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乱起

第四百三十七章 乱起

天气冷了,燕云的冷比汴梁来得早了许多,这里的天,说冷就冷下来了,好似不给人多少准备的时间。
  
  甘奇加了一件厚衣裳,就在燕京城里买的,贵出了几倍的价格。
  
  北地的风开始刮了起来,带着一些沙尘。
  
  草原上的大漠,已经到了大同之北不远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大漠就开始往东来了。
  
  西北不好养马了,而今连大同之北的地方,竟然也能见到黄沙。以前大同太原一线的北方,是突厥人水草丰茂的牧羊地,而今几百年过去了,突厥人没有了,黄沙倒是来了。
  
  党项人的日子不好过,草原人的日子也不好过,西北汉人的日子,更是一年比一年难。
  
  其实契丹人也开始缺马了,因为契丹本就是马背上的民族,当许多契丹汉子出行都没有马骑的时候,这个大辽国,其实也在江河日下。
  
  甘奇站在有道粮行的门口,像是无所事事的打量着过往的行人。
  
  马一方借了甘奇的四十万钱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去把自己的当了的那颗夜明珠给赎了回来,如今他又可以把两颗夜明珠拿在手上转了,凸显出他了不得的富贵之气。
  
  拿着甘奇借的四十万巨款的马一方,满世界买粮。为了买到低价的粮食,甚至已经开始派人直接到乡下农民家里去收粮食了,以前一斗七十钱的粮价,直接出到了二百钱,当然,二百钱对于马一方来说,也是低价。
  
  只是对于那些农民来说,这就是了不得的高价了。马一方就是欺负这个时代的农民没有见识,信息来源狭窄。对于农民来说,这么高的价格,哪怕是一家老小的口粮,许多人也忍不住拿出一部分来卖了。
  
  这家两斗三斗,那家三斗五斗,凑一凑也是一石。
  
  街边游荡的乞丐,慢慢多了起来,也有人走到了贵气逼人的马一方面前,拿着一个破碗,一边作揖一边哀求:“大爷,行行好吧,赏一点口粮吧,家中的小儿都要饿死了。”
  
  “要饿死了?拉过来我瞧瞧,要是生得伶俐,我就给你买了。”这是马一方的回答。
  
  “大爷,到我这就一根独苗了,大爷行行好,给我家留个种吧……”
  
  甘奇背过了身去,这一幕惨不忍睹,甘奇最是看不得这种场面。
  
  “人都要饿死了,留给你,你养得活吗?我这就是在大发慈悲,把人拉过来给我瞧瞧,看得上眼,你不用饿肚子里,他也吃得饱。”马一方还真是大发慈悲。
  
  “大爷,您就赏一口麦子吧,我下辈子给您当牛做马。”
  
  “好赖话不分了?我大发慈悲了,你还好心当个驴肝肺,饿死你得了!”马一方有些生气。
  
  那乞丐已经跪在了地上,连连磕头。
  
  马一方说道:“都知道我是卖粮的,若是谁到我门前,我都赏赐口粮,满城的乞丐都得到我这来跪着,那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?口粮没有,要是愿意卖个伶俐小子,就带来。我也买不得几个,你若来晚了,我还不要了。”
  
  马一方这话是说绝了,他是不可能赏赐一粒麦子给乞丐的,不然他这生意就真做不了,改行做慈善算了。卖人,他还是可以收几个在家当个小厮,而且愿意出个高价。
  
  乞丐其实也听明白了,但还是连连磕头,因为这粮食就在马一方脚边不远摆着,一个木筐里,装着几斗麦子作为展示。
  
  “别磕头了,磕死在这,我可不给你收尸!”马一方不耐烦了。
  
  忽然,只见那乞丐一跃而起,把手中的碗伸进了马一方生面的木筐里,舀起一碗,拔腿就跑。
  
  马一方愣了一愣,光天化日之下,燕京城内,还有人敢强抢?
  
  “追,追贼人,快追贼人!”马一方扯着嗓门大喊。
  
  门店之内,出来六七个伙计,拔腿就去追。
  
  这个路边捡个石头砸,那个抄起一个棍子喊。
  
  街面之上,乱作一团。
  
  “贤弟,你可看见了?你说气不气人,这燕京城里,还有人敢抢我马一方的粮食?当真是不知马王爷长了几只眼!”马一方怒不可遏。
  
  “把粮食追回来就行了,不必打人,本就一贫如洗了,再给打伤了,那就彻底断了活路了。”甘奇口中如此说着,心中也知道,以后,多的是人敢抢他马一方的粮食,人都没活路了,还会在乎谁是谁吗?
  
  “贤弟就是心善,这若是不好好教训一顿,明天人人都敢来抢我的粮,我这生意不做算了。”马一方有马一方的道理。
  
  甘奇摇摇头,也不再多说。叹了一口气,进了粮行。
  
  事情开始不对劲了,甘奇得计划一下了。今天是一个乞丐,要不得几日,乞丐们就会成群结队了。
  
  马一方骂骂咧咧也走进了大厅,说道:“贤弟,我这右眼皮忽然跳个不停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啊?”
  
  甘奇点着头:“是有些不对劲。”
  
  “对对对,不对劲,贤弟,你快说说,到底是哪里不对劲?”
  
  “人若是真的要饿死了,你觉得他还会怕什么吗?”
  
  马一方皱眉想了一想,问道:“贤弟此言何意?”
  
  “人若是真要饿死了,便是死都不会怕了,定然有人会铤而走险,偷偷抢抢的,再正常不过,就像今日这般,便是明知道被抓住了肯定不会有个好下场,却还是忍不住当兄长的面抢了粮……”
  
  “贤弟所言极是,想那厮也是豁出去了,所以才敢当我面抢我的粮,那厮真是不怕死了!”
  
  “所以兄长得多派些人手,把粮仓紧紧护住,保不齐这些人知道兄长粮仓之处,铤而走险去偷去抢,偷倒是还好,若是真的有十几人手持刀枪去抢,那可了不得了。”甘奇大概准备要坑马一方了。
  
  马一方一拍脑门,说道:“幸得贤弟提醒,不然我可真是要损失惨重,这些贱骨头,命都不要了,岂能不行恶事?粮仓就在南城,守是守不住的,我也没有那么多人手一天到晚看着,就算有人手,那些贱骨头豁出去了搏命来抢,怕也没几个人敢拿命去挡……”
  
  马一方此时想的还是自己的粮食自己的钱,丝毫也没有想到事情若是真到了那一步,这燕京城怕是离大乱就不远了。
  
  “兄长有何应对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“得换个地方存粮,得把粮食都藏起来,可不能有丝毫的闪失,这些贱骨头,到时候万一一把火给我烧了,那我真是血本无归了。”马一方担忧不已。
  
  “兄长所言极是啊,小弟都还没有想到这一层,这些人命都不要了,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万一真要是放火,然后趁乱劫一些口粮,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要活命的口粮,对于兄长来说,那可都是全部身家性命。”甘奇再起了一把火。
  
  “这可如何是好,这么多粮食,不放仓里,哪里还有地方藏?”马一方着急地想着办法。
  
  甘奇也一脸思索模样,像是在帮马一方想办法。
  
  马一方忽然转过头来问道:“贤弟,你可有地方藏得下这么多粮食?”
  
  上套了。
  
  甘奇先是假装为难地想了一想,然后才慢慢说道:“小弟有是有,就是太远了,都在海岛之上。”
  
  马一方摇摇头,一脸失望,存到海外去,太不现实了。
  
  甘奇忽然又道:“兄长,刚好小弟有几十艘船回来了,船都是空的,不若存在船舱里?”
  
  “这般……可以是可以,但是贤弟的船不用吗?”马一方又问,脸上带着一些戒备。
  
  甘奇好像没有察觉到马一方的戒备一般,只道:“当然要用,不过想来兄长的粮食最多三两个月就要开始往外卖了,如今倭国的货物倒也不那么着急,小弟还有几十艘船不得多久就会回来,先用那几十艘船就是,先回来的这五六十艘,先给兄长存一下粮食也是可以的。”
  
  马一方低头想了想,又转头看了看甘奇。他显然是有担忧,担忧甘奇把他的粮食给吞了。
  
  甘奇接着又道:“这三两个月,我就在兄长身边,只等粮食发卖了,兄长还了我的四十贯钱财,到时候我也跟着兄长小赚一笔,如此不是正好?”
  
  甘奇这一番话,彻底打消了马一方的疑虑。一来,马一方本来就欠甘奇四十万贯的钱,二来,甘奇留在身边,就等于是人质一般。在燕云之地,马一方自信非常,甘奇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  
  “如此也好,百十里路运到武清,虽然要花费一点运费,倒也比放在燕京城里安全,到时候要发卖了,一天之内就能运回来。”马一方终于算是找到了解决事情的办法。
  
  当然,马一方也入了甘奇的套,甘奇借出去的四十万贯,岂能打了水漂?还是不指望马一方还的,但是货物,甘奇得带走。
  
  马一方又要忙碌了。
  
  这燕京城,越来越不太平了,有道粮行也学聪明了,再也不把粮食摆在门口展示,要买粮,直接进店来买。
  
  只是马一方没有想到,竟然还有人敢进店来偷,这让马一方大为光火,直接在店里安排了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小厮。
  
  过不得几日,燕京城里真的开始出现了成群结队乞讨的乞丐,一会拥挤在茶肆酒店青楼门口,一会拥挤在各个商户门口,一会又到南来北往的城门口向过路人乞讨着。
  
  粮价还在涨,涨了五倍有余。
  
  有一天夜里,忽然吵杂一片,把甘奇从睡梦中惊醒。
  
  便听得四处高呼:“走水了,走水了……”
  
  甘奇出门来看,马一方早已在门口,还一脸笑意与甘奇说道:“贤弟当真料事如神,你看那边,火光冲天,李老三的粮仓就在那里,铁定是那贱骨头的贼人豁出命去了,先放火,再趁乱抢些粮食回家饱腹。”
  
  甘奇点点头,往天上看了看,心中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:要乱喽!
  
  还不到大乱,冬天马上就到了,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甘奇都难以想象其中后果。
  
  甘奇只笑着答了一句:“兄长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
  
  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马一方是谁,都学着我囤粮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本事!”马一方这一刻自我感觉极其良好。
  
  甘奇问了一句:“兄长,如今粮价到什么数了?”
  
  “三贯五了。”马一方答道。
  
  “真的有些高了。”甘奇说道。
  
  “怎么?贤弟的意思是得往外卖了?”马一方问道。
  
  甘奇摇摇头:“还早。”
  
  倒也不是还早,而是就算现在马一方往外卖,也得有人买啊。要说卖,马一方一直都在卖,他这粮行的生意可没停过,但是卖给这些散户,又能卖得出去多少?
  
  手上几十万石的粮食,如今谁吃得下?
  
  谁也吃不下!或者说谁都等着别人来吃自己手中的货。
  
  真正的出货人,是那些地主,但是那些地主可不会回购粮食。
  
  马一方拿这么多粮食在手,想卖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除非降价亏本甩出去,否则想都别想。
  
  “对,哥哥我也觉得还不到卖的时候,粮价才三贯五呢,涨到七八贯最好,到了七八贯,那就发大财了!”马一方如此说道。
  
  甘奇转身,准备回去继续睡觉。
  
  半夜里,有一个黑影从有道粮行的墙角翻了出去,朝着火光之处飞奔。
  
  到处都是救火的人,不论烧的是不是自己家,隔壁邻里,皆是全员出动,锅碗瓢盆,但凡能装水的东西,都从家里拿出来去救火。
  
  这个时代的火灾,威力实在太大,从来都不是一家一户的事情,一烧一大片,救火的事情,几乎不用任何动员,整片街区的人都会出动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若是不赶紧把火灭了,要不得多久自己家里会被烧个精光。
  
  火场附近,场面早已乱成一团,四处都是救火的人影,到处都是呼喊之声,还有燃烧木头的噼啪声,水泼在火上的吱吱声。
  
  那个黑影在街坊里穿梭着,眼神到处打量,他在找人,他要找那身上背着东西的人。
  
  果然不得多久,这个黑影就找到了几个破衣烂衫之人,这些人身上都背着大口袋,飞奔往远离火场的方向。
  
  黑影跟了上去,跟了很久,一直跟到那几个人累了,在一处墙檐之下休息的时候,黑影才现身而出,开口问道:“可是你们几个人放的火?”
  
  几个破衣烂衫之人皆是浑身一震,站起身来,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几柄锈迹斑斑的短刀匕首。
  
  一人上前喝问:“你是何人?”
  
  黑影又道:“看来真是你们放的火,放火的人应该不止你们几个吧?”
  
  “你到底是何人?不要多管闲事,否则让你小命不保!”被说破了事情的人,已然穷凶极恶起来。
  
  “抢到粮食了?带回去够吃多久?”黑影又问道。
  
  “找死!”短刀已然往那黑影挥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