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大哥忍你们很久了 六千

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大哥忍你们很久了 六千

    茂哥儿接了崔二爷的差事,带着一帮小兄弟,提着铜锣就上街了。
  
      在绝大多数孩子从小就没有书读的时代,有时候是难以想象这些孩子是如何长大的,不用去学校里消耗一天的旺盛精力,能做的事情也不多,年纪只要到了八九岁以上,精力旺盛不说,只要家庭稍微揭得开锅,大多时候便是个无所事事。
  
      孩子总是熊的,满汴梁城,不知有多少十来岁出头的熊孩子每天无所事事,成群结队到处逛荡。
  
      提着铜锣上街的熊孩子们,一边敲打着锣,一边大声呼喊:“看热闹了,看热闹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商户围困商税监,看热闹去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走喽,去商税监看热闹喽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这就是崔二爷派给茂哥儿的差事,没什么技术含量,就是沿街叫喊着看热闹。
  
      “茂哥儿,那商税监不是人去楼空了吗?又给围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商税监的人回来了,又被那些商户的走狗给围起来了,走吧,去看看热闹去?”
  
      “去,去看看,我就要看看这些商户能不能反了天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快去快去,咱们这一片,我逛完一圈之后,也去看热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忙你的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茂哥儿,这些商户当真这么不怕死?还敢去围?也不怕官家雷霆大怒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些人是见官家仁厚,便也不怕,依我说啊,就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若是当今官家脾气大一点,看这些人还敢不敢闹!”
  
      “嘿,茂哥儿,你如今还长见识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快去吧,去晚了挤不进人群,热闹都看不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得嘞,今日就歇个半天,若是真看到热闹了,今晚回来吃顿酒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吃酒?分我一口不?”
  
      “毛都没长齐,吃什么酒,去去去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小气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看热闹了,快去看热闹啊!”茂哥儿这责任心着实不错,强忍着去看热闹的冲动,非要把这一片街面都跑完。
  
      这汴梁城里,如茂哥儿这般跑腿的小伙子,也不在少数,几乎整个汴梁城都有人沿街叫喊。
  
      离商税监近的地方,早早就有百姓赶到商税监看热闹了。
  
      三五成群的妇人,街边有暇的贩夫走卒,左右邻近的跑堂小厮,混迹街面无所事事的浑汉泼皮,应有尽有。若要说看热闹哪种人最积极?那自然是一些半大的小子,没有谁能比他们有闲工夫。
  
      这汴梁城,别的没什么,就是人多。
  
      片刻工夫,看热闹的人竟然比围衙门的人还要多。
  
      要说茂哥儿那边,其实离商税监也不算远,但是等茂哥儿赶到当场的时候,已然是人山人海,连左右屋顶都有人爬上去看热闹了。
  
      众人大多还真是来看热闹的,这汴梁城,似乎还没有见过这种事情,百姓围困朝廷衙门的事情,十足新鲜。
  
      也想看看朝廷到底会如何解决这桩事情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大多数人心中还是想朝廷能把商户压制下去的,因为大多数人心里都有一种不平衡,商户赚那么钱,凭什么不给国家交税?其中甚至也有仇富心理,想看到这些商户倒霉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也就是绝大多数人心中的心态,带着一点点小心思看看热闹。
  
      大多数人其实还谈不上义愤填膺,良民百姓,最大的特点就是事不关己还有热闹可以看,心理诅咒一下,足够了。
  
      但也还是有义愤填膺的人,比如茂哥儿这种热血小伙子,此时正在人群里左穿右突寻找着崔二爷,那崔二爷今日可是答应了他要带他看热闹的,此时自然要先把人寻到。
  
      寻得片刻之后,茂哥儿还真就在最头前的一处里把人寻到了,那崔二爷带着二三十个汉子聚在一起,似乎也在看热闹。
  
      茂哥儿上前见过,喜笑颜开,崔二爷却把茂哥儿推到身后,说道:“你就在我身后,不要出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茂哥儿不服气:“二爷,我也想到前面去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添乱!”
  
      茂哥儿不服气,却也无可奈何,挤也是挤不过去的,只怪自己身板还不够,力气也不足。
  
      聚来看热闹的百姓,越来越多,连路边的屠夫的一张条案,都能站上去十来个人,站上去了还不够,还得再踮起脚尖。街边还有老妇人开的茶摊,一张临时歇脚喝茶的桌子上,也能站上去五六个人。
  
      如此人山人海,倒也真让一些人心中有些发虚。
  
      准备冲击衙门的人群之中,有一个汉子开口问道:“王管家,这么多人,咱们还干不干?”
  
      “哼哼……你怕了?”王管家捋着山羊胡,老神在在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待小人如再生父母,小人岂会怕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怕就好,就怕没人看热闹,看热闹的人越多越好,若是看热闹的人少了,我还怕事情闹不大,无人知。今日这般场面正好,就把这汴梁捅破喽,看那狗官如何收场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是王管家高明,难怪主人让您老当管家呢,您老就不是我们能比得上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拍马屁了,叫大家都准备好,待叫骂得差不多了,就要一起冲上去,冲上去的时候可别怂了,谁怂了,往后就滚出家门,自谋生路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王管家放心,咱们宅子里,可没有一个怂货,今日如此人多势众,那狗官还敢在天子脚下动兵杀百姓不成?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这个理!只管往前冲,有人拦就打,到时候回家,主人自有重赏。”
  
      前面已然叫骂了一会,甚至已经有推推搡搡了,只是那些军汉的大木盾着实厚重,零星的冲突是破不开防御的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在这汴梁城,若不是天子脚下,若不是众目睽睽。许多事情早就计划妥当了,哪里还需要这种让冲突慢慢升级的戏码?人聚好,一声令下,往里冲就是。
  
      不过话说话来,也是要有众目睽睽,万一那甘奇是心狠手辣愣头之人,真有过火并,那一定得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,如此才能捅破天去。
  
      所以这一切,做戏都要做全套,做给汴梁百姓看,做给满朝文武看,做给皇帝陛下看。
  
      反正就是要出大事,不论甘奇如何处理,这大事都要出。甘奇不下令,不阻拦,也得出大事,至少要让商税之事在甘奇手上失败。若是甘奇下令阻拦,痛下黑手,那就更是大事了。
  
      反正今日,就是要甘奇倒霉,如何也脱不了困。
  
      这是死局。
  
      这是由高人设计的必死之局。
  
      设计必死之局的高人,此时正在家中与另外一人喝酒。
  
      稍稍喝多一些,这高人开口说道:“田相公,着人唱一曲如何?”
  
      田况田相公点点头:“但凭韩相安排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韩相公抬手一招,话都不用说,自然有人去安排好。汴梁城内的达官显贵,都会在家中养一些歌舞伎。
  
      “韩相高明啊,如此一招,便也断送了甘奇的前程,还能把他辛勤谋划的商税之功劳夺在手中,下官差韩相甚远,还得多多学习。”这话也说得不假,韩琦但凡亲自出手,不论是上次对狄青,还是这次对甘奇,所设之局,那都是死局。
  
      上次狄青,韩琦竟然能把朝廷运粮的船直接沉到江里,如此逼着狄青乖乖入瓮,那时候的狄青,权没权,粮没粮,大军正在贫瘠之地,路途还遥远。若不是甘奇用诈骗之法,狄青的项上人头只怕早已落地。
  
      今日甘奇,哪怕躲回老家,也躲不开这一遭良民百姓被逼无奈的乱事。官逼民反的大戏,反都反起来了,他甘奇还如何躲得过去?
  
      韩琦很是自得,却摆摆手:“小道尔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于韩相而言是小道,于下官而言,那是拍马难及。”田况这是马屁,但也不全是马屁,心中其实还真有点佩服,不仅佩服韩琦的果断,也佩服韩琦拉拢人心的手段,那些官员为何愿意为韩琦做这件事情?这就是厉害之处。
  
      此时唱曲的姑娘进来了。
  
      韩琦开口问道:“田相公要听何曲?”
  
      “韩相点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点点头:“唱一曲甘奇作出的新词牌,就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相公,可是《皂罗袍》?”姑娘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对,就是《皂罗袍》,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,这两句写得极好,这甘道坚,才子也!”
  
      “年轻俊彦也,奈何夭折!”田况笑答一语。
  
      姑娘点着头,调着弦,已然开唱。
  
      商税监门外,冲突已然升级,一触即发。
  
      有位管家在人群中挤了挤,听得另外一人几句话语之后,连忙又挤回原处,狠厉一语:“提好棍棒,听我下令,马上就要冲进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左右十来个汉子,皆是一脸紧张,却也把手中的棍棒使劲攥了攥。
  
      一场祸事,一触即发了。
  
      外面看热闹的人群中,崔二爷忽然回头与茂哥儿笑道:“茂哥儿,你不是喜欢用石头砸人的吗?今日再砸几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茂哥儿闻言问道:“二爷,你不早说,我也没带石头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没带,我带了,给,十几块,往里砸!”崔二爷边笑着,还真就从一人手中拿过了一个口袋递给里茂哥儿。
  
      茂哥儿接过口袋,又问:“往里面砸吗?砸那些商户吗?”
  
      崔二爷点点头:“只管砸,都扔出去,扔完你就回头往外去,今日这大事,就算你也干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走。”话语在说,茂哥儿拿出一块鸡蛋大的石头,就往前面扔去。
  
      石头飞向空中,再落下,便也不知砸在了谁头上,只听得一声惨叫。
  
      随后便是怒骂之声:“那个狗日的扔石头,谁?给爷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却见空中又飞来一块石头。
  
      又是一声惨叫:“头都破了,谁他娘扔的石头。”
  
      茂哥儿也愣了愣,他还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扔石头,原来还有别人也在扔,茂哥儿便也起劲了,立马再扔出去一块。
  
      茂哥儿又愣了愣,因为忽然之间,惨叫声此起彼伏,这扔石头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了,是几十个之多。
  
      茂哥儿更是起劲,把口袋往脖子上一挂,左右开弓,就往前面人群里扔去。
  
      此时还听得有人喊叫大骂:“砸,砸死这些无良商户,砸死这些国贼。”
  
      茂哥儿也立马跟着骂:“砸死这些辽人的狗,党项人的儿子!”
  
      这一句是茂哥儿的专属。
  
      崔二爷回头笑道:“小子不错,干这件事是有赏钱的,你今日出了力,二爷回头分你十贯钱,比你爹几个月挣的都多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,是真舍得本钱。
  
      “十贯?这么多?那我得使劲砸,得把石头扔远一些。”茂哥儿这个激动啊,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。崔二爷能在街面混出头脸,还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,兴许也是崔二爷看好这个小子。
  
      炸锅了,头前准备冲击商税监的人群炸锅了,无数人抱着头,怒骂呼喊。
  
      那位王管家也抱头愣住了,连忙在人群里穿来穿去,寻到一人面前,开口问道:“张爷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    张爷大概就是这次行动的总联络人,他也有些无措,回头看了看,又往前看了看,喊道:“别管后面了,往前冲,现在就冲进去。”
  
      这句话才刚说完,背后忽然传来呼喊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他娘的,就是你扔石头砸爷爷,爷爷干死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打,打呀!”
  
      “打死他们!”
  
      也不知到底谁要打死谁,反正后面打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远处看热闹的人忽然也喊了起来:“打,往死里打。”
  
      但是近处看热闹的人,那就着急了,也没处躲,只得不断开口说道:“我是看热闹的,与我无关,无我无关啊,你们打你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为什么能打起来?
  
      因为看热闹的人群里,就有不少人是来打架的。
  
      比如甘霸,此时的甘霸,就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,旁边汉子近两百号,今日就是来打架的,打谁?自然打的就是要冲击商税监的这些人。
  
      为了打这一架,甘霸做足了准备,甚至把铁甲拆成一小块一小块,衬在外衣里面,手中的铁尺就带了两根,左手一根,右手一根,已然冲入敌阵。
  
      那崔二爷,收了巨款,接了脸面,今日自然就是来打架,身边带着二三十号汉子,有人牛皮盖着肩膀,有人头上戴着一个木头盔,这就是街上火并的装备,有人带刀,却是没有人拔刀,手上皆是棍棒铁尺。
  
      如崔二爷这般做好准备来火并的街面人物,十几号之多,也就代表了有十几伙人与那些商户家丁打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场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。
  
      人群之中,王管家连忙问道:“张爷,怎么办?后面已经打起来了,你看那边,那个胖汉子,正往咱们这边冲过来!”
  
      张爷也急了,抬手一指:“先打那个胖汉子,把他们打回去!”
  
      胖汉子,自然就是甘霸,手下没有一合之敌,两柄铁尺,也就是两条铁棍,那家伙,干谁谁倒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甘霸,身怀武艺,满脸横肉,体型巨大,力量自然也是巨大,而且还心狠手辣。
  
      这要论打架,这些家丁奴仆小厮,与街面上的泼皮混混,手段差得太远。
  
      胖汉子如蛮牛一般,往前横冲直撞。胖汉子对面之人,也是呼喊大作:“快来帮忙,快来帮忙啊,先打这边!”
  
      乱成一锅粥,就会出问题。
  
      比如一个看热闹之人见一人冲向自己,连连摆手:“我是看热闹的,与我无……啊……你打错人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是无妄之灾,看个热闹,话还没有说完,被人一闷棍打在肩膀上,跌坐在地。这人爬起之后,也是气不过,一跃上前,便抱住了那个打自己的人,往地上滚去,便是不能白挨了这一棍。都是街边贩夫走卒,打架没有什么章法,但是一膀子力气是有的。
  
      此时,乱到这般程度了,许多看热闹的人才知道大事不好,里面的开始往外挤,外面的却不动,跳着脚往里看。这倒也不是不好,一旦真的全部都开始掉头奔跑了,这么多人,定然要出踩踏事件,好在外面的人不动,阻止了奔跑,也算许多人的幸运。
  
      跑不出去怎么办?路边都是院墙,隔壁就是三司与一些其他的衙门,也有人家的住宅,大门早已关闭了,但是翻墙也要翻进去躲一躲,无妄之灾不能受。
  
      商税监内,甘奇稳坐大堂,听着外面呼喊的声音,皱着眉头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史洪磊急匆匆奔了进来,急道:“主事,外面打起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只是轻微点头:“嗯,我知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咱们的人与他们打起来了,是他们自己打起来了。”史洪磊还解释一语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我也知道。”甘奇答道。
  
      史洪磊着急忙慌,见得甘奇不疾不徐,也不那么着急了,而是担忧问道:“这般打起来了,到时候官家问起来,咱们可要吃罪的,这当如何是好?”
  
      甘奇摇摇头:“吃罪?关我们什么事?这是百姓看不惯这些商户偷税漏税,心有不平,怒而群起击之,咱们商税监可是一直谨守本份,并没有参与其中,吃什么罪?咱们商税监只管收税,还能管得住汴梁百姓不愤怒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史洪磊愣了一愣,又道:“主事所言……还真是这么个道理。”
  
      就是这个道理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甘奇解决之法。不是要火并吗?那就并一场。韩大相公有能力说动那些当官的,那是人家能量大。
  
      甘先生没有这个能量,只能用着江湖脸面,花着钱,说动那街面人物。
  
      打吧,甘奇给甘霸的指示,那就是往死里打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甘霸,左砸右敲,口中还骂骂咧咧:“他娘的,我大哥忍你们很久了!打死你,打死你!”
  
      火并,甘霸是专业的!
  
      好在今日算不得甘霸与这些家丁奴仆算不得深仇大恨,否则甘霸腰间还有一柄刀,那要是拔出来,就不得了。杀人,甘霸也是专业的。
  
      今日甘霸,动员了差不多五六百号人,与这些家丁小厮比起来,还真不算多。就算加上少数自发帮忙的,还有一些无辜挨打了还手的,人数也比不上那些商户的家丁小厮。
  
      但是战局,却是一边倒的情况,甘霸如那锋矢一般,已然直插敌人大阵,过得不久,头也不抬、只顾往前的甘霸,抬头一看,竟然看到了商税监的大门口。
  
      甘霸气呼呼调过头来,口中有一语,像是骂人,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他娘的,今日算是给大哥出气了,再也不忍了!当个官真憋屈。”
  
      皇城司押官李明,今日眼皮一直跳,总觉得今日要发生什么事情。早些时候,他也听得门外到处有人敲锣呼喊,便也知道今日商税监又被围了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这种事情,也不是李明可以参与的,唯有忧心忡忡坐在衙门里,只希望甘奇没事,安稳度过此劫,毕竟他与甘奇关系也算不错,好不容易结交了一个未来很有前途的文官,可不能就这么成了无用功。
  
      李明也就只能担忧了,别的他实在无能为力。连兵都不敢往商税监派一队,也怕惹祸上身。
  
      不过打探消息的人,李明还是派了不少过去。
  
      此时消息忽然回来了,一个便装军汉奔回来上前拜道:“押官,不好了,商税监那边打起来了,几千人火并呢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怎么说打起来就打起来了呢?”李明吓坏了,皇城司是干嘛的?很大一部分职责就是负责汴梁城治安的,也给皇帝打探消息之类。类似于明朝锦衣卫的组织,只是没有锦衣卫权力那么大。
  
      “禀押官,卑职也说不出个道理,但就是打起来了,还不是税丁与人打起来了,而是百姓自己就打起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汴梁城发生了几千人的大火并,必然有死有伤,皇城司若是再无一点动作,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  
      李明一跃而起,此时管不得那么多,连忙说道:“快快通知另外几位押官,击鼓聚兵,速速开赴皇城司。我……我先进宫面圣,奏请陛下定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汉子转头急忙去击鼓。
  
      李明也跟着奔出门,直往皇城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