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三百九十八章 甘奇的野心

第三百九十八章 甘奇的野心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人生在世,人情往来,鸡犬升天之类,有时候并非一定不能理解。
  
  但是任何事情,终归该有一个度,十年苦读换来的一朝得中,却想所有人都两袖清风,也是不太现实的事情,在任何时代的任何国家,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
  这个度在哪里呢?
  
  甘奇在泉州这些官员面前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见解,责任,良心,底线,准绳。
  
  办好自己的差事,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所有事情,这是责任。
  
  所做的每件事情,是否是大多数人得利,是否惠及大多数人,这是良心。在私人事情上,是否侵害了别人的利益,这也是良心。
  
  法律,则是底线。
  
  国家利益,这是时时刻刻要放在心中的准绳。
  
  能做到这几点,这个官,就是一个好官。这几点也是一个官员最基本的要求。
  
  其实这个观念,带有事功的色彩,就是功利观念,把圣人教诲下放了,以事情发展过程与结果的正反影响作为一个基本准则。
  
  圣人的教诲,是升华的,是理论的,甚至许多是形而上学。对于现实有指导意义,但是许多时候也并不十分贴合现实,所以对于具体事情而言,把圣人言语下一个台阶来直白解释,则更能对现实起到真正的指导作用。
  
  往往核心的价值体系,观念体系,意识形态,它都是带有形而上学的色彩,连共产主义也不例外。所以在施行这套体系的时候,都需要进行这样的下放。
  
  甘奇如此教育着泉州的官员,给这些刚刚看到涂丘一家悲惨的官员们上了一课,说是吓唬也好,说是警示也好。经此一事,至少能保证泉州的官员在好几年内,不敢过于放肆。
  
  人心惶惶的官员们,各回各衙。
  
  甘奇终于算是把泉州这一个摊子给弄平整了,没有人再敢小看他这个年轻的知州,没有人再敢敷衍他这个东京来的富家子弟。
  
  没有人再敢把甘奇定下的官方收购价格不当回事。这件事情最直接的好处,就是没有人再敢利用手中的权力与商人勾结,去剥削底层劳动者的生产力。
  
  这对百姓而言,就是切实的好处,直接的利益。
  
  甘奇也想不到,过不得多久,真的就有百姓会把整筐的鸡蛋放在后衙侧门,却连名字都不留一个。
  
  对于执政者而言,中国的百姓,其实是全世界最好的百姓,他们要求得很少,只要吃饱穿暖,一家老小能和和美美过一个又一个的年节,就再也没有更多的要求了。
  
  中国的百姓,相比世界所有人而言,吃苦耐劳,逆来顺受,讲道德,有纪律,还很容易团结一心,在深厚的历史与文化底蕴之下,他们还更爱国爱民。
  
  有人说,这是傻。
  
  但是,这真的是傻吗?
  
  所谓不“傻”的人,组成的国家,组成的社会,又是什么样子的?
  
  要么犯罪率居高不下,半夜不敢出门,走到哪里不是被抢就是被偷,甚至挨打挨杀。
  
  要么就是一团乱麻,怎么也找不到出路,在冲突仇恨撕裂中盲目不知出路,在战争火海之中挣扎不知明天。
  
  所以,这不是傻,这是最大的聪慧。稳定与团结,才是一个群体最重要的特质,也是最有前途的特质。历史一次一次证明了这一点。
  
  所以,反过来说,中国的官员,其实也是很好当的,只要你真的把自己的心思花在了工作上,就把官当成功了。
  
  比如甘奇,其实很轻易就获得了百姓的拥戴。怕就怕许多官员,最开始就把心思放歪了。
  
  甘奇这个知州,算是当舒服了,泉州的读书人拥戴着,泉州的底层百姓也拥戴着,泉州大小的官员也不敢忤逆。
  
  接下来,甘奇就可以放开手脚做一些其他事情了。
  
  甘奇再一次把蒲志高找来,这回甘奇设宴相请。
  
  蒲志高似乎有些受宠若惊,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赴宴而来。
  
  今日的宴席,不仅请了蒲志高,还请了蔡黄衣,蔡济也在一旁作陪。
  
  宴宾楼,席面之中,甘奇开口问道:“蒲掌柜,本官想问一问你们家开设的船厂,一年能赚多少钱?”
  
  蒲志高已经吃了不少酒,但是他并没有醉,甘奇如此发问,他心中自然会多想,想得片刻,便答道:“回甘相公话语,船厂其实赚不到什么钱……倒也不能这么说,应该说船厂其实算不得有大盈利的产业,小人之所以要一直开办着船厂,是因为自家需要好海船,寻别人买也是买,而且还不放心,不如自家雇人造。出海本就是风险极大的事情,时不时就会有沉船的事情发生,一旦沉船那就是血本无归,所以自己造船,终归是要放心一些的。”
  
  蒲志高在生意场上打转的人,岂能不明白甘奇话语中的意思?甘奇所言,就是要分一杯羹的意思,蒲志高不是不舍得,而是相当舍得,就怕甘奇不要。只要甘奇得了好处,知道海贸之中的暴利,保准甘奇舍不得这门生意。
  
  所以很舍得的蒲志高,想给甘奇更大的好处,想让甘奇参股海贸之事。甘奇不是定制了两艘大海船吗?以后出海走一趟,把甘奇这两艘船也顺带上,一来一去几个月,保准甘奇开开心心直夸蒲志高的好。
  
  蒲志高多少有些想差了,甘奇对海贸是感兴趣,但是他对造船更感兴趣。
  
  甘奇的关注点,其实并不在生意上,而是在船只之上,他要好船,载重大的船也好,速度快的船也好,坚固耐用的也好,能打仗的也好,甘奇都要。
  
  所以甘奇说道:“蒲掌柜,蔡老你也是认识的,今日酒宴之后,便是更熟了,他们是泉州本地人,倒也并不十分愿意出海冒险,刚好这船厂就在泉州海湾之上,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赚一些养家糊口的钱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”
  
  蔡黄衣连忙起身给蒲志高行礼。
  
  蒲志高懂了,这蔡家以后就是甘奇的代言人了,甘知州这一手,还是比一般人高明的,至少比涂丘之辈高明太多,有一个代言人,总比事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要好得多,而且还可以避免许多风险。
  
  蒲志高点着头:“既然甘相公都如此说了,这有何难?小人便把船厂二一添作五,分出一半与蔡老就是,蔡老到时候派些人到船厂去,我蒲家便与蔡家共同管理经营船厂之事。”
  
  蔡黄衣带着蔡济连忙又起身:“多谢蒲掌柜提携之恩。蒲掌柜回头算一下股本,我蔡家绝不占任何便宜。”
  
  蒲志高摆摆手:“不必如此。”
  
  蒲志高是真的财大气粗,如今他家有八十艘大海船在海面往来,小一些的海船还不算。每年这些船带着泉州的货物出海,回来就换成的黄金,这种暴利,哪里在乎这点东西。
  
  甘奇却说道:“诶,生意就是生意,该如何就如何,又不是拦路街道,岂能做无本买卖?股本必须核算,该给多少就给多少。”
  
  蒲志高倒也不是矫情的人,甘奇如此按照规矩办事,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,便道:“那小人就不多言了。小人说一件其他的事情,甘相公不是在船厂定了两艘五百料的大船吗?正好,小人麾下也有船工水手,不若交给小人替相公经营一次试一试,船马上就完工了,如今季风也正好,小人正有船队出海,多带两艘船也是小事,正好走一趟大食,保准一本万利。”
  
  蒲志高还是想带着甘奇发笔财,这与给甘奇送钱是两码事。蒲志高是要把甘奇彻底绑在自己的船上,让甘奇尝到海贸的好处,甚至让甘奇打造更多的船只,让甘奇获得更多的利益。
  
  当甘奇在蒲志高这里有了真正巨大利益之时,其实蒲志高在面对甘奇之时,手上也就有了筹码,而不是任甘奇拿捏了。
  
  那时候的甘奇,有了巨大的利益掌握在蒲志高手上,是不是也该真正尊重着蒲志高,是否内心也怕蒲志高翻脸不认人,带着甘奇的船队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?
  
  这都是人心。
  
  这也是甘奇对于蒲志高来说,利用价值实在太大。若是来日有一天,甘奇真的身居宰执高位,蒲志高就更要掌握住甘奇的切身利益。
  
  可惜的是,甘奇并不信他这个外人,甘奇更相信书香门第的蔡家。
  
  蔡家,是一个没落的书香门第,若不是蔡黄裳在陈州当了一个录事参军的小吏,养出了一个进士蔡确,这泉州蔡家的读书一途就真的要没落了,再过两代不出进士,只怕这蔡家也就没有读书的基因了。
  
  而今,蔡家已然崛起在望。
  
  不是甘奇没有想过去信任蒲家,但是对于未来,对于船队,对于舰队,甘奇野心实在太大,未来的船队舰队,也过于重要,这不是生意,这是未来的国家安全,如今甘奇的眼界,哪里会只盯着赚钱看?
  
  甘奇就算不知道蒲家脑后生有反骨,也不敢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托付给说波斯语的蒲氏。
  
  蒲氏,碰到了甘奇,注定有这一劫。
  
  不过赚钱,甘奇还是喜欢的,点着头说道:“嗯,不错,反正那两艘船也近来也无甚用处,便随你们先下一趟西洋。不过,船工水手就不必安排了,本官其实知道你人手也不足,就让蔡老安排一些家族子弟去吧,也算是照顾一下蔡家子弟,到时候回来都重重有赏。”
  
  这么安排,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要培养自己人。
  
  蔡黄衣已然起身来谢:“多谢甘相公事事照拂,小老儿感激不尽。”
  
  蒲志高看着这一幕,倒也懂得,觉得甘奇是在收买人心,倒也无所谓,八十艘大船的巨擘,也不在乎两艘船的事情。
  
  “那今日之事暂且谈到这里,且先饮酒,这泉州啊,什么都好,就是这丝竹管弦差了太多,比汴梁差得太远,咿呀难闻。且不说汴梁,就说扬州苏州杭州之地,吴侬软语唱的曲,那也是美不胜收,好宴无好曲,可惜了。来日若是有机会,带着你们到汴梁樊楼去听听那里的曲调,听得一次,便是终身难忘。”甘奇如此说道,稍稍给了蒲志高一些美好的憧憬,让他知道以后是有机会去汴梁的。
  
  蒲志高不仅听出了憧憬,还听出了甘奇此时的无奈,好曲,其实就是好姑娘。蒲志高懂了,记在心上了,这好曲,可得想尽办法给甘奇送来。
  
  此时的蒲志高,不怕甘奇要得多,更不怕自己给得多,他就怕甘奇什么都不要。只要甘奇敢要,他就敢给。钱对如今的蒲志高而言,其实也不算什么,人都是这样,有钱了,就需要地位,需要势力。
  
  这一点倒是与甘奇有些相似,钱对甘奇而言,从来都不是重要的事情,甚至甘奇可以拿私人的钱去办公家的事,只求一个仕途通达,步步高升。
  
  蒲志高记下了甘奇这个大宋读书人的需求,又试探性问道:“甘相公,此时没有汴梁的丝竹管弦,要不要听一听小人家乡的曲调?”
  
  甘奇连忙摆摆手:“不必了,有碍观瞻,有碍观瞻。”
  
  在大唐看胡璇艳舞是可以的,在这大宋看艳舞,使不得使不得,甘奇可是名士大儒,更使不得。
  
  蒲志高倒也不尴尬,嘿嘿笑着,口中还说:“小人有一女儿,亲生的,那舞姿,曼妙非常,还能弹胡琴,唱曲也婉转动听,若是相公哪日闲暇无趣,只管派人来召。”
  
  蒲志高是真舍得下本,也有不屈不挠的态度。
  
  甘奇还是摆摆手:“且饮一杯。”
  
  蒲志高还是不气馁,觉得甘奇应该是听进心里去了,今日人多有些不好意思,说不定哪日就真的派人来召了。
  
  酒宴作罢,蔡黄衣与蒲志高先把甘奇送走,然后两人私下里还要谈一些入股的细节。
  
  甘奇带着蔡济先回。
  
  蔡济躬身再谢甘奇:“小人再拜恩相。”
  
  今日的事情,这份恩德,实在太大。
  
  甘奇受了一拜,开口说道:“云海啊,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,此番,我会派你去船厂。去了船厂,你一定要把造船的所有门道都摸清楚,还要把那些匠人笼络好,往后有大用。但是你万万不可把今日我与你说的事情泄露半分。”
  
  听得甘奇这么说,蔡济已然知道事关重大,连忙躬身:“恩相放心,小人一定办好差事。”
  
  “嗯,办好此事,来日定有重用。泉州蔡氏,兴许从你这里就会一飞冲天了。”甘奇所言,透漏着他心中的野心。
  
  蔡济激动非常,却还努力收敛着激动,努力做出一个严肃沉稳的样子。蔡氏在这泉州,是真的已经走到没落的边缘了,时也命也,唯有再躬身去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