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狄军师攻略州府

第四百五十八章 狄军师攻略州府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国书又来了,这回连萧扈都没有来,就派人快马送到了雄州。
  
  国书这种东西,可能全天下也只有甘奇一个人敢留在手上不送到京城去。
  
  辽国果然开始调动兵马往雄州沿线来了。
  
  雄州沿线,往西安肃军,广信军,这些地方属于后来的保定,其实保定这个地名,也是从打仗来的,就是保卫安定的意思。再往西走,就是保州境内。
  
  雄州往东,便是保定军,信安军,中间夹着一个霸州,也就是后世的霸县。这里的保定军,很小,就是一个城池堡寨。
  
  也就是说北宋的雄州附近,都是军州,都是军队驻扎的地方,为了打仗而设立的行政区域。
  
  哪怕是地名,都与打仗脱不干系,安,广,保,雄,定……
  
  这里,就是辽宋前线。辽宋有两个主要前线,从雄州沿线在往西,就是大名鼎鼎的雁门关,无数辽宋的故事里面都有这个地名。雁门关那边以太原为中心,河北这边以真定府与河间府为中心。
  
  这就是北宋面对辽国的整个防线。
  
  雄州与辽国的交界就是巨马河,也许称之为拒马河更合适,就是拒马的,河对面是辽国归义城,也是辽国的前进基地。
  
  辽国的军队,已经就出现在河对岸了。按理说两军对垒的时候,占据城池来调动是最合理的。但是辽国军队却不进城,反而多在河对岸来来去去,大概就是要让宋人看到辽人军队的雄壮。
  
  恐吓,就得有个恐吓的态势。
  
  甘奇也频频到河岸边远眺对面的辽军,对面的辽军,骑兵来去纵横,步兵时不时也到河边来露露脸,人数实在不少。
  
  外行看个热闹,内行看个门道。
  
  甘奇自然得问一问最内行的狄青:“狄相公觉得这些辽军怎么样?”
  
  “皮室军大不如前了,扩张得过于庞大,远不如前。原先三万精锐的时候,甲骑具装,来去无敌手。而今这皮室已过三十万,马匹都配不齐,更别说铁甲了,此军,倒是不如西夏铁鹞子。”狄青答着。
  
  皮室军是辽国最精锐的部队,最初的时候只有三万人,就是重骑兵。后来扩张了无数次,达到了三十万之多,也就不谈最精锐了,反倒变成了一个泛称,就好像北宋的军队叫作禁军一样。
  
  西夏铁鹞子却还一直保持着传统,最初不过三千人,重甲骑兵。如今人数也差不多,依旧精锐非常。
  
  甘奇点着头,明白狄青的意思,又问:“那辽军战力应当也是一般。”
  
  狄青没有反驳,而是说道:“燕云辽军,想来也腐朽得紧,与我禁军差不离。不过若是从临潢府那边调兵马过来,那就不一样了。且看着,若是有那等甲胄一般,却都是胡虏打扮的军队,就得郑重了。”
  
  上京临潢府,还保持了不少真正契丹人的军队,也有一些草原人的军队。
  
  甘奇微微皱眉,轻声说道:“得派人过去打探一下敌军数量。”
  
  “此事不难。派些探子过去盯着就是,如今还早,得两个月之后,才能真正知道辽人此番调集了多少人马。”
  
  打探消息这件事情,对于辽宋来说,还真不难。两边都是汉人聚居之地,互相打探消息都是很简单的事情。
  
  身旁的赵滋却开了口:“照我说啊,若真要是两国开战,此时咱们就突袭过去,打他一个措手不及,占得几个城池再说。可惜了,不过又是演演武而已……”
  
  如果真是两国要开战,此时出击是最好不过的,辽人也不进城,都在城外来来去去的,人数还不多,是最好不过的时机。
  
  但是赵滋显然也知道打不起来,都是耍把戏。
  
  知州张利一听得赵滋之言,连忙说道:“以和为贵,以和为贵啊!”
  
  甘奇闻言笑了笑,说道:“对,以和为贵。”
  
  看完敌阵,甘奇打马回了州衙。
  
  狄青来见,他心中有些疑惑,想问问清楚。
  
  开头第一句就是:“道坚莫不是真想开战?”
  
  四下无人,甘奇此时也不必再与狄青藏着掖着了,点头答道:“嗯,我想把燕云十六州收回来。”
  
  狄青眼中精光泛起,却又道:“若是这么对峙下去,待得辽人调兵遣将而来,必然不少于十万,怕是难胜。”
  
  显然狄青也与赵滋一样,对于战阵是有想法的,若果真要打,现在就该突然袭击而去。这才是正确的兵法之道。
  
  “不着急,只待他们集结兵马,劳师动众的,开战之前,我自有办法再让他们把兵马又调走。”甘奇如此说道。
  
  狄青心中一惊,问道:“道坚是下了多大一盘棋?”
  
  “很大,大到所有人都想象不到。”甘奇自信一语。
  
  “你真有把握让辽人劳师动众调兵遣将而来,再又劳师动众调兵遣将而去?”狄青有一点点怀疑。
  
  “辽人不想打,辽人更知道我大宋也不想打,他们没有防备,我大宋也没有防备。他们要演武恐吓,那就让他们恐吓,至于如何调动他们,我早有定计。”甘奇已经说得比较直白了,谁都不想打,谁都料不到。
  
  辽国没有防备,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  
  狄青思虑了片刻,又道:“若是道坚真想打,那还得示敌以弱,以使辽人全无防备才好。”
  
  “狄枢密言之有理,再有辽使,当示弱一番。”姜还是老的辣,是得示弱了。不能让辽人白白调兵遣将了。
  
  狄青听得甘奇之语,大概是知道甘奇心中谋划颇多,也松了一口气:“你心中有思虑便好,练兵之事,我自帮你做得妥妥当当,新兵练就,军械俱全,只需一战胜之,兵马便可堪用。”
  
  练兵之道,练得再好也只是练,还得真真正正打一场,打一场胜仗,才能真正给这些军汉建立起自信心,才能真正堪用。
  
  狄青的意思也简单,就是开战之时,一定要打一个胜仗,否则辛辛苦苦练的两万五千人马,就白练了。第一战如果败了,这支狄青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兵马,也就废了。
  
  甘奇认认真真点头:“狄相公放心,第一战必胜。”
  
  “好,那老夫就不多言了,想你心中自有计较。”狄青把自己该说的话语都说了,甘奇也听进去了,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让人舒服的。
  
  狄青这一辈子经验十足,只要指挥者能听进他的话语,战争就稳了一半,若是再给他临阵指挥的权力,那就十拿九稳了。
  
  一旦指挥者自以为是不听他老狄青的,那问题就大了。
  
  沧州海边的船队,越来越多,越来越忙,运送着从泉州而来的铁器军械,带着甘奇给的钱回泉州去。
  
  备战之事,甘奇是拼了,拼尽身家也在所不惜。海上拼命运,往真定府与河间府去,所有的铁匠铺就接到了订单,不是官府的,而是甘奇的。周侗与甘霸早已忙得脚不沾地,还有一众汴梁带出来的人,每天押送着钱到处去送。
  
  甘奇是想尽一切办法氪金,就怕时间太短,钱花不出去。
  
  燕山山脉的东边余脉之中,山林之内,狄咏已经潜伏了几个月,最近一段时间,麻牛麾下的人手是越聚越多,从几百人到几千人,如今已然快要破万。若不是燕云官府在各处要道封锁,麻牛麾下只怕早已聚得几万人。
  
  能这么快聚集人手,一来是麻牛这回的声名鹊起,许多为了活命动手抢劫的人都以麻牛马首是瞻,尽量赶来与麻牛汇合。还有许多作奸犯科的,杀人放火被官府通缉的,甚至还有一些江湖绿林,更是趋之若鹜而来。
  
  因为麻牛有钱有粮,甚至还有精良的兵器甲胄。
  
  至于麻牛哪里来的钱,哪里来的粮,哪里来的兵器甲胄,大多数人只以为是麻牛当初在燕京城里干的那票太大,发了大财。
  
  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,那一票还真没多大,而且干完就跑路了,能带走的粮食并不多。发财远远谈不上。还是山脉尽头的海岸边,经常夜里会有大船来,那才是麻牛的金主。
  
  甚至隐隐有些人也知道,麻牛的金主就在身边,山寨里那位狄公子,才是麻牛真正倚仗的人。如今寨子里的人都称呼狄公子为军师,麻寨主对这个军师也是敬重有加。
  
  山寨里有一个聚义堂,时不时会议事,有时候是大议事,许多好汉头领的都会去议事,麻牛麻寨主会颁布一些什么规矩之类的,白纸黑字的东西,这玩意一看就不是麻寨主能写得出来的,不过倒也没人敢反对,麻寨主仗义是仗义,也舍得给钱,但是真要杀起人来,那也是毫不含糊的。
  
  有时候是小议事,小议事就没有几个人来,主要是麻寨主带着一些心腹与狄军师议事。
  
  今日就是小议事,狄军师开口说道:“此番人手这么多,养起来也费尽了,该咱们自己想点办法了。”
  
  麻牛闻言倒是高兴不已:“我早就等着军师这话的,咱们这么多兄弟,不去做点什么,光靠接济,什么时候是个头?弟兄们每天光吃饭喝酒了,也没活干,早晚得生出事端。军师可有什么妙计?”
  
  狄军师点点头,从怀中掏出了一副舆图,也就是地图,把众人看得一愣。
  
  麻牛还笑道:“还是军师有本事,竟然连舆图都弄得到。”
  
  狄青笑笑,指了指:“劫掠乡里的事情,咱们不做,老百姓也没什么好劫的。”
  
  “军师是说……要去打城池?”
  
  “对,打城池。”狄军师已经把舆图摊开了。
  
  “城池可没有那么好打的,军师可想好了?”麻牛还有些担忧。
  
  “营州,咱们先不去,那里是州城,咱们先打安喜县城,安喜县城里面,军将不过千余,听闻最近朝廷还到处调兵遣将去了南方,想来安喜县城之内,此时怕不过三五百号老弱了,咱们就把安喜县城打破了,把城内的官府与大户全部劫了。”狄军师安排着。
  
  麻寨主依旧担忧:“怕就怕滦州的大军来驰援,那边可还有重兵防备着咱们。”
  
  “之前那里倒还是有一两万从燕京来的大军,如今怕也只有几千人了,不必担忧,咱们速战速决,进城就抢,抢完就走。”
  
  “就是那高墙不好打,咱们也没有打过这样的城池,高墙上不去,到时候怕……”
  
  “时候还早,雪停了才是动手的时候,这段时间我会亲自操练人马,主要针对高墙作战,先造高梯,再练几百射手,到时候我将亲自披甲爬墙,身先士卒,弟兄们跟着我,破城不在话下。”狄军师很有信心。打仗这种东西,他是擅长的,只是这些乌合之众不太擅长。
  
  还得狄军师亲自操练一下,至少有个队列,有个配合。有人爬高墙,有人得在城下“火力掩护”。
  
  “射手不难,有许多弟兄本就是猎虎出身,还有一些绿林的弟兄也习过射术,只是弟兄们的弓弩太差了些,射些獐鹿不难,射那有甲的军汉怕是……”
  
  “既然有射手,弓弩自然也会有。倒是这随我爬墙的弟兄们,得精挑细选一下,还得重金赏赐一番。”
  
  “军师放心,军师都要身先士卒了,那兄弟我自然也不落人后,我也随军师去爬墙。”麻牛倒是有几分悍勇,不然也不敢纠集人手在汴梁城里放火抢粮。
  
  还得狄军师亲自操练一下,至少有个队列,有个配合。有人爬高墙,有人得在城下“火力掩护”。
  
  “射手不难,有许多弟兄本就是猎虎出身,还有一些绿林的弟兄也习过射术,只是弟兄们的弓弩太差了些,射些獐鹿不难,射那有甲的军汉怕是……”
  
  “既然有射手,弓弩自然也会有。倒是这随我爬墙的弟兄们,得精挑细选一下,还得重金赏赐一番。”
  
  “军师放心,军师都要身先士卒了,那兄弟我自然也不落人后,我也随军师去爬墙。”麻牛倒是有几分悍勇,不然也不敢纠集人手在汴梁城里放火抢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