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不去我不去.

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不去我不去.

兴许包拯还以为他把甘奇骂走了,哪里想到,甘奇不得片刻转头又回来了,后面还跟着几个抬箱子是侍卫。 ̄︶︺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%W.%kaNshUge.co
  
  包拯也有些愣,他这么骂,这个甘奇还能回来?
  
  满朝文武,那看戏的眼神,想忍一忍都忍不住,都往包拯看去,准备看包拯再发飙。
  
  包拯也没有让他们失望,堵在文武中间,指着甘奇又是破口大骂:“竖子,你这是当真要丢人现眼吗?”
  
  甘奇也是难受,答了一句:“先生,学生真有祥瑞要献,并非是丢人现眼。”
  
  “你……你,无状小儿,还不快快退下!”包拯准备来硬的。他是怕甘奇真拿出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,然后说一通歪理邪说,然后满场哄笑,那就实在下不来台了。
  
  其实祥瑞这种东西,历朝历代有太多套路,说来说去,那就是搞个东西,然后把寓意拔高,吹嘘一下,主要是把皇帝的丰功伟绩吹一下,把上天也感动一下。
  
  包拯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,也知道老皇帝等下肯定要敲打甘奇,自然还有一些人要落井下石。甘奇可以惨一下,让众人开心释怀一下甘奇的一身红衣。
  
  但是甘奇不能真的把脸丢在朝堂上了,不能真的让人当成笑柄看了。毕竟是要当官的,这张官脸,不能真的没了。
  
  事情到了这里,韩琦这回是看明白了包拯的套路了,知道包拯是要保护着甘奇,那岂能如包拯之愿?
  
  韩琦立马开口:“诶,包相公,甘知州一片赤诚之心,岂能按住不表?陛下与我等,也皆想看一看甘知州所献之祥瑞,岂能说不献就不献了?这难道不也是欺君吗?”
  
  老皇帝也笑道:“哈哈……来,着甘道坚把祥瑞带上来,让朕好好见识见识。”
  
  包拯还挡在路上呢。
  
  甘奇一脸的尴尬,小声说道:“包先生,学生这……这是真有祥瑞……您看……”
  
  包拯脸上都要黑出水来了:“你是真想把一张脸皮丢在众人面前?”
  
  甘奇连忙说道:“学生不是来丢脸的。”
  
  “包卿,还愣着作甚呢?让甘道坚近前来。”老皇帝是真要看看甘奇献个什么东西,能不能吹出一朵花来。
  
  皇帝屡次开口,包拯也是无法,让到了一边,还有一句轻声之语:“你就做傻事吧你……”
  
  这句话,怒其不争,哀其不幸,表达了包拯作为长辈的最后一丝无奈。
  
  甘奇带着几个箱子到得最头前,拱手见过。
  
  “祥瑞是何物啊?”老皇帝在高台上站起身来,双手叉腰,低头往下看着。
  
  甘奇把脚一抬,转了一圈,眼神看了看左右人,这种献宝的感觉,多少有一点街边卖艺的味道,就差那句“看一看瞧一瞧,你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”。
  
  “臣这第一件祥瑞,乃是取自西域万里之遥,能保万民不受寒冷之苦。”说到这里,甘奇又看了一圈众人。
  
  那包拯,低着头,摇着头,叹着气,心中大概在想:你就作吧你,往死里作,作完这一次,以后就知道长记性了。
  
  “卖什么关子啊?快说,到底是何物?”老皇帝都等烦了。
  
  甘奇点点头,嗯,就是要这种效果,千呼万唤始出来,老皇帝等不及了才对。
  
  甘奇慢慢揭开一个箱子,映入眼帘的是一团白绒绒的东西。
  
  韩琦看得一眼,大笑一声:“这不就是洗干净的羊毛吗?”
  
  甘奇加大音量,陡然一声大喊:“非也!”
  
  “不是羊毛?”韩琦又凑过去看了一看,有点尴尬,还真不是羊毛,远远乍一看,有点像是羊毛,凑近一看,与羊毛千差万别。韩琦尴尬一笑,对着皇帝说道:“陛下,这还真不是羊毛。”
  
  “此乃何物啊?”老皇帝的好奇心也起来了。
  
  甘奇拿起一些棉花,抖了抖,转起圈来又抖了抖。
  
  然后再反着转一圈,继续抖一抖……
  
  “甘道坚,这是何物啊?”老皇帝这个烦啊。
  
  “陛下,此物乃是棉花,出自西域,可以织布,可以裹在衣服夹层里御寒,可以做成汗寒夜里的被褥。此物织布,远不麻布舒适耐用,又比丝绸价廉,还比丝绸更能御寒。此物若是做成袄子,稍稍一加厚,漫天飞雪再也冻不到人了。所以此物能保万民不受寒冷之苦。”甘奇扬着头,一边说,一边看众人的反应。
  
  这东西的用处,看模样之后,再听甘奇一说,倒也没有人会怀疑。只是老皇帝又问:“你此番带了多少回京啊?能制作多少布料与袄子啊?够不够万民穿啊?”
  
  “陛下,臣此番带回来的棉花之物,取之不竭,用之不尽。”甘奇在装逼。
  
  “混账,莫不是你还带了个仙人回来?”老皇帝嘴都气歪了。
  
  韩琦也在笑,东西是个好东西,就是牛逼吹得太大了。
  
  包拯背过身去,不想再看了。
  
  甘奇把两袖举起,一抖一转,袖笼绕在了手臂之上,然后又打开了一个箱子,抓起了一把圆圆的小东西,说道:“陛下请看,这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棉花。”
  
  “这是什么?仙人的仙丹?能变成棉花?”老皇帝准备发怒了,别人献祥瑞,好歹也要说一个所以然,吹牛也要会吹,吹得好,皇帝心情好了,赐个三瓜两枣的,大家开开心心,也就罢了。甘奇这里,已经往纯忽悠的方向发展了。
  
  “陛下有所不知,此棉花,其实是植物,是地里种出来的,这就是棉花的种子,只要种到地上,来年就能收获无数的棉花,远比羊毛丝绸之物要廉价许多。”甘奇解释着。
  
  老皇帝已经从高台上直接下来了,他一脸的不信:“这是植物?植物能长出毛来?莫不是要种一头羊下去?”
  
  “对,植物就是可以长毛的!”甘奇笃定一语。
  
  韩琦也不信,说道:“甘道坚,你可知欺君是何罪名?”
  
  “下官岂敢欺君?植物本就可以长毛,诸位想一想,蒲公英,蒲公英是不是就长了毛?只是蒲公英长毛少,不足为用。此物长毛多,可以织布裁衣,御寒极佳。除了禽兽之毛,再也没有比棉花更能御寒之物了,而且棉花产量还极高,对于土地贫瘠肥沃与否,也没有很大的要求,棉花还易存活,大江南北,皆可种植。棉花,胜过丝绸百倍,胜过麻布千万倍。”
  
  甘奇这一番话,说得老皇帝皱了皱眉头,亲手把棉花拿了起来,手感舒适,柔软,暖和,又用双手扯了一扯,韧性还十足。
  
  其实棉花不仅能用来做衣服被子,也不仅能用来做棉甲。棉花还有一个很大的用处,那就是用来造纸,棉花造出来的纸成本比较高,但是棉花纸有一个很大的用处,那就是发行货币,耐磨耐脏耐水,能更好的流通,质感还完全不同于其他的纸,也能起到防伪的效果。
  
  老皇帝看了看甘奇,又拿起棉花种子看了看,这回他是相信了,要说甘奇为了这点小事敢撒这么一个巨大的谎言来骗皇帝,满场谁都不会信。因为这个谎言撒不了几个月就要破。
  
  老皇帝有些激动,直接大喊:“来人呐,赶紧取这棉花籽拿到后宫去种一片地出来。”
  
  “陛下……勿要着急,这棉花最适合播种的季节是四月到五月,如今已是六月,过了季节,不过此时去种,倒也并非不可。还需要多浇水,也要遮一下烈日暴晒,待得发芽长起来了,秋末收获应该还是可以的,只是产量会降低。”甘奇如此说道。
  
  “那就赶紧去种,把李宪叫来,让其精心照料看护。”老皇帝的仁慈,表现在方方面面,如果真有棉花之物,不知要庇护多少寒夜里的子民。
  
  满朝文武,这回再也笑不出声了,韩琦也皱眉在一旁,心中有点不爽快。
  
  其实满朝大多数人都不爽快,这甘道坚,献了这个棉花,莫不是又要升官了?
  
  这么甘道坚就这么走运?出去当个之后一年多,就给他碰到了这么好的东西?在场之人,哪个没有在地方当过官?许多人甚至大江南北的官都当过,怎么就没有这个运气碰上一件好东西?
  
  此时包拯已然上前,拿着棉花看看,拿着棉花籽也看了看,忽然转头一个笑脸:“嗯,道坚做的不错,此物当真是利国利民的好东西,乃陛下仁德于上苍有感!”
  
  甘奇看了一眼包拯,心想,包大人,你怎么把我的台词给说了?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呐,也学起了吹吹捧捧这一套?
  
  “嘿嘿……先生,真是祥瑞吧?”这是甘奇口中的话。
  
  “嗯,是祥瑞,当真是个好祥瑞。”包拯捋着胡子,对甘奇很欣慰,对棉花这种御寒神器很高兴,把刚才的破口大骂都忘到了脑后。
  
  这个包大人今日有点意思,翻脸比翻书还快,还一翻就是好几页,让甘奇摸不着头脑。
  
  老皇帝又问:“你带了多少种子回来?”
  
  “足可种下几百亩地。只待这几百亩地一收,把棉花籽收拢在一起,再种下去,那就可以遍布几路州府了。”甘奇答道。
  
  老皇帝抱着一团棉花在手里不断揉搓,点着头,慢慢又上了高台,这个祥瑞,他是太满意了,所以老皇帝站在高台之上,揉着棉花,还闻了一闻,开口说道:“知泉州事甘奇,进献利国利民之祥瑞,该封赏!”
  
  “谢陛下!”甘奇谢过。
  
  老皇帝站在高台上又道:“诸卿以为该以什么封赏甘道坚如此大功啊?”
  
  韩琦头一低,不说话。
  
  这就尴尬了。
  
  “等等……陛下,臣……”甘奇忽然开口。
  
  “怎么?你自己有何想法?”老皇帝还有点诧异,这种时候,就不该是甘奇说话的时候了。
  
  “陛下,不是,臣有两样祥瑞啊,这还只献了一样,还有一样保万民不受饥饿之苦的东西,还没有献呢?”这老皇帝记性不好。
  
  “对,是啊,还有一样呢?快快献来,到底是何物啊?”老皇帝有些迫不及待,这回他是信甘奇了,也把要敲打甘奇的事情忘记到了九霄云外。
  
  甘奇,再次把头一扬,环看全场,享受着所有人好奇的眼神。
  
  然后甘奇又把双手抬起,一转一抖,把袖笼收在手臂之上。
  
  再看甘奇,先抬了一条腿,慢慢放下,再抬了一条腿……就差一个京剧的背景音乐了。
  
  “莫要磨蹭,快这些……”老皇帝再次催促一语。
  
  “遵命。”甘奇拱手一答,转身开了一个箱子,说道:“陛下,诸位上官,请看!”
  
  文武百官,一个个凑着头,踮着脚,看得见的也还是少数人,看不见的想往前挤一挤,又怕有失体统。
  
  老皇帝看得见,有些失望,几步下了台阶,又看了看,没有看错,当真有些失望,开口说道:“不就是一箱谷子吗?稻谷之物,有何稀奇?”
  
  韩琦也看清楚了,开口说道:“陛下,稻谷之物,保万民不受饥饿之苦,倒也没有说假。”
  
  韩琦这是什么意思?就是在暗示皇帝,甘奇是在玩套路。
  
  老皇帝倒是还觉得韩琦说得有道理,笑着点点头:“嗯,寓意不错,此乃丰收之意,图个好兆头。”
  
  “非也非也,陛下容臣一一道来。”甘奇知道老皇帝是误会了。
  
  “你说说。”老皇帝准备听甘奇升华一下,看看甘奇口才如何,会不会吹。
  
  “陛下,此物出自占城,虽然是稻谷,但它不是一般的稻谷。此稻谷超凡脱俗,乃世间仅有之至宝!”甘奇吹起来了。
  
  只是吹得与老皇帝的预想有出入,老皇帝笑问:“此稻谷莫不是天上的仙稻?吃一颗即可饱腹?”
  
  “那……那倒不至于,想要饱腹,也得吃大碗才行。”
  
  “哦?那就是此物可包治百病、延年益寿?”老皇帝现在心情极好,得了棉花之后,再看甘奇,怎么看怎么顺眼。
  
  “这也不至于,此物就是饱腹之物,应当不能治病。”
  
  “那此物到底何处超凡脱俗了?”老皇帝不是傻,就是心情好,心情好了,随甘奇怎么闹腾。
  
  “陛下,世间的植物,有常青者,有荣枯者,荣枯之草木,一岁一枯荣,一年生一次,一年死一次,五谷杂粮也皆是如此。唯独此物,在南方炎热之处,可一年枯荣两季,臣初得之,惊为天人,便知此物之重要,比棉花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甘奇如此说完,再看老皇帝,老皇帝表情没有任何变化。
  
  “哦,一年荣枯两次?是吗?”老皇帝只顾着刚才的高兴,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不,但是这句话说完之后,他反应过来了,连忙瞪着眼又问:“什么,你说此稻一年能熟两季?”
  
  “正是,夏秋时节,南方炎热,阳光毒辣,日照长久,同一片田,夏末早秋一季,晚秋一季。此稻一年可收两次。”
  
  “这……”老皇帝惊呆了,看向甘奇,又看了看左右众人。
  
  包拯也激动不已,连忙上前抓起一把稻谷,问道:“道坚,你所言当真?”
  
  “千真万确,占城之处,皆种此稻,每年两收。”
  
  “这……道坚,你可立了大功了,千秋万代之大功。”包拯激动得手都在抖,对于农耕文明来说,甘奇此举虽然比不上神农尝百草,但也可以往神农的方向靠一靠了。
  
  “就是此物也有一个缺陷。”甘奇不是个好人。
  
  “啊?还有缺陷?唉……什么缺陷?”包拯一脸的失望,失望透顶,世间的事情,总是难以完美。
  
  老皇帝也带着一些失望的表情看向甘奇。
  
  “缺陷就是……”
  
  “你这倒霉孩子,倒是说呀。”包拯直接抬手来推甘奇。
  
  “呃……就是口感味道差了一些。”
  
  “你你你……这算什么缺陷?”包拯差点气得抽过去了。
  
  老皇帝也是大气一松,他以为甘奇要说的缺陷是很大的问题,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,口感算什么?只要能吃饱饭,还在乎这个?
  
  老皇帝立马问道:“此物在大宋,适合何处耕种?”
  
  “两淮以南,不背阴处,皆可种植。”
  
  “你带来多少稻种回来?”老皇帝连连发问。
  
  “此物出自占城,比较近,也好买。臣此番所带之稻种,万余亩水田不在话下。”
  
  “来人呐,速速发往江南试种,此事还要派一个钦差大臣前去代朕亲耕……”老皇帝看向了甘奇,代皇帝亲自耕田,是个美差,这回甘奇立下如此功勋,重重有赏。代皇帝亲耕,也就是全权负责此事。
  
  老皇帝显然是想要甘奇去做这件事。
  
  没想到甘奇立马低着头,心中大概在说:我不去我不去,不要叫我,不要叫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