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五百章 残阳,鲜血

第五百章 残阳,鲜血

大同城北,并非完全空地一片,也有起起伏伏,小山包山岗,却又不是那等山地之处。一秒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
  城内依旧不断在打造拒马,有道是打仗就是打钱,甘奇把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,一个拒马十个铜钱,这还仅仅是手工费,拒马的做工太过简单,稍微熟练一点点,一天打造几十个不在话下。一家人齐上阵,一天赚一两贯钱也不难,这比平常一个月的收入只多不少。
  
  木料不足了,甘奇甚至下令,若是包工包料,一个拒马二十个铜钱,大同城的普通百姓们,为了这二十个铜钱,连床板都舍得拆了。
  
  若是还有人愿意把拒马往城外运送,送到指定地点,便会再加十个铜钱,不论是请人运还是自己运,反正运费十钱。
  
  甘奇要把整个大同城北但凡能走路的地方,全部塞满拒马。
  
  这还不止,甘奇花钱已经花到了一定的层次了,他甚至想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,那就是买家具,一条板凳五个铜钱,一张方桌三十个铜钱,椅子茶几,甚至胡床,城内之人只要愿意卖,全部高价收购。
  
  这些东西,只要搬到战场,作用与拒马的差别也不大。
  
  此时甘奇还是顾及一些正当性的,但凡战事若是再紧急一些,甘奇甚至都会派人动手去抢,把家家户户的家具都给抢喽,都扔到战场上当做拒马用。
  
  甘奇麾下五万人还差了一点点,敌人的数目虽然不知确切,但是估算起来,在八万到十万之间,此时伤亡至少也有一两万人了。
  
  此时停战的间隙,也给了甘奇一点调度的时间,东南西三面各一万人,北边一万五千人,还留了五千人作为预备队,也临时当做搬运工,运送那些拒马之物。无数的草原辽军,被压缩在一个极其狭小的地域之内,这个地域如今小到只有十来个足球场那么大,人与马,已然挤得没有立锥之地。
  
  双方士卒,隔着拒马相望,距离也不过二三十步。即便是停战了,也时不时有羽箭互射,只是双方都累了,从昨夜到今天下午,宋军在吃饭休息,辽军却连饭都没得吃,水也没得喝,连此处本来就有的一些小水沟,都被宋军从上游截断。
  
  耶律乙辛舔着干燥的嘴唇,时不时望向北方,他显然在等待什么,大概是等待北方大营里的那三四万骑兵,希望他们此时及时出现在这里,只要那三四万骑兵出现,便是生机。
  
  奈何耶律乙辛却一直没有看到他期待的人马出现,身旁一人给耶律乙辛递上来一个小水囊,耶律乙辛连忙接过喝了一口,缓解一下撕裂疼痛的喉咙,哪怕是哪个小水宕里舀来的黄色泥水也是宝贵的。
  
  此时对于辽军来说,倒也不是没有粮食,比如马,杀一匹马,足够喂饱许多人。奈何周身没有回旋之地,连生火烤肉都是奢望。即便如此,也还是有人开始杀马了,喝几口马血,嚼几口生肉,也是好的。这大概就是真正的茹毛饮血了。
  
  疲惫,笼罩着所有人,人越休息越懒,越休息就会越疲惫,甚至战场上都有人能眯着眼睡着了。
  
  甘奇再一次站起,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:“击鼓!”
  
  领兵飞奔而去。
  
  就在身后不远,鼓声再起。
  
  听到鼓声,人就像上了发条一样,立马神经紧绷而立,不仅宋军如此,连辽军也是如此,鼓声一起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连忙捏紧自己的兵刃。
  
  “列队,列队站好!”
  
  “打起精神来,一鼓作气,胜利就在眼前!”
  
  “预备,预备预备!”
  
  鼓点开始急促,咚咚咚咚咚咚咚咚……
  
  “翻过去,向前!”
  
  “向前向前!”
  
  “后队把拒马往前搬!”
  
  “杀!”
  
  “杀!”
  
  “刺!”
  
  耶律乙辛此时也神经紧绷而起,站在马上不断来回去看,东南西北到处看。
  
  看得片刻,他再一次用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再去组织人手,往北突围!”
  
  往北突围!
  
  一排一排的长枪端直,一排一排的人,弓弦嗡嗡大作,羽箭再次腾空。
  
  也有人大喊:“队头,我的箭囊空了。”
  
  “那就端枪往前压!”
  
  耶律乙辛终于看到了他期盼的场景,激动得高举手臂,开口不断去呼喊,只是喊不出多少声音。
  
  北方出现了轻骑的身影,草原的轻骑,来了。援军终于来了。
  
  耶律乙辛激动不已,他挥着手,好似觉得远处北方的那些轻骑能听到他的命令一般。
  
  只是不知为何,那些轻骑停在了一个斜坡之上,马匹不断在左右逡巡。
  
  耶律乙辛看不真切,急得更是奋力舞动手臂,甚至还叫人把身边的一杆高耸的将旗也挥动起来,希望能把那些轻骑招过来。
  
  轻骑却依旧没有任何动作,马匹依旧还在左右逡巡不前。
  
  因为斜坡之下,早已密布了拒马,马蹄实在冲不下来。
  
  这种情况,让那刚刚赶到战场的三四万人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决策是好。
  
  是下马步行冲下去支援?
  
  还是另做打算,比如绕道过去,绕到城池其他方向,直接攻打城池,来个围魏救赵?
  
  还有关键一点,就是那三四万人,并没有一个人能做得了所有人的主,他们显然来自许多不同的草原部落,耶律乙辛不在当面,谁也不会听谁的。
  
  围魏救赵是个好办法,因为就算所有人下马冲进拒马堆里,面对那些宋人铁甲,依旧是劣势,但凡有几千人反过来阻挡他们,必然也会陷入苦战的境地。若是宋军还有人手调派,往北去把马都占了去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
  
  但是直接绕到城池另外的方向去攻城,似乎也难以成行,高墙之下,攻城何其艰难?更何况攻城也要有最基本的装备,不说其他,便是长梯也是要的,环看左右,最近的林子都在十来里之外,还得打造长梯,再往那高墙去填人命,这也不知要填进去多少人命。
  
  一堆部落首领聚在一起,商量着对策。
  
  一个圆脸大汉开口说道:“此时这种情况,没有其他办法了,唯有攻城了,咱们从城北绕过去,直接往南城去,造梯攻城,只愿枢密使能多撑一会。”
  
  圆脸大汉说完话语,眼神扫视左右众人,有人点头,有人皱眉,有人一脸沉思模样。
  
  随后有一个汉子说道:“扎里合,你有没有想过,哪怕是打进了大同城,这城北之围就真的解了吗?这些宋军,在城内并未一个亲眷,便也没有一点忌惮,这大同本是辽城,宋人但凡聪明一点,又岂会放走枢密使去救一个本就不属于他们的辽城?只要他们持续围攻,怕是枢密使坚持不了多久。”
  
  有人点着头接道:“是啊,扎里合,若是咱们拼上无数人命打下了城池,宋人不管不顾该如何是好?咱们还不是只能下马往那些拒马堆里冲?”
  
  圆脸大汉扎里合闻言眉头大皱,抬头看了一眼到处都是的拒马,此时不仅有拒马,连城内的桌椅板凳之物都搬出来了,到处都是,连城门口处都摆满了,只留下一些随时可以封住的交通道路,这些道路显然就是用来运送物资和传递消息。
  
  这真是大手笔,当真让人开了眼界。
  
  扎里合皱眉又道:“窝可真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难道不救了吗?到时候辽人来问罪,你们一个个,谁担待得起?”
  
  契丹人在草原上的威势,是杀出来的,杀出来的威势,才让人记得住,也记得久远!这些草原部落,虽然各怀鬼胎,但是似乎还真没有人敢轻易忤逆契丹人的命令。
  
  窝可真,就是刚才最先反对扎里合的那个汉子,来自草原最西边的乃蛮部,乃蛮部住在阿尔泰山以南,是草原西边最强的部落。这个乃蛮部,在史书上篇幅不短,后来成吉思汗铁木真崛起之时,乃蛮部就是他统一草原的大敌。
  
  窝可真显然有一些不同的想法,却也在犹豫要不要直接说出来,扎里合等着他说话,他却并不急着说话,而是用一种阴森森的眼神看了在场所有人,才慢慢说道:“你们,真的想契丹人胜吗?”
  
  这句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  
  窝可真,真的敢说,真的不怕死,说出来的话真的吓人!
  
  扎里合心中大惊,连忙问道:“窝可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窝可真眼神凌厉,直接又问:“扎里合,你的达密里部,已经被辽人的西北路招讨司驯服成了一条牧羊之犬?”
  
  “窝可真,有话你直白说,你可知道你今日说出这话,传到辽人耳中,会是个什么下场?”扎里合是真有些怕,他怕契丹人,怕契丹人的西北路招讨司,因为辽国西北路招讨司就在达密里部的附近,那里还有辽人在草原上建立的城池,镇州,镇压之镇!
  
  窝可真笑了笑:“哼哼,我只知道辽人如今失了燕云之地,所以举国之力南征,若是契丹人再败了,契丹人也就成了一个笑话。什么西北路招讨司,我若是你,我就占了他西北路招讨司,占了他的镇州城池。契丹人便是一座大山,总也有倒塌的时候,难道你们都想一辈子被契丹人压着抬不起头?”
  
  扎里合张着嘴,看着窝可真,支支吾吾说道:“你不要……不要,不要来害人,你……你们乃蛮部在最西,你们离得远,我们就在草原中央,就在契丹人的眼皮子下面,你莫要害人……莫要莫要害人。”
  
  “扎里合,你是怕了,你已经被驯服了,你都不是牧羊犬了,你是辽人座下的马,被缰绳套着,服服帖帖。你吃着草,还要把奶都挤出来献给契丹人享用。”窝可真笑着,眯着眼鄙夷的笑。
  
  然后窝可真又抬手一指前方,说道:“你们看,梅里急部两万人被围在里面了,达旦九部出来的人马,皆被围了,黑车子室韦,茶札剌,耶覩刮,皆在里面被宋人围着。你们看到了吗?今日这场仗辽人若是败了,你们想一想!想,用脑子想!”
  
  窝可真有些激动,激动得用手指连连点着自己的脑袋,让他们想,他让面前这些部落首领可汗们想什么呢?
  
 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贪婪之色,贪婪!
  
  草原上的地盘,无数的牛羊马匹,无数的女人孩子,巨大的草场地盘!
  
  今日被围的部落,只要大战败了,只要兵马出来的兵马都折损在这里,有一个算一个,都成了肥羊,任人宰割的肥羊。
  
  谁去宰割这些部落呢?
  
  那自然是面前这些没有陷入围困的部落。
  
  “想明白了吗?”窝可真大声问道。
  
  扎里合开口了:“那……那要是契丹人以后来算账怎么办?”
  
  窝可真大笑道:“扎里合啊扎里合,你这头契丹人的好马啊,已经忘记了在草原上自由驰骋是什么感觉了吧?你看看这些宋人,你看看,你看看这些宋人的厉害。你知道宋国有多大吗?比所有草原加起来都大。辽人从今以后,不论胜败,将永远与宋人死磕到底,他们再也没有人手往草原上来了,明白吗?若是宋人再厉害一些,以后说不定连契丹辽国都没有了,连契丹人都没有了,你明白吗?”
  
  “你……你是说,契丹人再也没有能力到草原上来了?”扎里合有些紧张,有些激动,还有些害怕。
  
  “你说呢?你现在打马回去,镇州城就是你的了,再也没有什么大辽西北路招讨司了。”窝可真,一个摆弄人心的高手。他还有一个不甘屈服他人的乃蛮部落。
  
  “你……你说得有些道理,但是以后若是辽人真的大军再入草原,咱们所有人都得说好,一定要一起出兵抵抗,我最近,你们都得到我这里来抵抗辽军。否则我若是死了,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!”扎里合有一颗谨慎而又怕死的心。
  
  乃蛮部窝可真立马说道:“取酒来,歃血为盟,一旦辽人真的派兵再入草原,这里有一个算一个,皆在此向长生天发誓,一定尽全力出兵合在一处,把契丹人赶出草原!”
  
  “好,好,取羊来,祭长生天!”扎里合,怕是怕,但他兴许真还有向往自由的心,更有贪婪的心。
  
  战事紧迫,宋人的铁甲长枪不断向前压迫着,一排一排的辽人在铜墙铁壁面前不断倒下,宋军甚至已经钻进了马匹丛中。
  
  皮甲与铁甲,差距不仅在装备,更在人心。羽箭射不穿,腰刀砍不开,这是一种绝望。兴许与宋军多打几次仗,这些草原人才知道该如何面对铁甲的步卒,比如刀都不用拔,带一柄重铁锤即可,砸头盔,砸铁甲。
  
  只可惜草原人本就缺铁,更没有那么多铁来做这些生活在并无多少用处的重兵器。
  
  哪怕草原人有一定的准备,此时手中挥舞着大木棒,也比刀要好用。可惜这些草原人手中连大木棒都没有。
  
  以后的完颜女真便是如此,先用大木棒砸进了黄龙府,再用大铁锤与狼牙棒砸死了辽国,还用大铁锤与狼牙棒砸死了北宋。
  
  重围之中,疲惫不堪的辽军,真的感受到了绝望。
  
  耶律乙辛,看着遥远北方斜坡上还在不断逡巡的援军,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甚至亲自去挥动着高耸的将旗,希望以此来传递军令消息。
  
  但是远处的援军依旧不动。
  
  许久之后,援军动了,耶律乙辛还来不及高兴,就看到斜坡之上的援军,一个个打马回头,慢慢消失在了斜坡高处的天际线外。
  
  耶律乙辛正要开口怒骂,却只感觉一阵心绞痛,一口老血喷出,人便往后栽倒。
  
  左右之人立马上前来扶,众人皆看到了这一幕,也有人知道耶律乙辛是气急攻心,连忙安慰一语:“枢密使,他们……他们应该是绕道了,他们肯定是去攻城了,这是围魏救赵之计,妙计。”
  
  耶律乙辛连连吐血不止,还有沙哑的声音:“围魏救赵……”
  
  “对,就是围魏救赵,只要攻下大同城,此围立解!”
  
  耶律乙辛连连摇头,他身为几十个草原部落的主帅,他身为一个聪明人,岂能不知这些草原人的阳奉阴违?
  
  但是耶律乙辛还有最后一丝期望,他指了指一旁的一座小小高处,说道:“你去那里,你看着东西两边,看看能不能看到一个骑兵的身影!”
  
  “是,末将这就去盯着看,枢密使放心,不需片刻,必然能在左右发现骑兵踪影!”
  
  耶律乙辛苦笑着,他斜坐在地上,仰天,西边落日正红。
  
  厮杀声,哀嚎声,已然不入耳了,耶律乙辛就这么看着天空。
  
  还有高处那个观望之人越发紧张的神色,越发着急的模样,搓手转圈,脚步来回,就是不见左右有骑兵身影。
  
  其实并不用看,三四万骑兵一人几匹马,一旦奔起来,便是看不见,也能听到那种轰轰隆隆的嗡鸣。若是近一点,甚至能感受到大地的共鸣震颤。哪里需要这么眼巴巴望着。
  
  援军走了!
  
  所有人都知道援军走了!
  
  有人更加绝望,知道今日出不去了。
  
  有人聪明一些,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草原部落里的妻子孩子,成群的牛羊。那些援军走了,毫发无损回草原了,妻子孩子,牛羊马匹……
  
  然后有人喊着:“停战,我的兄弟们,我的族人们,别冲了,住手,把兵器扔了,跪地上,都把手举起来。”
  
  “对不起了,我的族人兄弟们,我带你们出来,却不能把你们带回去,对不起!”
  
  一双双木讷而又悲怆的眼神。
  
  耶律乙辛依旧看着夕阳,他听不到任何声音,他就这么斜躺着,看着,口中吐着鲜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