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相公,还去请人吗?

第四百二十四章 相公,还去请人吗?

    皇帝赵曙忽然问起了韩琦是哪一年拜的首相之位。
  
      问得韩琦眼皮直颤,却也不能不答:“回禀陛下,老臣是嘉佑三年升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?嘉佑三年?”赵曙重复一语,他又岂能不知道韩琦哪一年拜相?明知故问自然是有原因的,此时赵曙还故意掰着手指头数了一数,然后才慢慢开口:“满打满算,五年多快六年了,是吧?”
  
      韩琦硬着头皮点头:“陛下所言不差。”
  
      仁宗朝,对于当官的来说,有一个大优点,那就是升迁之路,只要进入权力中央的人,都有可能当一当这个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仁宗朝换宰相太勤了,短则一年半载,多则两三年,必定要还宰相。
  
      所以朝堂之上,有无数人算着自己的年龄,保养着自己的身体,抬头往上看,论资排辈嘛,一个走了,下面一个上去,再过不久,上面那个又走了,接着再上一个。
  
      十年八年,换五六个宰相太正常。换宰相可不仅仅是换个宰相那么简单,因为换一个宰相,升官的可不是一个两个,有人会补新宰相原来的位置,然后下面又有人补一个位置,这么一层一层的补,是许多人的升官之路,而不是单单换一个宰相这么简单。
  
      就像是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,市长变高官了,那县长也要升官成市长,乡长也跟着升官为县长,副乡长不得又补个乡长?这是连锁反应。
  
      但是自从韩琦上去了之后,就不动了。
  
      排队等着人,一次一次抬头往上看,韩琦还是不动。
  
      不知多少人半夜把韩琦十八辈祖宗都骂遍了。历史上最后为什么会有人出来弹劾韩琦贪恋权势,那也是实在把人给逼急了,把太多人给逼急了。
  
      皇帝赵曙,要杀人,还要诛心,又问一语:“韩相今年年岁几何啊?”
  
      “老臣今年,五十有五。”
  
      “韩相身体可还好啊?”赵曙问得是漫不经心。
  
      韩琦已然满头大汗,点头说道:“老臣身体一向还不错……但是……偶尔也会有不适的时候。”
  
      韩琦想当着所有人的面不要脸一把,但还是稍稍顾及了一点点脸面。
  
      赵曙终于说出了一句憋了许久的话:“韩相有没有想过回乡颐养天年,教化子孙啊?”
  
      一时间,朝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韩琦。
  
      有人着急,皇帝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,着急的是韩琦一走,大树就倒了。
  
      有人忍不住眼中的热切,大概在想韩大相公赶紧滚蛋,快走快走。这一刻,连枢密副使欧阳修都不能免俗,他倒是没想什么首相之位,但是枢密使这种职位,是可以想一想的。
  
      可惜包拯死得早,不然这一刻,他真的可以想一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个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有人看戏,事不关己,看戏即可。
  
      韩琦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赵曙,想说话来着,却又没有说出口。
  
      赵曙也不说话,就等着。
  
      朝堂上的气氛中有一种尴尬的平静。
  
      赵曙就这么一直不说话,只看着韩琦。
  
      看看韩琦脸皮是不是比城墙还厚,敢不敢当着朝堂众人说自己不想走,还想当官。
  
      谏院与御史台之中,早已有人摩拳擦掌,等着韩琦说话。
  
      只要韩琦一说自己不想走,还想当官。
  
      立马群起而攻之,这天下的文人,哪里还能有这般厚颜无耻之辈?贪恋权势岂是君子所为?君不见,韩琦前面二十几任宰相,哪个不是说走就走,潇洒非常,还要作诗写文章,显出自己君子风范?连文彦博都要假装笑看人生,洒脱非常。
  
      韩琦此时敢不敢说自己要继续当官?
  
      首都市长冯京,脸上带着忍不住的笑容,抬头注视着韩琦,他也等不及了,准备把韩琦喷一个体无完肤。
  
      几起几落的韩琦,纠结犹豫当场。
  
      混迹官场几十年,起起落落,韩琦不是没有承受能力,也不是没有蛰伏的耐心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一刻,他纠结的是那位还没有出来的太后,他还想要侥幸一下。
  
      但是满朝诸公在此,一旦真说出了那一句“要当官”的话语,韩琦这一辈子经营的名声,皆要付之东流了。
  
      朝堂的沉静,尴尬得有些可怕。
  
      最尴尬的就属韩琦自己,再这么沉默下去,就算不说话,也免不得一个贪恋权势的名声。
  
      韩琦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陛下,臣前几日就想过告老还乡,只是许多事情羁绊住了,今日既然陛下说出来了,老臣也不多言,老臣愿告老还乡,以此残生,教导家乡子弟进学读书,再报家国社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赵曙还假装思虑一番,然后一脸悲痛说道:“朕倒是不愿意韩相告老,这朝堂之事,还有许多要倚仗韩相操办,但是念及韩相年老体弱,不适合为国操劳,朕也就只能应下了韩相之请。”
  
      当赵曙说出这句话语的时候,韩琦整个人都瞬间萎靡了不少,一身精气神去了大半。
  
      却也立马有人出言:“陛下,韩相乃栋梁之臣,柱国之石,如今正值陛下亲政之际,臣以为该夺了韩相之情,让韩相暂时继续辅佐陛下一些时日,待得一切安定,再放韩相归乡不迟。”
  
      赵曙还煞有介事想了一想,又道:“每每看到韩相,总让朕想起父皇,父皇就是因为国事操劳过甚,享年不过五十三岁,呜呼悲哉。再念韩相五十五岁高龄,实在不忍,实在不忍呐!朕欲封韩相为仪国公,另外让韩相回乡,把相州知州之职兼在手中,如此诸卿以为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还有人准备再劝,但是却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冯京给截胡了,只听冯京人还没有出得列班,就开口大喊:“陛下圣明,如此仁心对待老臣,实有先皇之风范。”
  
      赵曙也不多等,立马开口:“来人呐,拟旨,还要多加赏赐韩相这么多年为国效力之劳苦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拟旨,赵曙把五方大印全部摆在了御案之上,一方一方揭开木盖子,然后抬手一指,问道:“如此恩典旨意,请问哪位卿家知晓其中那方大印最合适啊?教一教朕。”
  
      赵曙显然不是不知道,他是要显摆他面前的这五方大宝,要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他赵曙,大宋的皇帝,手中拿着这五方大宝。
  
     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这朝堂往后,到底谁说了才算!
  
      看着那一方一方的大宝,有人惊骇不已,有人欣喜非常,有人乐见其成。
  
      皇帝赵曙,从今日起,亲政了!
  
      冯京立马答道:“陛下,以‘皇天景命,有德者昌’最为合适,以表彰韩相之德。”
  
      赵曙大手连连去抬,把五方大宝看了个遍,似乎才找到“皇天景命,有德者昌”那一方,抬起来在手上掂量了一下,开口:“速速拟旨来,一并在拟旨两份,擢升知谏院唐介为御史中丞,擢升甘奇甘道坚为知谏院。”
  
      冯京更是不问也答:“陛下,另外两份擢升之圣旨,当以‘皇帝恭膺天命之宝’最为妥当,以为代天下旨,选官为民,庇佑天下苍生百姓。”
  
      赵曙又再把其他四方大宝挨个看了一遍,才选到这方,说道:“圣旨速来,朕亲自加盖大印!”
  
      韩琦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,却又努力维持着身形。
  
      他不知道昨夜皇宫里发生了什么,但是此时他知道,皇帝真的得势了,太后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韩琦正在多想,难道皇帝把太后杀了?
  
      或者皇帝把太后囚禁了?
  
      韩琦此时不敢多问,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得弄清楚这个问题,只有这个问题弄清楚了,他才有再起的那一天。
  
      最好……最好是太后真的死了!最好是这个结果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这个结果,韩琦就有资本与皇帝搏一把了。
  
      想得这么多,韩琦再也没有一句言语,连谢恩都忘记了。
  
      大喜的赵曙,倒也不在意韩琦谢恩与否,已然开口:“有事启奏,无事今日就退朝了。”
  
      没有人奏得任何事情,兴许有人应该今日有事要奏,却也没有去开口。
  
      赵曙起身,大手一挥:“退朝,中书省快快就圣旨拟好送到御书房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赵曙已然转身而去。
  
      随后,韩琦罢相的消息,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汴梁城。
  
      甘奇也收到了这个消息,坐在家中,一壶小酒,几碟小菜,甚至还唱起了曲子:“想当初,老子的队伍才开张,拢共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!”
  
      甘霸听得甘奇唱着这个曲调,笑道:“大哥,咱们人再怎么少,也没有少到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啊?就算是昔日在街头晃荡的时候,那也是有几十人马的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笑而不语,把酒杯一抬,一饮而尽,再倒满,又饮尽。
  
      此时门外李宪来了,传旨,皇帝召见。
  
      甘奇坐车就走。
  
      皇帝就在御书房,等候甘奇多时了,甘奇进门还没来得及拜见,皇帝赵曙已然笑道:“道坚,事成了!圣旨也发出去了,连同你升任知谏院的圣旨也一并去了吏部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躬身一礼,连忙说道:“陛下,臣升官的旨意,还请派人追回,留上一留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,你还看不上知谏院这个官?”赵曙笑问。
  
      知谏院,就是真正的谏院一把手,再一升官,十有八九就是御史中丞。
  
      “非也,陛下,臣还有事要去办,兴许要出京一趟,此时不宜有官职在身。”甘奇暗示一语。
  
      赵曙想得一想,立马就知道了甘奇暗示的是什么,说道:“那朕就派人去把圣旨追回,此事你一定要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  
      “遵旨!”
  
      赵曙沉默了片刻,又道:“还好你之前提醒了朕一语,让朕给韩琦安排了一个知相州的官职,也加了即刻赴任之语,否则这个老货若是留在东京不走,也是难办。”
  
      甘奇点着头:“一切依然妥当,臣定然把此事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  
      赵曙很是欣慰,此时只觉得身边有个甘奇,实在是舒服,什么事情都能办妥。
  
      “你去多多准备,朕只等你回来,立马给你加官进爵。此时你既然还当不了官,那朕就把宗兰封一下吧,封为郡主,把你女儿封为县主。”赵曙此时是要极尽恩宠,也要让甘奇死心塌地。
  
      “谢陛下隆恩。”甘奇谢恩。
  
      “你去吧,朕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臣告退。”甘奇慢慢退出御书房。
  
      还有杀人之事,甘奇得马上去准备了。
  
      韩琦回到府中,坐在议事厅内,等着一些人上门来,有大事要商议。
  
      韩琦自己也在皱眉沉思,一时踱步,一时扶额。
  
      沉思了许久,韩琦忽然发现竟然没有人来,这让韩琦意外非常。
  
      以往只要下朝,定然就有一些人主动上门来见。韩琦只用在家中或者政事堂里等候就是。
  
      今日韩琦依旧是等着,却等了许久不见人来。
  
      韩琦陡然明白过来了,开口怒道:“来人呐,发帖子去请人。”
  
      发帖子去请人,这是韩琦许久都没有做过的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管家走进了议事厅中,开口问道:“相公要请何人?”
  
      韩琦陡然又愣愣站了一会儿,忽然抬脚踢向了旁边的座椅,把一个座椅踢翻在地,然后怒道:“岂有此理,当真岂有此理,吃里扒外的东西,见利忘义的贼子,见风使舵的小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琦一通的骂,骂还不解气,又去打翻了一张椅子,接着掀翻了一张茶几。
  
      管家吓得是连连后退,低头躬身,战战兢兢,不知多少年没有看到过韩琦这般愤怒了。
  
      韩琦一通发泄之后,慢慢安定了下来,管家硬着头皮再问:“相公,还去请人吗?”
  
      韩琦摇着头:“不必了,到头来还得靠我自己,你去备车,我要出城。”
  
      管家连忙去备车,至于韩琦出城去干什么,这是不该问的。
  
      而甘奇,也出城了,有些事情,还得把狄青狄大爷知会一声,兴许甘奇也要把狄青直接带上。
  
      这是甘奇最后的执念,也是狄青的执念。
  
      唯有如此,这一切才算得一个完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