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八十章 侍御史

第三百八十章 侍御史

甘正与甘三爷来见,甘奇点着头:“见一下吧。Ww.co”
  
  甘霸出门去请。
  
  甘三爷带着笑脸,走进客厅,竟然先与甘奇见礼,甘奇连忙起身,一家人有个长幼有序,所以这般有些不妥。
  
  甘正行礼,甘奇倒是没有在意。
  
  寒暄几语,上了茶水。
  
  三爷开口说道:“道坚,许多事情,都是小老儿的不是,小老儿在这里赔礼了。”
  
  三爷又站起来躬身一礼。甘奇自然要扶他起来,不受这一礼。
  
  一边的甘正也随着拜下。
  
  甘奇开口答道:“三爷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事情已经过去了,正哥也受了一番苦头,往后就不说这事了。”
  
  “道坚雅量,小老儿感激不尽。”说完这句话,三爷连忙转头示意甘正。
  
  此时甘正也上前大拜:“都是我鬼迷心窍,都是我不识好歹,甘主事若能不计前嫌,甘正愿为我开封甘氏赴汤蹈火,百死无悔!”
  
  甘奇抬头看着甘正,点了点头:“这句话说得还像是那么回事,也希望你说到做到,开封甘氏这么多年,就出了你我二人,若是同心协力,来日当是一桩美谈。若是同族异心,以后难免教人笑话。”
  
  “甘主事说得是,我一定牢记于心。”甘正如今,看起来还真是幡然悔悟的样子,兴许也是没有办法了,得罪了当朝宰相,还能如何?若是不靠着甘奇,以后就不谈什么前程了,眼前这个官都当不下去。
  
  枢密院是韩琦的大本营,韩琦在枢密院经营多年,如今换田况当枢密使,其实枢密院依旧还是韩琦的地盘,甘正这枢密院的官便也就当不下去了。
  
  所以三爷开口:“道坚,许多事情,正儿回来都一五一十与我这个当爹的说了。正儿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人,他能冒着风险去阻止村里的那场火并,便证明正儿还有那赤子之心。最后关头正儿悬崖勒马,还是帮着道坚你的。如今正儿这枢密院的官,怕是当不下去了,还请道坚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,给正儿谋一条路子。”
  
  三爷说得并非没有道理,甘正是坏,但是还真没有坏到骨子里。至于甘正是真的幡然醒悟了去帮助甘奇,还是被逼无奈帮助甘奇,这都不是那么重要,至少甘正在那一刻,内心中有了一个抉择。
  
  甘奇沉默了片刻,甘正并未落座,躬身在一旁等候着。
  
  甘三爷也一脸期待看着甘奇。
  
  许久之后,甘奇终于开了口:“唉……一家人,总不能不管不顾。如今各地会有税官差充入京,你便到雍丘当个税官如何?雍丘乃是京县,品级本就比一般县要高,也不委屈了你的品级,雍丘知县乃是陈翰之父陈礼,想来也会多多照拂与你。如此你暂时也不必离京,直接到商税监去上值,待得差充期满,你就回到雍丘去,好好把雍丘商税之事办妥,办妥了差事之后,我在帮你调入三司衙门里去。如此,这仕途便也顺了,若想升官,下放地方州府是最基本的资历,晚去不如早去。正哥如何?”
  
  甘奇说得这么一大通,还真是安排得极为妥当,甘正已然连连点头:“多谢甘主事不计前嫌,多谢甘主事大恩大德。”
  
  甘奇却摇摇头:“不是我不计前嫌,而是你自己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这条路由不得你反悔了,你也知道朝堂上是何人与我为敌。已然是你死我活之局,如今你已上了我这条船,也就下不去了。唯有兢兢业业,办好差事,一步一步加官进爵,否则你我,都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  
  甘奇这话,兴许是在敲打甘正,似乎还是对甘正并不那么信任。也不能怪,甘奇没有那一眼看透人心的读心术,便也唯有这般。
  
  “甘主事,你放心,甘正非那朝三暮四之人,便是为我开封甘氏一族,死又何妨?”甘正如此答道。
  
  甘奇点着头,暂且把甘正的话语当成真的听,还看以后。
  
  三爷又是起身来拜,这已经是他进门之后的第三拜了:“道坚,咱们这开封甘家,以后就全部拜托你了。”
  
  甘正又跟着拜。
  
  甘奇长长叹了一口气,喊着人备酒菜,这个甘家村,道得今日,终于算是走入正轨了。
  
  给甘正调动的事情,甘奇没有这个能力,也没有这个路子,却是这点小事,其实甘奇还得亲自去求皇帝开口安排。
  
  什么叫做权势?其实甘奇还差得远。
  
  这汴梁城,一场乱事来得快,去得也快,恢复平静的汴梁城,好似与以往没有了什么区别。
  
  真要说有什么区别,就是这大街小巷里的标语越写越多,都是“依法纳税,利国利民”这一类,再也没有人阻止刷标语的人了,甚至有人还会主动叫商税监的人往自家院墙上刷。
  
  发票这种东西,也越来越深入人心,在甘奇巨大的宣传攻势之下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消费了就要拿发票,因为有了发票,商家才会向国家缴税。
  
  街面上时不时有来往的便装税丁到处巡查商户,时不时还是能抓到一两次现行,不过这也就算不得什么事情了。
  
  能把商税之事做到今天这个地步,甘奇是用尽了心血与精力。
  
  时间飞快,第二个月的商税又到了盘账的时候了,数字已经突破了五十万贯,比甘奇预想的还要多。
  
  这份答卷,已经比满分还要高了。
  
  王安石忙碌着培训各地税官的事情,甘正也到了商税监工作。
  
  当甘奇再把第二个月的税收账目做好呈到老皇帝面前的时候,老皇帝内心的欣喜都表现在了脸上。
  
  便是第二天,一道圣旨就到了商税监。
  
  商税监从七品主事甘奇,擢升为御史台从六品侍御史。
  
  甘奇接过圣旨,从从七品升到从六品,还穿不了红官服,还得穿青色官服。
  
  但是甘奇却很是满意,这种升官的速度,还真是坐着火箭一般的速度。侍御史,几乎就是御史台的二把手,有时候是一个人,有时候会是两个人,侍御史,也就是常说的御史大夫。
  
  御史中丞一般就是御史台的主官,从四品,后来元丰改制的时候会提高品级。御史中丞从四品,侍御史从六品。主官与副官,差别还是很大的。
  
  为何说甘奇的升官速度是坐了火箭?因为从六品与从七品之间,在宋朝的管制中并非只差了一个级别,而是差了至少三个级别。
  
  唐宋两朝,在官员品级之上,其实是有讲究的。熟话说“官居一品”,就是当官当到最高了。其实以官职而言,并非这么回事。
  
  要论官职而言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或者说后来的尚书左仆射,两种都是首相的称呼,已经就是朝堂最高的官了。但是这些人,也并非就真的一品了,甚至往往连二品都不是。一品二品,在唐宋之时,那是极其少见的,相当于给某些功勋卓著之人的荣誉头衔一般。
  
  所以唐宋的六品七品,就已经是中层官员了,八品九品的,也并非真的就是芝麻小官。到得五品了,那就要穿红衣了,已经就是高官了。馆阁,另说。品级高低,主要在散官阶的封号与实授官职。
  
  当然,历史上也会有改制,到得元丰年,也就是二十年后,官职品级有了一个普遍的调整,多是往上调整,提高了品级,乃至于官职的称谓,以及一些朝廷的系统,都做了调整。
  
  甘奇一下子由从七品变成了从六品,已经就是皇恩浩荡,受了莫大的优待。
  
  以后甘奇正式列班朝堂,大小朝会,皆不缺少。
  
  至于这商税监衙门由谁来接手,皇帝也在问三司包拯与王安石的意见,让二人商量一下,拿出一个备选名单,之后再来商量考核定夺。
  
  包拯与王安石也回来问了一下甘奇的意见。
  
  甘奇的意见很简单,给出了一个名字,李定。
  
  为何不是蔡确呢?
  
  甘奇心中有过一番思虑,心中也有一杆秤,李定其人,就如名字里的那个“定”字一样,比较坚定,适合为主官。
  
  蔡确,其实不适合做主官,比较适合副手一类的事情。
  
  因为李定每每遇事,都敢拿主意,而且性格也较为硬朗。蔡确遇事,却多是思前想后,少了果断进取,瞻前顾后。但是蔡确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交代给他的事情,他都能做得很好。
  
  已然是七月中,连第三个月的商税都移交三司了,甘奇才真正走马上任。
  
  如今的御史中丞是张昇,不得很久,他也会升任参知政事。朝堂如今都在等着升官,比如任参知政事的曾公亮,此时正想去接任枢密使。御史中丞张昇,也在想着往前走一步。
  
  能当御史中丞的人,那都是喷子中的战斗机,张昇也不例外,喷倒过宰相刘沆,出使过辽国,是很有性格很有能力的一个人。老皇帝赵祯这一辈子,用的御史中丞,几乎没有一个是怂包,一个个都是战斗机。这个老皇帝,其实还是很有识人之明的。
  
  清流人物,自然喜欢清流人物。关键的张昇这个人,还很有诗词之才。
  
  所以当甘奇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,张昇看着甘奇,便连连点头:”素闻道坚风骨正雅,文采斐然,仁义在心,治学有方,当真是年轻俊彦,弱冠英才啊!“
  
  ”张中丞谬赞,下官小小年纪,当不得如此中丞夸赞。“甘奇这是谦虚。
  
  ”在老夫面前,不必如此谦虚。今日履新上任,往后当好好办差,监察百官,弹劾宵小,定要秉持风骨,不可有丝毫私心,以为御史之道也。“张昇这算是教导。
  
  ”下官当铭记中丞之语,上任此职,必与贪赃枉法之辈斗争到底。“甘奇这话可不是假的,御史大夫岂能白当?这种职位,就是满世界喷的,如今正好,有他韩琦罪受的。
  
  要说北宋哪个衙门更像明朝锦衣卫?其实就是这御史台,有调查之权,有捉拿之权,有审理之权。这些权利与明朝人见人怕的锦衣卫如出一辙。有些时候,锦衣卫的主要执法对象是官员,御史台的主要执法对象也是官员。
  
  但是两者有一个区别,锦衣卫是军事特务机构,里面当官的,主要都是军队出身的人。而御史台,却是一个文官衙门,里面当官的都是进士,都是饱读诗书之人。武人与文人的区别,就是宋朝御史台与明朝锦衣卫的区别。
  
  但是如今甘奇到了这御史台,这御史台就不是御史台了。甘奇是一头文人里的猛虎,执法权力许多时候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,真正不同的是使用权力的人是谁。
  
  甘奇来之前,其实就有了打算,打算把这御史台当作锦衣卫来用,至少对于某些人来说,这御史台就是锦衣卫。
  
  张昇其实很喜欢甘奇,因为最近朝堂上发生的事情,他就在一旁亲眼所见。面对当朝枢密使,一个从七品的官竟然也能一步不退,这种人天生就适合做御史。
  
  听得甘奇信誓旦旦之语,张昇很是欣慰,开口问了一语:”道坚新上任,可有准备着手什么事情吗?“
  
  甘奇点了一下:”下官已经准备好了上任之后第一件要办的差事!“
  
  ”何人何事?说来听听。“张昇问道,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是什么时代都不会变的事情,年轻人更有冲劲,张昇如此问,便也是看看要不要帮一下甘奇,让甘奇在朝堂上出一下彩,得一些功劳。如此也算是示好了,如今的甘奇,再也不是一个小喽啰。
  
  只是甘奇接下来一语,听得张昇惊骇非常。
  
  ”下官上任侍御史,第一件差事便是要着手调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贪赃枉法之罪证!“甘奇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  
  张昇惊骇过后,说了一语:”此事,这个……你可有眉目?“
  
  甘奇为何这么直言?不是甘奇傻,而是他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要与韩琦死磕了。这件事情不是做给韩琦看的,因为韩琦早已把他当作了仇敌。甘奇这么做,一来是沽名钓誉,二来是打击韩琦的脸面,三来,甘奇是真的准备死磕了。
  
  还有一点,也是震慑一下御史台的其他官员,让他们知道他甘奇可不是好惹的人。
  
  ”已有眉目,只等上任侍御史,便着手调查。“甘奇一脸的严正!
  
  ”这个……老夫先带你在这乌台转一转,熟悉一下环境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