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吃,我先吃给你看,这是牛肉

第四百四十一章 吃,我先吃给你看,这是牛肉

燕云,开始乱起来了,燕京城内,数家粮行被杀人越货,燕山山脉,挤进去了七八伙盗匪。
  
  南院枢密使耶律乙辛,带着大军追剿流寇,追着追着,到得海边,没有人影了。
  
  正在耶律乙辛恼火之际,转头又听说燕京城内盗匪四起。
  
  耶律乙辛有些懵,燕云十六州到得辽国手中,已经有了一百二十几年,近七八十年,燕云十六州早已被辽国经营成了铁板一块,真正揭竿而起的事情也慢慢销声匿迹了,怎么陡然间一切都好好的,忽然就有了这么多反叛之徒?
  
  耶律乙辛也有些着急,他当上这个南院枢密使,不过才短短三四个月时间,才刚把这燕云十六州的头绪理清楚,怎么忽然就发生了这般大事?
  
  耶律乙辛甚至第一反应就是朝中有人要害他,有人看不惯他当这个“南院大王”。
  
  他甚至都开始往这个方向去细细思索了,朝中谁有这个能力?谁能发动这么多人在燕京叛乱?
  
  不是耶律乙辛不聪明,不知道把这种事情往外敌去想。而是如今的大辽,其实是没有外敌的。大宋?显然早已不是辽国的外敌了,契丹人,早已看透了宋人的面目,以前的宋人倒是有几分骨气,而今的宋人,早已成了怂人。
  
  便是最底层的契丹武士,到了大宋汴梁城,那也是横着走,大宋的官员都不敢惹他们。但凡辽宋两国有人争议之事,辽国都是那强硬的一方,宋都是妥协的一方。
  
  甚至辽国对宋提出要加大岁币的数额,宋人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  
  宋已成怂,契丹贵族,早已不把宋放在眼里了。
  
  若是有人与耶律乙辛说,这一切都是宋人的大阴谋,耶律乙辛可能都会笑出来,檀渊之盟都已经过去了快六十年了,一个甲子了,现在辽国人的记忆中,再也没有谁记得起宋有什么厉害之处了,宋早已成了辽人嘲笑的对象,怂了六十年的大宋,你跟我说这个?
  
  耶律乙辛直感觉身边危机四伏,危机来自朝中。
  
  当他知道马一方的心腹全部被屠杀一空的时候,耶律乙辛更是坚定了一些这种想法,因为他刚刚把马一方视作了心腹,自己这个心腹马上被人杀了。
  
  耶律乙辛甚至多想了一些,最近燕云粮价暴涨之事……莫不是也有幕后黑手?
  
  马一方甚至自己贴钱保障军队的供应,这是帮了耶律乙辛很大的忙,而今马一方被人杀了,家中钱财也不翼而飞,莫不是有人想看到燕云的军队也乱起来?
  
  阴谋阳谋,一条条,一道道,耶律乙辛都感觉到这些东西是指向自己的,是真有人在设计陷害自己。
  
  想了这么多,耶律乙辛立马暂时没有了追剿失踪流寇的心思,转头快马直奔燕京城,直回老巢。
  
  回到燕京城,耶律乙辛拿着兵符,先是加强城防,然后立马派人去召韩家那个耳背眼花的家主韩才清来见,他急切想弄清楚一件事情,韩才清这种老狐狸,不比一般人,但是耶律乙辛对现在的韩家也是有一些了解的。
  
  韩家人聪明得紧,自从摄政王韩德让去世以后,韩家人是很低调的,至少在政治与官场上很低调,韩家人之所以到现在还能吃到韩德让的政治遗产,就是因为这种低调做人的态度,不去挥霍祖辈留下来的脸面,甚至还经常接济一些故旧之人。
  
  耶律乙辛相信韩才清依旧还有这么聪明的政治智慧。
  
  所以他必须从韩才情这里了解到一些幕后的事情,比如粮价为何高涨?
  
  “南院大王”相召,韩才清虽然耳背眼花,却还是坐着车赶来了。
  
  拜见之后,韩才清似乎也极其谨小慎微,最近发生的事情,他是知晓的,他更知道自己不该牵扯进去,否则这个韩家可就要进入漩涡之中了。
  
  所以韩才清端坐在下,老神在在,并不主动说话。
  
  耶律乙辛开口说道:“进来请韩老来,就是想问一件事情,还请韩老如实相告。”
  
  韩才清点着头:“老朽知无不言,言不无尽。”
  
  “好,不愧是摄政王的子孙,对我大辽忠贞不二。想来韩老也不愿意看到我大辽发生祸起萧墙之事,在下就是想问问韩老,粮价暴涨背后,是否有人在操弄?”耶律乙辛就是想知道这个问题,若是知道是谁在操弄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  
  韩才清想了一想,慢慢说道:“若是此时马一方还活着,您去问他,那便可得知确切答案。此时您来问老朽,老朽却不敢随意作答。”
  
  “哦?马一方知道确切答案?可偏偏为什么他却被人杀了?不仅他被人杀了,家中心腹之人,无一幸免。韩老可以猜想一二?”耶律乙辛直觉得其中迷雾重重。
  
  “老朽也是纳闷,为何马一方会被人杀了,还把他身边走动之人也杀得一干二净,莫不是杀人灭口?”韩才清是真有这个疑惑,真要说起来了,韩才清还觉得粮价暴涨之事,本就与马一方脱不开干系,只是其中干系深浅,韩才清就不得而知了。
  
  “韩老之意,莫不是说马一方吃里扒外?”耶律乙辛问得直白。
  
  韩才清可不敢这么答,只能说道:“老朽可不敢这么胡乱猜测,但是老朽知道,马一方必然知晓其中详情。”
  
  耶律乙辛想了一想,又摇摇头说道:“马一方当不会做那吃里扒外之事,粮价暴涨之时,他还自己贴钱供应军粮,若是他吃里扒外,此事也说不通。”
  
  韩才清想了一想,又道:“老朽倒是可以确定此事背后,定有末后黑手操弄。但若是枢密使要问老朽是否知道是何人所谓,老朽就真的不得而知了。”
  
  韩才清这算是把自己能猜到的都说出来了,至于耶律乙辛怎么去想,他也就管不着了。韩家依旧是那个聪明的韩家,枢密使什么的换来换去,也对他韩家在城外的万顷良田没有什么影响。
  
  耶律乙辛也算是达到一定的目的,但是他又道:“如何能把粮价快速抑制下来,还请韩老教我。”
  
  韩才清慢慢悠悠说着:“若是两个月前,此事老朽还可以帮枢密使一下,那时候老朽手中还有不少粮食,平价卖出去就是了,粮价自然也就会下降不少。而今,而今唯有一途!”
  
  “请韩老明示!”
  
  “把城内所有粮商的粮仓皆查抄了,按照七百钱一石,枢密院全部收购。然后再平价卖出。”韩才清自己的钱是赚到位了,至于那些粮商,他也管不着,反正办法出了,耶律乙辛怎么做都是耶律乙辛的事情。
  
  “这……”耶律乙辛犹豫了一下,然后又道:“这燕云官场,我才刚刚理顺,若是这般行事,必然惹得众怒难平,岂不是正中了那幕后黑手的奸计?到时候朝廷弹劾起来,便是连一个帮我说话的人都没有了。”
  
  耶律乙辛明白其中,那些大粮商,能在燕京之地扎根落户做大生意,其中利益关系必然错综复杂,若真是耶律乙辛自己出面强买强卖了,岂能不招众怒?
  
  到时候朝堂上有人发难,说耶律乙辛施政不力,官逼民反,致使燕云民怨四起,处处盗匪横行。耶律乙辛想自证清白都没有办法,反而手下不少官员还巴不得他这个枢密使早点滚蛋。
  
  这一道,显然行不通。至少明面上行不通,至少耶律乙辛不能自己出头去背黑锅,自己手下之人,还是要笼络住的。
  
  韩才清听得耶律乙辛这么说,摇着头:“那老朽就没有什么办法了。”
  
  韩才清刚才的话也只是说得好听,如果韩才清这个时候真还有大量的粮食在手,他也不可能愿意平价卖了。就是因为韩才清钱都赚到口袋了,才会说出这种马后炮的话语。
  
  “韩老能不能帮在下猜测一下?”耶律乙辛这话是试探,他还是有些怀疑的,怀疑韩才清可能本就知道台面下的那些事情。毕竟韩家在官场上那是交际极为广泛的。
  
  韩才清摇摇头:“这种事情,老朽不敢胡乱猜测。”
  
  耶律乙辛却还不放过韩才清,眼神盯着韩才清脸上的表情,然后说道:“莫不是萧皇后?”
  
  韩才清面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。
  
  耶律乙辛又道:“莫不是太子?”
  
  韩才清面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。
  
  耶律乙辛无法,只得点着头:“那就有劳韩老了,在下派人送韩老回去。”
  
  “不必了,老朽自带了车架,不敢劳烦枢密使。”韩才清心情也有些不好,耶律乙辛这是明显在怀疑他,明显在试探他。韩才清是真不知道幕后之事,被耶律乙辛这么怀疑了,心中岂能舒畅?
  
  “韩老原谅则个,在下也是没有办法了,来,请!在下亲自送韩老出门上车。”耶律乙辛也知道自己刚才做得有些过了,这算是赔礼道歉。
  
  只是耶律乙辛刚刚出门,便有人上前跪地禀报:“启禀枢密使,大同紧急军情,大同城内,忽然聚得流寇数钱,劫掠几番,往北流窜而去,已然入山。”
  
  耶律乙辛面色一震:“什么?大同缘何也起了流寇?”
  
  “小人……不知。”
  
  韩才清摇着头,叹着气,心中有一语:都是粮食给闹的。
  
  但是韩才清这回没有直白说出来。
  
  “速去起钟,召百官议事!”耶律乙辛着急不已,匆匆而去。
  
  韩才清一个人慢慢出门而去,一时摇头,一时叹气,回去之后,他倒是也要聚集族人议事,组织族人与佃农自卫。不过韩才清还是气定神闲的,如他们燕京韩家这般良田万顷的大族,还真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。
  
  朝堂上的争夺,韩才清是不可能去插手的。
  
  显然,此时韩才清也觉得最近的这些事情,与朝堂息息相关。
  
  此时的甘奇,船队却没有立马南下回沧州,而是继续北去。
  
  在北边不远一个叫榆关(唐山市东北)的地方,趁着夜色偷偷摸摸靠了岸。
  
  狄咏也上岸了,带着千余人一起上岸了,上岸不远有一座山,称之为临榆山,那里有山脉脸面。山下不远,有几个燕云州府,往东是平州,往南是营州,还有一些县城,距离都很近。
  
  要想崛起,背靠山林,下山攻略州府,上山建设堡寨。这是甘奇给狄咏想的战略。躲在山里,有机会就想来抢城池,城池难抢,就先强地主大户,积累粮草人手。至于军械兵器,甘奇自然会给狄咏源源不断运来。
  
  放下狄咏之后,甘奇竟然还指挥船队继续北上。
  
  再北上,是哪里?
  
  对面是高丽之地,从江口上岸,往北就是长白山,再往西北,小兴安岭与大兴安岭的脚下,那里就是生女真。
  
  船在往北走,甘奇蹲在一首几百料大船的甲板之上,面前是四十多个笼子。
  
  笼子里关着的都是野兽。
  
  最近一段时间,甘奇一直亲自给这些笼子里面的人发水发食物,身体力行。
  
  今日,甘奇准备做一个尝试。
  
  甘奇在这些笼子面前蹲了很久,终于选定了其中一个笼子,笼子里是一个比较青涩的少年,起初他早已瘦得不成样子了,而今甘奇每天三顿鱼肉,慢慢养得肥肥壮壮了。
  
  主要是甘奇每天都关注这个少年的眼神,这个少年看他的眼神,越来越和善了一些,虽然还保持着警惕,却看不出多少凶戾。
  
  这是甘奇选定他的原因,选好之后,还先备上了酒菜,开口:“把这个笼子打开,把他放出来!”
  
  甘霸知道事情凶险,甲胄在身,长刀在腰,上前去开笼子。
  
  笼子已然打开了,里面的少年,反而显得惊慌失措。
  
  甘奇蹲在笼子门口,轻轻冲这个少年招手,尽量用最和缓的语气说道:“不要怕,出来,出来,来,我这里有酒……”
  
  甘奇还故意把酒倒出来,自己轻轻喝一口,又倒一杯,又示意几番。
  
  笼子里的少年,在惊慌失措中,犹豫了许久,慢慢爬出来了,爬出这个至少关了他八九个月的笼子。
  
  甘奇脸上带着笑容,比着手:“吃,咱们一起吃,我先吃给你看,这是牛肉,你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