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五百零三章 御书房里的商议,耶律乙辛的高明

五百零三章 御书房里的商议,耶律乙辛的高明

“狄大爷,辽人攻势看来很凶猛啊!”甘奇看着城墙之下的尸首Wwん.co
  
  狄青点头:“从前日起,大同那边战报一到,攻势越发凶猛,辽人已然不把人命当回事了,前方攻城,后方督战队拿刀巡弋,但凡后退者,皆当场立斩,着实豁出去了。”
  
  “敌我伤亡如何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“估摸着,敌人伤亡已有四五万。头前还是各部曲轮番上阵攻城,而今是一队一队拼光为止,凶悍非常。我军之中,本也是各部曲轮番守城的,只是辽人太过凶猛,便也无法,只得抽调各部精干守城,不再轮换,也是怕那些新兵与新兵不堪用出了问题。本来抽调出了三万精干之兵,而今也有八千伤亡之数,明天应该就会破万了。加上之前各部的伤亡,快有两万了。”狄青慢慢介绍着。
  
  所谓抽调的精干,就是原先甘奇麾下分到万胜军的一万多人,再加上各处抽出来的一些敢战之人。
  
  狄青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如此强度的猛攻,为了稳妥起见,一般人狄青甚至都不敢往城头上派。
  
  守城之战,敌我双方的伤亡比例都没有一比三。
  
  这让甘奇有些惊讶,按理说己方在城墙上,处于大优势,敌人往上爬处于大劣势。怎么伤亡比例还怎么小?
  
  “辽人如此凶悍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狄青点着头:“此番辽人精锐尽出,其中契丹人就占了很大一部分。而且还有许多工匠随行,每过一天,都会有新的军械被打造出来,弩炮,投石机,云梯车,越来越多,所以老夫才不敢轻易教那些新兵降卒们上城来守。”
  
  甘奇搞明白了,契丹人终究早已不是游牧渔猎之族了,他们真的进入了文明时代,占燕云百年,与大宋做了好几十年的兄弟之国,也说出了那句“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于中华”。
  
  这句话,真不是吹牛的。
  
  要铁甲有铁甲,要床弩有床弩,要投石机造得出投石机,云梯车也不在话下。是真的与中华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  
  云梯车,就是打造出一个木制的大车,车子上有一个大斜坡,斜坡上自然就是阶梯。这种车子推到了城墙边,人就可以源源不断从车后面的阶梯晚上爬。
  
  这才是真正的攻城利器,城墙上的士兵想用人力把云梯车推倒,那是不可能的,这种车子,又大又重,比普通的长梯方便百倍,放火烧车才是唯一的办法。但是这个大木头车,一时半会还烧不掉,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数人从车上而来,守城战就变成了城墙争夺战。
  
  若是一旦让敌人在城墙上占据了一小块地方,敌人便更是蜂拥而上,再想把敌人打下去,更是难上加难。
  
  技术水平,一直都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。
  
  古北不比大同,大同是城池,古北是关隘,两边连着群山,没有其他的城门,除了翻山越岭,也没有其他往北去的办法,这里连出击都难,只适合防守。连出击都困难,自然就让大多数兵法计谋都无用武之地。
  
  甘奇也把眉头皱起来了,古北关口,就剩下拼命了,就看谁有更多的命去拼了。谈不上什么运筹帷幄了,哪怕有办法出击,凭借甘奇麾下那几千骑兵,冲出去又能怎么样?
  
  是袭击敌人大营?那是自寻死路。
  
  攻击敌人粮道?敌人都没有什么粮道可言,他们压根就没有多少粮食储备,吃羊杀马的。而且这办法也不现实,因为甘奇连关外的地形地貌都不知道,那里是辽国故土,别兜兜转转反被敌人围杀了。
  
  去奔袭敌人城池?且不说辽国故土,别人的百姓也会众志成城,就说奔袭城池,奔袭哪座城池呢?大定府?辽阳府?临潢府?打下来一座城池又能怎么样?皇帝都在前线,太子显然也在前线,去打哪里?
  
  孤军深入,没有意义。
  
  想来想去,甘奇左右看了看两边重峦叠嶂的山峰,又看了看这座不高的关隘,叹了一口气。
  
  看多了故事,总想把任何战争都想成智计百出的智商碾压,显然这不是一般情形。
  
  “道坚,你在想什么呢?”狄青问道。
  
  甘奇摇摇头:“无奈之想。”
  
  “是啊,颇为无奈,好在你的援军来了及时,有五万堪用之兵,这关口当是守得住的。”狄青也是一脸的无奈。
  
  “但也不能让辽人这么舒服,总要给他们找点麻烦。”甘奇倒也不气馁。
  
  “道坚是有何妙计?”狄青问道。
  
  “我把耶律乙辛捉住了,又给放了!”甘奇说道。
  
  “嗯?”狄青意外不已,又道:“我还以为你没有拿住耶律乙辛,原道是你拿住了他?”
  
  甘奇点点头。
  
  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狄青问道。
  
  “明天大早,写封信送出去,求和!”甘奇说道。
  
  “求和?辽人必然不愿,他们举国之力而来,便是要重夺燕云,岂能愿和?除非把燕云还给他们,否则必然不成。”狄青想简单了一些。
  
  甘奇笑道:“我也知必然不成,不过求和嘛,只是开始,还有后手呢。”
  
  狄青想得一想,倒也会过意来:“莫不是离间之计?”
  
  甘奇阴险一笑:“放了耶律乙辛,总要收点利息回来。”
  
  狄青也笑了笑:“那就看你如何去运筹了,老夫拭目以待,真要论起打仗的智计,老夫都不如你啊!”
  
  “论起上阵之勇武果敢,狄相公举世无双。”甘奇回了一句。
  
  狄青摆摆手:“老了老了,说什么勇武果敢,再过几年,刀都挥不起来了。”
  
  “回营早眠吧,明日想来还有猛攻苦战。”甘奇转身下得城墙。
  
  却是此时的汴梁皇城御书房内,两个久久不语的人,终于开始说话了。
  
  赵曙开口问道:“富相公,醒酒汤可有效用?”
  
  富弼笑道:“此汤甚好,一碗而下,酒意便去了大半。”
  
  赵曙用手轻轻拍打着桌面,忽然一语:“道坚是个好臣子,栋梁之才,千百年难遇之大才。”
  
  “老臣深以为然,如此少年英才,比之大喊霍嫖姚也不差也。”富弼答着,他顺着皇帝的话说,便也知道皇帝终究要说到正题上。
  
  赵曙忽然又道:“是啊,霍去病也不过如此,当年霍去病大胜匈奴之时,都封的什么官啊?”
  
  富弼想得一想,开口说道:“霍去病立功之前,乃是嫖姚校尉之职,所以人称霍嫖姚,那时候十七岁。后来入大漠建功,功冠全军,便获封冠军侯。霍去病最后的官职是大司马骠骑将军。”
  
  赵曙一边听一边轻轻搓着手,又问:“大汉之时,大司马骠骑将军是几等?”
  
  “武官第二等,第一等便是大将军,第二等就是骠骑将军,第三等车骑将军,第四等是卫将军。”富弼,这个老文人是真博学,汉朝的管制等级都能信手拈来。
  
  “霍去病是多少岁?”赵曙又问,只是这句话问得不那么清楚。
  
  但是富弼知道赵曙问的是什么意思,说道:“霍去病二十三岁。”
  
  封狼居胥霍去病,天妒英才,就只活到了二十三岁。二十出头的人,就把匈奴给灭了,在狼居胥山昭告上天,灭匈奴之大业已大功告成。这个故事,不知激励了多少代华夏儿女,军功能比霍去病的将军,几千年未有第二。
  
  赵曙又问了一句:“道坚之功,比起霍去病……”
  
  富弼立马答道:“那还差之甚远,老臣并不是说甘枢密功勋不大,而是说霍去病之功古今第一,霍去病远击大漠几千里,灭匈奴一族。甘枢密虽然也功勋卓著,千百年罕见,但还是差了许多。若是甘枢密能远击辽上京临潢府,一战灭亡整个契丹,方可与之媲美。”
  
  临潢府在哪?在后世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,从汴梁到临潢府,直线距离就超过两千里。
  
  赵曙点着头:“嗯,有道理。”
  
  说来说去,说这么多,大概就是为了这一句有道理。赵曙在寻找自己内心的理由,这个理由大概就是用来压制甘奇的,不是赵曙要如何,只是这个皇帝觉得如今战事鼎定了,甘奇不该再往上封了,再封就封无可封了。
  
  甘奇与霍去病不仅是军功上的区别,他们还有一个区别,那就是霍去病二十三岁就死了,甘奇若是无意外,还得活几十年。
  
  富弼终于等到了该他说话的时候,他试探性说道:“陛下,大丈夫文成武就,一来是为了建功立业,二来也不过是为了封妻荫子……”
  
  这句话可把赵曙提醒到了,他立马说道:“对,封妻荫子……”
  
  说到这里,赵曙又有些为难起来,甘奇的妻,本就是郡主了,甘奇的子,还没有生出来,甘奇现在才有一个女儿,一直在外忙碌,生儿子的时间都没有。
  
  富弼说道:“不若把甘奇之妻永嘉郡主封为公主?把甘奇之女封为郡主,陛下以为如何?”
  
  这倒是说道了赵曙的心坎上,把自己妹妹封公主,那不是变相的说自己的亲爸爸赵允让是皇帝吗?
  
  赵曙立马点头:“好,就这么办,此番待得道坚回京,就以此作为封赏!到时候封赏的圣旨上还加一条,只要甘奇生子,便封……国公,封楚国公。”
  
  赵曙心里过得去了,没有负罪感了。妻子女儿倒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甘奇的儿子,一出生便是国公,还是楚国公。这份恩德,足够大了,算是对得住甘奇了,不过也得甘奇生出一个儿子再说。
  
  富弼本也犹豫要不要把甘奇的妻子封为公主,因为这涉及到很多问题,若是平常倒也无妨,皇室封一个非皇帝亲生的女子为公主是有过许多先例的,特别是以往需要和亲的朝代。
  
  但是此时这个节骨眼上干这件事,一定会引起许多争议,因为现在正是“濮议”之时,朝堂之上都在争论濮王赵允让的名分之事。忽然做这件事情,定然后面会有争议出来。
  
  但是富弼已然不管那些了,他这么建议,显然还有其他的想法。
  
  比如赵宗兰成了公主,甘奇成了驸马。许多事情就大不一样了,若是甘奇还只是一个“郡马”,就算不得什么真正的外戚,如今甘奇一旦成了驸马,外戚之名就坐实了,稳稳妥妥的外戚。
  
  外戚,掌权。
  
  这种事情,自大汉以后,那都是历朝历代的禁忌。唐宋的驸马,吃喝玩乐就可以了,掌权那是不行的,这倒也不是律法规定,而是约定俗成的祖宗惯例之法。
  
  这才是富弼的后手。
  
  赵曙与富弼,这算是把甘奇的封赏商量好了。两人都还有意外收获,赵曙的收获在亲爹名分上的,他好像先赢了一筹。不仅德高望重的老臣富弼支持把赵宗兰封为公主,到时候连甘奇回来了,他妻子是公主,那不也得支持一下这个公主?
  
  富弼的意外收获是甘奇要变成驸马爷了,这到时候就有文章可以做了。
  
  御书房的议事正题,便也到这里结束了。
  
  天明!
  
  古北关口,今天倒是战事来得有些晚。
  
  原因是耶律乙辛到了军中大营,一辆马车,一队护卫,从大同摇摇晃晃北出,再从燕山山脉北边来到了古北关口,比甘奇来得慢了一天。
  
  耶律乙辛跪在皇帝耶律洪基面前,痛哭流涕。
  
  中军大帐之中,文武无数,一个个面色铁青,战败的消息倒是来了两三天,耶律乙辛终于到了,显然其中许多人恨之入骨,恨他葬送了辽国十几万大军。
  
  太子耶律浚第一跳出来怒道:“你还有脸回来?你怎么不死呢?不死在战场之上?”
  
  皇帝耶律洪基一向倚重耶律乙辛,滦河兵变之时,第一个护在皇帝身边的,便是眼前的耶律乙辛,也是他当时稳住了局势,守住了行宫之门,才保住了耶律洪基的帝位,当然耶律乙辛也因为这件事情深得重用。
  
  所以耶律洪基一边恨其兵败,却又并没有直接说话。
  
  耶律乙辛一个头磕在地上:“臣愿百死,以命攻城,便让臣死在那古北城头之上!”
  
  耶律乙辛很聪明,他此时不去解释更好,一心求死,便是明志,忠心可鉴。
  
  帝王时代,一忠便可遮百丑。哪怕你做任何事情,只要是发乎于“忠”,便都可以原谅,比如包拯,不论怎么喷皇帝,但是人人都知道他忠,皇帝更知道,便是包拯再如何无礼,也都可以原谅。
  
  耶律洪基反倒问道: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  
  “臣无话可言,但求一死,便做个士卒,死在阵前,如此便算死得其所,不枉臣身为契丹男儿。”耶律乙辛头连连在磕,咚咚作响,场面倒是有些感人。
  
  耶律洪基都气笑了,笑得有些狠厉,再问:“朕会如你之愿,南枢密院还有一万多人马在军中,今日便让你带着他们冲城,死绝为止!”
  
  耶律洪基是真这么想的,死绝一部算一部,这座关口一定要打破,燕云故土一定要夺回来。对于辽国来说,燕云是故土,祖宗留下来的,对于大宋来说燕云也是故土,历朝历代中原王朝的故土。这燕云倒是有幸,成为两国故土。
  
  “谢陛下隆恩,死后臣愿在那城下*,不必马革裹尸浪费一张好皮,更不必棺椁下葬,让臣就这么死在天地之间。再谢陛下隆恩!”耶律乙辛说得有些悲壮,不免让许多人心生怜悯之心。
  
  耶律浚却听得不爽:“你这厮,十几万大军都被你葬送了,你还有脸说什么天地之间,你便是死了,也无颜去见列祖列宗!百死都不足以弥补你如此大罪!”
  
  耶律洪基摆摆手,示意自己唯一的儿子不要多言,而是又道:“你说两句吧,说与朕听听。”
  
  耶律乙辛此时方才停下了咚咚的磕头,抬起头,脑门上早已血肉一片,教左右之人唏嘘不已,他慢慢开口:“陛下,此战一过,还请陛下发兵去草原,乃蛮人,达密里人,皆夷之,夷为平地!”
  
  耶律洪基闻言面色一边,在场所有人皆是面色大变,这话说出来,好似就把这场败仗的原因说出来了。
  
  “他们临阵脱逃了?”耶律洪基问道。
  
  耶律乙辛面带愤恨:“按照军令,臣亲自带兵与宋人对垒鏖战,乃蛮与达密里两部,加上还有一些小部落,本该绕道敌军后阵,便可一举歼灭宋军,未想这四万人却只在战场之外逡巡片刻,转马就逃。此等反复之贼,就等着臣战败,就等着我大辽战败,他们想来早就包藏祸心了,此番必然是想一统草原拥兵自立。臣无能,致使如此打败,无话可说。但求陛下以后一定要把这些贼子斩杀殆尽!”
  
  太子耶律浚闻言,连忙看向左右,见得左右之人大多一脸愤怒之色,显然是开始同情耶律乙辛了,立马说道:“你说乃蛮人与达密里人都临阵脱逃了,可有证据!”
  
  耶律乙辛立马答道:“亲眼目睹之人无数,人证多的是。但也不需要,只需些时日,想来西北路招讨司不得多久就有求援急报而来。这些狗贼,所图甚大!”
  
  这话说出,那就无话可说了,西北路招讨司危矣,皇帝耶律洪基面色大变,西北路招讨司一旦没了,草原也就不受掌控了,关键是此时还无力西去草原镇压各部,问题大了。
  
  耶律洪基深吸几口气,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起身,大手一挥:“攻城!”
  
  片刻之后,大营之中鼓声大作,各部聚集。
  
  耶律乙辛虽然得到了一些原谅与同情,却还是没有办法,亲自披坚执锐,带领一万多人排列在大阵第一排,准备身先士卒,死在关隘城头之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