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五百一十二章 甘成木

第五百一十二章 甘成木

甘成木,其实本来叫作甘成才,这小子小时候学写自己的名字,一直把才字错写成了木字,关键是这小子也就会写自己的名字,改都改不.网
  
  后来还是甘奇他老爹这个举人老爷拍板决定了,就把甘成才的名字改成了甘成木,寓意也不差,健健康康,茁壮成长,也就别想那些什么成才的事情了,成木即可。成才这个名字也是甘奇老爹给取的,昔日村里的孩童,取名字这种事情,都是甘奇的老爹与甘三爷包办。
  
  摘星楼,与樊楼在同一条街上,只是档次差了一些,不过也是平常百姓难得消费得起的地方,不过甘成木如今倒是消费得起,他老爹在相扑场外开了一个不小的茶楼,一年总有三四千贯的进项,虽然算不得豪富人家,但比起那些一年到头不过二三十贯收入的普通家庭,那就已然是富贵人家了。
  
  除了在南城置办了一个二层小宅子之外,而今他家中的钱财,基本上都在他手中花销。不是父母舍得,而是这儿子太过厉害,虽然不至于打爹骂娘的,但是也能做出到自己家的店面里闹事的事情,甚至为了要钱,还当父母面打自己过门不久的媳妇,打给父母看。这般手段,他爹娘又是一辈子的老实人,唯有给钱。
  
  给钱消灾,一切都好,甘成木只要拿了钱,那也是个好人,喜笑颜开就走。
  
  也可见甘九叔活得有多难,这些事情,甘奇以前是真不知道,不过进村随便找谁问一问,便也都知晓了。
  
  甘霸听得这些事情,骂咧不止,跟着甘奇就进城去了。真要说起来,昔日里甘霸过年的时候往村里挑年货,这甘成木也曾经围着甘霸的箩筐担子要过零嘴吃食,那时候的甘成木皮是皮,但是也没想到几年之后会这么皮。
  
  在汴梁城里找人的事情,大恶人甘霸有的是手段,先找了一个人称崔二爷的人,崔二爷得了如此差事,立马派手下得力干将茂哥儿出街去扫听,不得多久,摘星楼的店名就传到了甘霸耳中。
  
  时候不早,甘奇带着甘霸往摘星楼而去,还带了一个跟班,刚刚入京的吴承渥。
  
  吴承渥之所以此时归京了,那还是托了赵大姐的福气,赵大姐会哭,找到赵曙一通哭,就把老公从千里之外哭回来了。
  
  吴承渥中午在甘奇家趁的饭,大包小包提了一大堆,甘奇却没有回来吃饭,只是下午回来坐了一下,等着天黑出门办事,吴承渥对甘奇顶礼膜拜一番,也把泉州最近的情况与甘奇汇报了一下。
  
  其实吴承渥也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他知道甘奇让他去泉州是为什么,泉州有甘奇许多产业,所以让吴承渥去照看着。
  
  哪里想到如今却被赵大姐给哭回来了,自然也还有道歉的意思。
  
  甘奇也只能苦笑,这赵大姐,无可奈何,吃完饭,三人出门,甘奇还打趣道:“你在泉州可有相好的?”
  
  吴承渥一边躬身,一边摆手:“先生,未有未有,学生哪里敢做这般的事情。”
  
  “泉州也有几处楼宇瓦肆,你就没有进去逛一逛?”甘奇这是纯属无事找事,找点话来打趣。
  
  “去是去过,但是学生当着没有相好的。”吴承渥老实巴交。
  
  甘奇不信,又问:“没有相好的,那也总有过什么露水的情缘吧?”
  
  吴承渥老脸一红,低头不好意思答话了。
  
  甘奇心中了然,笑道:“唉……罢了,难得出京去当官,却又给哭回来了,赵大姐好手段啊。”
  
  “惭愧,学生惭愧。”
  
  “陛下准备如何安置你?”甘奇问起了正事。
  
  “陛下的意思是太学管事,料理太学里一些杂事。”吴承渥答道。
  
  甘奇想了一想,说道:“倒也可以,治学之道,兴许才是你的道路,你去太学,不若也干一件大事。”
  
  “还请先生教导。”
  
  “把胡先生留下的所有文稿整理成册,若是能把胡先生的学说都继承下来,你也算是功劳不小。”甘奇如此说着,觉得吴承渥适合做这件事,不过转念一想,又觉得吴承渥缺乏了一些灵性。
  
  治学这种事情,一方面又适合比较坐得住的人来干,但是比较沉闷坐得住的人,又比较容易迂腐守旧,这学说之事,想要发展,又不能过于迂腐守旧。比如吴承渥,真要让吴承渥成为名士大儒,那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。后世儒家越发的保守,大概就是这种原因。
  
  甘奇又立马加了一句:“整理出来的东西,都拿来给我看看再装订成书。”
  
  “谨遵先生之言。”吴承渥一丝不苟的答着话语。
  
  这尊师重道是极好的,但是甘奇却感觉很不好,说道:“承渥,你以后与我在一起,当随意一些,不必如此守礼。”
  
  “谨遵先生教导。”吴承渥又道。
  
  甘奇只能摇摇头,三四十岁的人了,如之奈何?
  
  偏偏如苏轼那般的大才,却又不在治学之道深究,不然苏轼若是愿意立言立论立说,还有程家兄弟什么事情?这儒家学派,也不至于越来越保守。
  
  吴承渥似也想起了一事,问道:“先生,学生此番离了泉州,知泉州事还空缺着,泉州还有许多事宜需要人照看着,先生当早作打算。”
  
  吴承渥这一言,倒是让甘奇心中舒服了一些,证明吴承渥人虽然迂腐,但终究还是知道谋事的,说出这番话,显然也是为甘奇考虑了许多事情。
  
  甘奇低头想了想,街边人潮如织,商贩云集,叫卖不断,皆是人间烟火气。
  
  想来想去,甘奇开口一语:“张唐英可以。”
  
  “御史张唐英?”吴承渥问道。
  
  甘奇点头:“他也该外地为官几年了,否则难以升迁。”
  
  “先生心中有人选就好。”
  
  “也不是那么简单的,而今我掌枢密院,三省六部的事情本不该我操心,到时候殿前出言举荐,也不知道陛下心中如何作想。”甘奇说出这话,心中也有无奈。文官调度的事情,还真不该他乱说话,不过泉州对于甘奇而言又太过重要,不说也得说了。
  
  “先生何必多想,陛下对先生之信任,无以复加,也无人能比,举荐个人的事情,哪里算得什么事情?”吴承渥想得过于简单。
  
  甘奇摇头不答,只管往前走。
  
  摘星楼到了,三人入内,这个楼甘奇还是第一次来,原因还是档次不够,进得楼内,倒也看不到什么熟人,接待的小厮自也认不得他。
  
  甘奇一身简单儒衫,甘霸一身黑色劲装,吴承渥也是素色常服,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富贵人家,不过小厮倒是一贯的热情,一边往里请,一边问道:“公子是雅趣呢?还是宴请?”
  
  “雅趣怎么说?宴请怎么说?”甘奇问得一句。
  
  “雅趣里间请,这摘星楼里的花魁大家们,那一个个是吹拉弹唱无一不精,我们家的姑娘,那都是识文断字的。就是花费不菲,若是宴请呢,就在前头,选个厅间,我们这里的酒菜也是一绝。”小厮介绍着,也是好心,怕面前这位公子出不起大价钱。
  
  甘奇还未答话,甘霸已然出言:“我大哥何等人物,自然是雅趣,那个姑娘好,那个姑娘贵,都叫来唱一曲听听,唱得不好的就不要叫出来了,失了我大哥的身份。”
  
  一旁的吴承渥也点着头,深以为然。
  
  小厮见惯了世面,倒也知道这种时候,还得看面前公子的意思,如甘霸那般的粗鲁汉子必然是不懂世面的,花费不菲这个词,想那粗鲁汉子想象不来,唯有面前这位士子才懂得。
  
  甘奇摆着手,问了一句:“城南甘成木甘少爷是不是在此啊?”
  
  小厮立马面带谄媚:“哦,原来是甘少爷的朋友,那便好说,随我来随我来。”
  
  甘奇又摆手:“误会了,我与之也不熟,只有耳闻。倒是想与之结交一番,唐突了也不好,就安排我坐他们隔壁即可。”
  
  小厮懂了,这是来跑门路的,点着头,却又道:“甘少爷那是又雅又宴,一顿下来,怕要个二三十贯。公子……”
  
  甘奇闻言面色一变,一年不过赚个三四千贯钱,一顿饭吃去二三十贯,吃得平常人家一年的收入,还又雅又宴,这小子听得懂曲中之意吗?
  
  “头前安排吧,二三十贯就二三十贯。”甘奇向来大手大脚,而今也还心疼起钱来了。心中却想,如今出门吃酒听曲的,何曾给过钱?樊楼都不收他的钱了,只怕他不去。
  
  不过甘奇这不是心疼自己的钱,是心疼别人家的钱。
  
  又雅又宴的,美味佳肴上了一大堆,不过这不是真正之前的东西,真正值钱的还是一班姑娘。
  
  吹的,拉的,弹的,敲的,还有主咖是唱的。
  
  这场面,甘奇见得多。
  
  入座之后,也不招呼头前那些姑娘们,拿起筷子就吃,自己倒酒就喝,心中来气。
  
  只是头前几个姑娘面色有些不快,心中还有一些腹诽,这几个客官是真有些无礼了,怎么说也该与他们见见礼,互相客气几句,介绍一番,姑娘们也要显一显名头,这也是雅。
  
  姑娘们心中不快,臊眉耷眼开始了表演,你要说他们不过是青楼里的歌舞伎,倒也不错。但是如今这花魁,在这文人时代,楼里的清倌人,那也是有身份地位的,在读书人群里,那也大小是一号人物。
  
  臊眉耷眼的,也是他们有这个地位,意思就是姑奶奶我不太乐意伺候你。
  
  甘奇倒是也注意到了这些,只是心思不在这里,闷头吃喝,吃饱了再说,吃饱了有事要办。
  
  隔壁人声鼎沸,酒宴之间,吃吃喝喝的,劝酒聊天的,人还不少,很是吵闹,甚至还有*调戏的浪荡言语,更有满场哄笑,显然不怎么雅。
  
  吴承渥倒是听得有些不快,说了一语:“隔壁也不知是那里的士子,如此放浪形骸,成何体统?”
  
  甘奇答了一句:“也难为隔壁的姑娘了,怕是连臊眉耷眼都不敢。”
  
  “为何不敢?不想伺候了,自顾走就是。喝多了酒便放浪形骸,还出言调戏,如此无礼,哪个姑娘家也受不了。”吴承渥说道。
  
  甘奇叹了一口气,摇着头:“反倒都成了我的罪过。”
  
  吴承渥有些不懂,却见甘奇与头前一班姑娘说道:“罢了,先歇着吧,不唱了。”
  
  几个姑娘倒也觉得正好,对牛弹琴,本也没什么乐趣,家伙事一停,几个姑娘坐到了一处,在屏风后面轻声窃窃私语。
  
  这边乐音一停,隔壁的声音也就更清晰了。
  
  却听一人大喊:“来一曲我家甘相公的词听听,唱得好有赏。”
  
  说话的显然就是甘成木,左右附和一大堆。
  
  “对对对,甘爷乃是当朝甘相公的族弟,自然要听甘相公的曲子。”
  
  “真要说起来了,如今甘相公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文治武功无人能及,真真想什么时候能有机会,一睹甘相公绝世之风采,不枉此生,不枉此生。”
  
  “对啊,若是还能拜在甘相公门下走动办差,那这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了。”
  
  甘成木闻言笑道:“正好,我家甘相公回京了,待得过些时日,我便叫我家老父带我去拜会他,有我老父出面,我先弄一个差事办着,到时候再给你们也谋个差事。”
  
  “甘爷大义,满饮此杯!”
  
  “喝!”
  
  “甘爷,今日这几个,你可还入眼?”
  
  甘成木笑了笑:“哈哈……倒也要人家愿意才是。”
  
  “这是哪里话,甘爷在此,人家岂能不愿意。”
  
  甘成木又笑道:“那个小花蝶姑娘挺好。”
  
  却是这话一出,就听得一个小姑娘哇的哭出来了:“甘爷,您大人大量,饶了小女子这一回吧,小女子才十二,还未出阁,不招入幕。”
  
  立马便有人厉声呵斥:“你教甘爷看上是你的福气,你还敢在此多言,把你们掌柜的叫来,岂有此理,收拾一顿就老实了。”
  
  小姑娘更是哭,甘成木说话了:“不急不急,时候还早,且先听曲,听我家甘相公的曲子,奏乐唱曲。”
  
  甘奇听着隔壁的声音,挠了挠头,慢慢放下筷子。
  
  吴承渥也一脸尴尬。
  
  有些事情真为难,村里如甘成木这般年纪的汉子,少说也有百十号,错过了读书的年纪,却又陡然间日子好过起来了,不用自己为了一口饭食下地干活了,虽然有一些人还比较老实,帮着家中操持大小事情。但是吃喝嫖赌的人,也不在少数。
  
  这些人随便一说,都是甘奇的族弟,若是甘家村远一些,倒也还好,比如韩琦的老家在相州,离着京城几百里地,作威作福的京城里也收不到什么消息。可偏偏甘家村就在汴梁城外,这般情况若是不止住,将来甘奇不知道要背多少黑锅。
  
  甘霸看着甘奇,听甘奇抬抬手,说了一句:“先进去打,打完再说。”
  
  甘霸一点头,起身:“得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