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五百零二章 皇帝成了皇帝

第五百零二章 皇帝成了皇帝

这段时间里,汴梁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,街道上依旧熙熙攘攘人流如织,百姓们倒是也都知道北方在打仗,辽人不甘心失了燕云,所以大军压境卷土重来。Ww.co
  
  不过似乎没有一个人在担心北方战事胜负的事情,一来是因为燕云可能真的有些远,至少在心理上远到普通的百姓对于北方的战争并没有危险敢,人们都觉得胜一仗败一仗,都不会影响汴梁百姓的日常生活。
  
  战争很遥远,这是汴梁人普遍的心理感受。
  
  二来也是因为民间舆论一边倒,都倒向了甘奇,都知道是甘奇甘相公在北方领兵,便都说甘相公百战百胜,这一仗必然稳稳妥妥,辽人在甘相公面前不值一提。
  
  这种舆论,最先是在甘奇的那些好友与学生之中流传的,慢慢的也就流传到了整个民间。
  
  对于甘奇而言,这种舆论也许是好的,就好像立起来了一个人设,得到了所有百姓的信任,既是口碑,也是威势。
  
  当然也还有不好的一面,人设立得太高,终究不一定是好事,一旦哪天人设有一点点小小的崩塌,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。
  
  都说甘奇文武无双,百战百胜,谁都不是对手。人生百年,甘奇才二十出头,这一辈子要保持这个人设,自然是压力山大。
  
  百姓中的舆论,与朝廷上的议论是不一样的,皇帝大臣们每天担忧着急,胜败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,他们是有见识的人,知道胜利了会带来多大的好处,更知道一旦战败了会有怎么样的后果。
  
  但是这个朝廷,从甘奇进入燕云开始,就被绑架了,战争的车轮滚滚向前,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拦得住的。这也是甘奇谋划出来的结果,战争一旦开始,便只能全力以赴,想停都停不下来,以致于整个朝廷都只能祈祷甘奇打胜仗。
  
  哪怕是富弼,也只能这么想。
  
  整个国家北方的军队几乎都压了上去,等于在赌桌子上把所有的筹码都梭哈了。
  
  一旦败了,便真有可能是一泻千里,敌军骑兵快马而下,十几日内便可兵围汴梁。
  
  皇帝赵曙,每天等战报,每天看战报,夜里睡觉都会惊醒,起床就到祖宗牌位上跪着上香祈祷,乞求祖宗保佑,如此能获得片刻的内心安宁。
  
  燕云来的战报,永远是十几天前的消息,这是没有办法的。
  
  赵曙每天苦等,苦等一份捷报,整个朝廷也在苦等一份捷报。
  
  辽国皇帝御驾亲征,十几万人猛攻古北关口,狄青的奏报里尽量不使用那些让人焦虑的词句,但是整个朝廷依旧焦虑无比。
  
  大同那边,草原轻骑也是十几万,甘奇以五万兵马驻防大同,便是光凭这个纸面上的数据,也足够让人焦虑无比。
  
  这还不止,西北也传来了让人焦虑的消息,党项人也开始在频繁调动人马了,边境之上,党项人的骑兵到处奔跑刺探,也到了黑云压城的地步。
  
  所有人都知道,只要燕云传来一点不利的消息,西北那边必然就会开战,党项人立马就会举兵南下。
  
  哪怕是燕云战事胶着时间一久,党项人十有*也会大军来攻。
  
  三国之势,便是如此,永远都有人想坐收渔翁之利,永远都有人想占便宜。
  
  可见这场仗一旦落败,后果会是如何惨重。
  
  如此也可以理解那些想保持现状不愿开战的人心中所想,他们所想并非是没有道理的,只是一个事情的两面,都有道理,都是对的。
  
  也可见当初甘奇为何要用那种方法去发动战争,某种层面上来说,甘奇是有些偏激的。
  
  甘奇其实还有一条更稳妥的道路可以走,比如慢慢当官,慢慢立功,在朝堂上慢慢争权夺利,赵曙死了还有赵仲针,慢慢熬上去,熬个二十年左右,把权柄真正握在手,然后再用自己的知识见识慢慢改变这个国家,改革内政,改革军事,积攒实力,甚至改革社会生产力,引进一些科学技术方面的改革。
  
  也许再过一二十年,等甘奇五六十岁了,一切准备好了,再来开战,稳稳妥妥。
  
  但甘奇还是走了这条捷径,其中也有甘奇自己的考量,一来是甘奇真的不想多等,人有旦夕祸福,谁知道甘奇这一辈子会不会发生意外?政治斗争也是一个未知数,谁又知道甘奇这一辈子在政治上真的能平步青云?
  
  几十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甘奇想避开那些无聊的政治斗争,想一步登天,战争是唯一的渠道。
  
  还有一点,那就是甘奇对于自己的身份有些担忧,若是不能快速掌握权柄,他这个外戚身份,皇帝的妹夫,未来皇帝的姨父,很有可能因为一句话,就彻底与权柄无缘了。只有快速把权柄掌握在手,一切才是稳妥的。
  
  人生在世,有太多的未知数。
  
  所以甘奇拿命去拼,自己穿着金甲站在阵前,这个国家,得向前,这个民族得向前,活在这个时代,就得做这些事情。
  
  捷报终于来了,甘相公在大同,以五万大军大破十几万辽军骑兵,俘虏就有六万多,得马匹十余万。
  
  捷报还未到皇宫,报捷之人就沿路大喊。整个汴梁立马陷入了一片欢腾之中,百姓们奔走相告,喜出望外,甚至也多了一个出门喝顿大酒的借口。
  
  人人都说自己早就知道甘相公会大胜了,果不其然,辽人对于甘相公而言,不过宵小之辈,不值一提。
  
  然后喝酒喝酒,浮一大白。
  
  皇宫之内,皇帝听得捷报,惊喜得连衣服都没有换,发髻冠帽都来不及戴,飞快冲到垂拱大殿之前,站在大殿门口的阶梯上,拿着捷报仰天长笑。
  
  一个一个的官员,听着皇城楼子上的钟声,飞快而来。
  
  皇帝就站在大殿门口如同迎候一般,甚至还拱手与来人一一道喜道贺。
  
  场面既热闹,又有些搞笑。捷报也在众人手中传递。
  
  众多官员们自然也与皇帝回礼道贺,也互相恭贺着,连大殿都不入,就在广场之上互相贺喜成一团。
  
  曾公亮富弼等一众相公们,都围在皇帝身边,说得是口沫横飞。
  
  祖宗庇佑。
  
  甘奇天才。
  
  皇帝用人得当,如昔日汉武用霍嫖姚,不以年少论英雄……
  
  皇帝得上天眷顾,大宋乃天朝上国……
  
  什么话语好听,什么话语漂亮,就说什么。众人倒也不是为了拍马屁,而是真的激动。
  
  皇帝赵曙激动之余,问了一句:“此番甘奇在大同得胜,已然往燕京之北驰援,燕云当时稳了吧?”
  
  曾公亮连连点头:“稳妥了稳妥了,只要甘奇一到燕京,万事大吉,万事大吉了,辽人此番元气大伤,可保几十年太平。”
  
  “这就好,这就好啊,从此北境无忧,党项人见大宋如此军威,往后必然也不敢轻举妄动,朕临朝两年,已保得天下再无战事,百姓从此安居乐业,当真是幸甚至哉!”赵曙激动说着,话里话外,兴奋的点都在天下太平上,只要外无威胁,这基业就算是稳了,千秋万代不在话下。
  
  曾公亮笑着点头,皇帝说的话,他很赞同,如今局势,一改百年积弱,实至名归的盛世景象。他开口说了一句:“如今,朝廷当议一议封赏之事了,那么多奋勇将士,那么多谋划之人,还有甘枢密这个主帅,立此不世之功,当重赏之!”
  
  这句话一出,有些人的表情明显就不对了。
  
  不仅仅是富弼。
  
  还有皇帝赵曙,他也愣了愣。
  
  左右之人,都面露一些异色,甘奇,二十四岁不满,就已经是当朝枢密使相公了。
  
  再封?
  
  封首相?同中书门下平章事?百官之首?封王爷?
  
  若是换个人,比如这个人是富弼,是曾公亮,或者是哪个老头子,倒也无所谓。封就封吧,什么名头都行,往上堆就是。反正这些人都是一头白发,离棺材也不远了。
  
  但是甘奇,明显就有问题了。甘奇还年轻啊,他还有几十年人生,这么封,明年怎么办?后面怎么办?二十年后怎么办?
  
  封亲王?封……皇……
  
  在甘奇拿下燕云的时候,赵曙从来没有想过这些,国公就国公,枢密使就枢密使,反倒觉得这都是应该的。
  
  此时,赵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  
  古语有云,功高震主。本来只是一个词汇而已,如今再看,这还真成了现实问题。
  
  赵曙甚至有些后悔,后悔之前过于激动,后悔之前自己只站在与甘奇是亲戚的角度在思考问题,后悔自己不该一下子给甘奇封到了枢密使加燕国公。应该慢点来,先封个枢密副使,封一个小国公,此时就不会有什么为难了,再给甘奇加一下就行了。
  
  其实原因不在于赵曙之前过于激动,而是在于赵曙之前刚登基,急于证明自己的正统,急于证明自己有当皇帝的能力,急于需要甘奇帮他证明这一切。
  
  如今证明完了,满朝文武都对他这个仁宗隔代侄子登基心服口服了,天下人都再也不去私下里谈论他撞了狗屎运捡了一个皇帝当,连曹太后对他的态度也开始有转变了。
  
  赵曙的皇帝彻底当稳了。
  
  所以他变成了一个皇帝,开始站在皇帝的角度思考问题了。
  
  二十岁的甘奇,再封一步,便是封无可封,未来还有几十年,怎么办?
  
  这不是说赵曙有什么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阴暗想法,而是赵曙此时面对了一个现实问题。以后拿甘奇怎么办?
  
  富弼在犹豫了一会,察言观色几番,开口说道:“诶,此事不急,而今甘奇刚刚上任枢密使,连衙门里的事务都还没有亲自处理过,先缓一缓再说,待得甘奇凯旋归来之时,再议不晚。”
  
  曾公亮,其实刚才说出那句话之后,他就有些后悔了,像他能当宰相的人精,岂能不懂其中道理?他刚才是激动过头了,也是太想与甘奇结个善缘了,因为他儿子的前程都绑在了甘奇身上。
  
  此时回过神来,曾公亮立马就懂得了其中,说道:“对对对,待得甘枢密彻底把辽人打退了,回京再论此事。”
  
  此时皇帝赵曙才轻松了一下,笑道:“对,待得道坚回来再说。”
  
  富弼也立马转过话题:“陛下,咱们入殿吧?入殿内议事。”
  
  “好,入殿,吩咐下去,准备大宴,今夜诸位都留在宫中吃饭,着大晟府准备歌舞。”皇帝赵曙已然安排了庆祝事宜。
  
  热闹自然不用说,觥筹交错,歌舞升平,乐音不断,甚至还把梨园春的戏班子请来了,演了几出新戏,甘相公巨马河背水一战。
  
  旌旗翻滚,假刀枪来去,戏里面的甘相公,白面书生模样,开始的时候正在雄州城内赴诗会,佳句频出,接着便是辞别众人,过河而去,然后大战要起,一会着急不已,一会振臂高呼,一会奋勇无当。
  
  赵曙高兴,多喝了两杯,待得大宴散去,官员们也大多步伐踉跄,各自归家。
  
  富弼与曾公亮辞别了皇帝之后,也结伴出宫而去。
  
  却是走到半路,太监李宪赶来了:“富老相公留步留步。”
  
  富弼停住了脚步,转头看去,见得是李宪,拱手笑道:“李内官何事啊?”
  
  李宪也不藏着掖着,直接说道:“陛下请老相公去饮一碗醒酒汤。”
  
  富弼倒也意外,看了看身旁的曾公亮,问道:“陛下就叫了老夫一人?”
  
  李宪点点头。
  
  富弼又看了一眼曾公亮,微微一笑,抬手:“内官请带路。”
  
  曾公亮看着富弼远去的背影,眉头一皱,摇摇头:“唉……”
  
  御书房里,醒酒汤备好了,皇帝用手把头撑在桌案上,示意见礼的富弼落座一旁。
  
  富弼拜谢一语,之后皇帝在喝汤,富弼也在喝汤。
  
  皇帝有话要问要说,但是又觉得有些负罪感。富弼似乎能猜到皇帝要说什么要问什么,所以知道自己不该开口先问。
  
  两人许久,都未开口说话。
  
  捷报传到汴梁之时,甘奇已然也到了古北关口,东京正在举行庆祝的大宴,甘奇站在刚刚修缮的关口之上,眺望远方辽军大营中的篝火。
  
  天气渐暖,城墙下的尸首,开始散发着*的臭味,令人作呕。
  
  狄青站在甘奇身旁,两人也在谈论战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