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四百八十章 燕国公与超晋十级

第四百八十章 燕国公与超晋十级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!
  
  皇城的钟声再次敲响,急促的钟声响遍整个内城,就在前不久,皇城的钟声也这么响过,当时是因为边境开战之事。
  
  今日又这么响起来了,大大小小的衙门里,众多官员皆是面色一沉,不用多猜也知道是大事不好。
  
  政事堂里富弼听得钟声第一时间就走出了班房,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皇城城楼。
  
  左右班房里也出来了一大堆官员,脸上皆是焦急。
  
  “富相公,钟声如此急切,莫不是……莫不是雄州那边兵败了?”
  
  在场所有人,显然大多都是这个猜想。
  
  富弼这回是真有些着急了,雄州一旦兵败,那问题就大了,四通八达的河北皆是平原,六十年不闻战事,仓促之间,那辽人怕是如开闸泄洪一般,席卷千里。即便稳得住战局,怕是也要失地无数。
  
  只见富弼的两条老腿一边飞快倒腾着,口中还说道:“甘奇甘道坚,便是满门抄斩也不冤枉,剥皮吃肉也抵消不得如此罪过……”
  
  左右之人一听,惊骇万分,连忙跟住富弼的脚步,满场一片嗡嗡。
  
  “大事不好,大事不好啊!”
  
  “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让甘道坚这厮到河北去巡视什么军备……”
  
  “唉……二十出头,一身红袍,得意忘形啊!”
  
  此时从政事堂另外一边的班房出来的曾公亮也着急忙慌加入了队伍,他心中第一反应也是雄州兵败了,听得众人议论纷纷,立马开口说道:“急什么?河北还有数万大军呢,京畿也还有十几万大军,诸位可都是朝廷栋梁,遇事岂能如此慌张失度。”
  
  “曾相公,不是我等慌张失度,实乃事关重大啊。”
  
  “是啊,祖宗基业,亏于我辈之手,便是死了又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。”
  
  曾公亮不答,只加快脚步往前走,赶紧入宫去,枢密院的人此时应该也在急忙往皇宫里赶,圣旨虎符都该立马下去,争分夺秒,兵马立刻就得出发,河间府、真定府一线万一有失,那大名府一线是必须要守住的,若是战局不能稳定在大名府一线,那这汴梁城就真的危险了。
  
  曾公亮非常务实,心中还在念想,最好河间府真定府一线能稳得住,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  
  还真不能怪这些人不信任甘奇,现实情况容不得这些人往好的方向去想,也不敢往好的方向去想。辽人早就聚了大军,甘奇只是仓促之间两万多人,再如何想,如今皇城急促的钟声,总不能是甘奇把辽人打败了吧?昔日太宗皇帝举国之力都不能成,这就是想都不会去想的妄想。
  
  曾孝宽此时亲自在城楼上敲钟,这本该是军汉干的事情,但是曾孝宽接了皇命,也心中激动太过,忍不住自己就拼命敲了起来。
  
  皇帝陛下让他快快去敲钟,他就真的把钟敲得快快的,殊不知他这么一快,把整个汴梁城当官的都给吓坏了。
  
  巨大的木钟锤,推拉一下也要巨大的力气,曾孝宽拼了命的撞钟,撞得手臂无力了,精神还依旧激动不已,连忙下得城楼去等人。
  
  政事堂离皇城最近,所以最先赶到的自然就是政事堂的一众官员。
  
  曾孝宽也管不得那么多,头前一个看到自己老爹,飞奔就去,跑得是吭哧吭哧的,也管不得什么礼节,开口就是大喊:“爹,爹,父亲……”
  
  曾公亮见得自己儿子一边大喊一边奔过来,还愣了愣,儿子回京了,他还不知道,而且这来去总共才不到二十天,这也太快了一点吧?
  
  曾公亮心中一紧,看来真是的兵败如山倒,短短时间,连他儿子都已经逃进京了,曾公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河间真定一线怕是不保了,河北两路丢了一大半……
  
  老天保佑,祖宗保佑,大名府一定要顶住。
  
  吭哧吭哧的曾孝宽一到面前,扯着嗓门就喊:“父亲大人,大捷啊,北地大捷,甘相公大捷!”
  
  “什么?什么东西?”曾孝宽是真没有听清楚,他心思都在真定府河间府大名府上了。
  
  “父亲大人,甘相公大捷,已然打破燕京城,辽皇耶律洪基被甘相公打得连夜逃遁而走,燕云十六州收复了,家国一统了。”
  
  曾孝宽再喊一次,几十号老头子官员皆是脚步一止,目光看向曾孝宽。
  
  “我儿啊,你说的什么呢?”曾公亮这回是听清了,但是这种事情,如何教人相信?
  
  “爹,我刚从燕京城见完甘相公赶回来,一路快马奔驰,屁股都磨出血了,就是为了带回来这个消息,陛下已然先行知晓了,所以才叫孩儿快到到城楼上敲钟,刚才的钟声都是孩儿亲手敲的,大捷,大捷,千真万确的大捷。甘相公现在巨马河北岸背水一战击败了萧德让,又在延芳淀伏击了耶律仁先的十万大军,把燕云辽军扫荡一空,辽皇耶律洪基连夜突围逃遁而走,这等大捷,不知几百年不闻了,孩儿是激动,激动得七八天都热血沸腾……”曾孝宽也是辛苦,这番话语,他可能在近段时间里还要与不同的人重复无数次。
  
  曾公亮闻言,双眼张得大大,吞了吞口水,转头看了看政事堂几十个老头,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,他不是不信自己的儿子,而是得消化一下这个消息。
  
  此时就在曾公亮身旁的富弼开口问道:“你这消息,都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  
  “富相公,不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刚才下官都说了,下官就是从燕京城赶回来的,甘相公正在四处派人接收城池与燕山关隘,燕云已然尽在掌握。”曾孝宽重复着这些话语,丝毫不嫌麻烦,看着面前这些人目瞪口呆的模样,他没来由心中觉得爽快非常,好似是他自己带兵打破了燕京城一般,好像是他自己得了如此大的荣光一般,他在享受面前这些人的震惊。
  
  众人互相对视几番,曾公亮的儿子如此激动,信誓旦旦,这消息恐怕是真?
  
  这事情若是真的,那也太……吓人了一些。
  
  “看来不假,应该是真的?”
  
  “哈哈……燕云收复,大喜啊,大喜!”
  
  “甘道坚,铸就不世之功也!”
  
  “此子天才,天纵将帅之才,用兵如神呐!武侯在世也不过如此了。”
  
  “快快快,入宫面圣,入宫面圣!”
  
  曾公亮终于激动了起来:“好好好,好一个大捷,青史留名,青史留名啊!历代先皇之夙愿,一朝达成,甘道坚,便是那卫青霍去病,不逊于封狼居胥,也当勒石燕然。当开祭坛敬告天地,敬告祖先。”
  
  一旁的富相公面色却难看起来,要说富弼也是难,刚才以为是兵败之事,他心情不好,着急不已。现在不是兵败了,是不世之功勋,他似乎也心情好不起来。但是你要说他心情不好吧,收复燕云这种举国欢庆的天大喜事,他心情又有点激动。
  
  富弼这种复杂的情绪,实难以用言语以蔽之。
  
  激动的曾公亮转过头去,开始招呼众人:“走走走,诸位快走,与我同去面圣,开祭坛,告祖先,把捷文贴满汴梁城,派钦差去各地昭告天下,还得着史官留文,把此事好好写出来,流传千古。”
  
  一众老头带着激动,一蹦一跳往垂拱大殿而去,皇帝陛下早已在高台上等候多时了。
  
  富弼带着复杂的心情与众人一起走进垂拱大殿,他刚才总想说上一点什么,却就是说不出来,但是说不出来吧,又憋得难受。说出来几句酸言算语吧,自己都觉得不合时宜。
  
  垂拱大殿里的皇帝,此时如同商店门口招待人的小厮一般,一见得众人来了,喜笑颜开,口中连连说道:“诸位卿家都来了?请快快进来,里面来!”
  
  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!”
  
  “同喜同喜,君臣同喜,举国同喜!”
  
  一众老头进来也不列班了,拥成一团,都在高台之下,皆是躬身祝贺。
  
  不得多久,二府三司,三省六部,台谏两院,众多官员济济一堂。
  
  这朝堂热闹得如樊楼门口的商业街。所有人互相分享着喜悦与激动,分享者作为一个宋人在这一刻的兴奋。
  
  不论朝堂上的政治生态如何,也不论昔日里谁与谁对付不对付,还是谁与谁有仇有怨,在这一刻,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,所有人的激动也都是一样的。
  
  为什么很多时候,很多国家,在解决不了国家内部的矛盾之时,就会对外发动战争?
  
  原因就在今日这朝堂里,只要把矛头一致对外了,内部什么矛盾都可以暂时没有了。
  
  皇帝赵曙在众人激动了许久之后,开口说道:“诸位,静一静。”
  
  皇帝陛下开口,朝堂慢慢安静了下来。
  
  赵曙接着说道:“甘奇甘道坚,今日立下如此不世之功,合该封赏,参战之军将士卒,也当封赏,如此才能激励军心,还请诸位出个主意,该如何封赏甘奇才算妥当?”
  
  收复燕云者可以封王,可惜这句话应该是宋神宗小针针后来说的,几十年后的童贯就是记住了这句话,想方设法也要从金人手中把燕云十六州买回来,童贯也因此封了个广阳郡王。
  
  此时在赵曙这一朝,可还没有哪个皇帝说收复燕云可以封王。
  
  如何封赏甘奇,这倒还真是个问题。
  
  “陛下,臣以为,如此大功,封国公不在话下,但是仅仅封个国公也不够,当给他连升几级,以表朝廷与陛下爱才之心,也为后来之人做个表率,便是让天下所有读书人都知晓,只要能立功,朝廷与陛下必然重赏。”曾公亮最先一个出来说话,这真是结善缘的时候了,之前想着跟甘奇结善缘是觉得甘奇乃是皇帝的妹夫,这辈子只要不做傻事,肯定倒不了,所以才让曾孝宽主动去与甘奇交好。
  
  今日曾公亮的结善缘,就已经相当现实了,这位年纪轻轻的甘先生,已然就要是朝堂一方大佬了。不说朝堂,就是在民间,他甘道坚的名声怕是要超越任何一个人,光这份名声,就是谁也比不上的。
  
  “臣也觉得该重赏,爵位要封,官阶也要升,如此才配得上甘道坚如此功勋。”
  
  “臣觉得曾相公所言有理。”
  
  想来许多人都知道甘奇要真正崛起了,而且很多人还知道甘奇的崛起与旁人不同,因为甘奇是皇帝的亲妹夫,谁都能看出来皇帝对甘奇信任有加,而且还是状元出身,如今大功在身,甘奇这一辈子只要不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,那他这一辈怕是离不开权力中心了。
  
  众人之言,正合赵曙之意,自从碰上了甘道坚,赵曙是干啥都顺利,啥啥都成功,这个妹夫,好像真的就是上天赐给他的一般。
  
  曾公亮立马开口说道:“陛下,燕云既然是甘道坚打下来的,那就封他一个燕国公如何?”
  
  曾公亮说完,还左右看看众人,大概是想看看有没有人有不同的意见。
  
  显然在这个节点上,没有人有什么意见,国公这种东西,在大宋就是一个荣誉头衔,多一些俸禄,并没有封地之类的实质性东西。王爷也是如此,仅仅是个名头,就如后来童贯封了一个广阳郡王,广阳郡也仅仅是个冠名,地盘可不归童贯所有。
  
  而且王爷与王爷,国公与国公,也是要分个三六九等的。比如郡王与亲王,是有区别的,赵允让是汝南郡王,童贯是广阳郡王,这都是王爷里面的最低级,赵允让死了之后,封了个濮王,这就涨了级别,最高级别是以国名冠之,比如燕王、赵王、秦王、楚王。
  
  国公也一样,莒国公,级别比较低。但是燕国公,那就了不得了,级别到头了。
  
  “好,那就给道坚封一个燕国公。”赵曙大手一挥,给自己妹夫封个燕国公,妥妥的,还不够,又道:“那道坚该升一个什么官呢?”
  
  曾公亮接着开口:“臣以为……甘道坚既是状元之才,又能用兵如神,文承胡夫子与包相公,武承狄青狄将军,如此允文允武之大才,千百年难出一个。想来想去,不若……”
  
  “不若如何?”赵曙接问一句。
  
  曾公亮胆子有些大,善缘既然要结,自然得要帮上一个大忙,那燕国公算不得帮大忙,以甘奇如此功勋,这是应该的。那怎么才能帮上一个大忙呢?
  
  此时大殿门口处的曾孝宽也一脸紧张看着头前说话的老爹,这个大忙他知道,这话就是他在进殿之前偷偷与曾公亮说的,也是甘奇在燕京交代了他一句。
  
  甘奇想要的官,必须要到手,他一时半会回不来,自然就要想想办法,这个办法就在曾孝宽与曾公亮身上了。
  
  曾公亮把话说出来了:“陛下,不若就给甘道坚封一个枢密使,枢密使这个官职,与甘奇之才正是相配!”
  
  这话把皇帝都吓了一跳,俗话说升官,连升三级都是了不得的事情。北宋一朝,最出格的升官之事,也不过连升八级,这事情还是宋徽宗干出来的事情,宋徽宗给王黼升官,一次性连升了八级。
  
  甘奇如果真的直接当上枢密使,这就不是连升八级了,哪怕甘奇如今知谏院,也与枢密使差得太远,枢密使,正儿八经说,正二品的宰相。甘奇这是连升了十级都不止。
  
  这么说,富弼,熬了一辈子,也是正二品。
  
  当然,宋朝的官阶很复杂,并不能直接这么论,但是现实情况下,他就是这么一个道理。
  
  曾公亮直接出言让甘奇当枢密使,皇帝都吓了一跳,满场一片嗡嗡声。
  
  富弼终于寻到机会把一直憋得难受的话说出来了:“曾相公所言之事,不可,万万不可。想来诸位也知晓,甘道坚今年二十三岁还是二十四岁啊?岂能超晋十级?我大宋百年,何曾有过这般的先例?不妥不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