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演武大阅兵

第五百一十五章 演武大阅兵

枢密院衙门,很大,正署便是连续好几进,里面还有驻军,虽然不多,却也有军营,左右还有附属监司的衙署,里面还有不小的校场WwW.КanShUge.CO
  
  白虎节堂,便是其中的重中之重,这里就是全国最高的军事会议室,也是虎符所在,调动兵马之事,必要有虎符相配。而且虎符这玩意还不是一个,是一大堆。
  
  每一部兵马的主将手中,都会有一个虎符,与之配对的另外一个虎符就在枢密院中,两个虎符一合,完美无缺,这样的命令才有效。而且虎符也有等级,比如燕京要调动各个关口的人马,也是要虎符的,这就是第一级的虎符。
  
  虎符就是军令最重要的凭证,打造出一对,就会立马销毁模具,防止伪造,所以虎符在这个时代而言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  
  枢密相公甘奇,就在这里上班,京中捧日天武两军将领,各处禁军军将,只要在京,都会到此报备,外地进京办差的就更不用说了。
  
  但是来上班的甘奇,其实也有尴尬,那就是他麾下枢密副使,名叫欧阳修。
  
  这就少不得尴尬了,欧阳相公,何等名头?给甘奇做个礼,甘奇都要假装诚惶诚恐一番,赶紧鞠个深躬,给欧阳相公回个礼。
  
  年纪小当大官,便是少不了这种尴尬。
  
  好在欧阳相公对于军事其实并不上心,他也不太懂,对于衙门内的公文来去,军籍管理,粮草报备调度之类的事情,倒是一把好手。
  
  甘奇新官上任要有几把火,其实甘奇早就想好了要干什么,所以第二日早朝,他便与皇帝奏道:“陛下,而今燕云初定,辽人心怀怨恨,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,所以军备之事,一定不能懈怠,所以臣准备整顿京畿禁军,以备不时之需!”
  
  皇帝赵曙听到这话,先想的不是整军,而是立马问道:“甘相所言,莫不是说辽人随时还会开战?”
  
  “陛下,辽人此时退兵,乃是因为内忧外患打不下去了,并非辽人军力不足。待得辽人平定了草原叛乱,收拢的更多的人手,必然会再次寇边,痛失燕云,对于辽人而言也是失了祖宗之地,契丹贵族皆是愤恨在心,所以咱们必然要早作打算,加强军备,力保边关不失。”甘奇说的是事实,也是为了制造一些紧张气氛,这仗以后肯定还得继续打下去的,不能让朝廷以为万事大吉了。
  
  赵曙面色微微有变,对于赵曙而言,他是不愿意继续再打仗了,因为一打仗,他就穷成狗,整个朝廷都穷成了狗,为了筹集那点军费粮饷,各部衙门那是裤腰带都勒了又勒,甚至连年初的春闱大考都是能省则省,省到考卷用纸都一张一张的计算。
  
  而今仗打赢了,朝廷除了得到地盘与人口,暂时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。好处到哪里去了呢?
  
  抄了那么多契丹贵族的家,得了那么多土地,东西呢?
  
  自然都到了甘奇的口袋,一部分,甘奇也拿来发放了粮饷与抚恤,以及赏赐了功勋。剩下的一部分,其实可以说真的就在甘奇自己的腰包里,虽然甘奇舍得随时拿出来激励将士立功,但是此时看起来,就是甘奇中饱私囊了一般。
  
  当然,甘奇也是没有办法,他自己给十几万将士提高了待遇,这些多出来的钱朝廷出不了,就得甘奇给,还要养马,还要用最快的速度置办军备,这些钱朝廷都出不了,甘奇自然还得出,所以甘奇也必须做这种看起来中饱私囊的事情。
  
  这件事情,暂时没有人提,便是这么过去了。若是有人提起来,甘奇这么自作主张肯定是有问题的。
  
  好在此时整个汴梁城的气氛都还在胜利的喜悦当中,这个时候,即便有人想攻讦甘奇,也要等过了这阵风再说。
  
  赵曙不愿意打仗了,朝廷也不愿意打仗了,但是甘奇说出了这些话,那就是打不打不由你决定,得看辽人,但是打仗的准备还得做,所以赵曙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甘相是准备怎么整顿京畿军备?”
  
  说出这话,赵曙就是担心花钱,连说话都有些心虚。
  
  “陛下,臣是想在京城举办一次演武阅兵大会,以此为民,督促各部操练事宜,如今大胜,臣也是想借此举宣扬我大宋兵威之盛。到时候要求各国使节一同观看,可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。”甘奇上任的第一把火,就是举行大阅兵,京畿禁军在册大概十七八万,至于实际数目多少,甘奇也懒得去猜。
  
  阅兵的好处很多,一来自然就是操练事宜,这是要拿出来遛的,谁也不敢带着麾下人马到皇帝面前丢脸,所以操练必然成了所有人的重中之重。
  
  二来是私心,甘奇可以借此加强对各部人马的掌控,还能在准备过程之中发现那些不听话的、没能力的军将,借口正好,说换就换。
  
  三来,还真有一点宣扬军威的效果,邀请各国使节共襄盛举,北边辽国,西北党项、回纥、西边吐蕃,东边还有高丽与倭国,南边有大理国与交趾。恐吓一下是可以的,近些年大宋的威势丧失了太多,早已称不上什么天朝上国,更没有什么万国来朝,比之大唐差了十万八千里,这场活动就是重新建立威势的开始。
  
  赵曙听得甘奇说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,自然有些动心了,说道:“京畿禁军十数万,到时候列队演武,想来声威极大,若是能以此打消了辽国开战之想,倒也无甚不可。”
  
  却是富弼立马问道:“不知这场演武阅兵,要花费几何?”
  
  这都是穷给闹的,甘奇立马答道:“各部人马调动操练,本就是军中常备之事,这些要什么花费?又不必调动外地人马入京,正常粮饷开支就是。不过倒也是要花一些钱,比如置办一些旌旗军鼓之类,招待各国使节,多多少少还是要花费一些钱财。”
  
  赵曙听到这里,便笑了:“那倒是无妨,正值新胜,接着演武,如此可震慑宵小,朕也当看一看大宋男儿之雄风气魄,也教天下黎民百姓与有荣焉,心向王化。”
  
  赵曙还比甘奇多想了一点,甘奇只想着震慑敌国,皇帝赵曙却还想到了震慑自家百姓,也是现实需要,这大宋朝,造反的实在太多了,得吓一吓那些啸聚山林、揭竿而起之辈。
  
  “陛下,那臣就去操办了?”甘奇问道。
  
  赵曙点着头:“好,去办,一应花费,旌旗军鼓仪仗之类的花费,先由枢密院垫付,到时候秋粮赋税进京了,再来核算。”
  
  “遵旨。”甘奇点着头,当领导的,一个比一个抠门。
  
  这件事议论完了,其他人又奏报了一些事宜,却是这朝议最后,又说起来了濮议之事。这皇帝当真执拗,一门心思想要给他亲生老爸立个名分。
  
  朝廷上下争得不可开交,御史台谏院嘴炮技能全开,到处骂得口沫横飞。
  
  富弼也挨骂了,甘奇的妻子赵宗兰封公主之事,富弼提出来的,富弼自然要挨骂,挨了骂,富弼还得下场解释。
  
  甘奇也受了无妄之灾,因为甘奇是赵宗兰的丈夫,所以甘奇被逼着也要表态。
  
  甘奇倒是表态了,还是那个意见,皇考皇伯之论,仅此而已,什么皇帝之尊,那自然是不能乱说的。
  
  好在甘奇如今刚立大功,战火烧到他身上,众人也拿捏着分寸,并不把甘奇当做主要对象。
  
  这大宋朝的喷子,是真厉害,动不动就一个头磕在地上,要与先皇同去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所谓清流官员就喜欢搞这一套,到得明朝,更是还有主动求廷杖的,就是主动激怒皇帝,让皇帝揍他。
  
  好似没被皇帝揍过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清流正派人物。被皇帝打了一顿板子,那立马就是人人敬佩的忠烈之臣。
  
  这些人,既教人钦佩,又教人厌烦,真不知道怎么评价为好。
  
  皇帝,是真的难当。
  
  朝会散去,濮议之事,还得再议。
  
  甘奇自顾自回去准备阅兵之事,他准备弄一场大宋有史以来最大的阅兵,至少要有搞个五六万人参加。还不是一般的阅兵,得齐步行进在大庆门之外,让皇帝与满朝诸公,以及各国使节观看,更要让汴梁城的百姓来看。
  
  这么做其实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让民间舆论开始往尚武精神去发展,不说要这汴梁城闻战则喜,也当让汴梁城的人听到战争,再也不要像以前一样皆是皱眉担忧,甚至还常常出一些负面言论。
  
  下午,甘奇就召集的京畿各部军将开会,白虎节堂之内,坐得满满当当。
  
  当甘奇把事情一说,满场一个个皆是苦脸皱眉。
  
  甘奇还故意问了一句:“诸位有何难处?”
  
  难处,那多了去了。甘奇自己也知道,先不说这京畿禁军如今缺乏训练,就说这京畿禁军的人手、军备,都是麻烦事。
  
  这么重要的场合,到时候总不能弄一些老弱病残上去阅兵吧?总不能一个个破衣烂衫在皇帝面前走吧?
  
  京畿禁军,本就被甘奇把精壮抽调过一次,而今又要几万精壮去阅兵,养尊处优几十上百年的京畿禁军,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壮?
  
  要是从禁军里挑一些泥瓦匠、糊风筝灯笼的,烧窑卖砖石的,那多了去了。偏偏这几万精壮,实在难寻。
  
  这里面也有问题,那就是许多军将都在吃空饷,不仅吃空饷,还克扣活人的饷银,不然哪里会有那么多禁军去做手工业?
  
  这是大问题之一,还有一个大问题,那就是装备,从服装到铁甲兵器,甲仗库里存货倒是有不少,但是也没有这么多。置办新的?那得花多少钱去?
  
  众多军将面面相觑看着,却又没有一个人敢在新领导面前开口去说这些困难。
  
  甘奇又笑意盈盈说道:“有困难就提出来,本相帮你们解决。”
  
  提出来?甘相公,您老要是懂,就不用大家来提了,您老要是不懂,提出来可就要倒大霉了,到时候又是御史台,又是谏院,又是刑部大理寺的,这玩意谁受得住?
  
  众人如此想着,难着,难受着。
  
  前几天,许多军将还聚在一起,想着要不要到甘相公家中坐一坐,顺便拜见一些这位新任枢密使。自然,还有更重要的顺便,顺便大包小包提去混个好脸色。
  
  这事情还没来得及做,甘相公却突然“发难”了。
  
  甘奇见得众人不说话,面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,开口说道:“诸位,此事乃是国之大事,到时候各国使节都要来京共襄盛举,到时候整个汴梁城的百姓都会看着诸位,更别说陛下也会在场,这件事情若是办不好,诸位,后果便不用本相多言了吧?”
  
  再看众人,一个个哭丧着脸。
  
  枢密副使欧阳修开了口:“诸位不必过于担忧,此事做得好,那也是立功一般的,到时候殿前请功,诸位自然少不得加官进爵。”
  
  这……又来一个不懂行情的。众人这么想着,欧阳相公啊,您老还是去管一管科举会试,出出考题比较好。
  
  话说回来,甘奇是真不懂吗?欧阳修在汴梁城这么多年,真的就不知道其中一点端倪吗?
  
  显然不是,这两个人心中想法不谋而合。
  
  吃了的,吐出来,保平安。
  
  这大宋朝的军将,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升迁之路,也就是说官当到了中层,就当不上去了,武官五品就几乎是顶峰。换句话说,各部中饱私囊的那些东西,都在面前这些军将囊中,谁拿得多,谁拿得少的差别。谁也没跑,因为谁也升不上去。
  
  面前这些人,大多数吃得肥头大耳的,现在就是该往外吐的时候了,倒也不用吐得倾家荡产,把阅兵的事情做好,就够了。
  
  这就是甘奇整军的第一步。与其具体去调查各营各部空饷多少,军备情况,倒不如就这么搞一次。精壮不够,从厢军里选拔来补空饷名额,军械有差,自然都得往里补,不能真的让军汉拿着木棍去阅兵。至于之后克扣之事,再行手段。
  
  甘奇还吓唬了一下:“此番差事,若是任何人出了差错,莫怪本相无情!准备时间有三个月,军阵操练,军容军备,陛下若是有一处不满,你们与我,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  
  众人纷纷站起,这是硬着头皮也要上了。
  
  “末将领命!”
  
  “相公放心。”
  
  甘奇点着头,放心?他不放心,还得到处巡查,到时候有得这些军将受的,这京畿之军,是彻底烂到骨子里了,也不用打仗,也无甚任务,甚至都有许多部曲一年到头都不用操练几回,这还了得?