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五百零八章 为人民服务

第五百零八章 为人民服务

鸣金了,要和谈,辽国皇帝耶律洪基让甘奇派人出城和谈。Ww.co
  
  甘奇派了一个人去,刚刚赶到燕京上任的析津知府李定,这大概也考验,不仅是考验,也是长见识。析津府,就是燕京所在之地,就如汴梁在开封府中一样,这个府很大,虽然比不得开封那么大,但是相比而言,也是一个二线大城市的水平。
  
  这个职位是甘奇要来了,当初大胜之时,满朝欢喜,甘奇要了几个官职,这算是种子,未来能不能开花结果,也要看甘奇以后的经营。
  
  李定这个升迁的速度,也是在坐火箭了,进士不久就接了商税监,一直做得很好,商税连续三年稳步增长,期间商税监衙门还扩充了一次,品级也提了提,李定也顺着就到了六品,而今再到析津,就是六品上了,再升一级,就可以穿红袍。
  
  宋朝的官服,基本是四种,七品一下穿青色,七品到五品以下穿绿色,五品以上就可以穿红色了,三品以上可以穿紫色。这是制度,不过一般而言,常服的时候,真正会穿紫色出门招摇过市的很少,便是三品以上的,也多穿红色。
  
  这还得说皇帝,其中也许还有皇帝的原因,连皇帝平常也穿红色,这就导致了别人更不好意思穿紫色了,徽宗时期,连枢密使、广阳郡王大太监童贯见皇帝,还穿着青绿色。
  
  李定出使辽军大营,甘奇自然交代了一番,既然要和谈,那就没什么好说了,钱可以给,给个几万贯表示一下,这玩意是面子,辽国的面子,有时候得了便宜还是得卖一点乖的。
  
  这仗要是这么继续打下去,胜负还真有些难料,甘奇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真的一定守得住关口,辽人越来越疯狂,军械也越来越多,万一要是真是没守住,那真的就前功尽弃了。
  
  理子有了,面子可以稍微舍弃一点。
  
  甘奇也自信,时间一定会站在他这边,辽宋的争端拖得越久,对辽国越不利。
  
  还有一点就是甘奇可不会让辽人好过,他们要转头进军草原,甘奇就得资助草原部落,比如说突厥话的乃蛮人,就是甘奇主要的资助对象。
  
  刀枪剑戟,弓弩甲胄,卖!
  
  就这一条,足够让辽人满头是包。
  
  还有更北方的女真人,该稍微资助一下的,还得继续。
  
  有这两样,燕云基本就暂时彻底安宁了。
  
  李定带着甘奇的命令,出关而去,心中紧张不已,但是表面却还要装作镇定自若,这也许是考验,将来也会是他的晋升之资。两军大战之际,冒险出使,这种事情若是在汴梁说起来,那自然是大功一件,好似为国捐躯了一回一般。虽然真正的事实并非如此,但是这种经历但凡拿到汴梁去说,那就是为国死过一回的人了。
  
  这也是甘奇的考量在内的事情,以后再有什么情况要推荐李定担当重任的时候,这就是甘奇推荐李定最重要的理由,谁也比不上的。
  
  甘奇这也算是谋划深远了。
  
  李定显然也懂得这些,面对辽人铁甲,他是面不改色,脚步沉着,在中军大帐见得辽国皇帝耶律洪基,也是不卑不亢。
  
  要订盟约,商谈之事很多,双方自然都想拿到更多的好处。但是甘奇早已有过底线,那就是可以给点小钱。
  
  至于这钱到底是个什么名头,双方各说各话就行,甘奇这边的意思是给辽国一些失地之补。辽国那边自然要说这是大宋俯首乞求的岁币。
  
  甘奇是个务实的人,都行。反正各自的公文给各自的百姓去看。
  
  但是这场谈判显然也是拉锯战,来来回回许多趟,谈判桌上互相指责谩骂的,甚至拔刀相向的,也属正常。
  
  辽人要吓唬李定,李定倒是有心理准备的。谁都知道,辽人显然不会真把使节给杀了。
  
  这玩意,还得说圣贤书有用,读多了圣贤书的辽人,道德观念上早已与宋人无异了。
  
  谈判一边谈着,甘奇也开始安排许多事情。
  
  晚间备下小酒,请来狄家父子长谈。
  
  酒过三巡,开始说起了正事,甘奇很直白:“狄相公,我是想让狄咏回延州去,此事想来你也知晓了。”
  
  狄青看了看狄咏,答道:“嗯,咏儿与老夫说过,倒也是个好去处,老夫也知道道坚心中所想,而今大宋啊,兵将不少,奈何没有几部堪用之军,咏儿回了延州,必然会再给朝廷练出一部精锐之军,如此东西两边的战事,也都有了倚仗,如今了结了辽国之事,老夫知道坚你心中所谋甚大,来日若是真的一雪好水川之耻,老夫便是死也瞑目了。”
  
  甘奇点头:“以往我是想让狄咏留在燕京的,执掌燕京大局,防备辽人。后来一想,多少还是觉得他经验有缺,一方军政要务,说起来也是繁琐得紧,这燕云之地初得,暗流涌动,心怀不轨者众,想来想去,还是想让相公您再此主持一段时间。”
  
  “我?”狄青面带疑虑,再道:“燕云而今为边镇,十几万大军汇聚之地,就怕朝廷……”
  
  “无妨,这都由我去说,而今不比当初了。当初您老是大宋第一猛将,无人能与你比肩,所以矛头所向皆在你,而今不一样了。”甘奇笑了笑。
  
  狄咏下意识问道:“什么不一样了?”
  
  狄青倒是反应过来了,哈哈一语:“哈哈……也是,而今这大宋出了个甘道坚,百战百胜,连辽国都不在话下,连燕云都收得回来,老夫这点战功就不谈什么威势了。有道坚在朝,谁人还会怕我一把老骨头会造反啊?”
  
  “哦,原道是这般意思……”狄咏立马就明白过来。
  
  “还是读书好啊,读了圣贤书,受了圣人教诲,便不会造反了。”狄咏自嘲一语,倒是不悲戚,只是开玩笑。
  
  甘奇笑容慢慢止住了,他此时陡然多想了一些,想了一个深入的问题。
  
  是不是真的读了圣贤书,就不会被人防备着?
  
  这个问题,在狄青理解,那是一定的,那些进士出身的相公们手握重兵,从来没有一个人觉得他们会造反。这是狄青这一辈子的经验。
  
  但是甘奇自己是当事人,由不得他不多想。而今他这般威势,大权在握,重兵在手,在军中的威势无人能及,可以说真的做到了一呼百应,真的没有人会防备他吗?
  
  甘奇陷入了沉思,如今只要甘奇一回汴梁,几乎就是人生巅峰了,越是这般时候,兴许越该谨小慎微一些。
  
  甘奇正在反思,反思自己一路走来的那些收买人心的举动,是否早已落入许多有心人的眼中?
  
  打仗的时候一心求胜,而今仗暂时打完了,要面对政治问题了,甘奇心思有些沉。
  
  “道坚,你莫不是在想……”狄青对这种问题很敏感,他也许是这大宋朝唯一能与甘奇谈论这种事情的人了,因为狄青有别人都没有的切身体会。
  
  甘奇点点头:“嗯。”
  
  “道坚不用多想,你与我不同,你是状元郎,又是陛下的妹夫,不比我这牢囚出身,你还是当世的名士大儒,必不会落得我那般下场。”狄青如此一语。
  
  “陛下的妹夫……”甘奇念叨了一下,似有所思,随后抬杯:“且吃酒。”
  
  谈判在拉锯几日之后,终于有了磋商结果。双方订下了《古北之盟》,依旧以兄弟之国相称,至于谁兄谁弟,并无纠纷,甘奇得每年继续给辽国送八万贯钱作为失地之补,辽国收到钱,自然当做岁币供奉。
  
  李定立了大功,盟约也是他亲自起草的。
  
  辽人开始退兵了,兴许也等着甘奇派兵尾随掩杀,也做好了一应准备。
  
  甘奇当然不至于傻到真的去追杀,辽宋军事能力的对比,其实依旧还与原来差不多。只要甘奇敢派军出城去追,辽军必然会给甘奇上节野战课。
  
  城池关口,真是个好东西。还得感谢老祖宗,燕云这里,从春秋战国开始,就修长城,古燕长城就绵延好几百里,后来历朝历代,多多少少都有修葺。而今甘奇用的这一段,基本是北齐修建的雏形,后来由后唐之类皆有修葺。乃至于后世,依旧能依稀看到遗迹。
  
  还得感谢老祖宗留下的这个关口,若不是这关口,也没有甘奇今日的胜利。
  
  甘奇极为清醒,真要打败辽国,还得需要大规模的骑兵。
  
  所以练骑兵就是重中之重,这个重中之重,暂时都交付到狄青手中,狄咏那边甘奇也会让他多带马匹去,没有骑兵,永远都是被动的。
  
  万胜军驻防沿线关口城池,威武军驻防在燕京城南就粮。也还招兵,威武军而今差员两万多,先从万胜军与禁军里选优,也继续从西北招良家子入伍。万胜军也从禁军里选一部分,再招一部分。万胜军十万,威武军五万,这是要补齐的。
  
  大同那边,收羊放人的事情已经结束了,卖粮的事情,陈翰已然在开始沟通。甘奇也去了一封上万字的长信给陈翰,让他接着与谟葛失人谈卖粮之事。
  
 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,其中还有一件更加隐秘之事,那就是要让谟葛失人帮着联系乃蛮人,这才是重点,乃蛮人处于草原最西边,他们是比较富裕的部落,甘奇要卖军备给他们,这事情得尽快做。
  
  其实乃蛮人也被摆了一道,他们敢临阵而走,便是算定了辽宋会不死不休,在他们亲眼所见中,宋人能打,他们也知道辽人也能打,一山不容二虎,肯定会打个你死我活。
  
  乃蛮人是要坐收渔翁之利的,他们甚至想取代契丹人在草原上的统治地位,所以乃蛮人如何也不会想到宋辽会罢战言和。罢战言和了,乃蛮人便悲剧了,真正坐收渔翁之利的人,显然不可能是乃蛮人,应该是甘奇与大宋。
  
  历史到这里,本该是达旦九部在作乱的,耶律仁先还会亲自带兵北院之兵去平达旦九部之乱。
  
  而今一切都拐了一个弯,达旦人没有能力作乱了,乃蛮人想崛起,却要面对十几万辽军。
  
  甘奇,恐成最大赢家。
  
  安排好一应事务之后,甘奇已然起身南下,思乡心切了,身边带着补满七千的骑兵,甘奇也知道,到时候这七千骑兵还得有个凯旋仪式,得当一当仪仗队,让汴梁百姓欢呼雀跃一番。
  
  沿路之上,甘奇又见了好几个人,姗姗来迟的苏轼苏辙,一个知滦州事,一个知檀州事,还有冯子鱼与孔子祥,一个知涿州,一个知易州。也在燕京城见了见蔡确,蔡确是判官。
  
  不过也都只是匆匆一面,一顿小酒而已。人生便是这样,年纪越大了,所谓正事越多了,自然而然亲朋好友就越来越难聚了。
  
  唯有待得他们一个个都往汴梁各个衙署里升迁了,才是重聚之日。
  
  自从甘奇再过巨马河,就换了一个世界,只听说大军要凯旋了,沿路就聚满了人,都等着要看甘相公。
  
  雄州城内的百姓,更是倾巢而出,都聚到了城外来看甘相公凯旋之威武。
  
  “甘相公长什么样子啊?莫不是真如茶楼里所说的青面獠牙三头六臂的?”
  
  “那都是胡说八道的,这你也信,甘相公是状元郎,是白面书生,听说俊俏得紧。”
  
  “不对不对,我听我大姐夫家的堂兄的侄子的朋友说,说甘相公一身金甲,脸上带着铜面,夜叉一般,威武不凡。”
  
  “那个什么什么侄子的朋友说话能信吗?”
  
  “自然能信,他本就是军汉,以往驻在雄州的,他在军中见过甘相公,如今随赵滋将军去燕京驻防了,他亲眼所见。”
  
  “那看来是真,看谁穿金甲,便是甘相公了。”
  
  “来了来了,快看快看,好多马,都是铁甲骑。”
  
  “好生威武。”
  
  “金甲呢?看到金甲了吗?”
  
  “没看到啊!”
  
  “头前是个穿儒衫的士子,你们看看。”
  
  “真是,我就说吧,甘相公是个白面书生,你们还不信。”
  
  “甘相公,甘相公,甘相公威武,威武!”
  
  “甘相公凯旋威武,天下无敌!”
  
  ……
  
  甘奇一边骑着马摇着头,一边左右挥手示意,这天下之大,想来再也无人不闻甘奇甘道坚了。
  
  “好好好,乡亲们好,乡亲们辛苦。”
  
  “甘相公辛苦。”
  
  “为人民服务,为人民服务……”甘奇脱口而出,却又觉得有些不对劲,到底是哪里差了?
  
  甘奇得捋一捋,回汴梁说不定还得再来一次,得捋顺了。甘奇就是觉得自己怎么的,也不该是说为人民服务的那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