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零五章 铁石心肠,心狠手辣,没有办法

第四百零五章 铁石心肠,心狠手辣,没有办法

蔡京这算是成了甘奇的记名弟子。Ww.co要不要真正收蔡京入门,甘奇还准备吊上一段时间,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奋斗的过程,有了这个过程再得到,才会知道珍惜。
  
  想真正拜入甘奇门下,蔡京还有许多苦头要吃。
  
  这个年算的过完了,有人过年,有人过关,所以就有了年关这个词。
  
  泉州城的一切又恢复的平静,甘奇又该下乡视察了,一个地级市的辖区,面积还是很大的,特别是在交通工具落后的年代,想来去视察一遍,没有大半个月是不可能的。
  
  工程进度,工程质量,工程环境,劳工待遇。甘知州都极为上心,谁也别想忽悠甘大知州。
  
  把驰道修通,甘奇就要开始让蔡家大笔投资了。
  
  入春之后,风向开始变了,远航的船应该开始起锚往回走了。
  
  东京的升官诰命也到了泉州。
  
  甘奇终于穿上了五品官的红袍,即便是从五品下,那也是红袍加身,威势了得。
  
  泉州大概也有许多年没有见过穿红袍的官员了,甘奇只要一出门,便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  
  因为在这大宋朝,连皇帝平常也不过穿红色官袍,再没有见识的人,也知道甘大知州这一身官服,那就是大官中的大官。
  
  甘奇升官,最高兴的莫过于蒲志高,对他而言,这回真的就是看对人了,畅想一下未来,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兴奋。
  
  只是甘奇却已经在想着怎么拿蒲志高开刀了。
  
  是找个借口呢?还是找个借口呢?还是找个借口?
  
  找个什么借口?这是一个难题。
  
  有些时候,真的不该收人好处,收了人好处之后,不免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。
  
  但是蒲家给的好处,甘奇又不得不收,不收的话,蒲志高的戒心难以消除,蒲家也不会这么快往泉州城里搬。甘奇也就没有办法轻易拿捏蒲家人。
  
  而今其实机会正好,蒲家的船,几乎下海了,连与蒲家相熟的船只,也被甘奇调用一空。
  
  如今的蒲家,是没了翅膀的鸟,就像海中的鲨鱼搁浅在了陆地上。
  
  此时不动手,更待何时?
  
  甘奇有点为难起来,若是之前,逮着这么好的机会,把蒲家一围,杀个天昏地暗就是了。
  
  但是如今,却做不到这一点了。
  
  甘奇又到蒲家去喝了一顿酒,夜晚难眠,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小姑娘,自己偷偷爬了起来,披了一件外衣,到得小院之内,踱起了步子。
  
  半夜熟睡的小姑娘,也不知怎么就发现了甘奇不在身边,不得多久之后,也爬了起来,走到院中。
  
  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甘奇听得动静,回身问道。
  
  “相公是有什么烦心事吗?”小姑娘带着楚楚可怜的双眸看着甘奇。
  
  甘奇点点头:“是很烦心。”
  
  “奴婢可以帮您吗?”
  
  “你帮不了我。”甘奇摇着头。
  
  “哦,那奴婢给相公泡一杯清茶吧。”
  
  “也好。”
  
  茶水端来,放在院中的石桌子上,甘奇并未喝,而是说道:“你且先去睡吧。”
  
  “嗯,奴婢这就去睡。”
  
  小姑娘回了房间,躺在了床上,却也难以入眠,她似乎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,也说不清来由,就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  
  万事总有一个解决的办法,甘奇思虑了许久,心中慢慢有了定计,抬头看着明月,长叹了一声。
  
  铁石心肠,心狠手辣,没有办法。
  
  第二日,甘奇并未与以前一样大早而起便匆匆回衙门上值了,而是日上三竿,依旧还呼呼大睡。
  
  蒲志高对这种情况反倒听高兴,这代表了甘奇对他的女儿越发宠爱了,便也急忙吩咐奴仆们备好午饭,只等甘奇起床之后直接吃午饭。
  
  甘奇慢慢悠悠起床了,蒲希尔帮他穿好新官服,白玉腰带系好,梳拢发髻,带上冠帽。
  
  甘奇回头看了一眼蒲希尔,给了她一个如沐春风的笑脸。小姑娘也莞尔一笑回应甘奇。
  
  转头的那一刻,甘奇面色已沉,龙行虎步而去。也低头吩咐了周侗几句话语,周侗飞跑而走,直接回衙门而去。
  
  前院客厅之中,蒲志高等候多时了。
  
  甘奇入席,蒲志高给甘奇斟酒,甘奇也连饮几杯,好不客气。
  
  终于,甘奇还是开口了:“蒲掌柜,你们家……能出远洋的大船有八十四条,出海的中等船只有二十五条,小船有十九条,专职作战的海上尖底艨艟有多少条来着?”
  
  “啊?”蒲志高被冷不丁问愣了,又道一语:“相公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?”
  
  甘奇不答,只道:“艨艟是不是有十一条?”
  
  “呃……相公说得差不离,艨艟有十二条。”蒲志高答了这一句,心中狂跳,已然知道有些不对劲了。
  
  蒲志高不知道,此时的码头之上,忽然冲过去了大批的甲士,传了知州衙门的命令,从今日起,片板不得下海,所有船只,皆要由知州衙门登记入册,暂且都锁在码头泊位之上。
  
  这还不止,整个州衙,不论是衙差,还是税丁,全部都倾巢而出了,泉州沿海之岸,全部要巡查一遍,所有能下水的大小船只,哪怕是打渔的舢板,皆要锁在岸边不准下海,州衙会发一些补贴的钱财。
  
  这么大的手笔,显然是甘奇昨夜酝酿出来的结果,只为一个事情,那就是不能有任何消息传出海去。要让蒲家出海了的船只,全部按照计划回来。
  
  蒲家宴席之上,甘奇又问了一语:“艨艟有十二条,倒是少算了一条。这么多船,生意着实是大,每年来去,几十万贯的进项,颇为骇人。”
  
  已然感受到气氛不对的蒲志高,转头看了看甘奇身后的几个铁甲护卫,硬着头皮答道:“相公说的是,若真要说钱财的进项,每年几十万贯是至少的,若是有一些别的生意,便也不止这个数。”
  
  蒲志高心中只想着希望自己这不好的感觉是错的,是自己多疑多虑了,这位甘相公一定是个好人,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。他甚至希望自己的坦白,能让甘相公觉得他忠心耿耿。
  
  甘奇又道:“嗯,海贸这门生意,还真是赚钱,本官想入一股。”
  
  蒲志高拍着胸脯:“这有何难,相公去年那两艘船只是小打小闹,今年小人让船厂日夜赶工,为相公多造几艘大船出来,保准相公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  
  甘奇摆摆手:“我要买你一半的船只,你开价。”
  
  甘奇这一语,击溃了蒲志高那一点点侥幸。蒲志高看着甘奇,眉宇皱得极深。他又转头看了一眼甘奇身后站得笔直的铁甲护卫,几个护卫的手,都一直按在刀柄之上。
  
  蒲志高慢慢说道:“相公有所不知,小人家的船,并非小人一人能做主的,各房各支都有,也都是众多族人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营生。相公放心,今年再把船厂扩大一番,只待明年,相公定有十几艘大船在手了。”
  
  甘奇还是摆手:“我等不得那么久,最多下半年,我就要入京了。你开价就是。”
  
  蒲志高陷入了两难,这船真的就是蒲家安身立命之本,只要有船在,这个世界上,蒲家到哪里都是一方巨擘,能置办这么多船,也是几代人的努力奋斗。这些船对于蒲志高来说,甚至比赚来的钱还重要。
  
  一次性给出去一半的船只,这就等于要了蒲氏一族的半条命。
  
  蒲志高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。
  
  甘奇却又说一语:“货船,我要一半。艨艟,我全都要。船厂今年所有的船只,我也全都要。”
  
  蒲志高额头上已然有了汗珠,口中答道:“相公,这般……实在有些不妥,小人也无法与族人们交代……相公……”
  
  “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,你若应下了,我保你蒲家在大宋世代无忧,你若不愿意,那此事就有些不好说了。”甘奇眼神已成了一条线,盯着蒲志高目不转睛。
  
  蒲志高心中早已大怒,这种条件,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?
  
  但是蒲志高唯有一忍再忍。
  
  要说这蒲家,哪怕是面对甘奇这个泉州知州,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的,就算是事情发展到要打要杀的地步,蒲家也丝毫不虚。
  
  但是这个时间节点上,蒲志高是心虚的,因为蒲家所有能打能杀的人手,全部下海了。八十多艘大货船,需要带走许多人手护卫,南洋去贩奴,更需要敢打敢杀之辈。
  
  到得如今,这蒲家的大宅子里,已然没有了几个能提刀的汉子了。
  
  蒲志高唯有再求一语:“还望甘相公体恤,小人实在是难以满足甘相公的要求,哪怕甘相公是要钱,十万贯,百万贯,都行,小人就当是给小女的嫁妆了,一二百万贯,小人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小女的嫁妆,也值得这么多钱财。”
  
  说到蒲希尔了,蒲志高希望甘奇能心软一下。
  
  “我,不差这点嫁妆,我就是要船。蒲掌柜以为如何?”甘奇是个铁石心肠。甘奇的铁石心肠还不止于此,今日开口虽然大,但这还不是甘奇的最终目的,毕竟甘奇还给蒲家留了一半的船只。
  
  甘奇要的是蒲家所有的船只,但是甘奇准备分步进行,不必把蒲家一次性逼到死角里面去,直接逼到死角,必然就是个困兽之斗。一点一点削弱蒲氏,温水煮青蛙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  
  蒲志高沉默不语,心中不愿,头更点不下来。
  
  甘奇又道:“蒲掌柜还是速速答复为好。”
  
  蒲志高纵横大海的人物,他哪里受过这般气,忍无可忍,答了一语:“甘相公何必如此咄咄逼人?”
  
  甘奇只答一语:“非是我要咄咄逼人,而是我把这泉州之事报到了东京,东京圣上下了旨意,也是你蒲家势力实在太大,东京那些相公们有些坐立不安。”
  
  “甘相公,小人一家,可从未对大宋有过任何不敬之事啊。”
  
  “当真没有?”甘奇音调加高了一些。
  
  “当真没有啊!”
  
  “没有往辽国析津府运过铁器?”甘奇又问。析津府就是后世天津,如今的燕云十六州之地,乃是此时辽国的南京。
  
  蒲志高双眼一张。
  
  甘奇立马又道:“若不是我与你在圣上那里说项,此时你已坐实了里通外国之罪,全家老小都要满门抄斩。”
  
  蒲志高内心之中,忽然起了一些感激。往辽国运铁器,对他来说,只是生意。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有什么后果。
  
  忽然举家搬迁到了泉州城,这还真就是抄家灭族之罪了。
  
  爱国之心,在蒲志高这里,其实是不能勉强的。他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。
  
  其实从这个角度看来,此时的蒲志高,与未来潘国的蒲寿庚,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  
  甘奇一夜深思酝酿的定计,依旧如此高明。
  
  蒲志高此时开口:“甘相公,小人知道您为难,能不能……能不能把这船只的数量少报一些到汴梁去?哪怕只说一半,如此也好啊。将来小人一定不会负了今日甘相公之大恩大德。”
  
  “晚了,事已成定局。只怪你当初不与我和盘托出,偏偏就被人告密了,不然东京圣上又岂能得知你往辽国运过铁器?”甘奇说完这一语,看了看蒲志高,又道:“我已是拼了所有的力气帮你回旋,你还能留着一半船只,已然就是法外开恩了。”
  
  蒲志高舍不得,沉默着,心中如乱麻一般,他有些信了甘奇的话语,这几个月,把甘奇伺候得这么好,连女儿都搭上了,给的钱也不少,甘奇应该不至于如此翻脸不认人,之前的甘奇,从未有过任何反常之感。
  
  忽然间翻脸了,想来甘奇应该也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。
  
  但是蒲志高也知道总有哪里是不对劲的,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的。
  
  甘奇又是一语:“对于我来说,没有什么比升官进爵更重要的事情。”
  
  这句话,甘奇带着威胁。
  
  威胁着蒲志高,不要给甘大之后的升官路造成阻碍。
  
  这一点,太过重要了,甘奇看不上百万巨款,甘奇一心只求升官。若是真挡了甘奇升官之路……
  
  蒲志高抬头看了看甘奇,甘奇双眼尽是寒意。
  
  给?
  
  不给?
  
  给?
  
  不给?
  
  给,舍不得几代人的努力。
  
  不给,今日怕是过不去了,蒲志高甚至怀疑这大宅之外,已然有无数甲士只等一声令下冲杀进来。
  
  反抗?如何反抗?
  
  蒲志高从门窗看向这个客厅之外,忽然有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,后悔不该这么快举家搬迁到这泉州城里来。若是还留在烈屿之上,哪里会落入这般境地?
  
  若是一家人还未入泉州城,蒲志高此时只需要高高兴兴答应下来,转头出海就走。哪怕是被甘奇拿为人质,蒲志高也不愿几代人的努力葬送在手。
  
  甘奇忽然起身了,迈步往外,几个铁甲跟随左右,转头怒目而视。
  
  甘奇的这个举动,让蒲志高心中一颤。
  
  再听甘奇留了一句:“切莫害我,今日你好自为之。”
  
  “甘相公,小人愿……给……给出一半船只。”
  
  甘奇停住了脚步,回头问道:“开个价!”
  
  “还请相公容小人举家商议之后再谈价格之事。”
  
  甘奇点头,出门而去。
  
  这座一排宅院合并而成的大宅之外,其实还真有几百甲士集结了。
  
  甘奇出门,史洪磊已然近前拱手。
  
  甘奇开口一语:“不论谁从宅子里出来,都派人跟上去,直接拿到衙门大牢再说。”
  
  “遵命!”
  
  甘奇快步而走,直接回衙,坐镇指挥。防止蒲家外逃。
  
  蒲志高看着出门而去的甘奇,坐在客厅一动不动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  
  此时蒲希尔带着甜蜜的笑容出来,左右看了看,开口问道:“爹爹,甘相公呢?他吃完回衙了吗?”
  
  蒲志高回头看了一眼天真烂漫的女儿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  
  “爹,你怎么了?昨夜甘相公半夜在院子里踱步,长吁短叹的,今日爹爹你也长吁短叹的。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蒲希尔问道。
  
  蒲志高慢慢起身,摸了摸蒲希尔的头,说道:“没事,你先回房去了,待得甘相公子再来的时候,再遣人知会你。”
  
  “嗯,爹爹可少烦心,多开心,烦心老得快,开开心心才能身体康泰,长命百岁。”小姑娘笑着说。
  
  蒲志高也挤出了一个笑脸回应了一下。
  
  小姑娘蹦蹦跳跳走了,蒲志高的笑也立马就挂不住了。
  
  这泉州,来的对吗?
  
  蒲志高自己问着自己。
  
  一半的身家性命,几句话之间,说没有就没有了……
  
  来日呢?
  
  这位甘相公若是还要开口呢?
  
  蒲志高陷入到了沉思,这不是拆一座塔寺那么简单了,塔寺拆了可以再建,若是这安身立命之本都没有了,这蒲家也就彻底没有了。
  
  蒲志高忽然一声大喊:“来人呐!”
  
  一个高鼻深目的汉子走了进来,手捂心脏躬身:“主人吩咐。”
  
  蒲志高慢慢躬身,一直把嘴巴凑到汉子耳旁,耳语许久,方才起身再道:“此事一定办妥,否则你也别回来了。”
  
  “主人放心,小人便是死,也把此事办成。”
  
  汉子出门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