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四十三章 诶,好儿子

第四百四十三章 诶,好儿子

,!
  
  几十艘大帆船,载着的都是粮食布匹盐茶,还有一些铁器。
  
  甘奇站在船头,看着大船乘风破浪。
  
  甘奇的左边站着甘霸周侗与一队铁甲军汉,甘奇的右边,站着完颜乌古鲁,他腰间别着一柄大腰刀,身形略矮,还在发育阶段。脸上没有了警惕与凶戾的表情,只留下了青涩。
  
  乌古鲁身后,还站着十几个完颜女真。
  
  从朝鲜半岛最北方的江口上岸,那里是后世的辽宁省的丹东市,往西是辽阳府,往北就进入的回跋部的地盘了,回跋部,就是女真人了。
  
  女真人,在完颜部没有真正崛起的年代,女真、女直,是个统称,泛指大兴安岭、小兴安岭、长白山几条山脉包围下的众多部落。
  
  后世的东北平原,就是这三个山脉围成的平原,宋朝,这里大多都是女真人。这里的平原虽然广袤,但这平原也仅仅是地形上的,这里更多的是一望无际的丛林,甚至还有沼泽,沼泽上都长着比人还要高的草木。与后世的东北平原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  
  从江口上岸,甘奇带了五百多号铁甲,还有许多车架,拉车的马,大多是在燕云采购的,不多,一百来匹。
  
  东北平原还是有个好处的,虽然林木繁多,但是地势还比较平坦,马拉人推的,车架倒是可以在林子里穿梭,也能让女真人骑着马在林子里奔走。
  
  林子这种东西,越往北越稀疏,而且越往北,杂草越少,甚至北方的树木,树冠都比南方的小,树叶也比南方的小。
  
  南方的林子,茂密非常,上有隐天蔽日的冠幅枝叶,下有层层叠叠的低矮木丛。若是到得热带雨林,那更是茂密得让人无处下脚。
  
  北方林子的生物多样性也远远不如南方,食物链也脆弱许多。
  
  这就是气候的区别。
  
  这种气候的区别,其实也限制了人类的发展,寒带林子里的人类,比起温带来说,文明发展也有差距。人口规模差距更大,因为气候寒冷的地方,林子里的产出实在太少了,能养活的人口自然也少。女真人统一了一大堆部落之后,起兵反辽的时候,也只能凑出三千人马。
  
  林子里的部落,大规模群居是不可能的,因为太多人若是聚在一起,就找不到足够的食物,唯有散落在林子里,才能让整个林子物尽其用。
  
  这一点,其实草原也如此,草原的土地出产对于人类来说实在太低了。中原文明,种田的地方,一两亩地出产的粮食,就足以养活一个人口。
  
  但是草原上一两亩地长出来的草,只够一头羊吃几天的,一头羊吃几个月长大了,这头羊才够一个人吃个把月。这么算,草原要养活一个人,得多少亩草地?
  
  人口的差距,就是这个简单的道理。
  
  也可见渔猎文明与游牧文明,过渡到农耕文明,这是多么大的进步。东北这片土地,一直到女真人真正建立了大金国之后,真正接触了农耕文明之后,才真正开始往农耕过渡。
  
  完颜女真人,给东北平原带来了真正的农耕。后来崛起的满人也获益其中,满人的崛起,也受益于东北平原的农耕生产。没有农耕,满人的军队,也就不谈什么八旗了,也只能与女真人一样,三千人去与大明的高墙死磕。
  
  甘奇上岸之后,卸载了许多货物,在河口边进行了简单的休整。
  
  甘奇还拿出了十几副铁甲摆在地上,然后把乌古鲁叫到身边,又开始了一通比手画脚:“穿上,完颜人,穿,往身上穿!”
  
  “穿?”乌古鲁也学着甘奇做了一个穿的动作。
  
  “对,穿。”如今甘奇与乌古鲁的交流,越来越顺畅了,甘奇的重点还在不断教乌古鲁说汉语,乌古鲁也学得极快,少年人正是学习的时候,许多话语与词,教一遍他就记住了。
  
  “好,我,我,穿,这个……”
  
  “铁甲,这叫作铁甲,步人甲,记住了吗?铁,铁做的甲……也叫作步人甲。”甘奇依旧耐心非常,不浪费任何一个教乌古鲁说汉语的机会。
  
  “我穿这个铁甲,步人甲。”乌古鲁也会重复甘奇教导的话语。
  
  “你的族人,完颜族人,都穿。”甘奇又道。
  
  “好,谢谢。”乌古鲁咧着嘴在笑,笑得格外灿烂,这一路上,他早就看着甘霸等人身上的铁甲流口水了,但是他不能开口要,只能让甘奇给。这就是严苛的上下等级。
  
  乌古鲁早已上前去七手八脚开始穿铁甲,只是过程很不顺利,大宋步人甲,实在太麻烦了。
  
  甘霸照着乌古鲁的后脑勺就是一个大巴掌,然后嘿嘿笑道:“老子帮你穿。”
  
  “老子……自己……穿。”乌古鲁倒是没发怒,但是也倔强。
  
  “嘿,你是谁老子呢?”甘霸其实也不生气,知道乌古鲁是有样学样。
  
  “老子是你,我,我是乌古鲁,你是老子。”
  
  甘霸听得是哈哈大笑,连连点头:“对,我是老子,你是乌古鲁。”
  
  甘奇听得也是连连发笑,回头又从一个车架里取出了一些东西,摆在地上,开口说道:“乌古鲁,弓,弩,你要哪个?”
  
  乌古鲁一边拖着铁甲裙,一边往甘奇这边来,还开口问:“弓?弩?”
  
  “这个是弓,这个是弩,你要使哪个?”
  
  “弓,乌古鲁要弓,完颜人,弓。”
  
  甘奇抄起一柄制式的弓递给乌古鲁:“试试。”
  
  乌古鲁接过弓,随手一拉,一个趔趄,他一脸的惊讶看了看甘奇,用使劲去拉弓弦,面色憋得通红,慢慢把弓拉满,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,然后又慢慢把弓弦放开。
  
  “弓,好,好弓,完颜弓,不好,你的弓,好!”乌古鲁激动不已,拿着弓反复观瞧,他想看出这张弓到底为什么这么好。
  
  甘奇也在笑,他之前还以为十三四岁的乌古鲁年龄太小,应该是拉不开大宋军中制式长弓的,没想到这小子还硬生生给拉满了。
  
  至于完颜弓与大宋弓之间的差别,其实就是一个原因,社会发展水平的差别。在军械制作这一道上,中原王朝一直碾压身边的其他民族。春秋战国时期,中原许多国家中的一个国家就能打得游牧抱头鼠窜,到大汉发明弩的时候,把一个个匈奴射成刺猬,再到大唐碾压突厥的时候,四米长的马朔刺杀无数突厥人都不会折断,这就是区别所在。
  
  契丹辽人,自从得了燕云,得了几百万汉人之后,军械水平才有大幅度提升。
  
  此时的女真人,社会水平还差得太远,制作出来的弓,对于甘霸身上的铁甲来说,几乎只能用来挠痒痒。
  
  “弓,你的,还有十多把,完颜人的,还有长枪,马上搬来,也是你的。”甘奇要把自己手下十几个完颜人武装到牙齿,让他们闻着林子里的气味,为自己开道。
  
  乌古鲁已经兴奋得像一个孩童一样,左蹿右跳,呼朋唤友,又是铁甲,又是腰刀,又是硬弓,又是长枪,还有制作精良的笔直箭矢,锋利铁头的箭矢。
  
  他已经看得眼花缭乱。
  
  甘奇这一刻,其实是有成就感的。
  
  成就感爆棚。
  
  “乌古鲁,走,去完颜。”甘奇这算是催促。
  
  “好,我穿,去完颜。”乌古鲁压抑着兴奋,提着一大堆铁甲,左手看看,右手看看,有些着急。
  
  甘霸肥大的巴掌又打在了乌古鲁的后脑勺上:“还是老子来教你穿。”
  
  “老子穿,我穿。”这回乌古鲁不倔强了,他是真不知道这铁甲该怎么穿。不过他真以为甘霸的名字是“老子”。
  
  甘霸七手八脚帮乌古鲁把铁甲穿好,其他完颜人有样学样,也就穿得差不多了,这玩意,穿过一次之后,自然就能明白。女真人不傻。
  
  “老子,去完颜。”乌古鲁的兴奋还没有散去,对着甘霸招手。
  
  甘霸嘿嘿在笑:“好儿子,去完颜。”
  
  乌古鲁呵呵傻笑着,一马当先,身边带着十几个完颜铁甲汉子,还有一根绳子,牵着二十来个串在一起的奴隶。
  
  北上。
  
  回跋部,属于半生半熟的女真,有时候会听辽国的差遣,甚至也会进贡。有时候却又反叛辽国,不进贡了,还打劫辽人。
  
  但是,完颜与回跋,依旧有仇,林子里的仇,找不到根源,反正就是有仇。可能是因为一只狍子,可能是因为回跋人也当过二鬼子,可能就是因为一个眼神没对上。
  
  林子里的乌古鲁,能闻到人的气味,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第六感,也许不一定是用闻的,是看到了地上的痕迹,也许就是一种感觉。
  
  他在队伍头前,抬手一指,回头看向甘奇。
  
  甘奇向着他指的方向问道:“那边,有人?”
  
  “好,那边那边,人,有人。”乌古鲁点头答道。
  
  “这个时候,你应该说对,而不是说好。”
  
  “点头好。”
  
  “点头对,说对。明白吗?”
  
  “对,有人,那边。”乌古鲁说道。
  
  “走,去。”甘奇的命令也简单。
  
  “对,走,去,人。”
  
  “这就该说好,明白吗?这个时候说好。”
  
  “好,对,对,好,那边,人。”乌古鲁脑袋有些转不过来,什么好,对。搞不懂,都说了,就对了。
  
  甘奇骑着一匹马,已经起步了,往乌古鲁指的方向去,一路上却还不厌其烦教乌古鲁什么说“对”,什么时候该说“好”。
  
  当走了很长一段路,乌古鲁忽然脚步一停,把手往嘴巴一捂,示意甘奇不要继续说了,然后往一个小山包指了指。
  
  甘奇明白了,地方不远了,他下了马,跟着乌古鲁往小山包上面爬去。
  
  山包下面,一个小小的村落,百十人聚居的地方,看着那一个个木头茅草搭建的房屋,甘奇就能算出这个小村落里大概有二三十个成年男子。
  
  甘奇回头轻声说道:“呆霸,你带一百人往前面去堵,周侗,你带一百人往后面去堵。”
  
  两人点头而去。
  
  甘奇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乌古鲁:“我,你,冲下去,杀?”
  
  “杀,对,好,杀。”乌古鲁连连点头,嗜血与凶戾,已经在他的眼神里了。
  
  “等一会,等呆霸与周侗堵住两边。”
  
  “等?”
  
  “对,等,就是不动。”
  
  “不动?”
  
  “不动就是不动,看我,我上,你再上。明白?”甘奇一通比手画脚。
  
  “好,对。”
  
  铁甲左右包围而去,小村落就在两个山包的凹处,这里避风,有小溪,是个好住处。
  
  但是甘奇小看了这里的居民,在甘奇等待周侗与甘霸带兵包围的时间里,村里忽然骚动了起来。许多人从房屋里冲出来,开始大呼小叫。
  
  显然这些回跋人是发现了不对劲,甘奇左右在看,也在看自己这边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。
  
  看来看去,甘奇也没有找到原因,不过差不多了,甘奇拔剑出鞘,大喊一声:“走,杀!”
  
  话音才刚落,甘奇才踏出一步,只见十几个完颜铁甲从山坡飞奔而去,如履平地一般出去了十几步远,爆发力惊人。
  
  十几个完颜铁甲,就这么冲进了村,也不管左右有没有援军,更不管后面的甘奇有没有跟上。
  
  甘奇一边追,还一边笑:“这玩意,有点凶!”
  
  左手一把剑,右手一把枪,甘奇倒也不那么着急了,说是追,其实也是慢慢悠悠的,甘奇身边还有折克行,折克行带着一队铁甲倒是冲得快了一些,连滚带爬就到了山包下。
  
  前面的乌古鲁,已经入村,口中发出一种类似于野兽的嚎叫,长枪见人就捅。
  
  也有人回跋汉子上前来迎,一柄短刀在手,躲过了乌古鲁刺杀的长枪,对着乌古鲁飞砍而去,乌古鲁毫不避让,长枪一扔,当短刀砍得铁甲火星迸溅的时候,浑身铁甲的乌古鲁竟然直接把那人抱住翻滚在地,大嘴一张,牙齿精准无比咬在了那人的喉咙之处。
  
  翻滚,挣扎,呼喊……
  
  有一种原始感充斥在甘奇眼前。
  
  乌古鲁慢慢站了起来,口中吐出一块肉,再拔刀,切下了一个头颅,举起来,转头看向甘奇,咧嘴一笑。
  
  猩红的嘴巴,血腥的头颅,对着甘奇摇摆,像是炫耀,又像是请功。
  
  然后乌古鲁把人头放下,指了指甘奇,又指了指地上的头颅,做了一个手势,意思大概是把这个人头送给甘奇。
  
  甘奇回应了一个笑容,拿着剑走到了乌古鲁的面前,提起人头,脸上带着满意的神色。
  
  乌古鲁陡然激动不已,提刀拿枪,再奔往前,男女老少,老弱妇孺,还有哭喊一片。
  
  忽然,一个人从一座柴火堆后面扑了出来,直奔甘奇而去,乌古鲁反应飞快,准备回身来帮忙。
  
  却听“嘭”是一身巨响,那人已经满身血泊倒飞到底。
  
  空中还有一缕青烟,青烟在甘奇脸上慢慢消散。
  
  乌古鲁长大眼睛定在了当场,满场的完颜人与回跋人,都定住了,眼神看向了甘奇。
  
  乌古鲁忽然双膝一跪,举起双手:“*&%¥#@!”
  
  甘奇一脸的苦笑,他听不懂,但是能想明白乌古鲁大概说了什么,上前一把拉起乌古鲁:“我不是什么神,继续杀,杀人。”
  
  “杀人!*&%¥#……”乌古鲁目光坚定,带着敬畏。也在起身,还说了一通甘奇不懂的话语。
  
  “去杀人。”甘奇又道。
  
  “乌古鲁去杀人。”说完这句话,乌古鲁转身而去。
  
  回跋人,已然漫山遍野在逃。
  
  乌古鲁一直在追,追到另外一座山包上,脚步依旧不停,而是把弓取了出来。
  
  甘奇却没有再追了,而是在折克行等人的保护下,开始给自己的枪装火药弹丸。
  
  这趟林中之行,甘奇此时也越发期待了,更知道来得值得。
  
  当乌古鲁回来的时候,天色都差不多黑了。
  
  一个一个的人头堆在一起,一个一个的老弱妇孺被绑了起来,还有成年的汉子,被绑在地上,眼神喷火一般看着甘奇。
  
  完颜人,比甘奇想象的还要凶猛。
  
  乌古鲁带着一脸的敬畏站在甘奇面前行礼,然后说道:“老,杀,老杀?”
  
  “老的?杀了?”
  
  “老,杀,不吃。”
  
  甘奇听懂了,老的留着,浪费粮食。
  
  甘奇点点头,随乌古鲁去,林子里的事情,他比甘奇懂。
  
  甘霸站在甘奇身边,笑道:“这小子还真行,都没我啥事了,就抓了几个漏网的。”
  
  甘奇很是欣慰,笑道:“他是你儿子。”
  
  “哈哈……大哥,我倒是愿意要这个儿子,这小子有点像我,能打能杀的。”甘霸笑道。
  
  “那就这么定了,让他给你当儿子。”甘奇笑道。
  
  “行,我这就去让他叫我爹。”甘霸转头就去,在乌古鲁面前指着自己:“我,是你爹,叫爹。”
  
  “老子,这个?”乌古鲁没懂,拉过一个女人,指着那女人,以为甘霸要个女人。
  
  “我是你爹,你叫爹。”
  
  “你,爹?老子爹……”乌古鲁一脸的疑惑。
  
  “对,我爹,我爹,明白吗?叫我,爹。”
  
  “爹?”
  
  “诶,好儿子。”甘霸激动不已,还转头与甘奇说道:“大哥,他认我作爹了。哈哈……”
  
  “呆霸,他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甘奇很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