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四十二章 我要去完颜

第四百四十二章 我要去完颜

少年坐在甘奇面前,眼神一直盯着甘奇在看,警惕非常,手却在拿肉,肉他是认识的,这倒是不比甘奇说。
  
  甘奇一脸的笑意,云淡风轻的笑容,还时不时抬手示意少年吃。
  
  但是……甘奇的另外一只手却在腰间放着,腰间有一个皮袋子,似乎他随时准备把皮袋子里的东西拔出来。因为甘奇知道,这些生女真太危险,就如林间的猛兽一样凶险。
  
  少年吃了起来,眼神一直盯着甘奇,带着一起好奇与疑惑,独独没有了一点凶戾。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甘奇亲自照顾他的吃喝,甚至还打水给他洗澡,拿换洗衣服给他。女真人是野兽,但他们也是人。
  
  甘奇拿起一杯酒,自己喝了一口,然后又示意少年喝酒。
  
  少年也学着拿起一个精美的酒杯,先把酒杯看了一会,然后才把酒喝下去,脸上带着舒爽的表情,又把酒杯拿在手中看。
  
  甘奇笑着指着酒杯说道:“福建德化瓷。”
  
  “德化?”少年口中学着甘奇的语音,他显然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精美的东西。
  
  “对,德化,德化,你再说一次,德化瓷。”甘奇惊喜不已。
  
  “德化?”
  
  “对,德化,这个杯子,德化。”甘奇激动起来了。
  
  少年笑了笑,不断点头:“德化,德化……”
  
  甘奇又指了指自己:“甘奇,我,甘奇。”
  
  “甘奇?”少年指着甘奇说道。
  
  “对,我是甘奇。”甘奇又往自己身上比划着。
  
  少年明白,也指了指自己:“乌古鲁,乌古鲁,完颜部的乌古鲁。”
  
  “完颜?”这就是一个音节,甘奇却听懂了,完颜,对于甘奇来说,还有什么比完颜更有名的?
  
  “完颜,嗯,完颜完颜,乌古鲁。”少年也有些欣喜,不断重复着。
  
  “完颜阿骨打?”甘奇吐口而出,这个名字实在太有名了,女真的开国皇帝,大兴安岭的雄鹰。
  
  少年却一脸疑惑,他不明白完颜阿骨打是什么。
  
  甘奇连也想到了一点,似乎完颜阿骨打还没有出生,应该还有几年才出生,完颜阿骨打是谁的儿子?
  
  甘奇努力回忆着,完颜乌古乃?完颜劾里鉢?此时的女真,已然露出了崛起之景象,已经统一了十几个小部落,不说威震一方,至少也威震了一小方。
  
  “完颜劾里鉢?”
  
  当甘奇说出这么一个名字的时候,虽然语音对于女真人来说并不那么标准。但是少年乌古鲁愣住了,眼神直勾勾看着甘奇,他不明白,甘奇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?
  
  “劾里鉢?劾里鉢?”甘奇连忙又说了两句。
  
  少年依旧傻愣愣的看着甘奇,但是表情上起了一些变化。
  
  甘奇以为自己说错了还是怎么了,又道:“完颜乌古乃?乌古乃?”
  
  乌古乃,是真正带领森林里的完颜部崛起第一步的人,他是完颜阿骨打的爷爷。劾里鉢,是阿骨打的爸爸,此时正身强力壮,正带着完颜部继续走向辉煌。只是此时的甘奇,自己也分不清谁是爷爷谁是爸爸,只能挨个试一试。
  
  少年忽然眼眶一红,泪水喷涌而出,哭泣出声。
  
  这倒是把甘奇看愣了,他也没有闹明白这个野兽一般的少年为什么会哭起来。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,甘奇也用极其和缓的语气安慰着:“不要哭不要哭,我带你回女真,我带你回去。”
  
  少年忽然双膝跪地,高举双手:“乌古乃,劾里鉢,*&%¥#@……”
  
  甘奇听不懂少年说什么,但是陡然间懂了,这少年想家了,听到他们首领的名字,哭了。
  
  这少年,是个人,再正常不过的人,七情六欲的人。
  
  甘奇也有些动容。
  
  忽然,有十几个笼子里的人都跪地举手,口中大呼:“乌古乃,劾里鉢,*&%¥#@……”
  
  甘奇动容非常,站起来,大手一挥:“给这些完颜人上酒菜。”
  
  甘霸闻言不动,依旧捉刀在侧,警惕小心,周侗连忙去吩咐人上酒菜。
  
  甘奇微微踱步几番,他在想办法,想办法与这些女真人交流。
  
  忽然甘奇走到甘霸旁边,伸手拔出了甘霸腰间的大刀,高举在手。
  
  少年看得甘奇忽然拔刀了,手中的食物一扔,人已站起,躬身而立,眼神中皆是凶悍。
  
  甘奇口中却大喊:“契丹,契丹,我的仇人,杀契丹,杀契丹!”
  
  配合着话语,甘奇面露凶狠,手中的刀不断挥动,好似作战一般。
  
  “契丹?”少年一听到这个词,浑身都在颤抖,怒气写在脸上,睚眦欲裂。
  
  “对,契丹,我的仇人,杀契丹,砍!”甘奇甚至指着船舷上的一个木桩子,示意那个木桩子是契丹,然后大刀直接看向那个木桩子,又是一声喊:“杀契丹!”
  
  少年明白了,也学着甘奇的话语:“杀契丹,杀契丹。”
  
  甘奇指了指少年:“你,完颜,我,宋人。”
  
  “你宋人,我完颜。”少年点着头。
  
  “我们,我们。”甘奇手势不断在做:“我们,一起杀契丹。一起,我们一起,杀契丹!”
  
  甘奇一边说着,一边往少年慢慢移动过去,少年没有后退,也没有扑上去。
  
  “我们,一起,杀契丹,杀契丹。”少年点着头,表情慢慢和缓了,甚至还有一些惊喜,他明白自己得救了,不用再被关在笼子里了,他应该自由了。
  
  甘奇的手,终于搭在了少年的肩上,拍了两下,然后……
  
  然后甘奇忽然把手中的大刀递向了少年。
  
  少年犹豫了片刻。
  
  整个甲板上笼子里的人,全部站了起来,扒在笼子上看着这一幕。
  
  “给你,你拿着!杀契丹。”甘奇说着话语。
  
  少年伸手,接过了刀柄,这柄腰刀是甘霸平常佩戴的,比一般腰刀重了许多,但并不是甘霸真正的作战兵器,甘霸的作战兵器是一柄巨大的朴刀。
  
  少年接过刀,疯了一般忽然往前一跃,把刀高高举起,劈向了船舷的木桩子,木桩子应声两截。这是少年从出生那一刻起,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。
  
  甘奇的手,其实早已伸进皮袋子里,见得少年砍的是代表契丹人的木桩子,甘奇的手才又从皮袋子里拿出来了。
  
  少年站在船舷上,举刀高呼:“杀契丹,#契丹,杀契丹,#契丹!”
  
  甘奇看着这个疯狂的少年,看出了少年打自心底的仇恨。
  
  甘奇在等着,等着少年发泄着,拿刀挥舞着,叫喊着!
  
  待得少年慢慢平静,甘奇走向了他,说道:“你,去把你的族人都放出来吧。”
  
  少年听不懂,但只看着甘奇用手往那些笼子比划着,还做着切割的动作,又做了一个打开笼子的动作。
  
  “放,放他们出来。打开笼子。”甘奇不厌其烦。
  
  “放,放他们?”少年似乎在学语言。
  
  “对,放,放他们出来。”甘奇这么安排,有目的。不论什么群体,都需要一个领头人,甘奇要让这个少年做领头人,所以让这个少年去把他的族人都放出来。
  
  少年拿着刀,慢慢走向笼子,劈开一条一条的锁链,叽里咕噜说一大通,十几个完颜族人从笼子里走了出来,聚在了少年身边。
  
  此时的甘霸,也转头招了招手,几十个铁甲汉子从甲板另外一边走了过来,走到了甘奇身后。
  
  甘霸很紧张,因为他知道野人野性难驯,一切都难以预料。
  
  少年停住了动作,看向甘奇。
  
  甘奇接着抬手示意:“放,接着放,都放了。”
  
  少年也不犹豫,目光一凛,朝着旁边一个笼子走了过去,然后劈开锁链,进去之后,又发生了让甘奇意外的一幕。
  
  因为那少年冲进去,直接举刀就砍,把笼子里的人当场砍成两段。
  
  甘奇很意外,却也想得明白,广袤的林子里,部落无数,完颜部,除了被他们统一了的那些部落,没有朋友。
  
  或者说,林子里的野兽,从来都没有朋友。他们为了生存空间,唯有互相争夺,这就是野兽的生存之道。女真人的野蛮,可见一斑。
  
  少年又走向另外一个笼子里,劈开锁链,少年身边的汉子直接冲了进去,把里面的人拉出来,六七个人,把那人按压在地,那人不断叫喊反抗,却是徒劳无功。
  
  少年高高举起刀,奋力劈砍而下,一个头颅滚落在地。
  
  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甘霸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  
  “不管,他们有仇有怨,让他们报。”
  
  “早知道这样,之前把这些死人好吃好喝供着,真是浪费粮食了。”甘霸是这个脑回路,既然是要杀的,之前何必还好吃好喝,还给衣服穿。
  
  又一个笼子被打开,依旧杀人。
  
  连连开了七八个笼子,都是血溅当场。
  
  甘奇就这么看着,哪怕剩下的人都被完颜乌古鲁杀光了,甘奇也不皱一下眉头,千金买马骨,没什么。
  
  倒是也出了甘奇的意料,杀完了十来个人,乌古鲁收手了,既不杀人了,也不开笼子了。
  
  乌古鲁把刀放在了地上,毕恭毕敬走到甘奇面前,轻轻用右手捂住胸口处,鞠了一躬,指了指剩下的笼子,说了一个词汇:“搏依阿哈。”
  
  搏依阿哈一词,就是家里的奴隶。搏依就是家的意思,阿哈就是奴隶。后来满语之中也有这个词汇,发音很相似。满语这个词的汉字音译是“包衣阿哈”,包衣奴才一词,就是这个由来。
  
  但是甘奇还是听不懂,疑惑问道:“什么?”
  
  “搏依阿哈,搏依阿哈*&%¥……”少年比手画脚个不停,指了指甘奇,又指了指剩下的那些人,还做着跪下来的动作,想让甘奇明白。
  
  甘奇似乎真有些明白了,疑问一语:“搏依阿哈?奴隶?”
  
  少年连连点头:“搏依阿哈,搏依阿哈。”
  
  甘奇指了指少年:“给你了,你的搏依阿哈,乌古鲁的搏依阿哈,你的,都给你。他们,都是你的。你处置。”
  
  林子里,纯正的奴隶制度,没有一点掩饰的奴隶制度。最早的契丹人如此,如今的女真人如此,哪怕是后来的满人,也是如此。
  
  少年明白甘奇的意思,又用手捂着胸口,对甘奇鞠躬:“*&%¥#”
  
  “不用谢我,是你该得的,你处置他们。”甘奇很大度,大手一挥,二十个人,都给了乌古鲁。
  
  乌古鲁再次行礼,然后走向还剩下来的二十来个人,左右巡视着,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大堆,语气相当狠厉。对待奴隶,自然狠厉。
  
  但是乌古鲁没有再去打开笼子,他的奴隶,他做主,关着。
  
  哪怕是有人送上来的许多食物,乌古鲁也亲自上手去发,但是,发得很少,更多的被他分给了自己的族人。
  
  甘奇就这么坐在甲板上,吃菜喝酒,看着乌古鲁做着这一切。
  
  乌古鲁甚至还走向了其中一个笼子,里面有一个看起来比较老的人,乌古鲁冲他叽里咕噜说了一通,然后打开了笼子。
  
  那个老人躬身慢慢走了出来,一直躬身,站在乌古鲁的身边。
  
  乌古鲁带着老人走向甘奇,乌古鲁冲着甘奇,又是捂胸一礼,看到甘奇示意他坐下,乌古鲁一屁股坐在了甘奇身侧,盘着腿,拿起了一块肉。
  
  而那个被乌古鲁放出来的老人,跪在一旁,用双手托着乌古鲁的酒杯,就这么托着,等着,等着乌古鲁随时去接。
  
  这一幕,甘奇也是开了眼界。丛林里有丛林里的法则,丛林里照样等级制度森严,奴隶,就要有奴隶的觉悟,如果没有这个觉悟,立马人头落地。
  
  丛林里的人,是野兽,但也是人,野性十足,但也知道服从。服从主人,服从首领。这些东西,比大宋繁华之地,更直接,跟严酷。
  
  老人就这么捧着酒杯,但是乌古鲁却生气了,叽里咕噜一通吼。
  
  那老人立马跪着爬到另外一边的甘奇身边,托着酒杯,低着头,几乎身体完全趴在了地上,就那个酒杯,被举在甘奇伸手举能拿到的地方。
  
  甘奇对乌古鲁笑了笑,泰然受之。似乎一点也不去心疼如此跪着当个酒案的是个人。
  
  甘奇开口说道:“我要去完颜。”
  
  乌古鲁看着甘奇,没太懂。
  
  甘奇指着自己,另外一只手伸出两个手指,做了双腿走路的动作,又道:“我,要去,完颜。”
  
  乌古鲁一脸的欣喜,指着北方,高兴说道:“完颜完颜,去……完颜。”
  
  “对,去完颜。”
  
  乌古鲁连连点头:“去完颜。”
  
  “你要说好,好,明白吗?好就是同意。点头就要说好。”甘奇一字一句教着乌古鲁。
  
  “好?”
  
  “对,点头的时候,说好。”
  
  “好,完颜,去完颜。好好好。”
  
  甘奇很欣慰地笑了,拿起了人肉酒案上的酒,喝干,再把空杯子放在酒案之上。乌古鲁连忙爬起来,拿起酒壶,倒满了酒案上的杯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