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四十三个野人,生的与熟的

第四百三十九章 四十三个野人,生的与熟的

“马爷来了,里边请,最近可有不少好货,马爷可是来对时候了,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。”牙行的小厮,对待马一方的态度,实在太好。
  
  马一方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,龙行虎步往前迈步,还回头一句:“贤弟,走着。”
  
  小厮一边引路,还一边介绍着:“马爷您是不知道,最近卖小妾卖女儿的可多了,收都收不过来,一般货色,我们是收都懒得收,马爷您往这边来瞧,高矮胖瘦,应有尽有……”
  
  马一方自然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么多卖人口的,却也懒得去看,抬手一止,说道:“不看娘们儿,看野人,有没有野人?”
  
  “野人?马爷,你这是?”小厮有些不解。
  
  “就看野人,还这是什么这是,有没有辽阳北边来的野人?”
  
  “有,马爷您是找对地方了,这燕京城,只怕就我们家有野人卖了,渤海的,女直的,生的,熟的,都有,几十号呢,也是刚从北边运来了。马爷往后去,都在马厩里,笼子关着的。”小厮有些失望,姑娘是最能卖得起价格的,像马一方这种人,常常是一买好几个。
  
  但是买野人的,就是图个新鲜,买一个就了不得了,甚至有些人就图看一眼的新鲜。主要是野人不干活,还凶悍不驯服,带回家还是个麻烦。买野人去做生意其实是个好营生,各地赶集庙会什么的,把笼子往那一摆,就能引人注目,在做点其他的把戏,多赚些铜钱不在话下。
  
  “别扯了,给我看货就是。”马一方还不耐烦了,嫌这小厮聒噪。
  
  跟在后面的甘奇,是真来买野人的。
  
  来到后院马厩,马粪之上,一个一个的笼子,里面真的就是一个一个的人,披头散发,身形消瘦,一丝不苟,蜷缩成一团。
  
  把人这么对待,看起来是真可怜。但是,当看到这些人的眼睛之时,却丝毫生不起怜悯之感。
  
  因为这些人虽然已经落得这般地步,如狗一般被关在笼子里,为了取暖蜷缩成一团。
  
  但是,那双眼睛,带着一股凶狠,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。
  
  就好像是野狼的眼睛,又像是猛虎的眼睛。
  
  这些人,如同野兽一般。
  
  但是甘奇知道,他们真的是人,他们只是祖祖辈辈生活在原始森林里面,过着比较原始的生活。但是他们不是没有智商,他们的智商与其他人是一样的。
  
  也正是这些野人,几十年后忽然崛起于丛林之中,摧枯拉朽一般灭亡了辽国,建立了大金国。
  
  但是此时,他们只是辽国的奴隶,甚至比奴隶还不如,就如马一方说的,契丹人拿一个铁锅,就能换走这些野人半车的貂皮。甚至许多时候,契丹人什么都不给,上门就去抢。
  
  小厮还介绍着:“这边都是生的,那边有几个是熟的,马爷若是真要买,小人建议马爷买熟的。”
  
  所谓熟的,其实就是与外界有交流的野人,是受辽国统治的部落,会给辽国缴税的那些部落,也跟辽国做生意的,甚至有些人还会说契丹语。这种部落的人,若是不犯罪,不得罪契丹人的话,一般不会被抓来卖。
  
  生的,自然就是在更加远的深山野林里不受统治,不与外界交流的部落。这一类的部落,也是辽国打压的对象。
  
  其实他们都有一类统称,女真,或者女直。区别就是生女真与熟女真,不同部落,不同姓氏。生女真部落里,将来会出现一个留名青史的部落,称之为“完颜部”。这些部落都不大,哪怕是建立了大金国的完颜部,五大部族一统之后,也只能勉强凑出三千个男人。
  
  打败辽国的,也就是这三千个男人。
  
  马一方此时回头看了一眼甘奇,他倒是没有什么想法,也不想买什么野人,只是甘奇感兴趣,陪着甘奇来看看。
  
  甘奇直接开口:“所有人,我都要了。”
  
  小厮愣了愣,看了一眼马一方。
  
  马一方何等豪气人物?说道:“怎么?我贤弟说话你听不见吗?”
  
  “真的全要了吗?”小厮愣愣问道。
  
  马一方豪气是豪气,此时也免不得回头看了看甘奇:“贤弟,真的全要了?这玩意,占地方啊,又不能放出来,放出来就要伤人,不好养啊。”
  
  甘奇认真点着头:“买,什么价?都买了。”
  
  小厮还提醒一句:“马爷,这位公子,生的和熟的可不能放在一起,他们也要打架的。最好最好,还是不要放出来,放出来可了不得,跟野兽一样的,好不吓人。每天投喂一点东西就行了,到了天寒地冻的时候,给几捆稻草就冻不死了。”
  
  生的和熟的要打架,这倒是不难理解。对于生女真来说,熟女真就是二鬼子,帮着辽人欺压他们的二鬼子,可不就是仇人吗?
  
  甘奇不耐烦说道:“算钱,看看多少钱。”
  
  “好勒。二位稍后,小人到柜台去一趟,去去就来。”
  
  马一方看着马粪上的几十个笼子,又道:“贤弟,买一两个玩玩就是了,何必买这么多呢?死了也占地方埋啊。”
  
  甘奇摇着头:“运到岛上去玩一玩,死了就扔海里了。”
  
  “那也行,就是千万别放出来,以前燕京城里可是出过野人杀人的事情的,听说还是直接用牙齿咬死的,一下就咬到喉管了,把人给咬死了,你说说,看个新奇,还丢了命,不值当不值当。”
  
  “嗯,小弟知道小心的。”甘奇如此说道,但是他的心里,显然不是这么想的。这些野人,必须要放出来,就看怎么放了。不仅要放出来,还得当个人看待,还得好好养着。
  
  兴许……
  
  兴许有可能的话,甘奇还会给他们发一套甲胄,发一柄精良的兵器。
  
  因为甘奇知道,要论战斗能力,这个世界上,全球,所有人类都算上。就没有战斗力能超过女真人的种族。真正生女真的战斗能力,高到不可想象。
  
  三千生女真,加上一两万杂牌民族。可以横扫整个辽国百万军。
  
  女真人的战斗力,在人数越少的时候,在军队民族越单一的时候,战斗力越高。相反到了后来,各种民族都加入了女真人的军队里之后,战斗力才降下来。
  
  完全由生女真组成的部队,天下无敌。
  
  因为女真人生活在最严酷的深山老林里,在几百斤的熊口中夺食,在七八百斤的东北虎地盘里生活。严寒到零下四五十度,炎热的时候到处漫山的蚊虫。没有金属,拿着木棒也能杀死东北虎,一口铁锅就能换走他们半车的貂皮。
  
  这样的民族,两三千人走出丛林,就建立了从广大草原到北部中国的巨大国家。
  
  女真人的生猛,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都不为过。
  
  甘奇要买女真人,虽然是临时起意,最终的目的也是想让女真人立在自己的战阵之前,为他横扫一切敌人。
  
  此时甘奇甚至起了另外一个心思,几十个不够,他还想要更多的女真人。
  
  哪里能弄到呢?这是一个问题,甘奇还得想想办法。
  
  小厮回来了,笑着开口:“四十三个,一个算马爷您十贯,一共四百三十贯,马爷您……”
  
  “去你妈的,十贯,老子都可以买头牛了,你一个野人也敢卖这个价?老子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?”马一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。
  
  “马爷息怒,马爷息怒,您想想,这可是从黄龙府北边几百里地抓来的,运到咱们燕京,多远的路啊,不卖这个价,可就是亏本生意了。”
  
  “别扯,老子给你开个价,八贯一个,全部带走,十贯,老子一个都不买了。让你养着去,看看哪辈子能卖完。”马一方又用上了自己的生意经,在这种小打小闹的场合,他是个人才。
  
  小厮飞奔而走,又回来了,说道:“得得得,谁叫是马爷您呢?八贯就八贯。一个三百四十二贯,笼子都送给马爷您了。”
  
  “两贯的零头还拿来说,就三百四十贯,你派人去我那里取,我回家派车来装。”马一方说完,转身就走。
  
  “马爷诶……您真是大爷!”小厮一脸的苦笑。
  
  不得多久,有道粮行的院子中,堆满了笼子。
  
  甘奇蹲在地上看着这些笼子,皱眉想着什么。
  
  马一方也陪着甘奇蹲着,抓耳挠腮说道:“贤弟,这玩意,该如何处置啊?总不能就堆在这里吧?”
  
  甘奇想了想,说道:“先堆几天吧,过几天我教人先送到武清去。”
  
  “也行,就是看着碍眼,还臭烘烘的。”马一方一边说着,还一边扇着口鼻。是真有点臭。
  
  甘奇站起身来,大喊:“呆霸,出门去买点厚衣服来,买四十三套。”
  
  甘霸闻言,先去拿钱,再出门。
  
  马一方在一旁说道:“贤弟啊,现在这布价,还给他们买厚衣服,狗一样的东西,给捆稻草就得了。”
  
  甘奇摇头笑着,又开口大喊:“周侗,弄几口大锅来,烧热水,让他们洗澡。”
  
  “贤弟,他们都是野人,哪会洗澡啊?”马一方一脸的不解。
  
  甘奇却也不答,野人是野人,但也是人,怎么可能不会洗澡呢?只是语言不通而已,把热水放在笼子边,给一条布巾,甘奇相信这些人自然就会洗澡了。人类,本身就是爱干净的动物。
  
  甘奇转头与马一方又道:“兄长,派个人去弄几十斤熟肉来吧。”
  
  “给他们吃肉?”马一方张大眼睛问道。
  
  甘奇一本正经答道:“他们,本就是吃肉的民族,说不定他们都还吃过熊肉虎肉,几百斤的大虫。”
  
  “贤弟,你吹吧,还几百斤的大虫,就这些瘦不拉几的野人,还敢惹大虫?”
  
  “所以得吃肉,吃上十天半个月,他们就不会再瘦不拉几了。”
  
  “行行行,别人当狗养,你当宝贝养,反正贤弟不缺这几个钱,养着吧,算他们名好。”
  
  马一方起身,吩咐人去买肉。
  
  许久之后,当几个大锅的热水都烧起来了。甘奇亲自拿着各种容器,亲自舀水,还亲自送到各个笼子面前。
  
  每送到一处,甘奇还开口说一语:“洗澡,好好洗个澡,洗干净。”
  
  也不管这些人听不听得懂。
  
  野兽一般的眼睛,依旧警惕着看着甘奇。
  
  甘奇也不嫌累,依旧一个一个的送着,乐此不疲。
  
  远处的马一方,看着甘奇的动作,连连摇头,还与一旁的账房说道:“没想到我刘贤弟竟然是如此一个心地善良之人,佛祖在世啊,世间少见。”
  
  “东家,我看就是钱多烧得慌。”
  
  马一方点着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看来倭国大灾,真让我这刘贤弟赚了不少钱。”
  
  “东家,你看,这些野人还真会洗澡诶……嘿嘿……好玩好玩,还洗得有模有样的。”
  
  马一方也看乐了:“嘿,洗起澡来,还真跟个人一样。”
  
  衣服买回来了,甘奇又亲自一个一个去发,一边发还一边说:“天气冷了,多穿点,别冻着。”
  
  其实这些笼子里的人,还真听不懂甘奇说什么。但是这种和善的语气与声音,他们显然是能懂的,人类从来都不是只靠语言内容交流的物种。肢体语言,表情,乃至语言的声调是语气,都是交流的手段。
  
  马一方真是看了个稀奇:“这他妈的,衣服都会穿,裤子是裤子,上衣是上衣,还知道把腰带系好。这衣服他们穿过吗?”
  
  “东家,他们拿穿过咱们这种衣服,他们都是裹皮毛的。”
  
  “那他们怎么会穿咱们的衣服?还真像是个人样了。”
  
  此时肉买回来了,马一方倒也想要看稀奇了,连忙吩咐:“把肉给我刘贤弟,让他去发,这些野人还真聪明,比狗聪明多了。”
  
  甘奇又继续发着肉:“一人一斤半啊,多了怕撑着了,以后一日三餐,都有肉,吃得肥肥胖胖的,身强体壮的,不生病,活得久,能打仗,慢慢吃,慢慢吃,等下给你们发一些水,就着吃。”
  
  “嘿嘿……我那刘贤弟,跟个老妈子一样嘟嘟囔囔的。”马一方今日算是真看到新鲜事了。
  
  等到甘奇亲自忙活完这些事,累得是一身汗,再看这四十三个野人,眼神中的凶狠少了许多,至少对甘奇是少了许多。
  
 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!甘奇这一刻,很有成就感。
  
  却是甘奇微微抬头,看了一眼天,又看了看马一方,又嘟嘟囔囔一语:“时间不多了,得把他们送走,慢慢来调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