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谁比谁高明? 六千六

第三百八十二章 谁比谁高明? 六千六

甘御史、甘大夫第一次上朝。『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℃Ww.Co
  
  “臣有奏,弹劾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,指挥不当,调度有失,致使庆历兵败,葬送朝廷在西北几十年经营之心血…………此等无能之辈,岂能还在朝堂稳坐?”
  
  老皇帝看着百官之中的那个年轻人,挠了挠头:“甘卿,二十年前的事情了,朝廷昔日早有定夺,不必再拿来说了。”
  
  “臣还有奏,弹劾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,鼠目寸光,毫无远见,水洛之民,心系皇恩,为国抗贼,日日思归。昔日要建水洛城之时,韩琦竟然不闻民意,不知百姓疾苦,反对建城护佑我大宋百姓,实乃不仁不义……此等不仁不义之辈,其还有脸面居庙堂之高?”
  
  老皇帝摇了摇头,又道:“唉……十几年前的事情了,甘卿何必还拿来说呢?人总会有一些过错,不能全知全能。”
  
  甘奇是不依不饶,抱着笏板又道:“臣还有奏,弹劾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,敛财无度,挥霍享乐,两度相州为官,竟然中饱私囊,以权谋私,为自家建造巨大的林园享乐,微臣所言句句属实。”
  
  老皇帝终于提起了一点精神,看着甘奇,又看了看韩琦,问道:“甘卿可有证据指控此事啊?韩家本就是相州大户,建一个园林,也不能就说韩卿中饱私囊以权谋私了。这种事情,还是要有人证物证的。”
  
  韩琦也是叹气摇头,甘奇还真是说到做到啊,说要死磕,还真就死磕了。
  
  不过老皇帝的话,听得韩琦倒是很舒服的,句句维护着,好像不与那竖子甘奇一般见识的感觉。这种被皇帝信任的感觉,是真的好。
  
  甘奇便答一语:“微臣再去调查,定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  
  老皇帝点点头:“嗯,有了人证物证,再来禀奏。”
  
  “微臣遵旨!”甘奇今日的任务完成了。
  
  甘御史,甘大夫第二次上朝。
  
  “臣御史台侍御史甘奇有奏!”
  
  “讲。”
  
  “臣弹劾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以权谋私,其家族在相州用各种手段并购土地,如今韩家所属土地,以达几十万亩之多,其家族在相州已然成了一方巨擘,家中养的奴仆就有几千之多,仰赖韩家谋生的佃农佃户,早已超过十万之数。相州韩家多出仗势欺人为祸乡里之人,百姓敢怒不敢言,相州知州更是如韩氏家奴一般,每每有与韩家相关的官司,皆压而不发,甚至也不开堂审理,此事在相州人人尽知,还请陛下圣明,将韩琦革职查办。”
  
  甘奇又是一通话语,这种传言是真,但是甘奇并未去相州真正调查过,便是知道这种事情,就算去相州调查,一时半刻也不可能调查出什么,韩家在相州早已成了土霸王。
  
  甘奇也没有想过要用这些事情扳倒韩琦,韩琦不是文彦博,寻常手段是解决不来韩琦的。
  
  此时韩琦也出来说道:“甘道坚,你有完没完了?你这般弹劾与老夫,老夫是不是也要弹劾你身家巨万,在汴梁城内豪富一方啊?”
  
  甘奇昂着头答道:“韩相公,下官身家巨万与你家不同,下官是还未当官之时,就已发迹,用的是自己的聪明才智。而你韩家,既不做生意买卖,也不从事生产劳动,除了并购土地,就是并购土地,你韩家如今,已然成了王谢之族,家中奔走者数万之多,朝中依附者也是数不胜数,如此家族,其中龌龊,罄竹难书。”
  
  老皇帝开口了:“甘卿,韩相为国,那是兢兢业业的,不能说当了大官就是罪责。不过韩卿也当把甘卿的话语听进耳中,家族巨大,许多事情想来也并非一定没有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,约束族人,也是本份。”
  
  “遵旨!老臣下朝之后就去信一封,着各房各支,严律族人,当宽以待人,仁义为怀。”韩琦说着这话,心中还是舒服的,老皇帝一番话语,其实就是再一次证明了对他韩琦的信任有加。
  
  “好,此事罢了,诸卿还有何事要奏啊?一并奏来。”老皇帝一语,就把甘奇的弹劾揭了过去。
  
  甘奇倒是也不气馁,今日的任务算是完成了,过几天朝会再继续。
  
  只是甘奇下朝出得皇城还未走远,就被赵宗汉找上了。
  
  赵宗汉找甘奇,依旧是那句话:“道坚,殿下有请家中一叙。”
  
  甘奇不疑有他,直奔老王府而去,如今这王府的匾额早已被摘了下来,老王爷去世了,这里就再也不是王府了,再想在门上挂上王府的牌匾,那还要许多年。
  
  甘奇再见赵宗实,赵宗实一脸的焦急,开口便道:“道坚,你为何近几天总是与韩相过不去啊?韩相乃是自己人啊。”
  
  听得这句话,甘奇已然明了,皇家子弟,终究是与众不同的,终究不是一般人家的思维模式。
  
  甘奇唯有禀报一语:“殿下,非我与他为难,实乃他三番五次要置我于死地,不说头前,就说那商税之事,旁人皆以为幕后主使就是田况,其实我知道,真正的幕后主使乃是他韩琦,所以我与他,早已是不死不休之局。”
  
  赵宗实闻言心中大急,连忙又道:“道坚,这种事情岂能乱说?你可有证据?韩相其人,倒是不错的,他是愿意助我的。你也知道,曹皇后向来不喜我,朝中有韩相帮衬,我才多少有些心安。”
  
  此时的甘奇,只有无奈,其实也能理解赵宗实的心态,老王爷走了,内无助力,外无援手,当得这么一个皇子,自然是日日惶恐,大门不敢出,二门不敢迈,人都不敢见,就怕出得任何一点问题被人放大了,导致功败垂成,韩琦对此时的赵宗实而言,真的就像是定心丸一般。
  
  皇家之事,就是这样,说谈感情,那是自己想得太多,说不谈感情,那好像就没有什么可谈了,人终究还是感情动物,这是不能缺少的。
  
  有些事情,甘奇有想过和盘托出,和盘托出,想来也不过就是今日这种场面。
  
  人嘛,要能屈能伸,要忍一时顾大局。这是赵宗实觉得甘奇应该做的。
  
  “此事与殿下无关,我只是想自保,我与韩琦相比,蚍蜉与鲲鹏之别也,他眼中自是看不上我的,踩死我,不过是抬脚之事,我与那蝼蚁一般,避无可避。但求保得一条生路而已。想来韩琦也不会因为我一个个小小六品就与殿下生出嫌隙。若能安稳度过此劫,还能在朝堂效微薄之力,若有来日,我也定会竭尽全力,以报家国。”甘奇说得有些负气。
  
  赵宗汉看得赵宗实面色有些变化,连忙也道:“兄长,道坚不是愚蠢之人,他心中沟壑纵横,便也知道轻重得失,兄长当多多帮着道坚才是,道坚与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”
  
  赵宗实立马说道:“我就是一直在韩相面前抬举着道坚,所以此时才会叫道坚来问。且不说韩相为人如何,至少在此时,他对我们来说是那天大的助力,道坚若是真与他有仇有怨,此时委屈一下,求个万全,忍一时顾着大局,想来韩相鲲鹏一般的人物,只要道坚能与之好言好语,他暂时也不会如何与你计较,我也会在中间多多斡旋。道坚以为如何?”
  
  忍一时顾大局,这句话赵宗实还是说出来了,都在甘奇的预料之内。
  
  甘奇不是不能忍一时而顾大局,关键是甘奇知道,就算忍了一时,加赵宗实在中间斡旋,韩琦也不可能放得过他。
  
  若是此时甘奇逼着赵宗实在他与韩琦之间做出一个选择,那就是小孩子的想法了。帝王之家,你说这个,那是有多幼稚?登基才是帝王之家一切行事的基本准则,感情也应该在这个基本准则之内起作用。
  
  为何赵宗汉能与甘奇成为真正的朋友?为何赵宗实会说出今日这一番话语?
  
  这就是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问题了,赵宗汉是朋友,赵宗实其实是领导,然后才是内兄。
  
  与领导成为朋友,那是不可能的。差事办好了,才能是朋友。差事若是有差错,领导永远就是领导,没有一点侥幸。今日赵宗实还只是仁宗膝下唯一的皇子,来自赵宗实若是成了皇帝,许多事情就更要谨小慎微了。
  
  历朝历代,从龙之功看起来荣耀加身,其实祸福难料,多少从龙之人,转头来不过也是一个人头落地的结局,这才是现实与历史的常态。那些什么从龙之后与皇帝亲如一人的,都只是话本小说里的故事。
  
  但凡看着故事,有侥幸的人,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与皇帝亲密有加的人,才是真正第一个人头落地的人。
  
  最是无情帝王家,不是玩笑。帝王从古都是称孤道寡,就是告诉你,他是孤家寡人,不要过于亲近。
  
  甘奇早已过了妄自尊大的时候了。对这一切早已看得明明白白。
  
  甘奇还能答什么?
  
  “殿下,朝堂之上,我弹劾韩琦,多也是沽名钓誉之想,并无任何实际罪名,殿下放心就是,轻重缓急,我都有个分寸。如今身为清流言官,官家在上,岂能事事低眉顺目?那如何能受官家看重?”甘奇如此解释一语,无可奈何。
  
  这一语,听得赵宗实心中大定,口中连连说道:“原道你是这般想法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  
  赵宗汉也是喜上眉梢:“兄长,我就说道坚心中自有分寸吧,你看,果然如此吧?刚才你就是白白担忧。”
  
  甘奇也笑了笑,一切还是靠自己的。
  
  甘奇带着稍稍有些不舒服的心情回衙门而去。只是他没有想到,转过头来,老皇帝就召赵宗实去见了。
  
  老皇帝当面,赵宗实老老实实见礼,躬身一旁,只能聆听圣训。
  
  今日老皇帝是真有圣训,开口说道:“听闻近日你足不出户,也不见人?却独独只与甘道坚频频相见?”
  
  这话问起来,就是有原因的,如今这个年纪的皇帝,不会说一些没有用的废话。
  
  赵宗实心中一惊,连忙解释道:“父皇在上,儿臣如今之身份,万万不敢与外臣交际,唯有道坚,乃是宗兰之夫婿,自家之人,所以才多有走动。”
  
  “唉……朕也知道,但是难免落人口实,这不,就有人来与朕说这些事情,朕也知你一向是安守本分的人,不是旁人口中说的那般。但是也要顾虑一下,以往甘道坚是个商税主事的时候,便也无人多说,如今他乃是御史,身负监察百官之职,也算权柄在握,就当避嫌了。”老皇帝这不是敲打赵宗实,只是在教育他而已。能把赵宗实立为皇子,老皇帝还是喜欢他的。
  
  “是是,儿臣知晓了,以往便再也不敢见他了。”赵宗实被吓住了,连连说道。
  
  “你啊……一家之人,怎么能不见了,逢年过节,总还有个天伦之乐。只是叫你平常多多注意,避一些嫌疑就是。”老皇帝很是正统保守,避嫌与亲情兼顾,这是他的价值观。
  
  “儿臣明白了。”赵宗实躬身一礼。
  
  “明白就好,将来你若是继承大统,自然也当有几个肱骨之臣,甘道坚若是一直如此勤勉为国,朕会把他留给你的。”老皇帝这话就真的说透彻了。
  
  “儿臣万万不敢胡思乱想。”赵宗实依旧是个谨小慎微。
  
  老皇帝摇摇头,知子莫若父,他知道这个从小寄养在宫中的继子,道德品质是不错的,就是过于谨慎,但是老皇帝也能理解他这种谨慎,到了这个年纪,还能有什么看不透的呢?
  
  所以老皇帝唯有摇摇头,又说另外一件事情:“朕欲赐你一名,你可愿意?”
  
  赵宗实跪拜而下:“请父皇赐名。”
  
  “曙字极好,以为拂晓,寄托无限希望。就与你赐个曙字吧。赵曙,好听,上口,寓意极佳,甚好。实字过于保守谨慎,换了去吧。”老皇帝赵祯,把赵宗实的实改成了曙,其实也是有寄望其中的。
  
  “写父皇赐名。”赵宗实……或者说赵曙,也不知道会意到了没有。
  
  “回吧。”
  
  “儿臣告退!”
  
  出得殿中,赵曙早已浑身湿透,见皇帝,如经历了一场大战一般,心跳不止,汗流浃背。
  
  也不知这皇家到底好不好。赵曙短命,却也不知是不是与这一辈子谨小慎微的郁积有关。如今的谨小慎微,早已不是赵曙故意为之了,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。
  
  回到家中的赵曙,依旧思前想后,惶惶不安。
  
  去了衙门的甘奇,坐在自己班房之内,眉头久久不开,心中思虑万千。
  
  与韩琦的擂台,还得打下去,本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了,不是谁能斡旋得了的,哪怕是老皇帝从中斡旋,也只会是把韩琦再惊吓一番,更加重仇怨,如煽风点火一般。
  
  要扳倒韩琦,常规手段其实是不奏效的,哪怕是甘奇如今行的虎狼手段,其实也难奏效。
  
  古代高层的政治争夺,本身就不在事情上,只在皇帝一个人的心中,皇帝觉得谁好,谁就好,皇帝觉得谁不好,谁就不好。臣子争夺所为,不过就是想方设法去告诉皇帝谁好谁不好。这与女人争宠,其实是一个道理。
  
  若是皇帝觉得谁人好,你说他家人跋扈,你说他亲信违法,皇帝也只会叫那人管教家眷,也只会说那人少了识人之明。
  
  不过话也说回来,这种事情的坏处甘奇受了,其实甘奇也受了这种事情的好处。因为皇帝如今也信他甘奇,谁人若是构陷甘奇什么,老皇帝必然也是这种态度。老皇帝在田况之事上,心中明显就是偏向甘奇的,若是老皇帝对田况信任有加,而不那么信任甘奇,任凭甘奇又天大的证据,老皇帝兴许也是一句话,再查。
  
  所以甘奇也没有资格去批评什么事情,因为他就是这种情况的受益者。
  
  所以说甘奇去调查韩琦什么罪证的事情,其实多少有些徒劳无功。韩琦与历任宰相都不一样,别人短则几个月,长则两三年,都得从宰相之位滚蛋,唯有韩琦,就是能长盛不衰,仁宗朝几年不衰,英宗朝也不衰,神宗朝还能稳坐相位。
  
  能动韩琦的唯一办法,甘奇想来想去,依旧还是在皇位更迭之上。
  
  过得几日,甘奇忽然听闻了一事,听说几个相公在御书房内与皇帝奏对之时,韩琦竟然提出了要多立几个皇子,以供考核选优。
  
  甘奇又听人从后宫传了消息来,说是曹皇后也赞同此法。这个从后宫传消息来的人,是李宪。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怪,李宪与甘奇,说话没有几次,说话的内容都从来没有超出过公事,两人甚至连顿酒都没有一起喝过,却就是成了盟友。
  
  如今李宪不同了,身为延福宫大总管,内宫里数一数二的权势人物,如今巴结讨好的人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。别说什么钱财,也别说什么子侄读书,只要李宪开口,有的是人为他奔走效劳。
  
  偏偏就是甘奇昔日送去的那些钱财有用。
  
  听到这个消息的甘奇笑了,韩琦这是高招,釜底抽薪的高招,不过在此时甘奇看来,这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来。
  
  帝心帝心,有时候在某些人看来不那么重要了,自己的利益才重要。
  
  选吧,只要皇帝点头了,那就选,汴梁城里成百上千的皇家子弟,百年国祚了,而且皇家族谱还往前延了几代,如今织席贩履之辈姓了赵,那也是某王之后。
  
  甘奇在这汴梁城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倒也没有听说哪几个姓赵的声名鹊起的,不是梳头踢球的,就是买妾**的,又或者是借钱不还的。
  
  家世传承,三代而衰,见识大的,读了书的,走了路的,那得有个长盛不衰的家世,遍数京城,无出汝南郡王府右者。
  
  难道再从汝南郡王府选一个?若是再来一个看重妹夫甘奇的怎么办?韩相公选不选?
  
  不从汝南郡王府里选,也行。是选真的有能力的?还是选一个听话记恩的?
  
  选个有能力有野心的,韩琦罩得住吗?指挥得了吗?不怕到头来想要权倾朝野,反倒成了第一个被清算的人?
  
  选一个听话记恩的老实人,唯唯诺诺的,仁宗是能轻易忽悠的吗?看得上吗?
  
  万事万物,福祸相依。
  
  此时的甘奇,乐见其成,那就让韩大相公来选。
  
  反倒是满汴梁城姓赵的都
  
  只是这种风声从皇城里传出来之后,把赵曙给吓坏了,一面让人去约韩琦,一面派赵宗汉来见甘奇。
  
  韩琦那边倒也没有吃闭门羹,约好再见。想来韩琦自有一番说辞在心中,保准能把赵曙先忽悠住了。
  
  甘奇这边,与赵宗汉说了一些真心话:“献甫回去与兄长说,此事莫急,先看陛下定夺。就算要再选皇子,也不必着急,不争不抢不多言,简在帝心。”
  
  “道坚,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了,以往是不争不抢,如今再不争不抢,怕是要被旁人争抢去了。”赵宗汉如此说道,这话应该不是他自己说的,而是赵曙吩咐他如此说的。如今赵曙不敢见甘奇,唯有用赵宗汉当成传话筒了。
  
  甘奇摇摇头,答道:“献甫,你不解其中之意。别人是无可奈何必须要争要抢,因为选他出来,那就是来争抢的。若是兄长也下场争抢,那就落了下成了,反倒让旁人有了一个争抢的目标。你回去与兄长说,管他山雨欲来,我自岿然不动。看别人下场抢个头破血流就是,是卖弄文才,还是卖弄仁义,亦或者如何露脸,只管让他们去官家哪里露,便看看到底是小丑呢,还是真命之子。”
  
  甘奇这话,与韩琦说给赵曙的话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  
  韩琦与赵曙说道:“殿下莫急,老臣此举,乃是帮衬着殿下。殿下容老臣细细道来。”
  
  赵曙的急切就在脸上:“韩相快快道来。”
  
  “殿下想想,如今官家身体还算康泰,这后头的路还长远着,夜长自然梦多,觊觎之人定是数不胜数,皇家子弟成百上千,有野心之人也不知几何,凭什么偏偏这皇位就落到殿下身上?想要从中作梗之人,都在跃跃欲试,殿下想想自身,可有一日安心稳妥过?”
  
  “当真不曾有一日睡过安稳觉。”
  
  “是了,敌暗我明,夜半三更,林中野兽环伺,如何睡得安稳?老臣如此一举,便让那些林中野兽露出面目,敌明我明,便也知晓对手是谁。以官家对殿下之看重,又岂是旁人能轻易撼动的?老臣也是一心向着殿下,有官家看重,有老臣帮衬,殿下高枕无忧就是。自古以来,皇位更迭,从来没有不血腥的,殿下万万不可心怀侥幸,与其日日防贼,不如正面来一场。不论家世才情眼界,殿下都胜过旁人无数,官家乃是圣君,从不昏庸,殿下只管放心。只待有一番比较之后,殿下便可真正高枕无忧了,便是世人皆知,满朝皆知,官家也知,殿下不是旁人可比,乃是真命之子。”韩琦捋着胡须看着赵曙,微微在笑。
  
  赵曙思前想后一番,点了点头:“韩相所言,倒也有一些道理,但是……我还是心虚不已,坐立难安。”
  
  韩琦最后又来一句:“主要是此事过后,便是连皇后也再无二话可说了。”
  
  这一句话,此时彻底击中了赵曙,皇后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心结。皇后作为一个女人,膝下无子,自然不比男人有胸怀,也不比赵祯有那么多的无奈,单纯从感情出发,对于赵曙继承大统之事,那一直是耿耿于怀,对赵曙百般不待见。
  
  皇后也无二话,这真的就让赵曙心中起了几分波澜,口中答道:“韩相此举,用心良苦,拜谢韩相。”
  
  韩琦笑着点头回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