你不想当这个官了,那本相就如是禀报陛下知晓!”
  
  说完之后,韩琦拂袖而去,韩琦此来是准备给甘奇使绊子的,想要让甘奇把矛盾激化。既然在这里不行,韩琦自然要走,出了这商税监,也还有的是手段。
  
  甘奇连送别之语都懒得与韩琦说。而是又写了一个抬头:《为何农户为国缴税心甘情愿?为何商户为国缴税百般反抗?》
  
  这一篇要写的内容就不用多说了,就是进一步黑化商人。
  
  还有一篇抬头:《偷税漏税之商户,乃叛国之犬也!》
  
  最后甘奇又写了一个抬头:《朝廷商税监衙门最新出炉:不诚信商户黑名单!》
  
  商人是社会发展的润滑剂,是经济发展的催化剂,作用巨大。但是今日,甘奇准备把商户一黑到底,当然,是暴力抗法的商户。之后甘奇还要出一个“诚信商户名单”。
  
  满大街的标语,到处传唱的“依法缴税,利国利民”的话语。不是甘奇为了好玩才弄的,甘奇已经营造整个汴梁社会对于商税这件事情的道德制高点,先入为主,深入人心,如今哪怕是街边孩童,也知道不缴税的商户,就一定是坏人。
  
  这一点,甘奇是未雨绸缪的,如今人心是可用的。那就要彻底把这人心用到极致,阶级斗争,先把阶级分出来,然后把好坏分出来,然后就可以斗争了。
  
  拿着几篇拟定好的文章题目,甘奇起身喊道:“史洪磊。”
  
  门外史洪磊飞快而入:“在!”
  
  “让衙门里所有官员与账房回家,收拾衙门里所有的东西,装车带走。把牢狱里的人换上甲胄,装车带走。最后让所有的士卒都回去,全部都走!”甘奇这是什么操作?
  
  史洪磊都愣了,愣愣问道:“主事所言可是当真?”
  
  甘奇认真点点头,还指了指自己的桌案,说道:“这些笔墨纸砚,可都是我私人之物,都要好好保管着,过几天咱们再回来。”
  
  也是这衙门草创,啥啥没有,置办的东西也少,连公文卷宗都不多,说运就运走了。甘奇这是准备躲一下了,韩琦出去了,自然还得发难,发难的手段甘奇也想得出来,不过就是要激化矛盾。
  
  甘奇应对之法,只有一招,躲起来。这么个寒酸的衙门,破桌椅破板凳的,要砸就砸,要抢就抢,门窗什么的最好都给砸了,过几天好好装修一下,反正有钱。
  
  随你们去,爷不跟你们玩了。就当衙门放几天假了。
  
  史洪磊依旧还愣,但是口中却道:“遵命,立马去办。”
  
  千余税丁,破烂衙门里也没啥东西,主要就是一些公文账本与发票,还有十几个犯人。公文账本,两三个箱子都够了,发票存货还比较多,得多装几个箱子,犯人们拉出来,套上铁甲,堵住嘴巴,往车里一扔。几辆车,就把一个衙门搬空了。
  
  官员账房先下班回家,接着几辆车出去了,然后甘奇拿着几张纸,坐车挤了出去。千余税丁,回到甘奇之前买的院子里,脱了甲胄,往城外而去。
  
  衙门,大门紧锁。
  
  门外众人,头前也还没有注意到这些动作,当看到一队队的税丁慢慢离开,才发现不对劲。
  
  此时的韩大相公,又在家中设宴了,来了不少官员。
  
  韩大相公黑着脸,举杯开宴。
  
  开宴之后,便立马有人问道:“不知相公为何事而愁?”
  
  发问之人争先恐后:“相公,事情已成,商税监甘奇,此番便是有通天之能,也不可能平息得了这场乱事了,那些商户之人,没有下官的吩咐,便是如何也不会从商税监撤回去的。还请相公宽心!”
  
  韩大相公今日设宴可不是庆功宴,所以他黑着脸摇了摇头,说道:“诸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想要事成,只是把衙门围着,怕是难以奏效。”
  
  “不知相公所言何意?”
  
  “相公若是还有什么吩咐,直言即可,下官必然照办!”
  
  韩琦环看满场,眉头一皱,语气低沉:“当起冲突!”
  
  “冲突?还请相公明言,不知要起多大的冲突?”
  
  韩琦再也不藏着掖着了,冷冷一语:“冲击衙署,死伤无算。”
  
  韩琦是真的心狠手辣了。不过也是如此,只要真的冲击衙署了,死伤自然就没有办法控制了。甘奇麾下,那都是西军的杀才,一旦冲突起来,这些杀才动起了手,后果就是个不堪设想。
  
  之前韩琦与这些人商议的时候,便是想等着甘奇动手拿人,如今甘奇不动手,那就得主动出击了。这场大冲突,必须要推进下去。
  
  此时韩琦一语之后,满场皆是震惊之色。这也太……吓人了。真的在汴梁天子城内,吩咐几千人去冲击朝廷衙门,这种事情,实在有点吓人。
  
  为一年多分几千贯钱去做这事?为韩琦一些承诺去做这事?众人心中,各自思虑。
  
  在场虽然都是当官的,但也都是读书之辈,宋朝的读书人,腹黑者不少,但这大宋朝的官场争夺,特别是仁宗这几十年,并没有真正刺刀见红的时候。哪怕是这些当官之人,其实手下也没有几个真正能拿命效死之辈。这与五代十国不同,也与唐末藩镇不同。
  
  文人社会,终究是文人社会。
  
  韩琦今日一语,把满场大多数人都说懵了。这也是韩琦之前谋划的时候,还只是想着让甘奇动手拿人激化矛盾的原因。
  
  田况看得此景,开口问了一语:“怎么?都不敢吗?”
  
  田况是个狠人,是这大宋朝少有的狠辣读书人,他是真正做过狠辣毒绝之事的。他曾经负责过一桩军汉哗变起义之事,处理的办法是用各种好处许诺去劝降,但是劝降之后,立马翻脸不认人,当场活埋四百余人。
  
  韩琦又开口了:“诸位,事成之后,本相定不会亏待大家,那甘奇不过是个毛头小子,想来不敢真正拿百姓如何,死伤无算只是一句话语,也不一定真有什么死伤。哪怕真有死伤,抚恤之事,也不会亏待。诸位回去之后,与各家商户好好详谈,把此事办成了。拜托诸位同僚了!”
  
  韩琦还起身行了一礼。
  
  田况也接了一语:“诸位放心,这皇城脚下,岂能真的有人敢吩咐军汉杀戮百姓?”
  
  此时终于有人接了一语:“田相公说得也是,量他甘奇也不敢真的吩咐军汉与几千百姓动手。”
  
  有人又接一语:“韩相公,此事下官愿意效劳。”
  
  有人开口说话,有人低头不语。
  
  田况又道:“小事尔,诸位不必过于忧虑,只是给甘奇一点颜色看看而已。”
  
  又有人开口:“但愿不出大乱,下官回去好好交代一番。”
  
  “有劳诸位同僚!”韩琦认真谢过。
  
  这场宴席,吃得实在不太愉快,大多数人是忧心忡忡而回。把人命不当回事的人,终究是少数,大多数人,心中还是不忍的,
  
  对于韩琦而言,已然满意了,只要有人去做了,就已足够。群体事件,本身大多数人就是从众心理,事发当场,其实也不用那么多人“身先士卒”,只要有一些人带头冲击,只要冲突加剧,多数人的情绪都会受到影响,冲突只要起来了,就不受个人左右。
  
  众怒,只需要一个导火索,然后就有了众怒。事态就不在可控范围之内了。
  
  此时的甘奇,把衙门搬空之后,已然回到家中,几篇文章,皆是亲自执笔来写,但是这回甘奇也要用一点小心思,文章署名上,甘奇不准备署自己的名。
  
  还不止如此,甘奇还准备以畅销言情小说作者秋兰的名义,发表一篇抵制不良商户的活动倡议。
  
  甘奇要彻底把汴梁百姓对偷税漏税商户的怒火给点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