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五百零一章 辽国内外,甘奇布局!

第五百零一章 辽国内外,甘奇布局!

人会不会怒气攻心,一口老血吐出,就真的立马死了?
  
  不会。一秒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
  至少耶律乙辛并没有就这么死了,他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甘奇。
  
  但是他并不认得这个年轻人。
  
  只听得这个年轻人把头凑到床前,用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在下甘奇,幸会!”
  
  耶律乙辛闻言稍稍有些惊讶,轻声问了一句:“你当真是甘奇?”
  
  甘奇笑了笑:“有道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,枢密使是觉得在下过于年少了一些?”
  
  甘奇的意思是说辽国朝廷真的没有做好情报工作,显然辽国朝廷知道甘奇年纪不大,却也没有想到甘奇会这么年轻。兴许是因为甘奇崛起得实在太快,快到辽国朝廷都来不及注意大宋忽然就出了这么一个人。也是因为真正见过甘奇的辽国官员只有一个,那就是萧扈,却又死在了甘奇的手下。
  
  什么河北两路制置使与枢密使这种官名,听起来就不会让人往年轻的方向去想。
  
  耶律乙辛不答话语,而是大量了一下甘奇,甘奇虽然有二十三四岁了,却因为日子过得太好,过于养尊处优了,面色白皙滑嫩,除了颌下的一缕小胡须,从外表实在看不出一点饱经岁月的稳重多谋。
  
  耶律乙辛又打量起了周遭环境,门窗外有花香鸟叫,屋内屏风雅致,床榻周遭都有雕刻,显然是一间富贵人家的大宅厢房。
  
  甘奇直接说道:“枢密使不必多看,你已在大同城内了,你败了。”
  
  耶律乙辛面色转悲,双眼一闭,他显然是不愿意面对这般场景,口中说道:“但求一死!”
  
  “死?哈哈……这是何必呢?在下为大宋枢密院使,你乃是大辽枢密院使,宋辽又本是兄弟之国,枢密使您又是足智多谋之辈,你我二人本该惺惺相惜才是!”甘奇笑着,笑出了阴谋的味道。
  
  耶律乙辛微微睁眼,答道:“败军之将,何谈智谋,但求速死!”
  
  “圣人教诲,仁义于心,枢密使不必如此悲戚,战场胜负,一时之得失而已,来日方长。”甘奇在劝耶律乙辛,便也是不想耶律乙辛心如死灰成了行尸走肉。
  
  耶律乙辛得活着,活着回辽国。就如甘奇所言,耶律乙辛是个手段高明之人,也是个相当有智慧的人。这样的人,得活着回去,回去了才能发挥作用。
  
  倒也不是要让耶律乙辛做什么奸细内应之类。而是甘奇知道皇后太子本就不喜欢耶律乙辛,这里面的历史争夺还得继续,如今耶律乙辛打败而回,那更是授人以柄,更会受到太子打压。
  
  只要耶律乙辛还想活着,就得拼命挣扎,就得反击。
  
  这么一出辽国朝廷权力争夺的大戏,岂能不让他继续发生?
  
  所以耶律乙辛必须活着。
  
  耶律乙辛活着,也能让甘奇过几天好日子,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一些事情,能在汴梁那种享受人生的地方多住一些日子。
  
  耶律乙辛一向自信自负,面对什么造反之事,他都能沉着应对,面对什么太子皇后的,他也是智计百出。但是今日一败,还真让他以往的那些自信崩溃了。
  
  耶律乙辛有气无力说道:“我既然已落入你手,你便处置就是,何必在此惺惺作态?若是要辱我,你便来辱,若是要杀我,你便来杀。”
  
  甘奇闻言,竟然转身拱手一礼:“这是哪里话,这仗总有一个结束的时候,兄弟之国,也总有和好如初之日,燕云本是故土,我拿回来了,便也就拿回来了,如此便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。枢密使此番一败,不过一招不慎,只算是运道有差。那些草原人也实不堪用,枢密使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在下对枢密使仰慕多时,何谈辱字?”
  
  耶律乙辛看着甘奇模样恭敬有礼,面色真诚,不似作伪,想得一想,问道:“你真要放我回去?你不怕来日我再卷土重来?”
  
  “此战一结,只愿重修于好!如此大战,实在有伤天和,涂炭生灵,百姓受苦。”甘奇此时看起来,真像是一个读书读多了的年轻士子。
  
  耶律乙辛还是不信,想甘奇是不是要转着弯来折辱自己,便也不知说什么。
  
  甘奇又道:“此番送枢密使出城,便是想着以表心中诚意,来日若是和谈,枢密使便也知道在下语出真心,不是作伪。”
  
  甘奇这一战,真的赚大发了,便是马就超过了十万匹。但并不代表甘奇现在立马就实力大增,哪怕有这么多马,甘奇在这大宋境内都找不到这么多能骑马飞奔的人,更别说骑兵了。
  
  这些东西都要慢慢消化,甘奇也需要一段日子真正来让自己实力发展起来。与辽国的战争也要有告一段路的时候,如今只要古北能守住,辽国坚持不下去撤军了,甘奇就该回汴梁了。
  
  回汴梁也有大事,别看甘奇现在有了一个枢密使的官职,但是真实的权柄还只是空中楼阁,甘奇要回汴梁去让自己真正变成一个权柄在握之人,这里面的布局与争夺,还只是一个开始。
  
  放耶律乙辛回去搅乱辽国朝廷,甘奇也要回去搅乱大宋的朝廷。
  
  待得来日羽翼丰满了,便是甘奇放开手脚的时候。
  
  敢放耶律乙辛回去,也是甘奇心中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。
  
  耶律乙辛却实在想不通甘奇有什么理由放他走,为了两国的和平?这种话甘奇说得出口,但是耶律乙辛相信不了,若果耶律乙辛是甘奇,必然不会放一个有智谋有手段的人回敌国。
  
  所以耶律乙辛看着甘奇,又道:“甘相公,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  
  甘奇也懒得多说,抬手一招:“来人呐,备车备粮,礼送耶律枢密使回去。另选一些契丹兄弟作护卫,随枢密使一同归国。”
  
  耶律乙辛脸上写满了不相信。
  
  只是没想到不得多久,车架备好了,护卫也备好了,甘奇真的就这么把耶律乙辛放回去了。
  
  把耶律乙辛一放走,甘奇便开始整备人马,要急着赶往燕京那边,各处关口的战事,得熬。
  
  那边与大同不一样,那边情况简单,敌人在关口之外强攻,己方在关口之上苦守。并没有多少运筹帷幄的余地,要么出关大战,要么就守着。连偷袭的余地都没有,崇山峻岭之间,除了关口,大批人马并没有其他的路可走,而敌人就堵在关口之外。
  
  出关决战是冒险之举,守住关口才是重点。
  
  走之前,甘奇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。六七万草原人俘虏,十多万匹马,还有许多伤兵的救治,以及阵亡的抚恤。
  
  俘虏倒是好说,先分批关押在燕云各地,一个县关两三百人,如今燕云每个县都有好几百的禁军驻防,虽然这些禁军打仗不堪用,但是当狱卒是绰绰有余的。这些俘虏,往后还有用处,比如给完颜乌古鲁当奴隶。
  
  十几万匹马,暂时而言不好处理,甘奇自己会带两三万匹在身边,一来可以当作车架畜力,二来也要训练步卒的马术,大多数步卒一辈子都没有骑过马,把骑术练一练,也是为了将来组建大规模的骑兵做打算。
  
  剩余的马,甘奇的安排是先赶到延芳淀去,那里湿地极广,虽然几个月前经历过一场大火,如今已然是春日,早已再次茂盛起来,让这些马吃一段日子再说。
  
  往后,还可以再赶到沧州东北,沧州东北如今也有大片的湿地草原。白洋淀也是一个去处,那里也有大片的湿地草原。
  
  这么兜兜转转吃着再说,不然十几万匹马的草料,都能把甘奇吃得愁眉不展,没有真正养马之地,马多了也让甘奇蛋疼。甘奇甚至也想过要不要发卖一些,这也是能赚钱的事情,大宋朝的达官贵人多的是,马是稀缺之物,马就是这个时代的法拉利、兰博基尼。
  
  不是人们不想骑马,也不是人们没有钱买马,而是买不到好马。只要甘奇愿意卖,市场是极大的,一匹马几十上百贯的价格不在话下,也能赚得盆满钵满,还能解决甘奇此时马匹草料的压力。
  
  至于以后……
  
  那就去吃草原上的草吧……
  
  没办法的事情。只能这样才能真正养得活十几万匹马,继而让他们繁衍生息,越养越多。
  
  想要吃到草原的草,少不得又要起兵戈。
  
  所以大军开拔之前,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。
  
  见一见俘虏中谟葛失人的首领。
  
  谟葛失部,就在燕云之西北,很近,从大同出关,或者从张家口那边出关,都不远。以往也是辽国直接掌控的草原部落,而今甘奇似乎对他们起了一些想法。
  
  谟葛失,属于室韦一脉,室韦在历史上也是大名鼎鼎的,其中有一支蒙兀室韦,就是“蒙古”的由来,“蒙兀”就是“蒙古”,“谟葛”与“蒙古”、“蒙兀”,都是谐音。室韦人也是从大兴安岭下来的,真要论起来,室韦与契丹是近亲,同出一源,因为他们的发祥地差不多,而且如今大兴安岭北依旧还有许多室韦部落,依旧与契丹人毗邻,连生活方式与习俗都差不多。
  
  如果真这么论,室韦后裔成吉思汗——孛儿只斤铁木真,其实与契丹人也是近亲。甚至往祖宗上说,铁木真与契丹人就是一个祖宗。而乃蛮部这种草原西边的部落,却是突厥语系的人种,属于突厥人的后裔,后来被铁木真按在地上摩擦,连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塞尔柱突厥都被蒙古人按在地上摩擦。
  
  乃蛮是突厥后裔,契丹人是大兴安岭的子孙,这也是乃蛮人会对契丹人最为不爽的原因所在,临阵倒戈的窝可真,最真实的缘由就在这里。
  
  突厥之后,大兴安岭从此就成了古代中国北方的绝对主人。大兴安岭,是一座神奇的山,这座山养育出来的子孙,实在凶猛至极,地球无双。
  
  但是后世之人,听到大兴安岭,却只想到大兴安岭在冬天里燃起了一场大火。
  
  谟葛失人,是契丹人理论上的近亲,也一直被辽国掌控在手,此番大战,谟葛失人几乎青壮尽出,却大多成了俘虏。
  
  谟葛失人的首领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,名叫乞多里,见到甘奇的时候,单手捂胸,恭敬行礼。
  
  此时的甘奇与刚才面对耶律乙辛的时候不一样了,他坐于大堂正中,面色铁青,大红的官袍夺目,左右护卫捉刀在侧,怒目而视。
  
  一个通译躬身在旁,大气都不敢出,头也不敢抬,只是翻译着话语:“乞多里说,拜见大宋枢密使相公!”
  
  甘奇抬手一指,语气不善:“谟葛失来了多少人?部落里还有多少人?还剩下多少人?”
  
  乞多里恭敬躬身,也不敢站直,口中答道:“回大宋枢密使相公,谟葛失此番青壮尽出,一共来了一万一千人,还剩下七千青壮,部落里还余老弱妇孺六万多人。”
  
  通译连忙翻译。
  
  甘奇点着头,合计了一下,说道:“有什么财物吗?”
  
  “羊,足够多的羊,百万只羊。”
  
  甘奇笑了笑:“羊好,我放你一个人回去,你拿羊来换族人,一百只羊换一个人。”
  
  甘奇是真的会做生意,羊是真的好,能卖能吃,饭量还比马小了很多,甘奇麾下士卒正要吃肉长身板,吃不完可以直接卖,战争本是赚钱的买卖,此时他无力出关入草原掠夺,谟葛失有七千俘虏,一个人换一百只羊,就是七十万只羊。这笔买卖很划算。
  
  而且还有一点,那就是谟葛失人把青壮俘虏换回去了,却损失了七十万只羊,立马就会缺粮食过冬,明年还要羊群繁衍生息,更不敢多吃剩下的羊,明年就也会缺粮,如此情况,连续几年都会缺粮。
  
  缺粮食怎么办?甘奇愿意卖给他们口粮,如今也只有甘奇有这个能力。
  
  就粮食一道,甘奇就掌握了谟葛失人的命脉。
  
  谟葛失人拿什么来买甘奇的粮食呢?牛也行,马也行,但是这些肯定不够。
  
  甘奇还为谟葛失人准备了一门赚其他部落钱的生意,盐铁茶。甘奇要往草原贩卖盐铁茶,特别铁,资助草原部落,就能让辽国永远不得安宁,让辽国再也无力西进草原,这就大大削弱了辽国的实力。
  
  这辽国终究是要灭掉的,这是甘奇人生中必然要做的事情,大一统的中国必须要完成。
  
  放耶律乙辛回去,是从内部让辽国内耗。资助草原部落,是从外部削弱辽国。
  
  以后真有一天甘奇要带兵出关了,面对的就不是如今这般实力强大的辽国了,而是一个内忧外困的辽国。
  
  乞多里听到甘奇要他用羊来换人的话语,已然激动不已,这对他来说是绝处逢生了。七十万只羊,虽然很多。但是比起青壮而言,实在算不得什么,一个没有了青壮的部落,在草原上只有任人宰割的份,谟葛失本就不是大部落,本来就一直倚仗辽国才能在那些大部落的夹缝中求生,而今辽国大败,又失去青壮,这个部落要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上,所有老弱妇孺都会变成别人的奴隶。
  
  如果七千青壮能再归部落,虽然依旧损失惨重,但已经就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。
  
  此时绝处逢生的乞里多,哪里还管得什么有没有口粮的事情,连忙连连躬身行礼,口中应答:“拜谢枢密使相公大恩大德,我谟葛失部,往后必然唯相公马首是瞻。”
  
  这话看起来是效忠之意,但这也是小部落的生存之道而已,甘奇是不可能相信的这种廉价的效忠之语,板着脸说道:“你回去吧,赶羊来换人。以后有事再找你。”
  
  “小人立刻就回去赶羊来,以后只要相公有命,谟葛失一族,莫敢不从。”乞里多说着这般廉价的奉承。
  
  甘奇只是不耐烦摆摆手,示意他赶紧回去赶羊来。
  
  甘奇倒也不会在这大同等着羊来,他得立马率领大军开拔,赶去支援狄青。一旦辽人知道大同这边战败的消息,那边就会更加疯狂的攻打关口,这是必然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